傳奇老乾媽:26歲喪夫,49歲創業,一生只識三個字,如今卻身價百億

2019-03-01 19:20:49

老乾媽

錢是一張紙,名聲最重要,做老闆首先要會做人。

坑人騙人,人家口水都要把你淹死。”

——“老乾媽”陶華碧

1947年,貴州湄潭縣一個小山村里,出生了一個女嬰。

父母重男輕女,沒有讓她上過一天學,直至50歲,她才第一次在紙上描出自己的名字。

誰能想到,她在一個女人危機四伏的中年,竟成為了“令無數男人、女人熱血沸騰的國民女神”。

她叫陶華碧,或許你更熟悉她另一個名字——“老乾媽”。

被辣椒醬改變的命運

20歲那年,大字不識的陶華碧嫁給了一個會計。

丈夫端的是鐵飯碗,本以為至此家庭穩定、溫飽不愁了。卻天降噩耗,丈夫生了一場大病,猝然離世。

來不及體會守寡的孤獨,她就踏上了求生之路,家中兩個嗷嗷待哺的兒子,是她生活的光。

背井離鄉去廣州打工,人生地不熟,工資微薄,思念兒子尤甚,幾年後,陶華碧回貴州老家。

那個年代和現在相仿,缺乏一技之長的底層百姓,要么拾荒,要么賣早點、出晚市。

於是陶華碧白天賣早點,晚上買米豆腐,一個要起早,一個要熬大夜,那幾年她幾乎沒睡過囫圇覺。

為了省點路費,幾十公斤的食材都是她從五公里外背回來的。

她始終堅信,生活雖然難,但總有人更難。

42歲時,兒子都已長大成人,她就在貴陽龍洞堡搭了一家“實惠餐廳”,專賣涼粉、冷麵。價格比其他店鋪都低,來吃的很多都是學生。

這些學生里,有些家境很貧寒,陶華碧就給他們都免單,久而久之,來吃的學生都喊她“乾媽”。

為了招徠更多客人,她特地熬制了一款辣椒醬搭配涼粉吃。

有一回,她生病,沒有做辣椒醬,很多客人聽到只剩涼粉了,就轉身離開了。

她就留心觀察了一段時間,辣椒醬遠比涼粉受歡迎,很多客人吃完涼粉,都會再額外打包一份辣椒醬。

<辣椒醬>

這樣到晚上醬就沒了,剩下的涼粉也基本上無人問津。

一天,她早早關門,發現同行的生意都格外好,原來這十多家店鋪都用她的辣椒醬。

那之後,她再也不單獨售賣辣椒醬,才算保住了自己的生意。

1994年,偏僻的龍洞堡搖身一變成了主幹道,陶華碧的生意也迎來了轉機。

<龍洞堡旁的道路>

比鄰高速路,長途貨車司機自然成了“實惠餐廳”的主要客源。

這些司機往往跑的線路固定,回頭客很多,陶華碧就給他們贈送自家的辣醬,一來二去,貴陽“龍洞堡老乾媽辣椒”成為了一種口口相傳的品牌。

這年11月,“實惠餐廳”更名為“貴陽南明陶氏風味食品店”,主售辣椒醬,兼售涼麵、涼粉。

不只是貨車司機,很多貴陽當地居民也慕名而來,生意火爆,供不應求。

都以為老乾媽要擴建,她卻遲遲不動。

<老乾媽配米飯>

從無到有的“老乾媽”

由於物美價廉,風味獨特,這家小店“驚動”了街道辦事處和貴陽南明區工商局。

兩撥人聯合遊說陶華碧放棄餐館,專做辣椒店,擴大產量。

“每次我們談到這個話題的時候,她都哭得一塌糊塗,讓人根本說不下去話。”

她拒絕的理由也很簡單,“如果小店關了,那這些窮學生到哪裡去吃飯。”

眼看著陶華碧要錯過這個商機,學生們也輪番勸“乾媽”,瞅著這批學生畢業,陶華碧才辦了一個簡陋的辣椒醬加工廠。

就叫“老乾媽”,包裝上印著她自己的照片。

<老乾媽頭像>

起初,工廠沒有設備,剁辣椒都是人工操作,工人們都嫌辣眼睛,誰也不肯乾,陶華碧就親自裹上圍裙切。

“我把辣椒當成蘋果切,就一點也不辣眼睛了。”

那段時間,她比以前更忙碌,還落下了嚴重的肩周炎。產量上去了,銷路卻很窄,她就挎著籃子挨家挨戶、各大食堂逐個推銷。

凡是她走過的地方,沒有不回購的,誰能拒絕這么實惠又欲罷不能的辣椒醬呢。

在她開“實惠餐廳”之初,很多地痞隔三差五來搗亂,欺負他們孤兒寡母。有一回,陶華碧舉著飯勺衝到他們面前,一幅要拚命的架勢,可把他們給鎮住了。

現在對於她來說,最艱難的日子顯然已經過去了。

1997年,工廠再度擴建,團隊從40人到200人,陶華碧不懂管理,長子李貴山來救急。

母子兩人的第一要務是處理檔案,他念,陶華碧聽。每到重點,陶華碧就果斷地說:“這條很重要,用筆劃下來,馬上去辦。”

<陶華碧>

遇到要簽字,她就只會畫圈,兒子就把“陶華碧”三個字寫下來,讓她描著寫。

“做醬我在行,這三個字,很龐雜呀,好打腦殼喔!”

