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騷客的那些奇葩花事

2019-03-09 03:34:55

當前瀏覽器不支持播放音樂或語音,請在微信或其他瀏覽器中播放西湖春曉詹永明 - 中國音樂大全·笛子卷·卷三

聲明:本文為萍語文往期經典,為申請原創標識,現重新推送,如果已閱請飄過……

只道是蝶戀花,其實文人更愛花。花中窺人,中國文人骨子裡的雅趣和情懷,都在這裡了——

孟 浩 然

踏雪尋梅,閒出來的雅興

唐開元年間,在襄陽鹿門山到大王洲的漢水沙灘上,詩人孟浩然總是在沙灘上走來走去。人們好奇地問他是否在尋找什麼東西時,孟浩然抬頭答道:“我在尋梅”。鄉親們再看他在雪地上踩出的腳印,真像是一朵朵“梅花”散落在大王洲上。因此有人送了孟浩然一首打油詩:“數九寒天雪花飄,大雪紛飛似鵝毛。浩然不辭風霜苦,踏雪尋梅樂逍遙。”

踏雪尋梅,可是閒出來的雅興?

陶 淵 明

無酒時,吃點菊吧

東晉陶淵明不為五斗米折腰,棄官歸隱南山。他開墾荒地,建造茅屋,大量種植菊花——不僅是為了觀賞,也拿來吃。酒是陶淵明的最愛,菊花次之。史載,有一年的重陽節,陶淵明窮得沒有酒喝,他就在園裡摘了大把大把的菊花來吃。生活雖困頓,但心遠自怡然,於是就有了“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千古名句。

陶淵明吃菊,舌尖上的風骨啊!

張 籍

拿愛妾換山茶,我也是醉了

唐朝的張籍,生平最愛山茶。有一次他聽說一個富人家裡有一株名貴的山茶,花大如斗,極其珍貴,他求之不得,最後竟然用一個愛妾換過來了。愛花愛到這種程度,也算獨步千古了。

拿愛妾換山茶,我也是醉了。

孔 子

惜蘭花,譜一首幽怨琴曲

蘭花是花中的王者,是說其孤芳自賞,永遠高高在上。孔子見人家把蘭花和其他的花種在一起,便嘆息說“夫蘭當為王者香,今與眾花伍。”於是拿出琴來,作了那首著名的《倚蘭操》。這是一首幽怨悱惻的抒情曲,琴曲似訴似泣,如怨如憤,把孔子內心幽怨抒發得淋漓盡致。

譜曲還是譜心,還是問孔夫子吧!

林 逋

終生不娶,樂在植梅養鶴

宋代詩人林逋。此人出生於儒學世家,後隱居於杭州西湖孤山之下。他躬耕農桑,並以植梅養鶴為樂,又因傳說他終生未娶,故有“梅妻鶴子”佳話的流傳。

正因為林逋愛梅極甚,他植梅養梅,寫出了不少詠梅佳句。其中《山園小梅》可看作是他寫梅的代表之作:“眾芳搖落獨暄妍,占盡風情向小園;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這首詩不僅把幽園中梅花的清影與神韻寫得絕妙,而且還把梅品、人品融匯到一起。而其中的“疏影”、“暗香”兩句,更成為詠梅的千古絕唱。

娶梅為妻,待鶴為子,看這一家三口!

周 敦 頤

挖塊地,種點蓮

周敦頤的《愛蓮說》,是他在南康郡任職時所寫。因其愛蓮,他曾親自率領屬下在舊南康府署一側挖地種蓮,名曰“愛蓮池”。在《愛蓮說》中,周敦頤樂於以花品人:“菊,花之隱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貴者也;蓮,花之君子者也。”還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之名句,完美地概括了蓮之高潔品行。

名為說蓮,實為表己啊!

李 清 照

海棠依舊,綠肥紅瘦

南宋女詞人李清照對海棠有特殊感情,在《如夢令》中有佳句:“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試問捲簾人,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一句“綠肥紅瘦”道出了一夜風雨過後海棠的變化,綠、紅兩種顏色代指海棠葉和海棠花,肥、瘦則傳神描了雨後的枝葉茂盛和花瓣凋萎。

綠肥紅瘦!就這樣,海棠又多了個雅號。

黃 庭 堅

獨愛水仙,頂禮膜拜

北宋大詩人黃庭堅號山谷道人,最喜水仙。他把水仙看成“蛾眉冰肌”、“仙風道骨”的絕世佳人,珍愛近於頂禮,憐惜近於膜拜,可謂崇敬之至矣!文朋詩友知悉山谷道人的雅趣,紛紛給他送來水仙。每次收到新的水仙,山谷便雅興大發,難免要揮毫作詩。

愛花有萬千種,拜花唯他一人。

白 居 易

種牡丹,還是種思念

白居易對洛陽牡丹情有獨鍾,不僅喜愛觀賞牡丹,還親自“造園”種植。白居易一生曾經建設過四個園林:渭上南園、廬山草堂、忠州東坡園和洛陽履道坊宅園。而其中的履道坊宅園,既是他晚年生活了18年的居所,也是他最愛的私家花園。

此園大約17畝,白居易精心種了一片牡丹。但他並非只為觀賞,還為了懷念他的親密詩友元稹。他與元稹曾同時在朝為官多年,不僅政見近似,文學觀點也類同,兩人曾一起賞牡丹、種牡丹,一起飲酒作詩,度過了一段快樂時光。

是種牡丹,還是種思念?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