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毀了中國人的愛與婚姻?

2019-03-10 23:41:06

作者:霧滿攔江

來源:公眾號“霧滿攔江”(lwwuwuwu)

1

最早看透中國人性變遷的人,不是孔子,而是和他同時代的一個人物。

他叫鄧析,鄭國人,他比孔子大4歲。

他也是中國歷史上的第一個律師。他替人打官司,開價低到不象話,大案子要件衣服,小案子要件短衫,幾乎是純義務辨護,絕對的高風亮節。

鄭國發大水了,有個人被淹死,屍體被河邊的人撈到。死者的兒子哭著去要屍體,可是撈屍者說:哎呀我的娃,這可是你親爹呀,你得拿多多的錢來贖回去,錢少了就甭想再見到你爹。

死者兒子不想出太多的錢,就拿了件破衣服,去找鄧析諮詢。

鄧析說:你有病呀?你神經呀?那是你爹的屍體,他又不是你爹的兒子,留著你爹屍體乾什麼?留之無用,擱著又占地方。還被人說成借屍訛詐,你不用管他,這官司他是贏不了的。

死者兒子大喜,聽了鄧析的話,就不管這事了。

死者家屬不理會了,撈屍者慌了神,正如鄧析所言,他留著別人的屍體乾什麼?就這么還回去,又覺得虧得慌,於是他也拿了件破衣服,來找鄧析諮詢。

鄧析說:你神經呀?你有病呀?那可是他爹的屍體,難道他這個做兒子,真的不要親爹的屍體了?他就不怕別人說他狼心狗肺?甭理他,這屍體你留著,他遲早非要回去不可,這官司他是贏不了的。

撈屍者大喜,稱謝而歸。

據說,叫鄧析這么一諮詢,鄭國大亂,民口歡嘩,以非為是,以是為非,這情形讓鄭國的國君大臣頓時慌了手腳,被譽為聖人的子產殺鄧析而奪其竹刑。此後這個故事,包括故事中所隱含的秘密被埋沒,中國人的日子,過得就有點稀哩糊塗,痛苦不堪。

2

一起簡簡單單的河邊撈屍事件,讓鄧析這么一說,怎么變得詭異反常,撲朔迷離?對峙雙方,居然都認為自己有理有節穩操勝劵了呢?

因為當事雙方,錯誤的理解了他們所面對的局面。

他們面對的是一起合作事件,必須雙方合作,才能圓滿解決。

可是他們都將此視為對抗事件,這就讓自己陷入了死局。

合作事件,也就是雙贏博弈,你想贏,就必須先讓對方贏,對方贏了自己才能贏。

——就拿撈屍事件來說,撈屍者撈到別人的屍體,這屍體他留著沒用,客客氣氣的送還人家。對方表示感謝,主動支付勞務付費,自家問題得到解決,對方也獲得了酬勞,這是皆大歡喜的事兒。

一旦視此為對抗,撈屍者想狠敲對方一筆,家屬厚臉皮不支付勞務費。這時候,你不讓對方贏,你也贏不了。你想讓對方輸,那你先要輸到慘。

正是因為雙方的合作模式破裂,原本的雙贏成為雙輸。所以鄧析的指點,才會告訴每一個人對手必輸的道理——但是他沒有告訴諮詢者,你也是必輸無疑。不告訴對方也有道理,畢竟一件衣服的諮詢費用,實不足支付他的智力付出。

而鄧析的諮詢,之所以引爆鄭國的人口歡嘩,是因為許多人發現了這一點——發現了春秋時代,正是社會秩序陷入混亂,需要重新厘定規則,而當時的君王出於私心,正處心積慮的想把許多合作博弈,設定為讓當事人雙輸的對抗模式。以便穩固自己的權力,一旦被百姓發現這個秘密,權力者就玩不下去了。

所以,他們當機立斷,殺掉了鄧析,斬除了這條智慧之根。

3

人類是天然的合作物種,但歷史上中國之所以多災多難,最根本的原因,在於權力者居心險惡的,摧毀了許多合作博弈,將其設定為對抗模式,從此讓中國人活得焦慮疲累,苦苦掙扎。

權力摧毀的最典型的合作模式,是中國人的愛與婚姻。

婚姻是兩性合作之經典,男人總得需要女人,女人總需要男人。可是掌握權力的人,他卻想獲得多名女性,只索取不付出,還要讓女人蒙受羞辱後無怨無悔。把你給啪啪啪了,你還得感動的嚎淘大哭,跪謝雨露之恩。

