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治療的理論基礎是什麼?

2019-02-27 04:10:33

精神分析治療的理論基礎是什麼?

網上提問(承諾24小時內專家解答、免費) 線上諮詢(文字、語音諮詢室,非免費)

傳統的生物醫學模式強調疾病的生物、理化的致病原因, 力圖找到機體上的器質性病變,主要依靠軀體治療。

弗洛伊德異軍突起,提出了精神創傷是引起精神疾病的主要原因,主張用精神分析方法來發掘病人被壓抑到潛意識內的心理矛盾以治好病人。這就突破了過去那種純粹靠藥物、手術與物理方法的生物醫學模式的束縛,開闊了一條重視心理治療的現代醫學模式的新途徑。

弗洛伊德所創立的精神分析治療屬於心理動力學心理治療的範疇,其主要理論基礎如下:

(”潛意識決定論。就是說,精神疾病是由於被壓抑到潛意識中的心理衝突造成的。從心理地形學來說,弗洛伊德認為,人的心靈的構成有三個層次;①潛意識(深層),指人的本能衝動、被壓抑的欲望和本能衝動的潛代物如夢、癔症。它具有強大的心理能量,總要按照快樂原則去尋找出路,追求滿足。②前意識(中層),指無意識中可召回的部分,人們能夠回憶起來的經驗。它是潛意識和意識之間的中介環節,擔負著稽查者的任務,不準潛意識的本能欲望侵入意識之中。③意識(表層),指心理的表面部分,是同外界接觸直接感知到的一縱即逝的心理現象。其中,潛意識不僅是人的正常活動的內驅力,而且也是人的一切精神疾患產生的深層基礎。按照弗洛伊德的觀點,從描述意義上說,有兩種無意識,即潛在性無意識和動力性無意識;從動力意義上說,只有一種無意識,即被壓抑的動力性潛意識。正是這個病人意識不到的潛在心理動力影響著他的外部行為,所以強迫症、恐懼症等神經症患者的表面荒謬不可理解的行為,實際上都有其“隱意”,只是病人自己覺察不到而已。精神分析治療,就是要通過醫生與病人的自由交談,找出病人潛意識中的“癥結”,使之意識化。這就像一個久猜不中的謎語,經醫生的點化,病人得到了領悟,癥結隨之消除,病也就會好了。

從人格結構來說,弗洛伊德認為,人格的構成有三部分:①本我,指最原始的、與生俱來的潛意識結構部分。它像一口本能和欲望沸騰的大鍋,具有強大的非理性的心理能量。②自我,指人格中的意識結構部分,是來自本我經外部世界影響而形成的知覺系統。自我代表理智與常識,處於本我與超我之間,按照現實原則,充當仲裁者,具有防禦和中介兩種職能。③超我,指人格中最文明最道德的部分。它代表良心、自我理想,處於人格的最高層,按照至善原則,指導自我,限制本我,達到自我典範。在弗洛伊德看來,人格的發展是一個潛意識與前意識、意識之間,本我與自我、超我之間的對抗與壓抑的過程,如果上述三者保持平衡,就會實現人格的正常發展;如果三者失調乃至破壞,就會導致神經症。

(2)幼年情結決定論。就是說,一切神經症都是由於被壓抑在潛意識中那些幼年精神創傷、痛苦體驗造成的。在弗洛伊德看來,神經症形成的根源,是被壓抑到潛意識中未能得到解決的欲望,是早在幼年時期形成的癥結。比如,一個男性工程師的露陰癖患者,常在婦女面前顯露陰莖,他為此而受處分、被判刑,雖也恨自己,甚至想切除以得到永久的解脫,但卻無法控制自己,仍堅持這種荒謬行為。經反覆交談,原來男性病人出身於農村,幼年期孩子間有過玩生殖器的逗樂行為,成年後由於生活的坎坷一直未婚,在正常性慾無法滿足的刺激下,重新以兒童方式發泄解除他的苦悶,做出違背社會道德的行為。通過精神分析治療,使病人真正意識到並在情感上體驗到這是幼年時期形成的病根,現在自己已是成年人,不應再有兒童時期的幼稚行為,這樣,他的病也就逐漸得到了治癒。可見,把精神疾病的病因追溯到幼年期的經驗是精神分析治療的合理因素之一。我們在進行心理治療時,應一開始就告訴病人幼稚的行為源於幼年期的癥結,注意向病人介紹醫學心理學的理論,要求他們用成人的行為模式代替兒童的行為模式。當然,如果把一切疾病的病因都歸結為幼年期性的癥結所致,那就庸俗化和簡單化了。

