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麗江

2019-02-12 15:10:56

文|徐淑紅

打開部落格,“滴答滴答滴答滴答……”的熟悉鏇律響起,把我帶進麗江。

十年前去過一次雲南,奔昆明“世園會”去的,還想去西雙版納,帶錢不夠。那時麗江還不怎么出名,我只偶爾在一本雜誌看到過一篇寫香格里拉的散文,印象深刻,但那在中甸。在昆明車站看到麗江還有大理——當時因在民族園裡看到仿建的大理街,對大理更嚮往————我稍稍提了下,沒有得到同行者的回響,也沒什麼遺憾地就踏上了歸途。

沒想到,之後麗江卻聲名鵲起,那幾乎成了很多人尤其是都市白領青年夢想中的天堂,有些人去了竟然就在那留了下來成了麗江人。這讓我驚羨而又疑惑:那到底是怎樣一個地方?

於是,雲南再次成為了嚮往之地。

去年十月,終於得以成行。

玉龍雪山,一個多么美麗,令人神往的名字。雖是金秋十月,可惜天公不作美,陰雨綿綿,雲霧很大,在去雪山的路上看到高原之上雲霧之下的遠山,分外美麗,但也知道這樣的天氣是無法看到雪山的。

到了傳說中的殉情谷,雲杉坪。這本是看雪山的最佳位置,旁邊布滿照相小店,前方雲霧處本來就是雪山的位置,但是今天我們只能看到這些,有人在此照相然後讓店主拼接雪山背景,我覺得沒意思,這樣拼接在家用電腦也可弄出來。沒有雪山,原本以為還有高山草甸之類的,可眼前的荒地不只荒蕪而且太狹小了。雲杉林倒是筆直乾淨得有些味道。

懷著失望的心情下山去所謂的藍月谷,不想在這裡卻收穫了驚喜。在去白水河的途中遠遠地看到一湖藍水,以為就這個,坐在電瓶車上駛往停車點時,才看到這泓藍水只是一個並不乾起眼的序幕。一個接一個,一個比一個更加藍的水面,旁邊五彩的樹木,還不時有錯落的瀑布掠過,真是宛如進入仙境。

走進麗江,再次並且更加失望。

古城門口雖然沒有醒目的門樓,但有那充滿古意的大水車還是令人對古城充滿期待的。可是一走進古城,滿眼都是店面和人群。在大理時導遊再三說大理是仿建的,麗江是有800年歷史的真正的古城,可我走進來怎么沒感覺到一點古意?可能這進門處是後面仿建的商業街,那就朝裡面走走,安靜些,可同樣是店面,同樣的朱紅大漆,也許我對這朱紅色沒有好感,問題是這紅漆還很新鮮,像新建的,沒有古意。好容易看到一家店鋪閣樓上還有些滄桑感。

不知怎么地,感覺還不如大理,雖然在大理只停留了不多會,雖然是明顯的仿古一條街,也是商業街,但站在大理的街上,還感覺到了一點古城的味道。那店鋪屋頂的瓦上竟然有草,這讓我感覺到一種時光流逝的親切。

麗江古城有水,很清,但是很窄,簡直就是我們通常說的小溝。不過也有寬闊處,有點江南水鄉的味道。

來的時候就聽說麗江酒吧的名氣,所以幾乎從沒去過酒吧的我到麗江特意去找酒吧街。四方街,對面就是著名的酒吧一條街,河對岸酒吧街第一個就是著名的“一米陽光”,

雖然是下午,酒吧街上很安靜,但走過時往酒吧裡面張望,看到幽暗的木屋裡面擺放著桌子音響,忽然就感覺到了一種味道,一種輕微的觸動。酒吧對於都市的人們應該是不陌生的,但這現代化的一切和這古鎮和這木屋連在一塊就有種很特別的味道,既有古鎮的悠然,又有現代化的享受和便利,這大約是吸引眾多白領青年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吧。