權力者強制規定了男尊女卑,以及強制性的人身依附。這個男尊女卑與人身依附,對掌控權力與社會資源的人來說,堪稱如魚得水,能夠滿足他的所有欲望。可這規則落在貧民百姓家裡,那活得可就累了。因為你一介平民,很難讓天性追求自由的女性,心甘情願的依附你。

不甘依附,男人或意志消沉或狗急跳牆,原本是最美好的兩性關係,就淪為了兇險莫測之地。

4

我曾在粵西混過了一段時間,車馬奔波,勞累不堪。有次處理一起員工跳樓事件,對我震憾極大。

事件的起因是,有個員工幹得不錯,就把他女朋友帶到了當地。可沒過多久,女友就移情別戀了。那女孩是個鬼靈精的小美人,看人時眼睛一瞟一瞟的,眼睛會說話的那種。那位男員工很寵她,言聽計從。得知女友變心後就怒氣沖沖,班也不上到處尋找女友。

被他找到了。

他把女友帶到一座三層樓上,逼女友重複當初熱戀時的海誓山盟。大概是些生同裘死同穴,生死不渝之類的。然後就強迫女友踐行誓言,與他一起跳樓。

他不想活了,就拖著對方死。這陰暗的心理,以海誓山盟為要脅,頓顯理直氣壯冠冕堂皇。

那女孩真的和他一起跳了。

鬼靈精女孩敢跳,大概是因為她發現樓下是個工地,挖的溝壕縱橫,土包起伏。她跳下時落在一個鬆軟的土包上,在上面坐了一會兒,就沒事人一樣走了。

那男員工卻好慘,他直接落在地上,胯骨骨盆摔裂,從此這輩子就離不開輪椅了。只可憐他那老爹,一夜之間愁白了頭。

5

什麼事都可以強迫,唯獨感情不可強迫。合則留,不合則去,這才是世間常態人之常情。可那老兄,怎么就把事情弄到這悽慘地步呢?

老早以前有部電影叫《小花》,陳冲與劉曉慶聯袂出演,火爆之後,陳冲就去了美國讀書。學成歸來後,她曾放映過一部紀錄片,記錄她在美國的生活。

記錄片中,陳冲在美國過聖誕,就去了她的導師家裡。

導師家裡,都有哪些人呢?

導師本人,導師妻子。導師前妻。導師前妻的現任丈夫。再加上女弟子陳冲,這么一夥怪人湊在一起吃火雞。沖鏡頭大喊嗨皮。

當時那部片,看得我眼珠子鼓鼓的向外凸出。在我的記憶中,我身邊的上代人,不要說前妻,哪怕是談戀愛不成,從此都怨恨一生。前夫前妻更是死仇大敵。如男員工跳樓那種,雖然稍嫌激烈,但也絕不是特例。

可這美國人就怪了呀,前妻居然帶著現任丈夫,去前夫家裡過聖誕,而且看他們的表情,全無芥蒂歡天喜地,根本沒有絲毫的怨恨或敵意。

他們怎么會這樣呢?

因為他們的愛、婚姻與生活,從未受到過權力文化的塗毒!

6

美國的主流文化,是這樣解讀愛情與婚姻:

年輕人長大了,就要放出去撒歡,結交形形色色的異性朋友,於中尋找適合與自己走過一生的人。並不是每個人都有眼光,第一次就能找到最適合自己的人。年輕人畢竟閱歷不足,不知道自己在些什麼,找錯了,發現兩人不合適,那也沒得關係,人生辣么長,愉快分手趕緊再去找——當然想不開的情形也有,有的還很誇張。但說這么個道理,大家都能夠接受認可。

我們這面,對婚戀理解的是一種物化式的占有,既然是占有,適合不適合自己甭管,逮到顏值最高的,先睡過來再說。睡過了,你就是我的人了——你是我的人,所表達的往往不是情感,而是一種地地道道的人身依附。

一旦這樣理解婚戀,合作模式就轉型為對抗。而這種性對抗又極為普遍,就連小學生早戀,有的都流露出明顯的人身依附需求。持這種想法的人,九成九都會遭受情場坎坷,因為他們總想控制對方,視對方為自己的私有物。徜如雙方不合適,就認為自己遭到了背叛,心理受到了傷害,面子受到了損傷。

從此陷入失敗心理,輕焉者委靡不振,縱酒長慟,重焉者就會走極端。

——就在我寫這篇文章時,剛剛看到新聞,當地時間9月10號下午2:45分左右,紐約州波茨坦警局接報警獲悉Swan Landing公寓發生襲擊事件。中國留美男生持刀捅刺女同學並自殘,警察警告無效後開5槍將其擊斃。據報導,涉案男女均為中國人。

你看看這個被擊斃的男仔。他遠離親人,求學美國,與同居女友正應該抱團取曖。兩人是最典型不過的合作模式,再沒有比他們更需要對方的了,本應該相互扶持,相互關愛。縱然是雙方不合適,那也不過意味著他們找錯了,趕緊鬆手去找對的呀。

可是他不,他拿刀捅對方,然後被警察亂槍打死。

想不開!