(3)性慾決定論。就是說,神經症是由於性心理創傷造成的。弗洛伊德在《一個幻覺的未來》中斷言,“人是一個受本能願望支配的低能弱智的生物。”在他看來,性本能是人類一切心理和行為發生的主要基礎,是神經症和精神病產生的根本原因。

弗洛伊德是一個泛性論者,他把人的一切行為動機和社會生活的各個領域均塗上了性的色彩。當然,他所謂的性不僅包括了同生殖器有關的狹義內容,而且具有更廣泛的內涵。在他看來,性的後面有一種潛力,常驅使人去尋求快感。弗洛伊德把它叫做力比多。本來力比多是心身的能,但在他的著作中常以“性力’’代以“心能”。因此,泛性論是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學中一個極為重要的理論支柱。

早期,弗洛伊德提出性誘惑的神經症病因說。他讓患者回憶幼年的經歷時,許多人都講到幼年期的心理創傷幾乎都同性有關。特別是女患者訴說他們在幼年期曾受到父親、叔伯或哥哥(男患者訴說曾受到母親、姑姨或姐姐)等異性成年人在性方面的引誘和襲擊,這些引誘和襲擊都是錯亂性的,集中在口唇、肛門等區域。弗洛伊德不僅對這些訴說信以為真,而且對自己弟、妹出現癔症症狀時也推測他的父母也做過這類誘惑的事。儘管這個學說遭到人們的反對,他仍堅持了好幾年。後來他通過臨床觀察和自我分析,特別是發現了幼年遮蔽性記憶的本質以後,才完全放棄了這個性誘惑學說。

1900年以後,關於神經症的原因,弗洛伊德已不再堅持由於對成年人性活動的禁制的緣故,而突出強調由於:幼年性慾情結影響的結果。弗洛伊德早期把神經衰弱、焦慮性神經症劃為現實神經症,認為這些病症的形成均有性生活失調的病史,並推測其物質基礎是所謂“性毒素”的缺少或過剩。後來他發現這種假設沒有什麼科學證據,加之觀察到成年人的各種性變態的表現,以及性心理要求和性腺生理功能並沒有絕對的因果聯繫的現象,如一些男性成年後失去性腺,雖然性的生理功能已消失,但是性的心理要求卻不受影響。因此,弗洛伊德便把注意的重心轉移到性本能的心理方面主要是幼兒性慾方面。他斷言,性慾本能尤其是幼兒期的性心理活動在神經症(如癔症、強迫症)的致病中起著一種“不平凡的巨大作用”。

應當指出,在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的奧國,宗教氣氛十分濃厚、社會禁慾非常嚴重的歷史情況下,弗洛伊德的泛性論實際上是對傳統的禁慾主義的一種反抗,同時,他把性的問題大膽地作為科學研究的對象,注意研究性心理的自身規律,重視性心理和早期經驗對正常人的心理、神經症的形成的重要影響,無疑是具有學術價值和歷史意義的。當然,弗洛伊德忽視人的性心理的社會性,誇大人的性心理的自然性及其自身發展的特殊性,就必然陷入生物學化和唯心理論的境地。

上面對經典精神分析治療的理論基礎作了概括的介紹。而新精神分析治療的理論基礎則不同,他們反對弗洛伊德以本我心理學為核心、以泛性論為動力的生物主義和悲觀主義,主張從社會、文化因素和人際關係的新視角去說明人的“焦慮”、“內在衝突”、“心理危機”、“精神疾病”產生的原因,把改善文化、社會條件和人際關係等因素提到了治療原則的首位,明顯地突出了尊重並相信人自己有能力克服衝突、挫折的人本主義和樂觀主義的精神。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