晚上再次來到酒吧,這裡果然燈火輝煌,熱鬧非凡,站在外面,感受裡面的激情乃至瘋狂。臨街的小木桌邊坐著客人,不時遠遠地望一眼裡面的激情四射,又轉頭向街邊,街邊現在滿是人群,對面也是同樣喧鬧的酒吧世界,紅紅的燈籠和小橋流水垂楊柳的影子怕是不易看到,但這客人的神情很有些悠閒。

後隨同伴進了一家叫做麗江8吧的酒吧。進去後卻反而沒了什麼感覺。中間的舞台雖有些別致,主持唱歌也不錯,在外面聽著激情奔放的樂曲在裡面聽來實在是太過於喧囂了。轉眼看了一下四周,木頭房架房板上寫滿了諸如“革命無罪,泡妞有理”之類的詞句,讓人想起麗江“中國艷遇之都”之名。想起參加的團隊中有對中年男女,親熱樣很像夫妻甚至超過一般的夫妻,但從不多的話語交談中卻發現不是,我們都猜是地下戀情,到這陌生地才敢到地面上來吧,不知他們看到這些標語會有何感想。表演暫停,客人涌到舞台開始同樂,氣氛倒是不錯,同行有位女子喝了點酒,微紅著臉,跑過去勁舞起來,灑脫可愛,幾位男士雖動作有些呆板也頗可愛,我也被感染但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加入其中的,也不知自己為何變得如此呆滯,年少時活潑好動的我不知去了哪兒。

忽然注意到有位戴著帽子的年輕男子竟然跳到舞台邊的高台上舞起來,舞姿誇張得有些意味和趣味,不多會他下來,脫下外面的長袖外套交給一位中年男士,我才注意他們就在鄰座,男士旁邊還有位中年女士,接過衣服後這對男女就一直望著年輕男子穿著短袖又上了高台舞動起來,愛憐喜悅的目光讓我覺得應該是年輕人的父母,雖然他們二位看起來年紀並不大,男士也戴頂帽子,顯得憨厚溫和,女士披著披肩,樣子有幾分優雅,帽子和披肩一看就知道都是麗江的產物,他們自己不去跳,但卻這樣欣欣然地看著他們的孩子加入其中,看著讓我有幾分感動和羨慕。我一直沒看到年輕男子的臉,只看到他誇張有趣的舞姿,後上來兩位年輕女子和他一塊起舞,但不多會他就下來了,坐在中年男女對面,交談,有賣花的姑娘過來推銷,讓中年男士送給夫人,擺手,年輕男子好像說送給父母,但最後他們還是沒買花,叫過了服務生結賬,不知說了些什麼,臨走時年輕男子把他們桌上幾乎沒怎么動的啤酒全部搬到我們桌上,說了句“祝你們玩得開心!”就和中年男女一塊飄然而去。我們桌上的酒本來差不多完了,同伴就又把這些新加的酒互相拼著弄完了,兩位女性同伴一到住處就躺下了,叫喊著喝多了喝多了!

下午,我們在這古城街道胡亂地轉悠,在商業味濃重的平淡與失望之時,無意中看到了那一間一間的淘碟小屋,屋子都很小,陳設也很簡單,從裡面傳出不知名的音樂,都是我沒聽過的,但卻讓我的心在這喧鬧的街道上馬上變得柔軟和安靜,還有種淡淡的憂傷。晚上在酒吧街與同伴走散後,我索性走過那幾間喧譁的酒吧,耳根清靜之後,就看到了一間淘碟小屋,聽到了那讓我內心觸動的歌聲,走進去坐在店裡那個安靜女孩對面的矮凳上,凳子旁邊的矮桌上擺了幾張碟片,旁邊的簡易木架上也有幾張,她放下了手裡的鼓或者其他樂器——進來前看她在彈唱著什麼——其實我是個不懂音樂的人,幾乎沒買過CD,以前聽過磁帶,後來多聽收音機里的音樂節目,再後來就是上網聽,因為網上太多反而聽得少了,她問我要哪張,我直接就問她碟子裡正放的是哪張,她說小靜,我看到一張小什麼的就拿起,她說不是,那是小倩,說著給我找到一張,上面寫著張小靜,這時進來一個女孩,我接同伴電話時,她買了這張走了,我接完電話也買了這張上面只寫著張小靜三個字的黑色碟片。這是我在麗江買的第一件物品,買完這張CD,我心裡似乎才感覺到了一種踏實,買了這張CD後就隨同伴去了麗江酒吧,從安靜的音樂聲中走進那勁歌勁舞的世界,更覺得一種難以接受的喧囂和聒噪。

