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鴻章創辦的一家企業,去年上了世界500強

2019-02-13 19:18:03

同治十一年(1872年),正是洋務運動辦得風生水起的時候。

12月26日,一個好訊息傳來,讓李鴻章興奮不已。

三天前,李鴻章上書提議設立輪船招商局,發展民族航運業,與西方抗衡,以求實現“自強求富、振興工商、堵塞漏卮、挽回利權”

彼時的中國,迫切需要發展自己的航運業。當國門被迫打開,落後的木漿帆船與先進的西洋輪船航行在同一片水域時,中國的傳統漕運遭受毀滅性打擊。這一變化事關國計民生,也刺激著滿清貴胄敏感的神經。

李鴻章上奏後,僅僅過了三天,清廷就將這一提案提上日程。

第二年,輪船招商局正式開業,這是洋務運動中創辦的第一家民族工商企業。

李鴻章絕對想不到,這將是其留給中國的最寶貴的遺產之一。一百年的輪迴,幾代人的心血,招商局這艘巨輪,一開就是一個半世紀,跨越了中國近現代史,歷經大國興衰。

▲輪船招商局舊址。

1

開創之初,李鴻章招攬沙船世家朱其昂、著名買辦唐廷樞、旅滬粵商徐潤等人才擔任招商局總辦、會辦,他們招商局立下篳路藍縷之功。

招商局在上海蹣跚起步。

在唐廷樞等人帶領下,招商局迅速購置輪船,組建起中國第一支近代商船隊。在外國輪船專橫跋扈的中國水域上,首次出現掛著招商局旗幟的中國商船,短短几年內,“浮江涉海之輪,半皆招商局旗幟”

開業四年後,招商局以222萬兩白銀的價格,一舉購併了稱霸中國江海十餘年的美國旗昌輪船公司,並迫使英國怡和、太古兩家輪船公司,與之簽訂“齊價協定”。這是中國的航運業首次挫外商的銳氣。

招商局還創造了數個“第一”,開中國工商業之先河。

招商局是中國第一家股份制企業。由於航運所需資金龐大,清廷無力支撐,僅靠少數巨商也難以承擔。於是,招商局學習西方股份制企業,向民間發行股票,以募股招商的方式籌集資金。

在招商局的帶動下,中國興起了一批股份制企業,華商對投資充滿熱情,上海股市異常火爆。1881年,招商局100萬兩資本全部招滿,次年,股票市值超過250兩,並長期保持高價位,成為上海灘的“龍頭股”。

難以想像,在19世紀末的上海,人們就已經為股票瘋狂。時人稱,中國初不知公司之名,自招商局獲利以來,風氣大開。

▲晚清赴美留學幼童在招商局門口合影。

除此之外,招商局還相繼創辦、投資了一批極具先進性的近代民族企業,如中國通商銀行、保險招商局、天津電報總局、同茂鐵廠和上海機器織布局等。

其中,保險招商局是中國第一家保險公司,中國通商銀行是中國第一家銀行,在最初構想中,中國通商銀行原名為招商銀行(盛宣懷曾在上翁同龢稟中說:“亟應仿照招商局速開招商銀行,亦可鼓鑄銀錢,通行鈔票”)。

一個世紀後,重新崛起的招商局在改革開放後又創辦了建國後第一家股份制商業銀行——招商銀行,和第一家股份制保險公司——中國平安保險

歷史的巧合,有時就是這樣讓人難以置信。

2

洋務派認為,“官無權則隱患無窮”。作為洋務運動的產物,招商局實行的是“官督商辦”體制,經營權全部由朝廷委派的負責人掌握,商人則負責盈虧,官府對其給予扶持與控制。

1885年,李鴻章的得力臂膀盛宣懷出任招商局督辦,成為招商局首任也是唯一一位督辦,先後執掌大權將近四十年。

李鴻章對盛宣懷寄予厚望,寫信勸勉他“做官不如做事”,並要他將招商局“做成鐵板模樣”,成為近代民族企業的標桿。

盛宣懷深諳其中門道,他曾說:“非商辦不能謀其利,非官督不能防其弊。”

上任之後,盛宣懷為了加強招商局的官辦色彩,頒布《用人十條》、《理財十條》,既保證官方對招商局人事權的控制,又全盤操控招商局的經濟活動。之後幾年,他自己一邊在北方做官,一邊遠程操縱招商局業務,將混跡上海多年的徐潤等大商人玩弄於股掌之間。

