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過沒什麼,有錢過才牛逼

2019-02-13 05:07:16

作者:趙莎莎,來源:魔力耳朵少兒英語(ID:mmears),經授權發布

總有那么一小撮老天格外眷顧的孩子,他們在年輕的時候就自然習得、或從父輩身上頓悟了奮鬥背後的巨大意義,在飛馳的人生列車上,一次又一次向未知的自己發起進攻。

讀書的時候他們全力投入、一騎絕塵;搞事業的時候他們不顧一切、一鳴驚人。他們顯然會擁有更為幸運的人生結局。

而年輕人中的大多數,是像我一樣沒去歐洲開過眼界、出身在普通收入家庭的人。

父母從小教育的是:穩定壓倒一切,知足者常樂。

如果不是親歷了奮鬥帶給人生的重大變化,我也可能會抱著上一家公司,安然享受著“舒適安逸”的生活,直到“最佳化”突然降臨。

身邊有兩類年輕人:安逸vs奮鬥

三四個月前,好基友小歐打來電話。

他說公司的季度績效領導只給打了個C,遠遠低於預期。

糟糕的是這一次績效得C的人,不僅是獎金泡湯,還要面對被勸退的境地。

我說那你試著站在領導的位置上,給現在的團隊打績效,你回想一下大家每天的工作產出,如果按照淘汰率必須有一個C的話,你會把C打給誰呢?

他想了想說,“好像就應該是我。”

他已經在現公司呆了四年,而工資僅僅漲了一千五,還不如那些幹個兩年就跳槽了的同事。但是他一直覺得這狀態挺好的:

我也不想那么累。這裡雖然工資低,但好處是不用加班,福利好假期多,性價比高。

可惜去年公司發展遇到了瓶頸,對人員成本考核越來越嚴格,很多技能平平、跟銷售業績不直接掛鈎、工作也不飽和的同事被逐漸“最佳化”掉。

他一直覺得大清洗只會針對年頭短的新人,沒想到逐客令也會下到他這個老人頭上。

32歲的小歐不得不再找一份工作。

連著幾周在招聘網站上查了查職位,才發現他會的東西實在不算什麼稀缺技能,其他公司的開價,比他現在的薪水還要低。

可怕的是,這四年里,他還拿不出什麼像樣的“代表案例”。

更可怕的是,竟有不少公司在任職要求里明確寫著,30周歲以下。

在小歐這類安逸的年輕人的對立面,是一群奮鬥的年輕人。

兩年前我們曾經搞了一個創投活動,因為參與門檻不高,吸引了數千個創業項目參與。

其中有一個小伙子,帶著他當時的同學、現在的合伙人,從歐洲飛回北京,拖著行李箱直接到參賽現場做presentation。

他帶來的項目是教小孩子在電腦上學編程。在做項目演講時,90年的他突然表態:我準備輟學創業。

因為,再不輟學就老了。

他輟的還不是一般的學,是巴黎十一大、柏林工業大學、歐洲創新技術研究院一共三個碩士學位。

他演講的時候,台下坐著500人。此話一出,一片譁然。

同學啊,在我們那個年代,考上了歐洲三個碩士學位的年輕人,是要到周一早上的升旗儀式進行表彰的。

好好的書怎么就不讀了呢?他說,

我知道自己要什麼,這兩年雖然在歐洲上學,但沒間斷折騰過幾個項目,現在的這個項目肯定能行,我已經等不及要大幹一場。

讓我驚訝的是,他的公眾號居然也是自己寫的。

市場一直沒找到合適的人,還是我們的財務同事兼著做一些市場和商務的工作,但是微信文案他寫不了,就我來寫。

年輕過沒什麼,有錢過才牛逼

我打小是個隨大流的老實孩子。

為畢業能找個安穩的工作,一上大學就積極申請入黨,連寫四個月思想匯報,直到感動天感動地感動了系主任和輔導員;

畢業時候我又為了一紙北京戶口簽了一份月薪800的工作,放棄了另外一個月薪3000的不解決戶口的offer。

我24歲結婚,26歲生娃。

曾經的人生理想,就是錢多事少離家近、老公孩子熱炕頭。

年輕時候做的那些職業選擇,想起就汗顏。

比如說大學畢業頭5年,我換了6份工作,要是誰說我是那種天生就愛奮鬥的雞血型,我是不服的。

年輕時候的我,還是一朵職場白蓮花。

我曾為了能理直氣壯地按時下班,嚴詞拒絕公司給我加薪升職。我認為我的老闆無非想用糖衣炮彈來瓦解我的完美生活,試圖讓我接受他那一套生活方式。

到香港買表,到杜拜買包?

