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聊內經脈法治痛

2019-06-12 08:45:50

什麼是內經脈法?就是出自《內經》的脈法,與現在流行的獨取寸口的脈法是截然不一樣的,內經脈法講究的是全身診脈,分頭頸寸口和足部,12條經脈有12個部位,每個部位都有規定穴位進行切脈,主要有三部九候診法,人迎寸口對比診法,寸口脈診法等,

我發覺三部九候診法,人迎寸口對比診法,獨取寸口脈診法。在我治痛實踐套用中起到舉重若輕的感覺。所以再次分享心悟。

我們都知道內經有靈樞和素問兩本書和而組成,其中靈樞全部講的是診脈針灸,所以又稱“針經”,另外《素問》也有一半內容講得診脈針灸,但可惜的是,後世的人多重針灸而輕診脈,現在有很多針灸療法,有一針的,二針的。。。。。。七針的,九針的。也不會運用診脈針灸,即使運用也是常見於內科疾病的運用,治療疼痛根本就少見人運用,究其原因,是因為受到了西醫的"神經學說","骨性學說"的影響,所以很多針灸大師治療疼痛時按照解剖來扎針並非經絡穴位.
我並不是認為西醫不好,要幹掉西醫,針灸就遵循中醫針灸的規則,就好像玩什麼遊戲就要遵循什麼樣遊戲的規則,正如你到了香港駕車就要遵循他們的行駛方向,你要是一意孤行,按照內地的行駛方向,那你就攤上大事了。你覺得不對嗎?

你也會說銀質針就是按解剖來扎針的,效果也是剛剛的,你說的沒有錯,可你聽聽宣老師怎么講的,以針代刀,就是說用針代替手術刀,就像郵票的原理,在郵票上用針打一排小孔,需要時用手一扯整個郵票就出來了。銀質針是同樣的道理,所以叫做密集型銀質針針刺療法,宣老是我最敬重的疼痛專家,他的“以針代刀”理念非常好,而《內經》我覺得他是骨牌效應原理。什麼是"骨牌效應",百度的解釋:在一個相互系統中,一個很小的初始能量就可能產生一連串的連鎖反應。針灸就是這個道理。 如何能讓很小的初始能量起作用呢?那就要找準“作用點”了,找”作用點”那就要通過診脈了,這樣才能“知其病所”。為什麼呢?請看內經:

《靈樞。小針解》:“有知調尺寸小大緩急,以言所病也。”

《素問。陰陽應象大論》:“觀權衡規矩,而知病所主,按尺寸,觀浮沉滑澀,而知病所生。以治無過,以診則不失矣。”

《靈樞。邪氣藏腑病形》:“夫色脈與尺之相應也,如桴叫鼓影響之相應也,不得相失也,此亦本末根葉之出候也,故根死則葉枯矣。”

有道是:“有諸內者必形於外。”故此,診脈可以測知“病所生”,即作用點便可知了。

診脈方法:
(1)人迎寸口對比診法,簡單實用,具體就不再贅述了,詳見我的日誌 《內經脈法治痛》

(2)三部九候法

它運用了天地人的觀點,把人看成是自然界的一個縮影,而分成上中下天地人九個部分,認為這九個部分可以反映生活在自然界中的人的情況,地分九野,人脈亦有九處,以天人相應。

《素問·離合真邪論》說:“審捫三部九候之盛虛而調之,察其左右上下相失及相減者,審其病髒以期之。不知三部者,陰陽不別,天地不分。”連天地都不分,又如何談道法自然呢?

《素問。八正神明論》:“上工救其萌牙,必先見三部九候之氣,盡調不敗而救之,故曰上工。下工救其已成,救其已敗,救其已成者,言不知三部九候之相失,因病而敗之也,知其所在者,知診三部九候之病脈處而治之,故曰守其門戶焉。”門戶的重要性,你應該懂的。

“三部九候為之原,九針之論,不必存也。”沒有了三部九侯,你還說什麼九針之論?