後來,她還是學會了,她這一生也只認識“陶華碧”三個字。

這樣,桌上堆疊的報表她也看不懂,但她是天生的生意人,心算很好,財務人員給她報數字,她就能算出大概,還能指出報表的漏洞。

辣椒醬的包裝起先是袋子,常有漏油、扎破等問題,她就打算換成玻璃瓶。

於是,陶華碧找到了貴陽市第二玻璃廠訂製包裝,由於訂單太小,被一口回絕了。

她就要求再談談,一坐下來,陶華碧就開始講道理。

“我花錢買瓶子你還有不賣的道理?你嫌我要貨少,哪個娃兒是一生下來就一大個喔,都是慢慢長大的嘛,今天你要不給我瓶子,我就不走了。”

<老乾媽生產線>

財大氣粗的第二玻璃廠網開一面,允許她來撿瓶子回去用。

後來,“老乾媽”建廠,擴大生產後,第二玻璃廠反倒遇上了國企倒閉潮。彼時,它生產的包裝成本、質量皆無優勢。

陶華碧還是堅持繼續合作,60%的玻璃瓶都交由第二玻璃廠生產,如今廠里四條生產線“老乾媽”獨占三條。

“這家企業在我困難的時候幫過我,現在為點成本就不給單子,換了你,你能嗎?”

<陶華碧與老乾媽>

第二玻璃廠的起死回生,離不開陶華碧的一腔義氣。

她的重情、守義成為了“老乾媽”多年來屹立不倒的金科玉律。

陶華碧吃了沒上學的虧,卻在多年的人生經驗里摸索出獨特的經商之道。

誠信是底線

2001年,“老乾媽”向一家供貨商訂購了800件玻璃瓶,這批貨封口不嚴,銷售中有漏油現象。

管理人員建議把貨召回,重新封口。“可能只是個別瓶子封口不嚴,把貨追回重新封口就行了,不然損失太大,800件啊!”

陶華碧堅持當眾銷毀,每件32瓶,總共25600瓶,一瓶不留。

“錢是一張紙,名聲最重要,做老闆首先要會做人。坑人騙人,人家口水都要把你淹死。”

<陶華碧>

曾經她在小店零售辣椒醬,一克都不會缺給顧客,所以人人都信得過她,這次關乎企業聲譽的大事,更不能含糊。

前有張瑞敏破釜沉舟砸冰櫃,後有陶華碧銷毀辣椒醬,兩家企業都從此走上了高質量的產品之路。

“老乾媽”在市場上的爆紅,問題也隨之而來。全國仿冒的“老乾媽”多達五十多種,這對公司信譽造成了毀滅性打擊。

公司特地派出一隊人外出打假,陶華碧也親自下場。每天東奔西走,跟造假者鬥智鬥勇。

<陶華碧打假>

“餓了就買兩個饅頭,用自家的豆豉辣椒下著吃。有時候,半夜三更,雨下得好大也要出去偵查。”

最為囂張的湖南華越食品公司,只將瓶身上“老乾媽”的頭像換成了“劉湘球”,其餘原封不動地照搬了上去,還理直氣壯地在工商局申請了商標。

陶華碧申請多年,都沒成功,這家仿冒公司一次就成了。於是,這場商標爭奪戰從1998年,打到了2003年,陶華碧大獲全勝。

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以前別人眼裡可能認為你孤兒寡母,能做什麼。但我就要拼下去,哪怕面對一個土匪,我都要跟你拼下去。你把我殺掉,我就要把你殺掉。要拼才會贏,不拼就會輸下去。”

堅持原則,也擁抱改變

1998年,公司成立之初,她就訂立了規章制度。但十分簡便,更像是長輩的規訓,比如不能偷懶、做人誠信等。

多年來,這套規章制度一字未改,公司照舊穩定運營。

從200人到2000人,“老乾媽”始終給員工提供食宿,就連工資福利在全貴陽也是最好的。

<貴陽老乾媽>

她不像高高在上的董事長,也更像員工的長輩,所以公司里人人都喊她“老乾媽”。

陶華碧在管理上有自己的一套,這么多年公司都靠現金流運轉,沒有積壓產品。和上下游貨商做生意,都是現款現貨,公司賬目十分簡單。

她還不輕易向銀行貸款,總覺得不能拖累國家。“這一路走來,幫我的好心人實在太多了。”

2001年,陶華碧準備擴建廠房,缺一筆資金,區委幫她協調貸款。

這是陶華碧第一回問銀行借錢,她要先到區委洽談。一棟破舊的小樓,連電梯門都是壞的,她出來的時候,還被電梯門掛住衣服,一下跌倒。

起身後,陶華碧就要回去,還跟隨行人員說:“你們看,政府也很困難,電梯都這么爛,我們不借了。不能給國家添麻煩。真不借了,我們回去。”