抱歉,這是你的選擇,我一點也不羨慕。

竟妄想讓我為了物質變成一個孤單寂寞冷的女強人?真是圖樣圖森破。

我淡定地把公司、老闆放到了階級的對立面。

當時的我,就是年輕人中的典型大多數。這樣的大多數,有較大可能,或早或晚,成為開篇中的第一類年輕人。

直到五年前,我的人生轉了個彎。

我換了一份工作,並遇到了一個神一樣的上司。他對下屬的要求簡單到兩種:要么奮鬥,要么滾蛋。他從不跟我談人生,他只對我沒有盡心去完成的工作直接說垃圾。

我是可以沒有任何心理障礙地放棄。但是——是放棄不是淘汰!我那強烈的自尊心,讓我不能接受作為loser被淘汰。

為了撐住這個顏面,我“被迫”走上了奮鬥的人生,一乾就是五年多。

這五年,我有幸深度參與了一家網際網路公司從羸弱到輝煌的全過程,我們不但搭上了移動網際網路興起的末班車,還引領了中國公司全球化的浪潮。

在這個過程中,我不僅摸到了一點商業的廟門,還親身體驗到了奮鬥的甜頭。

而且,我還體會到了——錢的好處。

沒錢的時候,我經常在淘寶上買衣服。

但每一件衣服都有各種小瑕疵:口袋太淺了、腰部不平整了;

坐飛機的時候,帶的都是屌絲飛行三件套,iPad頸枕和眼罩。

然而每次飛完還是腰酸背疼,感覺一夜老了好幾十歲。

有錢之後,我一買就是小一萬的大衣。很好,啥瑕疵都沒有,哪兒都合適;坐飛機我也開始坐商務艙,單程兩三萬吧。萬里高空一路好眠,走出艙鬥神清氣爽。

錢就是這么個玩意。月薪六千和月薪六萬的北京,不是一個北京。

所以說年輕過沒什麼,全球70多億人都可以“年輕過”。有錢過才牛逼。

而這牛逼哄哄的一切,說到底都是奮鬥帶來的。

奮鬥,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絕大多數人,尤其是沒有奮鬥過的人,喜歡把奮鬥跟“苦逼”劃上等號。

這是一個普遍的誤解。

用來描述奮鬥體驗的最貼切形容詞叫做“燃”。

我“被迫”奮鬥的那五年,是整個職業生涯中最燃的五年。

那些在初涉職場階段遺失了的價值觀里本應閃閃發亮的部分,在30歲的分水嶺,因為一份逼迫我成長的工作經歷,又回到了我的身上;

一個本來眼界最遠到眼睫毛的、平凡甚至平庸的生命,因為奮鬥帶來的正反饋,突然對未來有了更大的渴望。這份渴望驅動著自己,一次一次去刷新對自身上限的認知。

讓你知道自己有多弱,也讓你知道自己可以有多強。

奮鬥並不一定會讓我們直接有錢,但是奮鬥有一個100%會發生的好處,叫做成長。成長後的你,自然會升值。

奮鬥是這么個過程:當時不覺累,事後不會悔。走一段再回頭,會發現一個更強的自己,宛如新生。

這個世界最大的善意,就是讓真正努力奮鬥過的人,收穫對人生更高維度的理解。

如果你的一生還沒有燃過一次,應該找個自己喜歡的事情,試一試。

換個正確的姿勢,好好奮鬥

我今年36歲,本命年。

年前,我主動終結了自己的金飯碗,準備再次奮鬥。

這次奮鬥比以前任何一次挑戰都大。我的新身份是:寒冬里的大齡創業狗。

我不想我的孩子直到33歲才突然發現可以選擇另一種生活。如果能從小給孩子們一個全球的視野,那這項事業可以造福一代人的未來。

哪怕他們的家長只有普通收入,哪怕他們的家長一生沒有邁出國門,我們願意為每個孩子的起點,鋪就同一片地平線。

這就是我的創業理念。

時代終究給願意奮鬥的年輕人留下了一道破局的窄門。

我們還應該清醒,奮鬥給我們開的只是一道窄門,唯有放下所有無用的行李,才有一點點勝出的可能。

今日之選擇,即是最好之安排,不怨不悔,不驕不餒。

所有的選擇都值得被祝福。把自己的人生,握在自己的手裡。

作者簡介:趙莎莎,“魔力耳朵”創始人之一。專註解決5-12歲孩子的英語聽說難題,採用最新的線上直播技術,依託數百名頂尖歐美外教師資與中美專業教研力量,開創性地推出少兒英語線上小班課。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