7

什麼叫想不開?

就是你打小生活的社群,以眼光,低語,事件及傳聞,無邏輯的嘲諷及無道理的鄙視,潛移默化的將一種合作模式,扭曲為對抗模式植入你的腦子裡。從此你就被施加了一個可怕的魔咒,心被打了個死結,再也無法正常生活了。

——中國人的許多辱罵及鄙視,毫無邏輯性,就是因為這無邏輯辱罵不過是權力文化的殘餘,目的要維持一種扭曲的性觀念。女性的生理部位被直接賦予污辱的含義,就是要將女性物化,促成其在兩性關係中的卑微狀態。

——歷史上的中國女性,一旦遭遇強暴就會受到更殘忍的二次傷害,目的就是要告訴你,你不是一個人,而是個物品。所謂貞節不過是男人可以炫耀的資產。一旦貶值就意味著男人的財產和面子受損。

合作變為對抗,甚至變為奴役。規則的錯亂,讓中國人變得神經兮兮顛三倒四,活得累而卑微。

你在生命的旅途中尋找。

如果,你去商場尋找一雙鞋,看到第一雙不合適,你不會抱頭痛哭,借酒澆愁,更不可能撥出刀子撲過去,說這雙鞋背叛了你。

可遇到一個不合適的人,你卻這樣做了。

你說你是不是有病?

8

被權力文化扭曲並摧毀的,不止是婚戀觀念。

諸如商業經營,這是典型的合作,買方總得買,賣方總得賣。可總會有人在這個過程中背信棄義,試圖傷害或貶損對方。

諸如親職教育,父子母女,是最經典的合作,可是有多少家庭,天天充滿了衝突與對抗?

諸如學校教育,老師靠學生存活,學生靠老師指導,可是有多少學生憎恨老師?又有多少老師辱沒師名?

諸如……總之吧,一個人如果活得不順暢,不開心,不快樂,生活中處處充滿了坎坷和衝突,多半是你的身邊,瀰漫著將合作轉化成對抗的不祥氣氛。

鄧析的撈屍案,已經告訴我們了,一旦把合作轉化為對抗,這時候所面對的難題,就是無解的。因為合作模式,要求你必須先讓對方贏,你才能贏。可你死活不肯讓對方贏,那你就輸死了。

陷入無解人生之人,就會感覺生之無望生之乏味,同時也會把身邊的人和事,帶入到無盡的絕望中去。

有人說,差異的文化需要尊重。尊重你妹!文化或習俗,如果不能夠讓人生活的幸福美好,而是如惡毒的魔咒一樣,隨時把人攫入到黑暗之地,這種文化,必然是反智的,這種習俗,必然是陰暗的,是需要你深思併力求擺脫的。

附:多少男女, 耗盡一生做彼此的差評師

作者:李筱懿

來源:公眾號“靈魂有香氣的女子”(ID:lixiaoyilhyxqdnz )

婚姻里,你為我點讚了嗎?

我的朋友L和P,雖然是一男一女性別不同,但是,他們有兩個共同點:

第一,他倆特別擅長從真善美里找出假惡醜,丁點大的事兒都能找到槽點,然後開始叨叨;第二,他倆的伴侶氣色都不好,L的老婆常年萎靡,臉色蠟黃,P的老公總是精神不振,眼皮終年下垂。

起初,我搞不懂原因,直到跟這兩對夫妻接觸了幾次,一切似乎都清楚了。

L喜歡叫朋友到家裡吃飯,因為全職主婦L太太廚藝了得,西點和中餐各有驚喜,L太太洗碗的時候,我走到她身邊由衷讚嘆:“嫂子,你菜燒得真好!”她很驚訝:“真的嗎?普普通通家常菜,L可從來沒誇過。”我正想補一句“他身在福中不知福”之類,只聽L的聲音響徹客廳:“寶寶的褲子怎么髒了一大塊!”

