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 “吃人的”中研院 重蹈教會醫院覆轍

2019-04-08 19:58:56
以下內容摘抄於岱峻《發現李莊》,四川文藝出版社,2009,略有減省。
------------------------
抗戰時期,外省籍人士遷川七百餘萬,李莊最盛時有一萬二千人。當時的李莊分布著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社會科學研究所、體質人類學研究所和中央博物院籌備處、中國營造學社、同濟大學、金陵大學文學研究院等單位。
古鎮李莊一下遷來這么些機構,當地人自然不明白他們是乾什麼的。
同濟的醫學院要開解剖課;中國營造學社要測繪古墓;史語所和體質人類學所都藏有大量的人體骨骼,如殷墟出土的頭蓋骨,以及蒐集來的近代人的脛骨、股骨……這些行為都是當地人匪夷所思的。於是,一時間流言四起。
一是住在李莊的農民為史語所送菜,走進板栗坳有一百零八道朝門的栗峰書院,像進了迷魂陣,多半天找不到路徑。旁人只見他從前門進,不見從後門出,誤以為進了孫二娘的黑店,“下江人”①定是把他做了人肉包子。
二是在張家大院,有一群農民娃娃玩躲貓貓的遊戲,其中一個被卡在兩個黃桶之間動彈不得,同伴找不到他,棄他而去。人們三天后找到他時,已奄奄一息,這期間便有人說研究院炒吃娃娃。
三是祖師殿翻蓋房瓦的泥水匠爬到房頂上,猛然間看到同濟醫學院師生在做人體解剖實驗,不甚分明,以為是在撕咬一堆堆人骨。
三個版本的故事開頭,就像魔方,又翻出各種各樣的演義。謠言不脛而走,愈演愈烈。人們過板栗坳,或經同濟大學,寧可繞行。更有好事者鳴鑼驅鬼,聚眾抗議。到了晚上,經常有人站在附近山頭上高喊:“吃人了!‘下江人’吃人了!”其情恐怖,其聲悽厲。
當地有在自家門上掛照妖鏡、燃點柏枝驅鬼、扎草人跳儺舞的習俗,被視為魔鬼的,也有被“沉塘”的悲劇。所以,吃人的謠言也讓那些“下江人”毛髮倒豎,不寒而慄。
傅斯年意識到治安是個大問題,更擔心史語所的那些圖書文物。他曾叫人將“善本書庫”的牌子取下來,換上“別存書庫”四個字,免得引人注目,遭遇不測……他甚至提議,沒人床頭也放一面小銅鑼,一旦發現緊急情況,馬上鳴鑼報警。
宜賓專員及駐軍頭目專門來李莊現場指揮,並召集鄰縣縣長、鄉鎮長、聯防主任及地方人士在李莊南華宮參加緊急會議,部署鎮壓。
然而在會上,李莊鄉紳羅南陔提出,堵塞不如疏導,因此傅斯年決定儘快籌備科普展覽,以開啟民智。
1941年6月9日,是中央研究院成立十三周年紀念日,展覽會定在那天舉行。
紀念會暨展覽開幕式由董作賓主持,社會科學所所長陶孟和發表演講。演講內容介紹了研究院的成立、工作性質、貢獻等等。研究體質人類學的吳定良也上台演講,介紹了研究人骨頭的目的、意義、內容、方法等。
董作賓、李濟、凌純聲、梁思永分別擔當解說員。展品從古代人類骨骼到恐龍等動物化石,從古代兵器、甲冑到國外文物、模型,從安陽出土的青銅器到明清的字畫。
中研院的三個所還陸續展出人猿化石及模型、殷墟殉葬人骨骼、甲骨文龜片、鹿頭骨文字、古代兵器、戰車圖片模型、歷代衣冠袍套、甲冑、民族服飾、服裝、外國進貢表章、貢品等。中央博物院籌備處纏住古代石器、骨器;石刀、石斧、骨環、骨針、石墜;青銅器:鼎、盥、簋、觚等。同濟大學醫學院展出了人體解剖用的人體骨骼,供解剖用的屍體、圖表、生化、藥物化學品等。
這以後,隨著了解的增進,人們對這些戰亂中研究學問的外鄉人多了幾分親近。
註:
①下江人:本地人對於來自長江下遊人們的稱謂。
------------------------
對於這一段歷史,我最看重的是羅南陔提出”堵塞不如疏導“,傅斯年決定儘快籌備科普展覽,以開啟民智。其實對於很多事情,”圈外“的人並不了解,於是便多半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揣測,而人大多又是及其自信,寧願相信自己也不信任別他,種種誤解種種流言便不脛而走。堵塞沒有用,消除誤解的最好辦法就是讓別人了解你在乾什麼,而不是把自己框起來,再貼上一張紙條:不準靠近,禁止討論。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