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努斯:貸款是一項基本人權

2019-04-30 08:34:28

金融業也能得諾貝爾和平獎?
是的,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就授予了銀行業,得主是穆罕默德·尤努斯和他創辦的孟加拉鄉村銀行(也稱格萊珉銀行)。
此刻,1974年那刻骨銘心的一幕相信已在尤努斯腦海中浮現。

[被禁止廣告]

那年,孟加拉正陷入可怕的饑荒,34歲的尤努斯在孟加拉東南部擔任一所大學的經濟系主任,向學生教授精緻的經濟學曾給他帶來快慰。
街道上,饑民觸目可見,尤努斯開始懼怕授課。他逃離了象牙塔。
時隔近30年,尤努斯在自傳中吐露真言,“人行道上,課堂對面的門廊里,人們正漸漸餓死,我們所有這些複雜的理論又有什麼用呢,我怎么能夠繼續以經濟學的名義給學生敘述虛幻的故事呢?”
尤努斯從此走向了鄉村,試圖探索讓窮人實實在在生存的經濟學。
這是個全新視角,他學會了從窮人角度理解窮人的問題,並由此誕生了理想,成立一個專為窮人服務的銀行。
理想濫觴於27美元的信貸試驗,這也許有點不可思議。但正是微不足道的27美元借貸,42個製作竹凳的農婦永遠擺脫了貧困。
由此,尤努斯深信不疑,“借錢給赤貧的窮人,為他們設定幾個基本的財務原則,然後他們就可以更好謀生,進而改變生活。”
自然,西裝革履的銀行家絕對不會認為這是有利可圖的生意,當尤努斯試圖勸說當地的大銀行貸款給窮人時,他被銀行家們視作一個十足的書呆子。
和銀行家們的溝通無異於對牛彈琴,尤努斯卻不在意,他相信當年萊特兄弟的飛機也是從懷疑的目光中飛上天空的。
憑藉著自身信用,尤努斯從銀行貸到了款,他和他的追隨者們整天奔走於那些赤貧的地區,執著於改善窮人生存狀況的小額貸款試驗。
經歷了許多次試驗後,尤努斯創造了類似“聯保貸款”的模式。
這一模式並不複雜,要求每個貸款人都加入一個由相同背景、相似目的的窮人組成的小組,小組由5個人組成,首先向前兩個人放貸,再向另外兩個人放貸,最後向第五個人放貸。小組成員之間相互承擔責任,緩解了貸款人和借款人之間的信息不對稱問題,並排除了高風險借款人的介入,提高了無抵押貸款情況下的償還比例。
這些貸款的期限多數為1年,貸款涉及糧食加工、手工藝製造和家畜養殖等各個領域,貸款者被要求在借貸期限內每周定期還款,比如年利息為10%,每周就還2‰的利息,分50周還清。
1983年,遍地開花的小額貸款試驗終於變身為孟加拉鄉村銀行。
今天,尤努斯有充分的理由為孟加拉鄉村銀行所取得的成果而自豪,截至2006年6月底,格萊珉銀行有2185家分行,服務69140個村的639萬借款人,其中96%是婦女(在孟加拉,婦女比男人面臨更為嚴重的飢餓和貧困),甚至還有路邊的乞丐,其平均償還比例則達到97%~98%。
不只是孟加拉,從馬來西亞、印度、斯里蘭卡到玻利維亞……鄉村銀行的聯保貸款模式都被廣泛運用。即便發達如美國,前總統柯林頓也在阿肯色州州長任期內盛情邀請尤努斯幫助創設了一個小額貸款組織。鄉村銀行在一定程度上證明了其在不同文化和文明中的普適性。藉此,一個基於貧困階層的金融體系漸漸地被構築起來。
鄉村銀行模式的推廣使得全球數百萬窮人獲益,點燃了成千上萬個曾經被人摒棄的、社會底層的“經濟發動機”的熱情。
孟加拉鄉村銀行模式的成功使得窮人的信貸價值被重新認識,長期以來,銀行家們想當然地認為,向貧困家庭貸款注定會因為成本太高、風險太大而失敗。窮人也在“常識”中成了被金融隔離的對象。

熱鬧的不儘是掌聲,爭辯和質疑也紛至沓來。
批評家們認為,從統計學角度來看,小額貸款的發展並沒有對一個國家的經濟成長有多大促進,即使有,也微不足道。紐約大學經濟學教授喬納森·莫多克在1999年更是撰文質疑格鄉村銀行一段時期低於1.6%的不良貸款率並不真實,實際數字應是7.8%,又稱鄉村銀行受惠於大量捐款,若要自給自足收支平衡,貸款的實質利率要高達25.7%。

[被禁止廣告]

尤努斯一笑而過,“道不同,不相為謀”。在他看來,“處於總人口底層的50%人口的生活質量的改變是經濟發展的精髓”,至於質疑,鄉村銀行良好的現狀就是最好的駁斥。
小額貸款帶來的正面效應是多方面的,正在國內介入小額貸款試驗的華一銀行行長江天錫對此感同身受,他表示:“小額貸款的成功之道在於完全掌握了窮人的需要和人性的本質,通過貸款獲得的成功比簡單的捐贈讓窮人更有尊嚴感,加之正確的輔導方法,將借款人組織成小群體,創造互信、互助、創新、可靠的組織,對貸款風險加以控制。這是一個適合窮人的融資體系。”
事實上,就連喬納森·莫多克也認為,小額貸款不僅存在收入效應,提高窮人的消費水平,也使得參與者接受到了新的思想、並提高了生存技能。
長期而言,尤努斯的構想是把世界範圍內的貧困送入博物館。但他也承認,小額貸款並不是一劑消除貧困的靈丹妙藥。在消除貧困方面,人類依然會在增長的迷霧中探索。但他深信“貸款也是窮人的權利,應該作為一項基本人權被加以促進,小額貸款至少可以讓許多窮人擺脫貧困、減輕貧困”,進而為世界增添和諧之音。
正如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頒獎公告所言:“持久的和平只有在大量的人口找到擺脫貧困的方法才會成為可能。小額貸款就是這樣的一種方法,從社會的底層發展也有利於提高民主和民權。”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