如此另類的管理模式,深刻地影響招商局的百年歷史。儘管官督商辦的形式最終退出歷史舞台,招商局卻從此深深地打下國營的烙印,在每次政權鼎革時,成為政府爭奪的工具。

李鴻章去世不到一年,袁世凱和盛宣懷就對招商局展開爭奪。

1902年10月,盛宣懷因父親去世而回鄉丁憂。離開前,盛宣懷以同僚好友的身份電告袁世凱,告知其父死訊,並懇切地表示:“生平知己,文忠(李鴻章)而後莫如我公。”

然而,被盛宣懷視為知己的袁世凱早已盯上盛宣懷經營的招商局,他趁對方丁憂之機,奏請朝廷,將招商局收歸北洋督辦

我把你當兄弟,你居然暗算我。盛宣懷不甘心招商局就此落入袁世凱手裡,失去的一定要奪回來。

▲盛宣懷與袁世凱對招商局展開爭奪。

於是,盛宣懷利用此前長期被打壓的商人們,以招商局股商的名義向北洋派施壓,在上海成立股東掛號處。商人們自然希望招商局擺脫朝廷控制,沒過多久,來登記的股份已占所占全部股份的60%。

在股東的強烈要求下,清廷被迫允許招商局成立董事會。盛宣懷被選為董事會會長,終於在1911年奪回招商局的領導權。

天有不測風雲,這一年,盛宣懷鼓吹的鐵路國有政策,激起了四川保路風潮,進而導致辛亥革命的爆發。盛宣懷只好拋下招商局,倉皇前往日本避難。

1912年初,南京臨時政府剛成立,孫中山致電招商局,請求合作。

招商局的股商們大多屬於民族資產階級,在革命浪潮的衝擊之下,他們對革命黨人的態度由疑懼慢慢走向和解,也希望憑藉革命實現招商局完全商辦

因此,他們回響孫中山的號召,派出13艘輪船運載士兵、槍炮,支援革命軍作戰,在一個多月的時間裡,承擔運費達10萬兩。

然而,就算改換門庭,招商局也擺脫不了政府的控制。當時,南京臨時政府財政極度困難,孫中山本想以招商局向日本押借1000萬元。遠在日本的盛宣懷聽說後大為光火,痛斥“共和攘力甚於專制”

3

民國初年,招商局在北洋混戰之際一度擺脫實現完全商辦,但內部仍有不少前清遺老。父子承襲,兄弟交接,難免滋生腐敗,長此以往,招商局遲早要完。

1927年,南京國民政府對招商局內部相互勾結、中飽私囊的現象予以痛擊,於是引發了轟動一時的“招商局三大案”

▲胡適為《招商局三大案》一書題詞。

招商局兩大分局之一的漢口分局,最初由盛宣懷的姻親施紫卿擔任總辦,一直做到民國初年退休,之後幾任總辦都是他的親人。30多年的時間裡,“漢局不啻施氏世襲之私業。兄授其弟,父傳其子,恬不為怪”,施氏父子兄弟從中舞弊,總計貪污150萬兩。

天津分局的麥佐之在進入民國後見風使舵,出任北洋政府交通次長,並與其子牢牢掌握天津分局的權力。在麥家人的操控下,天津分局的財物一片混亂,一些部門連賬本都沒有。之後經政府查明,他們從各項賬目中貪污近113萬兩。

招商局還有一家直屬房地產企業——積余產業公司,長期為李鴻章之孫、招商局董事長李國傑所把持,該公司的盈餘幾乎被其瓜分殆盡。

針對這些腐敗現象,1927年出任招商局總辦的趙鐵橋毫不留情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

趙鐵橋是老同盟會會員,也是個猛人。早年跟著熊克武製造炸彈,企圖在慈禧壽辰之日聚殲清朝官員,後來又跟著汪精衛在天津辦報,鼓吹革命,還策劃挖掘地道炸毀天津官署。

趙鐵橋上任後,重新制定招商局管理體制、頒布《會計章程》、著力培養本國航海技術人才,還將管理層中遺老遺少的劣跡上報國民政府。

在他的揭露下,李國傑在積余公司的職務被罷免。

趙鐵橋為國民黨中央提出建議,認為招商局雖直屬行政院,但“國商界限尚未劃清,致使葛藤潛長”。他獻上三策:“上策收歸國營,中策國家代管,下策官商合辦”。在其任內,招商局名義上是商辦,實際上已逐漸收歸國營。

趙鐵橋的構想一步步實現,觸犯了遺老遺少們的利益,殺身之禍也一步步接近。1930年,與趙鐵橋積怨已深的李國傑派人將其刺殺。趙鐵橋身中數彈,被送至醫院,不治身亡。

▲趙鐵橋(1886-1930)。

蔣介石下令火速查明此案,真相大白後,幕後主謀李國傑被關押了一段時間,之後繼續逍遙法外,甚至投靠日本,做了漢奸,直到1939年被軍統暗殺。

4

收歸國營之後,招商局在抗日戰爭期間,與各大航運公司共赴國難,奔赴前線。

1937年8月,淞滬會戰前夕。為阻擋日軍進攻,國民政府決定採用堵塞航道的辦法,徵用船隻自沉於港口要塞,同時布下水雷。交通部命招商局與其他航運企業,各自準備一兩千噸級的舊海輪,以供塞江之需。

