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願意做我的孩子

2019-02-26 22:19:00

所謂父母子女一場,不過是相互滋養。我原本以為自己為你付出了一切,到最後才發現,成全的,原來是我自己。

朋友參加完姥爺的葬禮後,給我講了一個故事,聽完,我倆一起哭了很久。

在姥爺快過世的那些日子,胃口已經很差了,每天能吃下的東西少得可憐。於是媽媽到處搜羅姥爺沒吃過的東西,給他嘗鮮。

那天媽媽帶去幾顆蓮霧。姥爺半躺在床上,吃完一顆,又吃了一顆,然後定定地看了媽媽很久,然後說:“謝謝。”

媽媽以為在說蓮霧,漫不經心地回了句,“喜歡你就多吃點,回頭我再給你買。”

姥爺又說, “謝謝你做我的孩子。”

“你哥哥姐姐小時候,我沒管過,都是你媽一個人。你媽生你難產離世,我只好自己帶你。才知道,原來養孩子要那么辛苦,可是又真的開心。”

“以前我總想,等我退休了就自殺,絕不給你們添麻煩。可是看著你們生兒育女,又看著你們的孩子生兒育女,我實在捨不得。現在,倒要你們像照顧小孩一樣照顧我。”

媽媽早已淚流滿面,多次哽咽著說,“爸,你別講了。”

可姥爺說,“你不懂,我沒時間了。”

第二天,姥爺就去了。

姥爺去後,媽媽無意中拿起姥爺吃剩下的蓮霧,才咬了一口,就酸得掉下了眼淚,又哭了很久。

親友安慰她,她抬起頭來說,“你說多好笑!都要走了還說胡話,養我這么大,我沒謝謝他,他反倒感謝我。”

朋友說,其實姥爺要講的是,他因為養育媽媽而學會了愛,媽媽贍養他,他又學會了如何被愛。所以他說謝謝。

姥爺早年喪妻,再未重娶,自己帶大四個孩子,期間還曾被打為右派,一生可謂坎坷。可他去時,卻安詳又幸福。

那一代人,一生中吃了太多苦,唯有從孩子那裡學會愛和被愛,生活中才有了甜。

孩子對他們來說,大概也是活著的意義吧。

夏天時,林立的父母來北京玩了幾天,他請了年假,全程陪同。父母從鄉下來到首都,眼睛看什麼都好,玩得也特別開心。

父母回去時,他又買了許多特產,讓他們大包小裹帶著。

媽媽給他電話,說帶回去的特產都給鄰居親戚們分了,大家都夸好吃,還很羨慕他們能來北京玩,語氣里滿是驕傲。

這時,爸爸搶過電話,聲音聽起來醉醺醺的,“立仔,謝謝你!要不是你,我們這輩子也吃不上北京的好吃的,也不可能去看天安門,看長城!爸爸!高興!”

爸爸還想說什麼,電話已經被媽媽搶了去。林立隨便找了個藉口,就掛掉電話。

父親對他向來嚴肅,幾乎從沒誇過他。他考上大學那次,父親也只是繃著臉,說了一句,“萬里長城才走了第一步。”

他對此一直十分不解,父親難道真的不為他高興嗎?直到有一次他回家過年,不小心看到父親和別人誇他時眉飛色舞的樣子,心裡才釋然。

父親誇他,親自和他說謝謝,說自己高興,這還是第一次。雖說借著酒勁,他也終於確信,原來父親,真的為他驕傲,過去只是不善於表達而已。

他又更加明白,其實,自己早已經變成了父母的雙腿和雙眼。

去了他們沒去過的地方,看了他們沒看過的風景。因此,自己有義務給父母打開新的世界,給他們分享自己的見聞,也找機會帶他們親自看看聽聽。

後來,林立制定了一個每年帶父母旅遊一次的計畫,還喜歡上往家裡郵寄包裹。

聽見父母說“收到了”,他都會笑,因為他知道,那是“謝謝”的意思。

我曾經是個特別叛逆的小孩。

因為父母對我太過嚴格,我總覺得他們不夠愛我。在很小的時候,我就咬著牙發誓,以後一定要努力,遠離爸媽的城市,遠離他們的束縛。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後來我終於得償所願,過上了自由的生活。

一度我曾洋洋得意,以為自己無比正確。

直到後來,我生了孩子。在無數次筋疲力盡的哄睡中,在孩子生病時焦頭爛額的陪伴中,我總能看到媽媽將幼時的我抱在懷中微笑的樣子。

原來,我也曾被溫柔對待,只是,都忘記了。

後來,我的孩子長大,學會了交流,學會了搗蛋,也學會了叛逆。

當我控制不住自己沖他大發雷霆時,我的意識總是及時跳出來提醒我:看,你變成了你父母當初的樣子。

原來,我並不比父母高明多少。

在繁瑣家務的磨練中,在和孩子的交鋒中,我開始回憶父母曾面對的生活。那個年代,賺錢不容易,生活不便捷。

爸爸的世界裡只有一個問題:怎么才能給孩子們賺到更多的錢?而媽媽,每天要生火做飯,洗碗洗衣,指導孩子寫作業,閒時還要給三個孩子打毛衣做衣服。

在這樣的生活條件下,他們還為我們爭取到一個又一個受更好教育的機會。而我,卻一直抱怨他們的嚴格和情緒化。多么自大,又多么無知!

終於,我心中的戾氣漸漸消失,日漸濃厚的,是對孩子和父母的愛意。直到這時,我才真正開始長大。

我也終於明白,原來孩子,是上天派來拯救我們這些那些庸碌愚蠢的大人的。

他們赤條條地來,卻帶著生活的真相;他們總是保持索取的姿態,卻總在不覺中,彌補了大人心中的空缺。他們帶著我們重新過一次童年,引領我們憶起曾經擁有的愛和豐盛。

這時,我們的人生才真正變得完整。

曾經有一首叫《挑媽媽》的詩走紅網路,戳中了無數人的淚腺。

你問我出生前在做什麼/我答,我在天上挑媽媽/看見你了/覺得你特別好/想做你的兒子/又覺得自己可能沒那個運氣/沒想到/第二天一早/我已經在你肚子裡。

因為我們足夠好,孩子才選中了我們做他的父母,這本身就是盛大的恩典。

而藉由孩子,我們將童年重演一遍,拾起被遺忘的幸福,補全日漸殘缺的靈魂。嘔心瀝血地教養孩子,最後發現,一起長大的還有自己。

所謂父母子女一場,不過是相互滋養。我原本以為自己為你付出了一切,到最後才發現,成全的,原來是我自己。

謝謝你,願意做我的孩子。

(編輯:千萬加)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