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拼己回到拼爹”不只是個體無奈

2019-03-14 19:45:03
北漂青年“從拼己回到拼爹”不只是個體無奈

新聞中心-中國網 news.china.com.cn

2006年,25歲的山西青年馬嘯(化名),懷揣當主播的夢想到北京打拚。期間,馬嘯曾做過編輯,但在升遷中受挫。2011年7月,馬嘯沒有實現他和家人關於戶口,編制和房子的約定,選擇回家參加法院系統考試。靠著他父親在當地政法系統的關係,馬嘯成了那個“幸運”的人。(11月19日《中國周刊》)

和許多“富二代”選擇自己創業一樣,馬嘯這個“官二代”也希望靠自己的努力打拚。然而,天不遂人願,北漂5年處處受挫之後,他不得不從起點回到原點,重新接受“拼爹”這個潛規則,靠父親的關係回到家鄉當上了公務員。

當然,在北京五年內解決戶口、編制、住房,馬嘯和父親的這個君子約定,即使放在當時的背景下也是不現實的。不過,與結果相比,拼己過程中的挫折感和無力感,才是這個年輕人最終放棄夢想的根本原因。起初,沒有廣闊的人脈關係,只能拿著基本工資艱難度日;後來,好容易盼到業績良好,獲得升職做主管的機會時,自我感覺良好的他卻在最後時刻敗給了“上邊的關係”。哀莫大於心死,正因為感到“這是一個沒有關係寸步難行的時代”,馬嘯才無奈地選擇向自己妥協。

五年一個輪迴,從追求自己的夢想到依靠父親的關係,從潛規則的受害者到拼爹遊戲的扮演者,馬嘯還是未能逃避命運的捉弄。在無形的關係網面前,他就像“堂吉訶德大戰風車”一樣,最終敗下陣來。不過,這個“從拼己回到拼爹”的故事,書寫的不只是個體的無奈,其背後更折射出基層固化之憂。

作為社會性動物,人類的階層分化自古就有。從某種意義上講,恰恰是有了階層的差異,激發出人們向上攀登的動力,使得整個社會充滿勝利和活力,進而在合理、充分的階層流動中飛速前進。因此,對於一個社會而言,可怕的不是有階層分化,而每個階層都相對固化定型,形成權力世襲、貧困傳遞,造成“強者愈強、弱者愈弱”的馬太效應。

“拼爹”正是階層固化的凝固劑。一方面,權貴子弟可以“近水樓台先得月”,依靠父輩的優勢獲得更多的社會資源和地位;另一方面,底層群體缺乏改變自己命運的渠道和機會,草根逆襲只能成為鏡花水月。經濟學家阿瑪蒂亞?森在研究貧困問題時,曾得出一個著名的結論,能力剝奪的影響比收入低下的影響更重要。誠如斯言,底層弱勢群體由於被歧視而無法完全參與社會,始終處於社會邊緣的過程,不僅帶來經濟貧困,還會加劇仇官、仇富情緒,滋生社會不穩定因素。

儘管賭輸了青春夢,馬嘯卻並非真正意義上的失敗者,至少他還有爹可拼,可以“回頭是岸”。對於更多農家子弟,恐怕只能有相似的命運軌跡。要想改變這種現象,顯然不能依靠個體的抗爭,整個社會必須重塑遊戲規則,維護公平秩序。“沒有高考,你拼得過富二代嗎?”央視名嘴白岩松的這句話一度引發熱議。誠然,高考制度本身仍有不完美的地方,但打造更多高考這樣“鯉魚跳龍門”的階層流動平台,不正是創造公平競爭,打造機會均等的方向所在?

經濟學家張卓元說過,“一個可以做夢,並且有機會將夢想實現的社會,才能算是健康的社會。”或許,我們無法給每個北漂族N年內解決戶口、編制、住房的承諾,但至少要給拼己族敢於做夢的勇氣,讓他們不再因為看不見的力量而停止飛翔。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