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孩子學習堅強

2019-03-11 18:56:27

向孩子學習堅強

文/盧銳

中考前的最後一次模擬考試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四天,戰線拉得很長,上午考試,下午放假。這種模式,雖說很適合臨陣磨槍,但對於孩子們的意志確是嚴峻的考驗。
早上起床,女兒嚷了兩句,頭暈,不想吃早點。這幾天,一場雨憋著,天氣,格外地悶熱。摸了摸她的額頭,還好,不燙,也許只是憋了汗。倒了一大杯開水,看著她喝完,心裡,掠過一陣疼惜,狠狠地忍著。臨出門,她轉過身扮了一個鬼臉,反過來安慰我,沒事,到了學校就會好的。這樣的被她安慰,在我,已成習慣。
我有些詫異與無奈地看著她的成長,把我的憐惜藏在一邊,只露出崢嶸的堅硬一角。晚上,11點了,她床頭的燈還亮著;早上,睡得還正香,鬧鐘已無情地響了。冬天的凜冽,夏天的酷暑,她都扛著,獨自坐公車上學、放學;周末,學奧數、英語,還有拉琴。
從未有過動搖,卻也有過嘆息。她說,到了國中,才曉得,知識點這么多,一點點小小的失誤,就會被別人拉開好大的距離,出類拔萃的人,竟然這么多。這何嘗不是我的感慨。國中入學時,拿著資料找到心儀的學校,把某某證書與國小手冊上印滿溢美之詞的老師評語往校長跟前一攤,好像未來,都掌控在自己手裡。甚至連校長在身後意味深長說的那句“山外青山樓外樓,強中更有強中手!”都沒仔細品咂。
分數已漸漸磨去她原有的天真與無邪。為老師的一句:“你應向年級第一名衝刺”而略顯不安;為最好朋友之間的競爭而隱約苦惱;不知不覺,分數已成為衡量她學得好與不好的唯一標尺。還有誰,會在她整天笑嘻嘻凡事都無所謂的臉上,仔細研究她到底學得快樂不快樂?她嘴上所說的快樂,是不是真的快樂?
畢竟是孩子。上廁所的時候,捧著雜誌書報,磨蹭半個鐘頭才出來。洗澡時,把手機里的流行歌曲開著,邊聽邊唱,儼然開一場屬於她一個人的音樂會。每晚9點,必定跟饞貓一樣出來覓食,她也知道,冰櫃里永遠有她愛吃的夜宵。跟我們聊天時,偷望幾眼熱播的電視劇,指著主角說三道四,每天的十幾分鐘,已讓她把情節與人物熟稔於胸。每次考完試,書包一扔,就跟同學相約去公園划船,玩耍,唱歌,吃美食。這樣簡單快樂的一隅,她給自己保留著。她無師自通地學會了,在考試與分數背後給自己留下一處單純的空隙。我每每訝異於她自我修復的能力如此強悍,在單元考、期中考、期末考、競賽考、模擬考等重重考關之下,還能有天天愉悅的快樂個性。頭疼腦熱,失敗挫折,都不能阻擋她的步伐。越來越頻繁的考試逼迫她不得不更加堅強,考得再好,都不會太欣喜,因為年級第一,始終沒有拿到。考得再差,也從未流過一滴淚,說哭並不能改變結局。
我看著她臥室的燈越亮越晚,看著她的臉越來越脫離了稚氣。但是,因為人生路途中那個必然經過的中考,未來千軍萬馬必然跨越的高考,我只能把內心的柔軟,一次,又一次,擱置一邊,同她一起,學著堅強、再堅強……
■文/盧銳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