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長安》的解說詞_第三集

2019-04-05 20:06:48
第三集中國原點
1968年十月,蒲城堯山腳下,中國科學院國家授時中心建成,當地人稱時間城。1970年12月15日,時間城開始向全國進行短波廣播。半徑達3000公里的範圍內,人們第一次聽到了台北時間。
距離授時中心一百公里處的鹹陽永樂鎮石際寺村,這個在地圖上幾乎找不到的地方,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大地原點。大地原點也稱大地基準點,是國家水平控制網中推算大地坐標的起標點,大地原點和授時中心,是科學測量和計算的設定,也給人以文化意義的聯想。這裡是中心,也是源頭。
陝西周邊與八個省接壤,是中國相領省份最多的地方,莽莽蒼蒼的秦嶺山脈,它位於中國版圖的中心位置,橫貫東西,勾連南北,使陝西成為結合不同地理區域,融會多種民族文化,薈萃各色自然景觀的中心地帶。
陝西師範大學教授朱士光:
“秦嶺是我們國家中部一個由西向東延伸,一個很重要的山脈,它不僅僅在陝西境內,它西邊實際上是從甘肅那邊起算,東邊還延伸到豫西北,河南的西北部,到三門峽那一帶,像崤山,很有名的崤山,那都是秦嶺向東的延伸部分。”
中國有許多名川大山,但以秦嶺最為獨特,這座由巨大花歲岩體構成的山脈,大約在4億年前開始隆起,逐漸形成了北陡南緩的地形地貌。在此之後的七千萬年前,又經受第四紀冰川動動的侵蝕,最終形成千山萬水,重巒疊嶂的特殊地貌。
作家 高建群:
“整個秦嶺,從地理上來講,它是中國的南北分水嶺,以北屬於中國的北方,以南它是中國的南方,裡面長著幾千種樹,各種的花和動物,而且它,正因為有了秦嶺,才有了關中平原的富饒。”
秦嶺平緩的北坡,環抱著關中平原,黃河最大的支流、渭河,蜿蜒而過,滋潤著八百里秦川,在渭河與黃河交匯處的洽川,黃河稍作停息後,便浩蕩東去,因鍾情於這塊神奇而富有靈氣的土地,留下了一望無際的河濱濕地,溫泉湖泊,北國的天空下因此有一了處勝似江南的風景,這片古老豐腴的土地,就是被古人稱作金城萬里,天府之國的關中。
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 博士 趙中樞
“為什麼叫關中呢,有的說是四關之中,有的說是兩關之中,起碼它東邊的哪個函谷關,現在我們可以用潼關來代替,函谷關還在,你東邊來的話,我有關口能守得住,然後南邊秦嶺是很大的屏障,北邊基本上北山,儘管不太高聳,但是它範圍還是比較廣闊,西邊呢,西南有大散關,蕭關。”
關中是中國最發達的農業區之一,至今也是黃河流域的糧倉,大約在6000年前的仰韶文化時期,半坡人就在這裡從事農業生產,飼養家畜,打獵捕撈,採集果實,製作各種生活工具。這些陶器,是半坡先民的日常生活用具,充滿生活情趣的繪畫,代表著人類童年的藝術想像,它們與那些被視為文字起源的刻劃符號一道,構成人類理性思維的萌芽。
著名考古學家 石興邦:
“這個仰韶時期的農業,你看那個儲藏糧食什麼的,那已經是相當高水平的農業。這個農業社會在世界上,就是我們陝西這一塊地方,體現出的農業在世界上是最發達的,最早的一個地方。”
農學家:
“這個就是秦薯5號。”
這些帶有著強烈地域色彩之名的農作物,延續著農耕文明與秦地的不解之緣,在關中這片農耕大地上,生長的科學家,他們的身上不僅遺傳著半坡先民的勤勞基因,還承繼著后稷教民稼穡的農業夢想。
農學家:
“我們楊凌這個武功鎮,專門過去有后稷教稼台,就是教農民種地的,因為中國古農業始祖就在楊凌的武功鎮那個地方。”
位於關中腹地的楊凌,是目前中國唯一的國家級農業高新技術產業園區,四千多年前,我國歷史上最早的農官后稷,就在楊凌一帶教授族人,播種百穀,以農為生,從採摘到生產,周人的始祖在這裡完成了歷史上具有決定意義的變革,中國農業以后稷為標誌,而漸入文明時代。
1934年,于右任先生與楊虎城將軍,在楊凌建起了西北地區第一所農業高等院校,國立西北農林專科學校。現代化實驗室里所追求的目標,與后稷子孫們的原始的農業實踐是一脈相承的。
