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賬:中國人,你死一次有多貴?

2019-03-20 08:53:46

中國人活得辛苦,殊不知,即便死,也同樣艱難。

活有活的成本——奶粉錢、教育經費、買車、買房……死也有死的負擔——養老、醫療、喪葬……

死亡面前,理應人人平等。當大多數人不能無疾而終,而離世前如果與不治之症有場死亡之約時,如何面對便顯得有些沉重。

給死亡

算算賬

我們以一位子女孝順、家境殷實、篤信傳統倫理觀念、受人愛戴的65歲男性中產階級為例。

天有不測風雲,他被告知罹患晚期肺癌,5年生存率只剩1%。加微信xinqi91,看更多內幕猛料。他很想看到孫子的出生,於是在全家人的建議下,他開始積極配合治療。即刻起,他可能會有如下開支:

癌症治療

在腫瘤醫生的建議下,家人決定讓他接受最新的靶向藥物加化療。最新的癌症靶向藥物為全自費支付,治療前6個月花費了將近30萬元。(臨床研究顯示,最新的腫瘤靶向藥配合化療,能讓晚期患者的生存時間延長到2年左右。生命延長一小步,科技提升一大步。)

面對頭髮脫落、噁心嘔吐、腹痛等等副作用,並沒有減輕他對生的渴望,治療一段時間後,病情稍有好轉,不可避免的耐藥情況出現,之後他需要更換治療方案,後續各種治療費用大約還需30萬。

臨終一周ICU

半年之後,他的病情繼續惡化,出現惡病質,在家人的悲痛中,他被送進了ICU。ICU治療加護理費平均每天需花費1萬多元,但這也只能支持呼吸、心跳等基本生理活動,患者的意識基本喪失。而這時間流逝的成本,是每周10萬元。

喪葬成本

他的生命結束後,家人把他葬在了老家的墓地。北京的公墓早已不再出售,而即使是二線城市,幾平米大小的墓地仍高達4萬多元。(據統計,北京人均喪葬成本42837元,中國人均喪葬成本37375元,我國每年的人口死亡數量最多,2012年的死亡人數為970萬,預計會在2017年升高至1040萬。喪葬費也隨著城市地段和風俗各個地方都有不同,再加上現在的炒房熱,死亡成本也變得很高。費用從農村的4750元到城市的70000元不等,而城市地段的喪葬費在2007年還處於一兩萬塊錢的水平。)

至此,他入土為安。從癌症發現到生命結束,治療、喪葬費等總計花費80餘萬元。

讓人欣慰的是,他看到了孫子的出生。但最後一年的治療,讓他的大部分時間在都病床上度過。

在中國,“他”的離去,給這個家庭帶去的,或許是比癌症和死亡本身長久的影響。

為什麼死一次

這么貴?

求生欲望

好死不如賴活著,惜命是中國人的哲學。儘管中國癌症患者的5年生存率僅30.9%,但是三分之一的幾率,對於很多人仍意味著活下去的一線曙光。

比如前文示例,想抱一抱孫子,這個夙願給了抗癌治療充分的理由。在抱孫子的渴望面前,忍受化療副作用、選擇更新的靶向藥治療手段,合情合理到無比正確。

傳統里,中國人活著是為了開枝散葉、功成名就,而不是為了活著本身;許多人追求的是生命長度,而不是生活質量。即使換來的可能只是生命質量非常低下的苟延殘喘,卻也不惜窮盡半生積蓄。

中國式盡孝

中國人是活在“別人”眼中的一群人,一句閒話、一個眼色就可能左右人的選擇。在多數人的情感中,如果沒有堅持積極治療,似乎就沒有全力挽救父母的生命。子女出於對輿論壓力,又或者為了減輕失去至親時的內心無力感,進而選擇積極治療,力圖藉此與“孝順”劃上等號。

然而如果積極治療違背了患者本身的意願,是否還是真的孝順?子女在“盡孝”時,是否知曉患者因此會承受多大痛苦?孝順,另一方面也在於“順”。如何面對死亡,需要充分尊重父母的意願,更應該把決定權交還他們。

臨終治療怎么

這么貴

藥物研發成本極高

分子靶向藥物是近年來癌症治療的前沿技術,高額的研發成本決定了其臨床治療的價格高昂。

用於治療肺癌耐藥的分子靶向藥物Omisertinib,一年的治療費用高達15萬美元;治療前列腺癌的Sipuleucel-T,一個療程費用高達12萬美元;治療黑色素瘤和非小細胞肺癌的免疫治療藥物Ipilimumab,一個療程用藥4次三個月耗資12萬美金。

過度治療

科學進步和生活富足,似乎讓人產生了某種科技讓人永生的錯覺。忽視整體情況與檢查結果,盲目進行過多手術、化療、放療等。對於患者,這既是對身心的折磨,又是死亡的催化劑。資料顯示,過度治療至少使25%患者加速了死亡。美國的一項研究顯示,在65歲以下的癌症患者中,70%以上存在過度治療。

造成這種局面的,是醫患雙方信息的不對稱,以及醫生對現代醫療的盲目信任。患者麻木地悲觀,將一切希望寄託於醫生身上;醫生麻木地樂觀,相信各種治療一定可以減輕病痛甚至根除,對現代科技依賴到了盲目的地步。

而過度醫療的代價,並不僅僅只是付出患者的生存質量與經濟狀況。更嚴重損耗著整個社會財富。

醫生的“自我保護”

過度醫療背後,還有更深層的社會原因——醫生的防禦心理。在醫患關係升溫的今天,醫患糾紛施行舉證倒置,醫生為了避免漏診、誤診,減少可能發生或不必要的醫療糾紛,為自己穿上了“防禦性醫療”這件金鐘罩。

醫生為了保護自己,要求患者全面檢查、巨細無遺地記錄醫療過程,各種化驗、影像學檢查、心腦電圖一次次地進行。某個年輕醫生說:“我開始職業生涯時,得到的第一句告誡就是:學會保護自己。”然而,若醫療防衛以將成本轉嫁給患者來交換醫生的安全,則已明顯失當。

死得平等才是真的平等

人權和姑息治療

蘇珊桑塔格在《疾病的隱喻》中寫道——“癌症不僅僅是生物學意義上的疾病,更是一種巨大的、社會和政治範疇的疾病,一種充滿懲罰意味的疾病。”

在一般抗癌治療,如化療、放療、靶向藥物等之外,姑息治療也是癌症綜合治療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對於姑息治療,世界衛生組織是這樣解釋的:加微信xinqi91,看更多內幕猛料。從診斷到生命終結,姑息治療通過緩解疼痛和症狀、提供精神和心理支持,來改善面臨危及生命的疾病的患者及家庭的生活質量。當患者從抗癌治療中已無法再獲益時,即晚期癌症患者,應當以姑息治療為主。

姑息治療是對癌症整體的積極干預,是一套龐大的治療體系。它既針對疲乏、疼痛等軀體症狀,又要對恐懼、焦慮等情緒問題進行關照,甚至包含喪葬服務。其宗旨在於全面改善患者的生活質量,最終,讓患者能夠安詳、平靜而有尊嚴地離世。

死亡可以是慘烈的鬥爭,也可以在寧靜中悄然發生。儘管盡孝、求生無可否認是中國人的傳統,但中國人的傳統還有“善終”。面對癌症,窮盡一切式的治療,有時只能換來“生不如死”;選擇合理適當的姑息治療,以人性化的關懷,或許能為患者最後的時光帶去更多的自由和尊嚴。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