我們從廚房狂奔出來,見到L公子褲子上染了一塊畫畫的顏料,L兀自抱怨,太太整天待在家裡,居然這都沒發現,怎么當媽的。

L太太很隱忍,相當給老公面子,默默地拿出乾淨褲子,給四歲的孩子換上。

我打量著這個體面的家庭,客廳舒適清潔,寶寶玩具整整齊齊堆放在儲物箱裡,飯菜營養又可口,心裡不由讚嘆:這些,需要一個女人付出多大的耐心愛心和精心。

可是,一條無關痛癢的髒褲子,便足以把一切優點一筆勾銷,換來L給出的一個巨大的差評。

這樣的日子裡,女人怎么會揚眉吐氣、精神煥發?

P的老公是個有禮貌的暖男,愛崗敬業還挺顧家,就是有點路盲。有一次,我搭他們的順風車去家不常去的酒店,算是親身體驗了一回“悲慘世界”,P幾乎是從出發開始就抱怨,一直痛斥到抵達目的地。

“哎呀,剛才明明該下高架的,你沒長眼睛啊!”“那裡是單行道哎,你還準備拐進去?”“那個傻帽居然沖我們死按喇叭,趕緊超過他啊!”“你是我見過的開車最慫的人!”可是,即便這樣,P也不讓老公裝GPS,因為嫌呱噪。

一到目的地,我就飛快地跳下車,趕緊向P夫妻倆致謝,P的老公從幾乎要得抑鬱症的臉上勉強擠出個微笑。

這樣的指責中,男人怎么可能自信滿滿神采奕奕?

夫妻之間,沒有偉人,也沒有美人。

我們終日面對的,都是枕邊那個平凡的人。

別人眼裡的女神,不過是趿拉拖鞋、披著睡衣、頭髮隨便一挽的素麵婦女;外人仰視的男神,也會蹲在廁所里腳跨長江兩岸,手握重要檔案,邊抽菸邊使勁。

可是,這樣真實的人,卻是我們要攜手走過漫漫人生的夥伴,不表揚不鼓勵,光批評光打擊,難道忘了當初我嫁你、娶你是為了什麼?難道就是用自己的一輩子,找一個終生的差評師挑毛病、鬧情緒嗎?人到一定份上,該明白的大道理早就都搞懂了,並不需要一個總是耳提面命唱對台戲的丈夫或者妻子。

被愛著和被讚美著的人,信心是不同的。

民國著名點讚師、男神胡適,娶了個眾所周知不大識字的小腳老婆江冬秀,可是,人家不挑剔不責備,還鼓勵小腳太太“勿恤人言”,開始“放腳”,在男神的循循善誘下,太太學文化,看古典小說,《紅樓夢》里丫鬟的名字,都能如數家珍背出來,還學會了寫信。

胡大師晚年困居孤島,仍然不失幽默,偶然看到一塊紀念幣上刻有P.T.T字樣,便說是“怕太太”(首字拼音PTT)協會發行的,還編出一系列新“三從四得”,太太出門要跟得,太太花錢要捨得等等,自封“P.T.T協會”會員。

一輩子,胡太太被哄得樂淘淘、美滋滋,更是把胡大師照顧得妥帖帖、福滿滿。

一對男女,相遇已屬緣分,鍾情更加不易,費盡周折地結為夫妻,那真是機緣的天時地利與情感的水到渠成。年輕時的愛情,蠶繭一般絲絲纏繞,密意綿綿,恨不得戳碎屏地為對方點讚;中年時,卻好像飛蛾破蛹,懶洋洋、灰撲撲,能夠少給對方差評,已經不容易。

而大多數人,不到七年就癢,走到半路已經成了陌路。

當年愛他飛揚的個性,如今眼熱的卻是閨蜜新換的豪宅,於是,他的不羈變成不負責任,需要幾次三番地嘮叨控訴;曾經鍾情她質樸的善良,現在喜歡的卻是回眸一笑百媚生的風情,於是,她的淳樸變成了木訥,實在連抬眼打量都是多餘。

多少夫妻,在漫長的歲月里,硬生生折斷了彼此的優點,變成互不欣賞、互相打擊的對手,在婚姻的競技場上,用盡全力、耗盡一生地做彼此的差評師。

穩定的婚姻各種各樣,曾經愛得你死我活並不稀奇,甚至未必重要,最難得的是,激情退卻,時光荏苒,還依舊為對方點讚,依舊覺得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一切都是最佳的選擇。

所以,每個甜蜜的女子背後,大多有一個寬厚男子的默默扶助;每個圓滿男子的身邊,也少不了一個寬容女子的無聲支持。

他們彼此欣賞各自的優點,包容各自的缺點,互相為對方點讚。這種讚賞,像一支點石成金的妙筆,發掘出對方自己都意識不到的潛能與才華,把另一半建設成為一座寶庫,而不是打擊成一個垃圾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