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詞人李清照:怎一個“愁”字了得!

2019-02-16 20:48:15

文/侯會

李清照的收藏悲劇

蘇軾喜歡的人里,還有一位叫李格非的。他的散文寫得好,有一篇《洛陽名園記》,專門記述洛陽有名的私家花園,目的是要勸誡那些達官貴人,不要貪圖個人享樂而忘了國家,不然再好的花園也保不住。

不過這裡要介紹的,是李格非的女兒李清照。李清照自號易安居士,從小生長在富於文學氛圍的家庭里,自然而然地愛上了文學。

十八歲時,李清照嫁給了太學生趙明誠,兩人都喜歡讀書,又都愛收集古物、圖書。生活雖不富裕,但有時典當了衣物,得一點錢,便拿去買些碑文拓片及水果,回來一邊吃果子,一邊欣賞拓片,生活和諧美滿。

後來趙明誠做了官,俸祿多了,文物也越收集越多。書籍、字畫、鐘鼎、筆墨,足足裝了十幾間屋子。

可就在這時,傳來了金人入侵的訊息。趙明誠接到新的任命,前去赴任。李清照一人將文物挑了又挑,大件的只好忍痛割愛,收拾了十五車最珍貴的,獨自踏上逃難的路途。不久,趙明誠病死在他鄉;李清照獨自一人押著文物東奔西走,文物被騙被偷、丟失損毀,最後剩下不到十之一二!。

趙明誠在世時,曾記錄所收集的文物,編寫了三十卷《金石錄》。他死後多年,李清照重讀《金石錄》,感慨萬分,寫了一篇《金石錄後序》,記敘夫妻兩個早年的生活志趣,以及諸多文物從收集到失散的經過原委。睹物思人,寫得哀婉淒切,催人淚下——亂離人不如太平犬!這就是《後序》一文給人們留下的印象!

李清照《如夢令》(資料圖 圖源網路)

談“肥”說“瘦”易安詞

李清照的詞喜用白描,用典不多。一些小詞自然活潑,還揉入口語。像這首《如夢令》: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試問捲簾人,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濃睡句:熟睡一宿,但酒意還未消盡。◎捲簾人:指正在捲簾的侍女。◎知否三句:這是女主人糾正侍女的話:你知道嗎?海棠並非“依舊”,而是葉多花少。

這首詞讓人想起孟浩然的“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可李清照卻完全另一種形式來表達。——昨晚的酒,經一夜“濃睡”,還沒完全醒透。只記得夜間聽到風雨聲,不用看就知道,花被吹落不少。可侍女卻沒有那么敏銳的觀察力,她說:海棠還是老樣子哪!女主人糾正說:你知道嗎,那應當是“綠肥紅瘦”啊!

李清照的詞常常寫到酒,像另一道《如夢令》,寫的是酒醉後迷失歸路的往事:

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興盡晚回舟,誤入藕花深處。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

◎溪亭:臨水的亭台。◎藕花:即荷花。◎爭渡:怎渡。

在溪亭里喝醉了酒,黃昏劃著名小船歸去,卻誤划進荷花盪里去了。怎么出去呢?東撞西撞的,驚動溪灘的鷗鷺,撲啦啦地飛起來。你看,整首詞都那么生氣勃勃的。

李清照填詞,喜歡用“肥”“瘦”等字樣。有一首《醉花陰》,寫重陽節的感受。結尾三句是:“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據說丈夫趙明誠看到了,讚嘆不已,又不大服氣。他閉門謝客,廢寢忘食,花了三天的時間,趕寫了五十首詞,把李清照的這首《醉花陰》也夾在裡面,拿給一個朋友看。那朋友玩味再三,說:這裡有三句寫得最好!趙明誠忙問哪三句,對方回答:“莫道不消魂,捲簾西風,人比黃花瘦!”

晚景淒涼:怎一個愁字了得

戰亂使李清照失去丈夫,失掉家園和財產,晚景淒涼。她的詞也充滿悲涼情調。有一首《聲聲慢》這樣寫道: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悽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雁過也,最傷心,卻是舊時相識。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乍暖二句:忽暖忽冷的時候,很難調養。將息,調養、休息。◎怎生:怎樣。◎這次第:這光景。

開頭三句,一連用了七組疊字,烘托出冷清悽慘、寂寞孤獨的心境。在這之前,還很少有人這么運用疊字呢!——詞人在尋覓什麼?她失去的實在太多了:親人的慰藉、家庭的溫暖,往日的好時光……有哪一樣是找得回來的?在這冷暖不定的秋日,喝上三杯兩盞淡酒,卻擋不住寒、澆不得愁。天上雁過,那還是從前的大雁,可世事全都變了,托它捎信,又捎給誰呢?

菊花落了一地,枝上已經沒一朵可摘的。孤零零獨自一個,怎么才能挨到天黑呀!小雨一直下到黃昏,打在梧桐葉上,點點滴滴的。這種光景,單用一個愁字,又怎么能包括得了呢?

李清照是公認的“婉約派”正宗詞人。她不光作詞,還有一套作詞的理論呢!她的那篇《論詞》,回顧了詞的發展史,對歷代詞人也都作了褒貶。例如她說柳永的語言太俗,晏殊、歐陽修、蘇軾的詞不過是句子有長有短的詩罷了,都不大合音律,秦觀的詞像個貧家丫頭,王安石、曾鞏的詞更令人“絕倒”……總之,詞“別是一家”,音律上要求嚴格,不是誰都能寫的。

李清照的《論詞》,只代表了一派人的意見。可是一位女性敢於褒貶前代大家,足以說明她的自信和驕傲!

李清照也寫過不少詩歌。有一首五絕,是南渡以後所作:

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

當年楚霸王項羽敗在劉邦手下,不肯逃回江東,就在烏江自刎而死。李清照在詩中歌頌這位寧死不逃的英雄,正是諷刺南宋朝廷偏安江南的苟且行徑!

同是婉約派的詞人,有人說秦觀詞里有女人氣;而李清照的詩中卻帶著丈夫氣,這真是挺有趣的事。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