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紅網路的“蒙面外賣小哥”,為我們講述了黑斗笠下的“秘密”

2019-03-10 11:24:31

原標題:走紅網路的“蒙面外賣小哥”,為我們講述了黑斗笠下的“秘密”

“陌生人的善意讓我自信。”

全文3022字,閱讀約需5分鐘

▲“蒙面外賣小哥”張明帥。圖片來自網路

斗笠罩頭,黑紗遮面,成都“蒙面外賣小哥”張明帥,成為焦點人物。

26歲的張明帥來自山西文水,出生後6個月,因為一次意外事故,他的面部被燒傷,右手截肢。16歲離家打工,十年間,張明帥去過多地,做過很多份工作。3個多月前,張明帥成為一名外賣送餐員。由於擔心自己的面部傷疤會“嚇到顧客”,進而影響用餐心情,張明帥買來了斗笠和黑紗,將自己的臉遮住,穿梭在成都的大街小巷中。

張明帥沒有想到的是,外表的“特殊”,並沒有招致工作上的不便。越來越多的顧客主動請他取下斗笠,並給予鼓勵。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張明帥說,自己已經可以坦然接受面部的傷痕,他稱,“陌生人的善意讓我自信”。

━━━━━

“最緊張是與人接觸的時候”

新京報:臉上的傷疤是怎么回事?

張明帥:在我很小的時候,大概6個月大,父母一起出門了,把我一個人留在家裡。當時小,後來聽大人的說法,應該是把爐子踢翻了,火燒到了臉上和手上。家裡大人回來後,趕緊送去治,1991年的時候,花了3000元治療費,命是保住了,但是臉上和手上的傷疤算是留下來了,後來右手也截肢了,從此落下了殘疾。

新京報:你家庭經濟情況怎么樣?

張明帥:我是在單親家庭長大的,三歲的時候父母就離異了,後來母親改嫁,帶著我們三個孩子。我在家排行老二,有一個姐姐和一個弟弟,家裡經濟狀況,非常差,很困難的那種。姐姐在家帶孩子,沒有正式工作,姐夫和弟弟都在工地上班,也掙不了幾個錢。

新京報:所以你很早就走上社會?

張明帥:我國中畢業,16歲的時候就出來打工了,沒辦法,家裡沒有條件。到今年,是我走上社會的第十年了。十年里,我去過離家不遠的太原、包頭,去過遠的不得了的南京,前後做過十幾份工作吧,保全、保潔員、工地小工都做過。

新京報:傷疤和殘疾對你來說意味著什麼?

張明帥:意味著我和別人不一樣吧。小時候不懂這些,長大後會有人用異樣的眼神看著我,然後強化這種不一樣的感覺,會覺得有點壓力。因為傷疤,導致我這個人也比較害羞。

新京報:想過去克服這種心態嗎?

張明帥:我最緊張的時候,就是與人接觸的時候。知道這一點,也想辦法強迫自己去克服。比如我會故意去做一些需要跟人打交道的工作,逼著自己坦然接受別人的目光。

▲圖片來自網路

━━━━━

“顧客好奇時會取下斗笠”

新京報:什麼時候開始做外賣小哥?

張明帥:兩年前我到成都打工,先是在一家烤魚店做小工,也當跑堂,但是有一個問題,就是我聽不懂四川話,搞不清這些魚的名字,所以老出錯,後來就沒有再乾。但是因為這段經歷,我接觸到了餐飲行業,於是就有朋友推薦我送餐。後來,我還自己花1500元買了輛二手電動車。算起來的話,送外賣也有三個多月了。

新京報:怎么看待這樣一份工作?

張明帥:挺好的,我覺得挺好。在送外賣之前,我大概有兩個月沒工作了,吃飯都成問題,所以現在有一份穩定的工作,我挺珍惜的。但就是有一個問題,送外賣需要經常跟陌生人接觸,因為臉上的傷,我比較不自信。所以每次顧客來接餐,其實是我最緊張的時候。

新京報:平時的工作節奏怎么樣?

