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個人的新婚5年:那些笑著嫁給愛情的,後來為什麼哭了?

2019-02-08 19:58:28

那些嫁給愛情的,為什麼哭了? 來自我是艾小羊

文:艾小羊

首先說明一下,做這個選題的目的,既不是反對嫁給愛情,也不是否認愛情在婚姻里的重要性,我想探討“婚姻是比愛情更複雜的東西”,當我們決定與一個人結婚,除了愛情,還需要什麼?

1

我與你父母掉進水裡,你先救誰

沒有誰的離婚,比白玲更讓我吃驚。白玲談戀愛時發生的每一件事,在我看來都是愛情樣板。

可是,她離婚了,因為婆媳不合。

要說白玲的丈夫,實在是個善良的好人,跟母親關係和睦,對白玲也溫順體貼。但當母親和太太住在一個屋檐下,他不知道誰更重要。

他以為共同的愛,能讓兩個女人自然親近,彼此諒解。

婆婆又一直慫恿兒子跟白玲離婚,覺得男人是婚戀市場的甲方。

壓垮白玲的最後一根稻草,不是婆婆這種男權思維,而是丈夫勸她跟自己母親搞好關係的時候,說的“我是為你好,我離婚了好找,你一個人帶個孩子怎么辦”。

2017年中國離婚人口數據分析顯示,婆媳不合是僅次於外遇、家暴的第三大婚姻殺手。能否正確看待小家庭和大家庭的關係,及時斷奶,是決定一個男人適不適婚的重要標準之一。

無論愛情多甜美,決定結婚的時候,要明確小家庭的主人,有且僅有小夫妻兩人,父母永遠是小家庭的客人而不是主宰。

“我與你父母掉進水裡先救誰”,這個問題,需要拿上桌面來討論。不要天真地以為,他跟父母關係很好,原生家庭幸福,就一定適合結婚。

2

為什麼你可以跟別人好好說話,卻不能跟伴侶談談想法

王其結婚第三年,才學會好好說話。

她跟阿斌是大學同學,婚前的狀態一直是心有靈犀:我不說你也懂。結婚以後,尤其有了孩子,兩人的狀態成了話不投機半句多:我說了你也不懂。

一次兩人吵架後,王其跟同事通電話,解釋一個工作中的誤會。阿斌問:“為什麼你可以跟不重要的人好好說話,卻不能跟我談談你的想法。”

那是他們婚後最長的一次聊天。最後兩人達成共識,在床上把彼此當愛人,下了床,大家就是合伙人,要像同事一樣溝通。

開始不適應,經過一年多的磨合,現在王其覺得自己終於找到了一點結婚過日子的感覺,就是有話好好說,多一點真誠,少一點套路。

愛情是兩個泥人打碎後的相融,婚姻是獨立個體合夥開公司,相愛的時候,什麼都可以馬虎過去,婚姻里卻要事事說得明明白白。

所以,你的另一半是不是一個懂交流、會交流、愛交流的人,是決定婚姻幸福最重要的一環。

3

不能給你麵包的人,也給不了你愛情

月明嫁給愛情卻輸給了麵包。她不是一個看重錢的人,但結婚以後,尤其當媽以後,她越來越愛錢了。

生孩子,她住的是六人間病房,整夜被吵得睡不著;為了省錢,沒請專業月嫂,催奶太猛,得了乳腺炎,切傷口擠膿,她疼得直接昏過去。

孩子出生以後的種種,讓她覺得窮才是最難治的病。

月明的丈夫浪漫體貼卻不思進取,談戀愛的時候,可以辭掉工作陪月明去旅行。月明生孩子、帶孩子,耽誤了升職加薪,指望孩子爹能努力。孩子爹卻還像談戀愛時那樣粘人,不想加班也不接受外派,一言不合就換工作。

月明覺得男人沒成長,男人責怪月明越活越俗氣。男人扶不起,月明只好自己努力,家庭事業兩手抓,晚上累得半死,還要面對丈夫“性冷淡”的指控。

結婚第5年,月明已經不愛自己的丈夫了。她感嘆:“所謂三觀一致,多半是衣食無憂,天天為錢吵架,還談什麼三觀?”

在生養孩子成本越來越高的今天,普通人家男女,無論誰養誰都是奢望,夫妻雙方在承擔家務、養育孩子、拼事業上打的是配合戰。

所以,當你決定結婚,不一定嫁給富翁,卻一定要嫁給有能力的男人,警惕不思進取,拖後腿的豬隊友。

4

相愛的人,要把醜話說到前面

演員趙又廷說,回家之前,先扇自己兩個耳光,以真實的自己面對家人。

在走入婚姻之前,也要扇自己兩個耳光,暫時忘掉愛情,以普通人的身份,做一次關於婚姻的交流。

像魏瓔珞那樣,把醜話說到前頭,至少要討論以下5個問題:

1.怎樣處理小家庭與大家庭的關係,有沒有勇氣脫離父母,真正長大;

2.你認為自己最適合婚姻的品質是什麼,兩人都寫一寫,討論一下;

3.生氣的時候,能不能明確表述自己為什麼生氣,以真誠的態度與對方討論;

4.問問自己,如果去掉愛情濾鏡,他有哪些品質對婚姻不利,是不是可以克服。這個問題很重要,因為只要結婚,愛情的濾鏡或早或晚都會失去;

5.責任感是婚姻里的金子,它能讓我們克制厭倦、花心,豢養出耐心和專一。先評估你自己的責任感,再確定自己是否嫁給了一個有責任感的成熟男性,記住,女人不是男人的學校,新娘不是新的娘

5

不敢結婚,說明你更愛自己

台灣導演沈可尚為了解決自己對於婚姻的疑惑,用7年時間跟拍了8對夫妻。最後發現,婚前愛得死去活來,並不是婚姻幸福的充分和必要條件。

好的婚姻里,最重要的東西不是愛情,而是相信。婚姻是兩個人的負重登山,只有共同努力,彼此信任,勇於承擔責任,才能順利登頂。

爭取信任的最好方式是交流。在婚姻里,面對面坐下來好好說話,遠遠比說“我愛你”重要。

沈可尚的紀錄片《幸福定格》海報

看到這裡,一定有人說,結婚好難。

婚姻大數據顯示,我國結婚登記人數連續4年下降,並於今年創下新低。

結婚難,不是壞事,說明我們活得越來越自由,也更懂愛自己。

當婚姻從一件人人必須擁有的衣服,變成一種如果合適,才去選擇的生活,我們不僅要像選擇創業項目一樣決定是否搭上自己的時間和精力,去結一場婚;更要像選擇合伙人一樣,評估彼此的適配性。

有一種不結婚,是為大家負責;有一種婚後成長,是相愛的人,慢慢變成彼此信任、無話不談的朋友。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