回家放進電腦播放,然後上網搜尋才知道這首無意中傳進我耳朵並且打動我的歌叫做《滴答》,張小靜這個聽起來有些耳熟的歌者其實我是從來沒有聽說過的,麗江原創歌手,這首歌是她傳唱最廣的。也在視頻中知道原來束河也許才是真正讓人嚮往的麗江古城。回來後的我經常聆聽這張碟子,尤其是這首歌,也還是喜歡她歌聲的乾淨,但卻沒有在麗江街上聽到的那種異樣觸動的感覺。麗江的淘碟小屋有很多,我就看到過好幾間,因為時間等原因我只走進了這家,買了這張碟子反覆聆聽。它的每個小屋都會有打動人的音樂(其實也許不只是音樂),在商業開發帶來的古城的喧囂中給我們帶來一份安靜和乾淨的嚮往。

幾個月後的一天,女兒偶然在QQ音樂里聽到了這首歌,還上了排行榜呢,只是歌者的名字卻是個陌生的“侃侃”,但我們聽後都一致認定此“侃侃”就是彼“張小靜”,隨後上網搜也基本證實了,用“侃侃”很容易搜到這首歌,不像去年回來時搜尋那樣艱難(當時搜尋用的是“張小靜”),也才知道其實她根本不是至少現在不再是什麼麗江地下歌手,只能自己錄製歌曲了,幾年前就出了專輯。後我在家門口樹林裡散步時,也從廣播節目流行音樂排行榜中聽到了這首歌。用“《滴答》”也很容易甚至是更容易搜到,且發現很多網友詢問這首歌都和一部叫做《北京愛情故事》的電視劇有關。這是部熱播劇,曾在遙控器隨意調換中看過片斷,衝著這首《滴答》,我守著基本看完了這部劇,果然在劇中聽到了這首歌。劇名為北京,和雲南卻也有關,女主人公就來自雲南,一個和麗江相似的古鎮——和順,《滴答》也是在這裡開始響起。但在劇中聽到這首歌的感覺和在麗江喧囂的古街上聽到這首歌的感覺根本不同,就這部劇來說汪鋒演唱的《再見青春》更打動我。到這時我才知道了它的完整歌詞,其實我一直都不知道它的歌詞,在麗江聽到時甚至誤聽成了“鈴鐺鈴鐺……”,但這都無關緊要,沒有妨礙它打動我,讓我的麗江之行得到些許安慰。

終於找到《滴答》的連結地址,欣喜地把它加入到我的部落格中。於是,我幾乎每天,都能聽到這首歌,喜歡它的純淨簡單,對我來說它還是來自雲南,來自麗江——那個傳說中的天堂——的記憶,但在麗江街上聽到時那種安靜和柔軟卻似乎不再有了。

在麗江街上,看到摩肩接踵的人群,我的心情很複雜,作為一個旅遊行業中人我充滿了羨慕,但作為一個個體的旅行者或者遊客,一個充滿嚮往的朝聖者,我感到更多的是厭倦和失望。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不管是時針轉動還是小雨拍打,抑或是我開始誤聽的“鈴鐺鈴鐺”,打動我是因為它們都敲打在我心裡。其實,真正夢想中的天堂也都只在我們心裡。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