最早沉船的要塞是江蘇江陰。

民族存亡之秋,招商局臨危受命,火速將“廣利”、“同華”等七艘舊輪船駛往江陰。8月12日,各船開閘自沉,在江上形成一道屏障。

從1937年到1939年初,招商局在長江要塞共沉船24艘,總計三萬四千多噸,占招商局船舶總噸位的40%。

中國各大航運公司深明大義,慷慨應徵,以要塞沉船這一悲壯的防禦措施,延緩了日軍的進攻速度,為軍民及物資後撤爭取到寶貴的時間。

江陰沉船僅僅過去一個月,招商局就成立長江業務管理處,參與到西遷運輸的隊伍中。從1937年淞滬會戰到1938年武漢會戰,招商局冒著日軍的炮火,先後搶運軍民144.3萬人次、物資47萬餘噸。

據統計,由於遭受日軍的狂轟濫炸和大肆劫掠,招商局的運力有三分之二以上被摧毀。抗戰時期,是招商局經濟上最困難的時期,除1942年略有盈餘外,其餘各年都出現巨額虧損,戰時財產損失和營業損失高達3.11億美元。

▲招商局江輪入川。

這個由李鴻章在“數千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倡辦的民族企業,也是他“辦洋務四十年來最得手之文字”,在歷經一個甲子的輪迴後,仍然站在救亡圖存的最前線。

國破山河在,招商局的紅底黃月旗在浩蕩的長江上飄揚,毅然決然投向戰爭的怒潮。甲板上的彈痕,江面下的殘骸,猶如烈士的勳章,留在歷史的斷章殘頁中。

5

抗日戰爭勝利後,招商局百廢待興。

抗戰後,中國收回喪失已久的沿海貿易權和內河航行權。從此以後,外國商船除了直接到中國通商口岸裝卸貨物外,一律不許在中國水域範圍內的各港口之間航行。

招商局迎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加緊發展航運業,通過接收敵偽船舶、廣開新航線,迅速恢復元氣。到1948年10月,招商局擁有大小船舶466艘,各地碼頭68座,經營國內外航線三十多條。

在招商局創立75周年之際,蔣介石為其題詞“輝光日新”。這句題詞有些諷刺,因為對招商局而言,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時任招商局董事長徐學禹,對抗戰後招商局的復興功不可沒,同時也敏銳地察覺到時局的變化。

國共內戰期間,招商局淪為國民政府的運輸工具,既為國民黨運送大批士兵和軍用物資,又參與組織撤台。徐學禹是蔣介石文膽陳布雷的外甥,在遷台一事上始終與國民政府保持一致。

1949年5月,國民政府敗局已定,徐學禹飛離大陸。

▲徐學禹(1903-1984)。

此時,徐學禹常在香港、台灣兩地奔波,他勸說香港分局經理陳冠澄辭職,未久又安排他前往台灣。陳冠澄是國民黨要員陳誠的弟弟,如果他留在香港,香港招商局恐怕會一直處於國民黨掌控之下。

陳冠澄退出後,香港招商局的實權落在了代經理湯傳篪和副經理陳天駿手中,徐學禹交給他們20萬元港幣,讓其繼續經營香港招商局。

這個看似不經意的舉動,為招商局留下了延續的火種。

徐學禹前腳剛回台灣,湯傳篪和陳天駿就召集留港的所有船長策划起義,13艘海輪的船員和香港招商局的管理人員總計600多人,在一份“生死書”上籤下名字,宣布脫離台灣當局。

1950年1月15日,香港招商局升起了五星紅旗。

6

1951年,招商局在大陸的總分支機構被改組為中國人民輪船總公司,老招商局從此成為歷史。

上世紀70年代,隨國民黨遷台的台灣招商局因經營不善而迅速沒落,一度淪為修船廠,也在苟延殘喘多年後退出歷史舞台。

百年招商局,僅留下香港分局一顆獨苗。

考慮到香港的特殊性,香港招商局在起義後仍繼續保留。但是,起義後的輪船相繼北歸、大部分工作人員也奉調回國,到1956年,香港招商局只留下18個人守著攤子。

這些人員沒有撤走,僅僅是因為當時香港招商局還剩下一些不動產,包括一棟4層的辦公樓、6層的宿舍樓、幾件貨倉和兩處破舊的木質碼頭。

1957年後,香港招商局逐漸恢復業務,那時,它的總資產不過340萬港幣。在此後二十年里,由於國內外政治、經濟因素,發展一直處於停滯狀態。

▲1950年,香港招商局起義。

1950年起義時,香港招商局有13條船,而初到香港發展的包玉剛只有2條船。過了28年,包玉剛已經成為華人世界船王,旗下一支2000萬噸的船隊縱橫四海,而招商局無人問津,一如《文匯報》的評價:“在過去幾十年里實際上只剩下了一塊牌子。”

