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手機上這條簡訊他成功打贏官司拿回5萬欠款...

2019-03-22 02:05:14

“你要我還5萬元,我沒有呀;你要我說什麼時間還給你,我只能說儘快。”

憑手機上這條簡訊
他成功打贏官司拿回5萬欠款

最近,最高院司法解釋中明確電子數據可以作為證據,法院如何採信請看看這則新聞

本報通訊員 蕭法 本報首席記者 肖菁

老徐欠老陳5萬元,這是一起簡單而典型的民間借貸糾紛。

民間借貸糾紛最怕的就是“是否出借”,“有沒有還”說不清楚,有時候單憑藉條也不夠。但是老陳的這個官司贏得輕鬆,他一共遞交給法庭兩個證據:一是借條一張,二是簡訊一條。

那條老徐發給老陳,承認借款的簡訊在這個案子裡起了關鍵性作用。

這個案子還有一個大背景:今年2月4日最高法發布並實施的《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中規定,網上聊天記錄、部落格、微博、手機簡訊、電子簽名、域名等形成或者存儲在電子介質中的信息,可以視為民事案件中的證據。

而此前,對這類電子證據的採信,法院一直持非常謹慎的態度。

對簡訊證據

老徐沒異議

老徐44歲,老陳49歲,都是杭州蕭山人,多年老友。

2013年底,老徐向老陳借了10萬元,說去付工程款。之後還了5萬元,還有5萬元一直沒還。

關於沒還的5萬元,老徐寫了張借條給老陳,說拿到工程款就還,但是,時間過得很快,老陳催討多次。最後不得以將老徐告上法庭,要求還5萬元並付利息。

在第一次開庭中,老徐還拿出了一張給老陳轉賬19.6萬元的轉賬憑證——這19.6萬元裡面已經包括了那個5萬元,要求法庭依法駁回陳某的訴訟請求。

老陳起訴的證據也簡潔明了,借條一份,證明借款5萬元的事實;第二個證據就相當具有說服力了,簡訊是2014年10月1日8時4分,由老徐的手機號發給老陳尾號為6517的手機簡訊一條。

簡訊里說:“不好意思,我答應的事沒兌現,是因為錢沒拿到,沒有辦法……你要我還5萬元,我沒有呀;你要我說什麼時間還給你,我只能說儘快。你若不相信,你想怎樣,隨你,我是死豬不怕開水燙,你自己看著辦,我會儘快還你。”

更關鍵的是,簡訊的時間是在給付19.6萬元之後。一切都很明白了。而後法院調查證實這19.6萬元其實是兩人的另外一筆承兌匯票的結算。

電子證據的效力

始終是個難題

電子證據在現在的官司中出現得越來越多:通話錄音、QQ聊天記錄、簡訊,還有現在的微信。

今年2月4日,最高院關於《民事訴訟法》的司法解釋里,第116條首次明確規定,錄音、音像等視聽資料以及電子郵件、網上聊天記錄、簡訊、部落格等電子數據也可作為證據支持自己的訴訟。

不過司法解釋明確的是電子證據可以作為證據,但是具體如何保障電子證據的有效性依舊是難題。

因為很難證明這些電子數據是否真實,是真的有,還有製作出來的,是原本如此,還是後來篡改。因此法院在對電子證據的採信上非常謹慎。

在法院審理中,能夠獲得採信的電子證據,一般是對方承認的,或者從運營商那裡調取的原始證據,還有一種比如電話錄音,要經過公證的。

像這個官司之所以老陳的簡訊能夠獲得認可,關鍵在於老徐承認了簡訊的真實性。

法庭遂判決老徐確有借款,在判決生效日10日內,返還並賠償利息損失。

錢報記者詢問了公證處工作人員,他們說現在如果有用戶僅僅拿著簡訊來公證簡訊的真實有效性,他們是很難對此進行公證的,因為公證處也無法核實簡訊是真實有效未經編輯的。

倒是本報曾經多次報導過的杭州一家致力於電子證據保全的科技公司,在推出電話語音公證,下一步將推出的服務就是簡訊保全,其原理是這家公司、公證處以及電訊運營商三方合作,在簡訊生成的那一刻就保全下來,也就是說保全的是簡訊發生時留存在電訊運營商這裡的原始數據,一旦發生糾紛,可以後台調取並公證。這樣再遞交到法庭,那就牢靠了。

評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