農耕文明的光輝召喚著周人,公元前11世紀,周的先祖古公亶父率族人遷徙到了岐山下的周原,擅長農業的周人在此紮根,開始了稷和麥的種植為其後形成農耕時代的周文化奠定了深厚根基。
近年來,考古學家們在周原這片依然肥美的土地下,挖掘出一千多件的青銅器,其中半數以上刻有長篇的銘文,內容涉及分封、世襲、祭祀、井田、等級觀念等,從各種角度,佐證著西周時代的社會制度,而青銅器的優美造型,以及它的沉重直觀地反映了周人對祖先追孝的思想。在當時,祭祖是周人的主要禮儀活動,而極為珍貴的青銅則成為最好的載體,周人不敢自己享用,把它們敬獻給了祖先。
清華大學 教授 李學勤:
“中國的傳統就是所謂的禮樂之邦,禮樂制度是當時社會文化,一個基本的性質和結構,從這方面來說大量的青銅器製作,都是體現了當時的社會和文化的結構,所以這方面說起來,作為長安地區以及周圍陝西的其它地區,出土大量的青銅器,這完全不是偶然的事情。”
1963年,何尊出土於寶雞,這是西周初年第一件有紀年的青銅器,被文史專家譽為鎮國之寶。122個字的銘文記載了周公攝政輔佐成王在洛陽建築陪都的重要歷史事件,銘文中,中國的稱謂第一次出現。
周公是周文王的第四個兒子,名叫姬旦。在中國歷史上,周公是一個聖人,是後世儒家的楷模。孔子所言,鬱郁乎文哉,吾從周。推崇的就是周公。據說周公的相貌不太好看,但是他品格高尚,富於政治智慧。武王伐紂之後,委託周公輔佐幼子周成王。為了強化成王在諸侯中的共主地位,周公依靠宗法血緣關係,對周王朝實行了有效的控制,形成了以禮為核心的意識形態,建立起一種高度統一的社會統治秩序,從而架構了幾千年中國傳統社會的格局。
文化學者 肖雲儒:
“周代的禮樂,八鼎、九鼎之尊,把人群劃為等級,然後形成一種用禮樂禮教形成一種秩序,就是最早的社會管理,流傳下來。沒有這個,社會是混亂的,然後秦制,周禮秦制,秦代的制度,把這種秩序凝固化為一種政治制度,一直傳下來幾千年。”
來自渭水源頭的周人與秦人,被歷史選中,他們循著渭河向東挺進,直至關中平原,在渭水河畔建立起了自己的王朝。

6#

回復
作者:回望長安 回復日期:2009-12-15 07:49:00

漢中位於秦嶺南部,自古有天漢之美稱,天漢原指天上的銀河,在古人眼裡,天上的銀河和地上的漢水,是相對應的。史籍記載,天漢作為專用名詞,最早出自蕭何之口。
公元前209年,陳勝、吳廣領導的農民戰爭,撼動了大秦江山,接踵而來的楚漢之爭,項羽自恃功高,撕毀了各路義軍與楚懷王所定先攻下鹹陽者王之的協定。
陝西歷史博物館 原館長 周天游:
“本來按照義帝規定,誰先入關中誰就是關中王,(劉邦)他本來應該是關中王,但是項羽不想讓他當關中王,所以項羽入關以後,就把劉邦貶到漢中去了,把他封為漢中王。”
古漢台,是劉邦稱漢中王時的宮廷所在,當年,劉邦忍辱之時,蕭何曾經獻計,天漢其稱甚美,希望您在漢中休養生息,招納賢才,將來一定能收服三秦,圖得天下。於是,劉邦率兵進駐漢中,並採用張良計謀,火燒由關中進入漢中的所有棧道,以此麻痹項羽。歷史印證了蕭何的預言,劉邦以漢台為宮廷,以漢中為根基,在短短的五年間,風捲殘雲般平定三秦,逐鹿中原,奪得天下。
陝西歷史博物館 原館長 周天游:
“劉邦他是靠漢水起家的,所以回到長安以後,他就把自己的那個王朝定名為漢,就是因為他在漢江崛起的。”
“留此一坯土,猶是漢家甚,”天命歸漢,從此以後的400餘年,中國歷史上一個具有標誌性的朝代,也是一個開疆裂土的朝代,漢朝被後世所仰慕。漢,因此成為一個強勁有力的符號,漢人,漢語,漢族,漢服,這些源自漢水的稱謂,成為中華文明構成譜系中的主體符號。
漢水,古時曾叫沔水,是長江的最大支流,發源於陝南寧強縣北的米倉山,這條流淌於秦嶺南麓的大江,即使在工業化空前的今天,它依然如詩如畫般地清澈而恬靜。
定軍山位於漢水之畔,是控制川陝交通的要津。公元219年,定軍山一戰,蜀將黃忠斬夏侯淵,一世梟雄曹操在漢水河畔寫下“袞雪”二字北歸而去。
滿腹經綸的諸葛亮卻如魚得水,他的才華在這裡得到了充分的施展。休士勸農,發展生產,不僅解決了北伐軍資,而且讓當地的人民在戰亂中得以休養生息。在據守漢中向外征戰中,諸葛亮奉行西和諸戎,南扶夷越的政策,促進漢文化與少數民族文化的交往與融合。在漢中的八年生聚,諸葛亮六出祁山,北伐曹魏,嘔心瀝血,鞠躬盡瘁。
