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盜了馬化騰的QQ號

2019-02-28 01:00:02

張可可訴“天涯社區”名譽權糾紛案日前被北京市宣武區人民法院正式受理。
歌手張可可因為遭到網上誹謗,曾懸賞捉拿出言誹謗者——天涯社區的網民“菜霸”,被認為是中國第一起明星狀告“網路暴民”事件。

歌手張可可的網路生活被一次誹謗事件分成了兩部分:前一部分以自信和快樂為主;誹謗事件之後,卻是又愛又恨,小心翼翼。
“那些辱罵和誹謗對我的傷害太大了,至少論壇現在我是不敢隨便上了。”說到這件事,張可可有些茫然。
惡毒誹謗張可可的其實是一個16歲的孩子。這個孩子目前因為涉嫌犯罪,已經被警方帶走。這引起了人們對網路對未成年人不良影響的擔憂。
進而,關於誹謗事件的“發生地”——天涯社區在事件中應該負擔的責任,同樣引起了網上與現實的關注。
由一次網路誹謗事件引發的諸多糾纏在一起的問題,使得迷局般模糊的中國網路文化現狀,就像被多稜鏡分解開來,變得日漸清晰起來。

誹謗突襲歌手張可可

張可可是北京中視亞太國際傳媒公司的簽約歌手,她很喜歡上網,也經常逛一些論壇。
2006年4月,張可可在被稱為“全球華人網上家園”的天涯社區發布了展示自己照片和歌曲的帖子。這些帖子引起了眾多網友的關注。
然而,張可可沒能高興太久。5月中旬,“菜霸”這個ID的出現使得事態有了重大轉變。菜霸對張可可不是評價,而是直接的辱罵和誹謗。
菜霸的誹謗主要集中在三個方面:張可可曾在北京某醫院做過流產手術、張可可的走紅是靠賣身起家、張可可在湖北孝感讀職高的時候因為生活作風問題被開除。
“沒有哪個姑娘能夠經受得起這樣的誣衊。”張可可的藝術總監戴開明說。
除了誹謗的言論本身,讓張可可和她的公司感到難以忍受並不得不採取措施的,還有兩個重要的細節:菜霸在誹謗張可可的回帖中,附上了張可可大學時期的演出照片。這張連張可可的公司都從來沒有見過的照片,讓菜霸的誹謗文字變得更加難以辨別。
此外,網上熟悉菜霸的人都知道他是湖北天門人。天門離張可可讀書的湖北孝感非常近,這更容易讓人覺得菜霸所說屬實。
此後,中視亞太對網上菜霸誹謗張可可的內容進行了公證。由於網名不能成為被告,張可可隨後宣布,懸賞1萬元找出菜霸的真實身份。
“當時我一直以為菜霸是個30歲左右的男人,我們公司的同事也覺得他應該是30歲左右,至少是個成年人。”張可可說。

“菜霸”原是16歲少年

在湖北某調查公司的幫助下,張可可終於確認了菜霸的真實身份。令她大吃一驚的是,菜霸並不是什麼30歲左右的中年人,而是一個年僅16歲的失學少年(據菜霸親戚透露)。
更讓人吃驚的還在後面。
8月12日,戴開明帶著張可可等人趕赴菜霸的老家——湖北天門的一個小鎮。
菜霸獨自借住在親戚家3樓的一個房間裡。戴開明走進去的時候,房間正中間擺著一台電腦。這台電腦只有顯示器,沒有主機。
就在5天前,菜霸因為涉嫌敲詐騰訊公司已被深圳警方連夜帶走。同時帶走的還有他的電腦主機。
警方公布的資料表明,菜霸非法侵入騰訊公司的計算機信息系統,逐步取得公司域密碼及其他重要資料,進而取得多台伺服器及PC機的控制許可權,並在13台伺服器中植入木馬程式,竊取了價值較大的網路虛擬財產。菜霸同時將其入侵的過程完整地進行記錄,通過打電話和發簡訊的方式向騰訊公司及其總裁進行敲詐勒索。
“真沒想到我們這小地方還出了這么個歪才!”菜霸一位鄰居笑著說。
而在網上,菜霸更是一位頗具傳奇色彩的網路天才。
菜霸上網時間只有兩年,卻依靠自學成為網路高手。黑論壇、入侵網站、盜QQ號,菜霸言出必行,幾乎從未失手。
而菜霸最轟動的“事跡”之一是有網友發現,他居然盜取了騰訊公司老總馬化騰的QQ號。
菜霸的鄰居反映,菜霸平時戴著眼鏡,很少下樓,大部分時間都在上網,經常每天只吃兩頓飯。
“近6年來,青少年網癮每年以兩位數百分比上升。新華社訊息,6年來未成年人犯罪低齡化現象越來越嚴重,其中65%左右是因為上網成癮。全國犯罪總人數的50%以上與網癮有關。”一直致力於戒除青少年網癮的陶宏開教授介紹說。
陶宏開教授剛剛接觸到的一個案例中,3個網癮少年同樣冷漠地攻擊了別人。不幸的是,他們沒有菜霸那樣高超的網路技術,他們為了籌錢上網,用磚頭殺死了一位老太太。