(3)寸口法

《內經》提出寸口法,其理論基礎在於肺有“主治節”之功能、“朝百脈”之性質,又同脾胃密切聯繫的特點。《內經》認為,診察寸口脈,主要是察脈之長、短、遲、數、滑、澀、浮、沉、細、節律不整等,分析它的主病及多種病脈合併的臨床意義。如《素問·平人氣象論》中就論述了多種寸口脈太過與不及以及其主病,來辨別病位、病性。

三種診脈方法,前兩種一定要掌握,寸口法對於初學者不要求掌握。既然這么好,來個病例分享,我喜歡開卷有益,不喜歡藏著掖著,俺爹也說了:做人要坦蕩蕩。病例分析如下:

彭X泉,男,71歲,右腿痛半年,久治不愈,經人介紹來到我處,檢查:走路跛行,腰4,5椎旁壓痛(+),闊筋膜張肌(+++),走動時疼痛加劇。脈象:人迎寸口對比診法,脈平。三部九候法,右緩,左盛。寸口法,脈滑緊。

取穴:左腎俞,左環跳。左陽陵泉,左臨泣。(環跳古人取法詳見日誌今古環跳不同)

選針:0.3毫針。環跳選用員利針。

入針後行補瀉約3分鐘,左右脈平氣至,出針。患者疼痛消失,自行下床行走回家。第二天回訪,針後一直無痛。

為什麼能取到這樣的效果?那就要好好感恩內經,《素問。繆刺論》:“邪客於經,左盛則右病,右盛則左病。。。。。。必巨刺之,必中其經。”巨刺法右病針左,左病針右。

運用內經脈法治痛,就是這樣法簡立宏。

經過我的一輪吹捧,很多人治痛也開始重視診脈了,某日有網友來問:“有一腰腿痛的病人診脈人迎一盛,隨後二補一瀉,持脈已平,天道畢矣,可是病人回去,病痛仍然存在,為什麼會這樣呢?我答:“內經沒有錯,病人也沒有錯,那么肯定是你的錯,你的一盛與內經的一盛不是那么一回事,所以當時貌似“氣至而有效”,結果差之毫厘,謬之千里。一下幾個問題值得你考慮:
1、你的一盛是否內經一盛?這一錯全盤皆錯。

2、你的補瀉是否有先後順序?《靈樞。終始》:“陰盛而陽虛,先補其陽,後瀉其陰而和之。陰虛而陽盛,先補其陰,後瀉其陽而和之。”此處的陰陽是指寸口和人迎脈,《靈樞·四時氣》:“氣口候陰,人迎候陽也。”而虛實則指兩處脈動的比較。意思是說若寸口脈動大於人迎,就說明陰盛而陽虛,則先補疾病有關的陽經,再瀉疾病有關的陰經。反之亦然。

3、你有沒有選擇針刺最佳時機?有沒有結合三部九候脈診法?《素問。離合真邪問》:“夫邪之入於脈也,寒則血凝泣,暑則氣淖澤,虛邪因而入客,亦如經水之得風也,經之動脈,其至也,亦時隴起,其行於脈中,循循然。其至寸口中手也,時大時小,大則邪至,小則平。其行無常處,在陰與陽,不可為度。從而察之,三部九候。卒然逢之,早遏其路。”

意思說:邪氣侵入經脈後隨脈流行各處,此時必須通過仔細診察三部九侯,不同部位,不同時間,脈象大小的變化,在脈象大而充實的時刻採用針刺瀉法,此時瀉邪效果顯著,而不傷正氣,是針刺瀉法的最佳時機。

所以說,學習診脈說難也難,說不難也不難,“小針之要,易陳而難入”“難入者,難著於人也”,《脈經》云:在心易了,指下難明,對於自學,初學都說,由於缺乏各種脈象的明確標準,因此要真正學會掌握診脈是有一定難度,除非,你臨床-----實踐-----臨床,不斷反覆驗證,總結,這樣就可以掌握。又或者你有老師指導,通過臨床實踐,是完全可以掌握的。

謹希望此文能夠拋磚引玉,對你有所幫助,有所啟發,那我就滿足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