諸葛亮祠位於岐山五丈原,這裡是關中地區著名的古戰場。公元234年,諸葛亮秦八萬大軍攻入關中,準備奪取長安,魏明帝派司馬懿率軍攔截。五丈原前兩軍對陣百餘日,司馬懿堅守不出,諸葛亮則積勞成疾病逝五丈原。“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說的就是這段歷史。
如果說縱橫於三秦大地上的水路交通是自然的恩賜,那么,棧道的修建則需要人的意志和智慧,早在武王伐紂的時候,就有來自南方的庸、蜀、羌等族參戰,秦嶺未能阻擋兵馬的北上原因就在於棧道,
西北大學文博學院 教授 田旭東:
“公元前的206年,劉邦採納了大將韓信的建議,派少數兵力修棧道,實際上修棧道是為了轉移駐守在關中西部雍王章邯注意力,那么他暗地裡又派了大軍,沿著西邊陡峭艱險的陳倉道,北出大散關,奪取了陳倉城。陳倉城實際就是今天陝西的寶雞。寶雞之後就直逼鹹陽了。”
明修棧道、暗渡陳倉,棧道的軍事意義不言而喻、諸葛亮當年駐軍關中後曾經對古棧道進行修整擴建,使之成為調遣兵馬、運送糧秣的戰略要道。傍水而行的棧道懸浮在陡峭的山崖,湍急的河水之間,它們在今天看來是看來是如此古樸險峻的神奇景觀,在古人那裡,則是軍事、交通的命脈。
西北大學文博學院 教授 田旭東:
“在我們陝西不同的歷史時期就修築了很多條棧道,比如說從關中地區通往陝西南部的穿過秦嶺的就有讜駱道,子午道,還有褒斜道。從陝西南部在通往今天的四川這一帶,還有穿越大巴山的,像米倉道、荔枝道、金牛道等等。可以想像古棧道在中國古代,的確是非常重要的交通命脈。”
“西當太白有鳥道,可以橫絕峨眉巔。”從李白的《蜀道難》中可以看到,古人視秦嶺為畏途。今天,山中盤錯的大道貫通南北,天塹變成通途,而現代公路的路基下,古道湮沒其中,流傳下來的是石牛屙金,五丁開道的神奇。
現代交通的快捷,也讓我們難以想像,李白當年是在哪座山峰的光影里,懷著怎樣一種心情,發出了蜀道難,難於上青天的千年感嘆。
1975年,隨著漢中石門水庫的建成,中國歷史上第一條人工開鑿的穿山隧道,石門隧道,沉入水底,過去從關中到漢中的秦嶺古道,東有子午道,中有褒斜道,西有陳倉道,因子午道過於艱險,加上褒斜道由秦入蜀近四百里,因此漢明帝下詔,罷子午道,通褒斜道。於是為打通褒斜道,長達15米的石門隧道,歷時六年開鑿而成。為了表彰這一重要事件,時人在石門隧道西壁上,刻下了《石門頌》。《石門頌》是東漢隸書的極品,它對後來的書法藝術產生了巨大的影響,被人們稱之為國之瑰寶。中國辭書中,影響最大的《辭海》在1936年出版時,書名《辭海》二字便選自《石門頌》。
陝西境內另一條道路也曾在千百年里扮演著重要的角色,那就是秦直道。
老農:那就路就叫秦直道,再沒有啥,再沒有看到啥。
記者:你知道這條路通到哪兒啊?
老農:通到內蒙, 過去那些老人就是那一說,他們也不知道內蒙在哪裡。
陝北人將秦直道呼為聖人條。公元前212年,秦始皇命令蒙恬監修直道,直道全長700多公里,南起鹹陽甘泉山林光宮,沿子午嶺東側北行,縱越陝北黃土高原北至九原郡。
西北大學文博學院 教授 徐衛民:
“為什麼叫直道?就是它這條道修得很直,採取了很多辦法,斬山湮谷,所以它修得很直,有人把它稱為軍事高速公路。為什麼叫軍事高速公路,它主要的目的當時是軍事上的。主要還是為了對付北方的匈奴,有這條直道以後,就可以很快的到達北方了。”
秦直道的修通使得秦始皇的鐵甲騎兵,從林光宮軍事指揮地出發,三天三夜即可抵達陰山腳下。
“但使龍城飛將在,不叫胡馬度陰山。”漢朝軍隊的飛速也正是因為有了這條直道。慷慨悲歌,生離死別。自秦以來三秦大地上的這些千年古道旌旗飄揚鐵馬兵戈的間隙之中,民族的交往,文化的融合,始終在悄然進行著。黃土高原深處,秦直道上留下的,是昭君出塞的身影,文姬歸漢的足跡。秦巴山脈里飛揚的則是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的憂思。
從大地原點出發,走向陝西的東南西北,再回到這裡,你會發現,無論哪個方向上的尋蹤,都是一幅融會了多種色彩的長卷,它既是地理的,也是歷史的,更是人文的。
第三集完。。。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