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三豐——人生若只如初見

2019-03-05 05:59:33

在神鵰末尾,金庸先生讓少年張三豐與郭襄相遇了,那時候的張三豐僅僅只是一個澀澀少年,空有一身內功,卻沒有武功招式,被尹克西步步緊逼,面相很是窘迫。在萬分緊要關頭,郭襄多次出言幫助。

後來張三豐受傷,傷口處血流不止。郭襄便從懷裡摸出手帕,給張三豐包紮一番。

溫柔且美貌的郭襄算是給張三豐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這是張三豐第一次與郭襄近距離的親密接觸,那時候的張三豐還不懂世間的兒女情懷。

只是單純的覺得眼前的這位小姐姐,真好!”

他甚至奇怪為何這樣溫柔好看的姑娘為什麼傷心。

郭襄回頭過來,見張君寶頭上傷口兀自汨汨流血,於是從懷中取出手帕,替他包紮。張君寶好生感激,欲待出言道謝,卻見郭襄眼中淚光瑩瑩,心下大是奇怪,不知她為甚么傷心,道謝的言辭竟此便說不出口。——《第四十回 華山之巔》

書寫到了這兒就結束了。

那會兒看神鵰,每每看到了這兒,總覺得有些可惜,一個是淳樸的少年,一個是溫柔美貌的姑娘。

難得見一次面就這么結束了。

不免讓人感到唏噓。

多年後再看的是《倚天屠龍記》,當再一次看到郭襄時。

心裡直呼:“這事兒果然還有下文。”

華山一別,郭襄隻身漫遊,原想排遣心中愁悶,豈知酒入愁腸固然愁上加愁,而名山獨游,一般的也是愁悶徒增。

刻鑿在終南山石碑上的字,年深月久之後痕跡愈來愈淡,但卻一絲一毫的刻在了郭襄的心頭,卻是時日越久反而越加清晰?”

三年來她四處尋覓,終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是放下還是繼續找下去。

這個終極難題,我相信就算喜歡楊過的終極冬粉,也會希望郭襄選擇第一條路走下去。

這個仗義,善良 溫柔,可人的小姑娘,沒人願意看到她守著一份不可能的愛情孤獨的過一生。

她應該尋一個知心的人兒過屬於自己的幸福人生。

那會兒畢竟是年輕了些,不懂有些東西一旦放在了心裡,再放下已是不可能。

只能沿著往日追尋下去,哪怕明知沒有結果的路,能走總好過走到一半放下了。

如果一開始金庸先生就定下了這個調子,自是沒話好說。

少女情懷總是詩。詩里寫滿了愛情。

但金庸先生的殘忍在於他給了張三豐的百年孤獨。

《倚天屠龍記》開篇,金庸先生就安排了張,郭二人的第二次見面。

忽聽得身後一人說道:“多謝姑娘關懷,小的在這兒。”

郭襄回過頭來,只見身後站著個十六七歲的少年,粗眉大眼,身材魁偉,臉上卻猶帶稚氣,正是三年前曾在華山之巔會過的張君寶。比之當日,他身形已高了許多,但容貌無甚改變。

郭襄大喜,說道:“這裡的惡和尚欺侮你師父,咱們走罷。”

張君寶搖頭道:“沒有誰欺侮我師父啊。”——《倚天屠龍記第一章天涯思君不可忘》

帶著一身愛情疲憊,郭襄終於在少林寺與張三豐相遇了。

少年還是那個少年,姑娘還是那個姑娘。

一切看似沒變化,一切看似都有可能。

但一切的可能終究是幻想。

隨著郭襄、何足道在少林寺鬧了一場,各自離去。

每次看這一段總少不了嘆息一番,再好的緣分,若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終究是一場空。

早知如此,還不如不見的為好。

也免去了各自悲傷懷念。

人生有時候就得只如初見,一切的一切才是美好。

張君寶大哭一場,郭襄也流了不少眼淚。少林寺僧眾圓寂,盡皆火化,當下兩人撿些枯柴,將覺遠的法身焚化了。

郭襄道:“張兄弟,少林寺僧眾尚自放你不過,你諸多小心在意。咱們便此別過,後會有期。”張君寶垂淚道:“郭姑娘,你到哪裡去?我又到哪裡去?”

郭襄聽他問自己到哪裡,心中一酸,說道:“我天涯海角,行蹤無定,自己也不知道到哪裡去。張兄弟,你年紀小,又無江湖上的閱歷。少林寺的僧眾正在四處追捕於你,這樣罷。”從腕上褪下一隻金絲鐲兒,遞了給他,道:“你拿這鐲兒到襄陽去見爹爹媽媽,他們必能善待於你。只要在我爹媽跟前,少林寺的僧眾再狠,也不能來難為你。”

張君寶含淚接了鐲兒。郭襄又道:“你跟我爹爹媽媽說,我身子很好,請他們不用記掛。我爹爹最喜歡少年英雄,見你這等人才,說不定會收了你做徒兒。我弟弟忠厚老實,一定跟你很說得來。只是我姊姊脾氣大些,一個不對,說話便不給人留臉面,但你只須順著她些兒,也就是了。”說著轉身而去。張君寶但覺天地茫茫,竟無安身之處,在師父的火葬堆前呆立了半日,這才舉步。走出十餘丈,忽又回身,挑起師父所留的那對大鐵桶,搖搖晃晃的緩步而行。荒山野嶺之間,一個瘦骨稜稜的少年黯然西去,淒悽惶惶,說不盡的孤單寂寞。——《倚天屠龍記第二章武當山頂松柏長》

一句淒悽惶惶,說不盡的孤單寂寞。可算是說出了少年張三豐內心的苦楚。

明明不捨,卻不得不捨,只能將這份思念放在心裡。

少年子弟江湖老,紅粉佳人兩鬢斑。

這一放竟是百餘年。

多年後,趙敏來要滅武當山,已經深受重傷的張三豐從懷身邊摸出一對鐵鑄的羅漢來,交給俞岱岩道:“這對鐵羅漢是百年前郭襄郭女俠贈送於我。你日後送還少林傳人。就盼從這對鐵羅漢身上,留傳少林派的一項絕藝!”

說完,上前迎敵。

我想,此時的張三豐似乎又看到了那個明慧瀟灑的少女。

對著他問:“張兄弟,你也來送客下山嗎?張兄弟這個給你……?”

人生若只如初見,也許會更好……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