少年未來令人擔憂

當菜霸最終被證實只是個16歲的孩子並被警方帶走之後,張可可暫時停止了對菜霸的行動。
在此前後,網上那些曾和菜霸“親密接觸”,影響過這個大部分時間都在網上度過的孩子的人,他們的言論變得頗為值得玩味。
長期以來,每當菜霸在網上實施破壞行動後炫耀戰果的時候,都會有一群人跟著吹捧。這些人尊稱菜霸為“天涯種菜基地集團有限公司”的“菜總”。
“看看這個帖子。當年支持、慫恿菜霸的人,沒有你們的努力,他會走到今天這步嗎?”菜霸被警方帶走之後,有網友貼出這樣的帖子,矛頭直指菜霸身後的人。
“有些網路暴民把菜霸當作英雄,其實是自己想這樣做。是他們想要絕對無政府、絕對無序的網路空間。”陶宏開教授對此痛心疾首。
菜霸被帶走之後,網上言論一度一邊倒。大量的回帖認為騰訊公司是在冤枉菜霸,認為張可可是在炒作自己,而對菜霸給別人帶來的傷害和威脅隻字不提,少數不同的聲音瞬間就被淹沒了。
“這是一種強盜邏輯,許多人已經被不健康的網路文化徹底腐蝕了,完全失去了是非觀。”陶宏開教授更加關注菜霸事件背後的網路文化現象,並對他的未來表示擔憂。
天涯社區“瞭望天涯”板塊相關帖子聲稱,菜霸已經被網友“營救”出來,並在凱賓斯基酒店受到英雄般的款待。
而張可可表示,目前她還處在觀望時期。
此前,張可可為了避免加重對菜霸可能的處罰,拒絕了深圳警方要她將經過公證的誹謗材料送到深圳的請求。但是中視亞太似乎並沒有完全放棄菜霸。
“菜霸即使被原諒,也完全是因為他只有16歲,而不是因為他做的事情不需要負擔責任。”
“無論如何,他父母有責任,他周圍的朋友有責任,縱容他的網友有責任,他,畢竟是個孩子!”一位網友發帖說。

天涯公司亦成被告

此後,張可可改變了起訴的對象,暫停起訴菜霸,改而起訴天涯社區的所有者和管理者——海南天涯線上網路科技有限公司。
“天涯網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他們沒有盡到合理的審查、監管義務,沒有及時刪除侵權文章,更沒有規勸多次在天涯社區作惡的‘菜霸’,以至於‘菜霸’今天落入法網,謠言在網上廣為流傳,對我造成了極大的傷害。”張可可說。
北京市宣武區人民法院日前正式受理了張可可訴“天涯社區”名譽權糾紛案。
天涯方面表示,目前他們尚未接到法院的任何通知檔案。
“我們對天涯網友所遭遇的傷害深表遺憾,並堅決支持所有網友通過法律手段討回公道。”發言人告訴記者。
事實上,此後天涯已經在網上採取了一些措施。在張可可就誹謗內容進行公證過後約一個星期,天涯刪除了涉嫌誹謗的帖子。菜霸被警方帶走之後,有關菜霸事件的帖子在熱烈討論之後也被陸續封存:即可以在網上看,但是不能繼續回帖。
“作為論壇,天涯其實也很為難。加強管理,勢必造成人氣和點擊率的流失。不管理,網路暴民缺乏理性和法律意識的言論又會泛濫並招來批評。天涯其實處在搖擺之中。”雲南大學學者謝軼群似乎表達了更多的理解。
“在不違反國家相關法律法規,不違反天涯社區相關規定的前提下,我們保護網友的言論自由。”天涯的發言人說,“同時網友應對其所發表言論負責。”
更多的人則認為網站應該負起責任來。
“網站應當對網上的帖子內容進行審查,盡到監管的責任,違法者應當承擔責任。只有這樣,才能夠端正網路風氣,保障個人的權利。”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著名侵權法專家楊立新說。
而面對這一系列問題,陶宏開教授更加擔心的是未來:
“網路中的不良影響遲早會完全帶到現實中來。網路使得很多人,包括未成年人變得非常的不理性和麻木,漠視法律與道德。這些人在10年之後長大成人,將會成為社會新的不穩定因素。”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