直到一場改革的大潮席捲中國,沉寂多年的招商局才終於重煥新生。

7

那時的中國亟需喚醒市場經濟。猶如當年李鴻章為實現自強求富而創辦招商局的初衷,經過一百年的輪迴,招商局被賦予了新的使命。

1978年6月,交通部派外事局負責人袁庚前往香港招商局考察,籌建工業區。之後,他被任命為招商局集團常務副董事長。

那時,年過花甲的袁庚還是一個未獲平反的“戴罪之人”,前些年在秦城監獄關了五年半。招商局也是一個被遺忘的“棄兒”,沒有國家一分錢的支持,退居一隅,不知路在何方。

那一年,袁庚往返於香港與內地之間,兩地經濟上的差距讓他感嘆。香港市井繁榮,高樓林立,而它的對岸卻一片荒蕪,還不時能看到幾具屍體。

袁庚回憶道:“辦工業區之前,這裡是海上偷渡香港的口子,經常有外逃人員被淹死後的浮屍漂上沙灘,這些荒野陳屍大多數是農村的年輕勞動力。”

香港寸土寸金,在這裡投資勢必困難重重,招商局只好將目光投向毗鄰香港的寶安縣,在實地考察之後,將工業區選址定在蛇口

▲開發前的蛇口。

當時的蛇口不過是一個毫不起眼的邊陲小鎮,遍布著茂密的芭蕉樹和荔枝林,海浪沖刷著海岸邊的空地,偶爾有走私者經過,也只是像過往的魚鳥一樣,對這裡毫無眷戀。

1979年,招商局得到國家許可,“地可以給一塊”,但“生死存亡你們自己管”。

在如此艱苦的條件下,蛇口開山動土。中國第一個對外開放的工業區誕生,這就是日後驚艷世界的深圳招商局蛇口工業區

依託蛇口工業區,沉寂多年的招商局從香港簡陋的辦公室重回內地,再次踏上征程。

在袁庚掌舵的14年裡,招商局資產翻了近200倍,成為一家資產逾200億港元的公司,橫跨港口、金融、地產、工業等領域,其旗下的招商銀行、平安保險、中集集團等公司都是袁庚在任時的得意之作。除了復興的招商局,華為、中興等企業也在蛇口工業區悄然起步。

▲深圳蛇口碼頭。

四十年滄海桑田。2018年,招商局集團首次申請《財富》世界500強榜單即入圍,以146年的歷史創造了中國企業在500強中的長青紀錄,而已在兩年前去世的袁庚則入選了100名改革開放傑出貢獻對象。

袁庚曾在一篇散文中寫過這樣一段話:

“1878年,愛迪生在門羅帕克實驗室最初點亮的白熾燈只帶來八分鐘的光明,但是這短暫的八分鐘卻宣告了質的飛躍,世界因而很快變得一片輝煌。最初那盞古拙的燈泡,它的纖弱的燈絲何時燒斷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真真確確留給了人們對不足的思索,和對未來的希望。

這正是招商局一個半世紀歷史的註腳。

從李鴻章到袁庚,招商局為國而生,與國家共患難,從洋務運動到民國風雲,從沉寂多年到改革開放,幾經波折,終於續寫輝煌。

在一百多年的民族企業史中,招商局是一盞璀璨的明燈。它屹立於時代前沿,又顯得無比脆弱,在亂世紛爭中,淪為各方爭奪的工具,被棄若敝屣時,也只能蜷縮在破敗的辦公樓中,只有當國家需要它的時候,招商局才盡顯大型國企的風采。

▲蛇口海上世界。

參考文獻:

胡政:《招商局畫史》,上海社會科學院2007年版

張後銓:《招商局近代人物傳》, 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5年版

王玉德、楊磊等:《再造招商局》,中信出版社2008年版

虞和平、吳鵬程:《清末民初輪船招商局改歸商辦與官商博弈》,《歷史研究》2018年03期

劉青山:《袁庚:向前走、莫回頭》,《國資報告》2018年03期

仲繼銀:《輪船招商局:從官督商辦到公司》,《中國新時代》2014年02期

圖片來源:百度百科、攝圖網授權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