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維護正義的殘忍行為

2019-02-14 12:50:09

blockquote{ margin-left:0; padding-left:0.85em; border-left: 3px solid #0078D8; }

正義的界定本來就是主觀的,有時候維護正義和純粹的報復之間的界線也很難劃清。以下都是維護正義的行為,但卻相當的殘忍冰冷。

10.在暗殺恐怖分子之前都會給其家屬寄弔唁卡的特工(MOSSAD)

在1972年慕尼黑奧運會中,黑色九月恐怖分子殘忍地殺害了11名以色列運動員,與此同時黑色九月也招來了著名的以色列特工組織摩薩德長達幾年的報復。

為了讓黑色九月血債血償,摩薩德開始在全球進行地下搜捕,想盡一切辦法暗殺儘可能多的參與組織慕尼黑慘案的恐怖分子。其中相當殘忍的是在暗殺一個恐怖分子之前,恐怖分子的家人都會收到鮮花和一張弔唁卡,上面寫道:我們不會寬恕,更不會忘記。

9.追捕納粹分子的猶太人

二戰後,很多在二戰中飽受殘酷迫害的猶太人沒有得到很好的情感安慰和發泄。於是,很多猶太人用其畢生精力追捕並殺害納粹分子,以牙還牙。

很難說清楚這么多年猶太人到底殺了多少納粹分子(他們被人稱作穆克明(Nokmim)或希伯來復仇者),因為他們總是把死因搞得像意外事故,以至於歷史學家把納粹分子想像成一群笨拙的邪惡之人。

8.達沃城的懲罰者

在市長羅德里戈·迪泰特的監管下,一向是罪犯庇護所的達沃城犯罪率暴跌。為什麼?很顯然這跟迪泰特的鐵腕政策和本人對犯罪深通惡絕的性格是分不開的。

儘管這位曾經是黑社會老大的市長一直不對外透露他的管理政策,但不可否認,他確實把達沃城建設成繁榮之都,而且深得民心。

《時代周刊》評論說泰迪特是歷史上手段最狠毒最壞的市長,稱其為“懲罰者”。

7.用自創手段整治毒販子的俄羅斯治安人員

當海洛因在俄羅斯日益盛行時,一些對此深感擔憂的市民常常手拎伏特加酒大罵“毒品滾出俄羅斯”!

治安人員逮捕毒品販子後剝去其下身衣物,然後用針穿其臀部釘起來。儘管整治毒品販子的手段備受爭議,但這卻強有力地向世界傳達一個信息—勿擾俄羅斯,否則後果自負。

6.逮捕率為99%的TQVFS(女王暴力重罪小組縮寫)

紐約的女王暴力重罪小組是這個榜單里唯一使用法律允許手段懲罰犯罪分子的組織,它是靠工作結果出名,並非整治手段。如果有人應該蹲監獄,給TQVFS打電話絕對是最好的決定,因為他們是抓捕隊里的王中之王。

沒什麼工作成績比這個組織99%的抓捕率更成功的了。躺在辦公桌上的工作成績本背後是令人顫抖的工作效率。他們可能不會鞭抽或用槍對待犯人,但其高效的工作效率確實最讓震撼的。

5.痛擊家暴施虐者的女性組織

家暴一直都是一個大問題,特別在女性毫無地位可言的印度農村地區,更是十分猖獗。

成員身穿粉紅色莎麗服的Gulabi 組織代表著渴望反抗的女性的心聲,並且也一直著力解決家暴問題。她們經常鼓勵那些打老婆的男人用棍子打自己試試,嘗嘗是什麼滋味。

如今Gulabi是少數幾個千人組織。成員不僅為女性權利而戰,而是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她們的身影。

4.一起殺死強姦犯的數百名女性

你最近可能看過這樣的新聞:一個連續作案的強姦犯被上百個來自貧民窟曾經被他蹂躪過的女人堵在了法庭上,插翅難飛。這些女人的共同目的都是看看這個男的到底傷害過多少女性。在審判過程中,一個女人上前動手割了他的陰莖,另外一些女人往他臉上和傷口上撒胡椒粉。經過十五分鐘瘋狂的針扎拳打,這個男人死在了法庭上。

對於眾人這場難以置信的自發行為,所有在場的女人都承認了這場謀殺,不過警察看起來好像不太相信。

3.槍擊恃強凌弱者的斯基德莫爾鎮

這件事既不常見,也不流行。冷酷無情的肯恩·雷克斯·麥可羅伊常年在鎮上偷盜打架,甚至強姦。恃強凌弱的他從未進過監獄,甚至連一次審訊都沒有。

有一天,他被槍斃了。儘管在場的四十名目擊證人都能證明他死於兩桿不同的槍下,但是沒有一個人願意指證。多年後,這場案子始終都未能解決,因為斯基德莫爾鎮上的每一個人都閉緊嘴巴,隻字不提。

你可能不怎么佩服鎮上治安人員的工作能力,但一定會被人們心中共存的正義感所打動。

2.貝尼托·墨索里尼的死後慘狀

這裡有關於墨索里尼死後慘狀的簡略版。墨索里尼逃往德國的途中被義大利游擊隊捕獲,次日處決並暴屍在墨索里尼執政時殺害十五名反納粹分子的米蘭廣場。當時成百上千的義大利人民聚集到米蘭廣場,一致決定把他的屍體削成肉片,當做烤肉來吃。

緊接著,人們先是槍擊,後是向屍體吐唾沫,最後用石頭砸。結果呢?想像一下這時有人吃著熱狗過來把屍體肉片夾在麵包里的場景……

1.報復納粹分子的集中營受害者

許多猶太人用其一生精力去報復納粹分子,他們的報復速度有點超乎我們的想像。

當集中營被解放時,參與解救的士兵都被集中營受害者所受的迫害震驚了。一些人被送到了納粹黨衛兵那裡給他們跳舞取樂,而另外一些人則成了納粹分子槍和刺刀下的玩物。他們的自由程度完全取決於納粹施虐者的心情。

在沒有任何武裝力量幫助的情況下,集中營的倖存者在解放前後就開始實施他們的報復計畫。當同盟者的坦克開到集中營時,他們抓住了很多妄想逃走的德國納粹士兵。一個之前非常殘暴的納粹士兵在準備翻窗逃走時,被集中營的受害者們拖到一個小巷裡,身體被徒手撕碎。

你可能不太同意這樣做,但不得不承認這樣做確實大快人心。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