<陶華碧>

她不懂協調銀行貸款是什麼意思,誤以為是政府直接撥款。後來經人解釋,才恍然大悟。

陶華碧很早就意識到自己的局限性,因而“老乾媽”吸納了很多人才,又告誡他們不能故步自封。

“我是老土,但你們不要學我一樣,單位不能這樣。你們這些娃娃出去後,都給我帶點文化回來。”

她把公司的人才都輸送出去學習經驗,再回來繼續工作,實屬深謀遠慮。

積極納稅,赤子之心

“老乾媽”在貴陽是納稅大戶,連年納稅第一。

有一年,稅務部門在賬目上少核算了30萬,讓她私下補上了。

陶華碧得知後非常憤怒:“辦事要有一說一,我明明納稅第一,怎么給我弄到第二,那30萬稅款你們給我弄哪裡去了?”

<陶華碧>

還有一回,她去稅務局繳稅,還沒到下班,辦事人員趕著接小孩下班,就讓她改天再來。

她就跟人講理,“我主動來納稅,你還刁難我?”

2011年至2014年間,“老乾媽”光納稅就繳了45億元。

納稅是公民的義務,這是陶華碧多年來恪守的規則。

當年她擺攤賣米豆腐,每個月月初都抽空主動去繳稅。穿著一雙布鞋,從龍洞堡走到油榨街,把稅款繳起,她才安心。

“國家支持你,你要對得起人家,要有個交代。”

老乾媽作為特產,遠銷國外。

<“老乾媽”的銷售市場>

但是國外的售價卻至少高於國內三倍,陶華碧說:“我是中國人,我不賺中國人的錢,我要把老乾媽賣到外國去,賺外國人的錢。”

而國外網友也愛上了中國口味的老乾媽,拿來拌意面、夾三明治、塗雞塊,這些吃法都十分風靡。

有國外網友說,“當你和中國女人結婚的時候,等於娶兩個女人:你的未婚妻和陶華碧”。

可見“老乾媽”有多深入人心。

不貸款、不融資、不上市

過去有句順口溜:“永不上市老四家,順豐華為老乾媽,還有一個娃哈哈。”

2011年,順豐董事長公開發表不上市言論,2017年,順豐借殼上市,登入A股。

童年時代的“娃哈哈男神”宗慶後,多年來對外宣稱“不差錢,不上市。”

近幾年口風鬆動,又說“考慮上市”。

<宗慶後>

接連的倒戈事件,“老乾媽上市”也被炒到了風口浪尖,謠言四起。

前兩天,陶華碧再度澄清:“‘老乾媽’成立二十多年來,有鐵打的三條原則:不貸款、不融資、不上市。”

再有人規勸“老乾媽”上市,她怒回道:“上市,融資,這些鬼名堂就是欺騙人家的錢,有錢你就拿,把錢圈了,喊他來入股,到時候把錢吸走,我來還債,才不乾呢。我只曉得炒辣椒,只乾我會的。你問我要錢,我沒得,要命一條。”

她深知這一套暗箱操作有多齷齪,所以不願做,也不可能做。

業內好公司不上市的原因往往有三個:

一、企業現金流充足;

二、企業自身監管力度強,不需要外部監管;

三、企業管理者注重自身風格。

這三條“老乾媽”都滿足,所以不上市也無可厚非。

在股市不明朗的情況下,陶華碧注重“顧客至上”的原則,當然不肯上市。

<股市暴跌>

哪怕能斂財,可是失了聲譽,這違背了陶華碧的經商之道。

未來是年輕人的

現今,年過古稀的陶華碧已經把“老乾媽”交由兩個兒子打理。

她則出任技術總監,為了保持味覺的靈敏,多年來不喝茶、不喝飲料。

“不管什麼產品,只要我一聞一嘗,就曉得哪種配料沒放對。”

當年陶華碧就是靠著這份天賦,從自製的辣椒醬坐上了中國辣椒醬企業的頭把交椅。

現在,不用去公司的她,就愛和朋友打麻將。

<陶華碧“老乾媽”表情包>

曾有人問她:“你賺了那么多錢,幾輩子都花不完,還這樣拚命乾什麼?”

這個問題讓她輾轉反側了一整晚,後來她在員工大會上說:

看到你們這些娃娃,我想出點味來了。

企業我帶不走,這塊牌牌我也拿不走。

毛主席說過,未來是你們的。

我一想呀,我這么拚命搞,原來是在給你們打工哩!

當時,全公司上下2000多名員工,她能叫出來其中1000多人的名字。

記得大部分員工的生日,會準時送上長壽麵慶生;每個員工結婚,她也都會出席,親自當證婚人。

她把“老乾媽”當做一個家來經營,而她就是所有人的“老乾媽”。

42歲,她決定讓窮學生們免費吃飯時,就注定了52歲時,她是全球華人獨一無二的“老乾媽”。

這個只識三個字的女人,沒有滿腹經綸,沒有一嘴成功學,沒有好高騖遠。

她的全部成果都是專注於所擅長的,腳踏實地,誠信紮實地走出來的。

(圖片來源於網路)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