張明帥:一般是下午三四點鐘上班,一直到第二天凌晨一兩點,正常的話是一天十幾單吧,每單的收入因為距離不同有差別。一般來說,一個月掙3000元左右。

新京報:手部殘疾會影響日常工作嗎?

張明帥:右手殘疾,所以騎車不方便。我的電動車進行過改裝,把電門把手移到左邊去了,但是單手操作還是有些困難,曾經撞到過人。不過遇到了很多人幫助我,有的人會幫我推車,有人會請我去喝一杯水,挺溫暖的。

新京報:怎么想到要戴著斗笠送外賣?

張明帥:我們畢竟是一個服務行業,我知道自己長什麼樣子,比較擔心嚇到顧客。以前都是戴口罩的,現在天氣太熱,出門要戴帽子了,索性我就找朋友買了個斗笠,花了幾十塊錢吧。

新京報:這樣做有效果嗎?

張明帥:其實戴著斗笠工作,並不是很方便,但是想想是為了顧客好嘛,就堅持了。除非有的顧客好奇,想看看我,提出把斗笠拿下來,一般都是一直戴著的。

━━━━━

“社會並不‘看臉’”

新京報:有顧客會在意你的外表嗎?

張明帥:以前我是覺得不好說,因為服務行業,還是講客戶體驗的,希望儘可能把顧客服務好,這是本分。我不想因為自己的外在,影響到別人。

說到這個,其實很感動,真的。一些提出要看看我的顧客,在摘了斗笠之後,並沒有表現出那種驚訝或者厭惡,而是很真誠地鼓勵我。一個大媽還跟我說,小伙子你不醜,靠勞動吃飯的人都不醜。那個時候我才意識到,這個社會並不是看臉的,只要你認真負責,就會有人欣賞你。

新京報:以後還會戴著斗笠工作嗎?

張明帥:夏天,可能會戴帽子,但是斗笠不打算戴了。既然大家沒有用很異樣的表情看待我,我也要積極一點,去回報大家。

新京報:怎么看待自己因為戴斗笠送外賣而走紅?

張明帥:這兩天確實有很多人聯繫我,微信上一下子有很多人加我,只要不是特別忙,我都會一條一條回。其實挺感動的,很多人來給我鼓勵,有的人直接轉了幾元錢的紅包,說你工作辛苦了,去買一點水。怎么形容這種感覺呢,好比你以前一直活在一個角落,然後默默工作,但是突然得到了關心,就是那種溫暖的感覺,人也自信了。

新京報:關注過網上對你的評價嗎?

張明帥:其實那些評價我都看了,最感動的是有人說,“努力的人最帥”。讓我自己也一下子想通了,其實把工作做好,真誠對待別人,就會得到尊重,是不是?

━━━━━

“勞動者應當得到更多理解”

新京報:有人質疑你在炒作自己?

張明帥:我就是一個身體有一點缺陷的外賣送餐員,炒作自己有什麼用呢?對我來說,好好工作,好好做自己才是真的。

新京報:對於那些關注這件事的人,有什麼想說的?

張明帥:很感謝大家關注我,其實我從一開始就是一個很樸素的想法,尊重顧客而已。現在一下子有這么多的關注,我自己真的意想不到。

大家不要只關注我一個人了,希望多關心跟我一樣的,那些在烈日下工作的外賣小哥。大家都在同一座城市生活,互相尊重,就能讓人與人之間更融洽。

新京報:覺得自己幸運嗎?

張明帥:感覺自己很幸運,我是一個普通的外賣小哥,也受過一些苦,但有更多跟我一樣的,怎么說呢,勞動者應當得到更多的理解和關心。

新京報:未來有什麼打算?

張明帥:好好工作,然後掙到錢,打算去做一個植皮手術吧,大概要10萬元左右。另外,我想組建一個自己的家庭,踏踏實實地過日子。

新京報記者 王煜

本文來自鳳凰號,僅代表鳳凰號自媒體觀點。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