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王陽明被稱為明清第一牛人?

2018-10-08 01:33:24

拾遺物語

中國歷史上,文人用兵當以三人為最:諸葛亮、王陽明和毛澤東。

中國歷史上,能做到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的聖人,只有兩個半:孔子、王陽明,加半個曾國藩。

毫無疑問:王陽明乃一代曠世聖哲。

2015年兩會期間,習近平說:王陽明的心學正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精華,是增強中國人文化自信的切入點之一。

——紀念王陽明龍場悟道510周年

1905年,日本軍神東鄉平八郎,

率領裝備處於劣勢的日本艦隊,

擊敗俄國艦隊和波羅的海艦隊後,

日本天皇為其舉辦慶功宴,

在眾人一片誇讚之聲中,

東鄉平八郎高舉起一塊腰牌,

上面寫著七字:一生俯首拜陽明。

1917年,一名叫蔣志清的青年,

車中悶坐無聊,“深思看陽明格言”,

突有所悟,全身一震,

遂將“志清”之名改為“中正”。

“中正”出自王陽明心學之“大中至正”。

蔣中正之字號,正是“介石”。

王陽明何許人也,為何讓眾多豪雄敬佩不已?

▲ 王陽明像

1472年,一個叫王雲的孩子,

出生於浙江餘姚一個書香門第。

王雲很聰明,但有一毛病,

到了四歲還不會開口說話。

五歲那年,王雲與一群孩童在外玩耍時,

碰到一位氣度不凡的和尚。

他摸摸王雲的頭,嘆息道:

“好個孩兒,可惜道破。”

孩童們將此事告訴了王雲的父親王華。

王華一琢磨,將“王雲”之名改為“守仁”。

王守仁,字伯安,號陽明子。

所以,大家也叫他“王陽明”。

說來真是神奇,名字一改,

王陽明不久就會開口說話了。

王華遂開始教他讀書認字。

▲ 王陽明之龍潭夜坐圖

1481年,王華參加殿試,

沒想到竟然高中狀元,

留京為官,擔任翰林院修撰。

第二年,他讓家人赴京同住。

王陽明便隨祖父王倫一同前往。

祖孫二人途徑鎮江金山寺時,

一幫文人聽說狀元之父來了,

遂設宴款待,想見識一下王倫的才學。

王倫冥思苦想,吭哧半天,

就是琢磨不出一首好詩來,

尷尬之際,11歲的王陽明站了起來:

“金山一點大如拳,打破維揚水底天,

醉倚妙高台上月,玉簫吹徹洞龍眠。”

此詩一出,震撼全場。

眾人震驚之餘,便想:

“定是王倫早已作好,然後故意作不上來,讓孫子出來震懾我們。”

文人們見窗外月色皎潔,

便讓王陽明以“蔽月山房”為題再賦一首,

王陽明略微沉思後,昂首吟誦:

“山近月遠覺月小,便道此山大於月。

若人有眼大如天,還見山小月更闊。”

懾於其詩之氣魄,眾人齊聲嘆服。

到了京城,王陽明開始接受系統教育。

12歲那年,一次課堂上,

王陽明一本正經問先生:“人生何謂第一等事?”

先生回答:“像你爹一樣,讀書登第是也。”

王陽明道:“恐怕未必是讀書登第。”

先生反問:“那你覺得何為人生第一等事?”

王陽明說:“做聖賢!”

王華聞之此事,拍桌而起:“狂妄之極。”

王陽明15歲那年,

父親帶著他去了一趟關外,

讓其領略遼闊的草原和大漠。

沒想到一回來,

王陽明就把自己關進了書房。

幾天后,他拿著奏疏找到父親:

“我已寫好平安策,請轉交皇上,我願出關,討平韃靼!”

王華把奏疏一扔:“無知之極,狂妄之極。”

王華擔心兒子走火入魔,

所以一等王陽明滿17歲,

就挑選了江西一故交之女,

然後告訴王陽明:“馬上去江西結婚。”

結婚那天,拜堂之際,

大家卻發現新郎不見了。

岳父一家趕緊派人四處搜尋,

次日凌晨才在道觀里找到王陽明。

原來,王陽明昨日出來閒逛時,

路過道觀,便進去和道士聊天,

不料聊得投緣,竟忘了結婚一事。

此事迅速傳遍洪都(南昌),

民眾驚嘆:“真乃一異人也。”

1489年,王陽明帶著妻子回老家餘姚。

途徑廣信時,他去拜訪了理學家婁諒。

“怎樣才能成為聖賢呢?”

婁諒答:“朱聖人的書中有答案。”

回到老家,王陽明便開始研讀朱熹之學。

在那個年代,

朱熹是僅次於孔子的第二大聖人。

他的《四書集注》是科考指定教材,

他的思想被公認為“天下之真理”。

朱熹一生所追求的東西叫做“道”。

道,就是天下所有規律的總和,

洞悉了道,就可以洞悉世間一切。

如何才能悟道?

朱熹說:格物致知。

格,就是琢磨的意思——只有不停地格物,與事物親密接觸,才能明白其中包含的“理”。

21歲那年,讀完朱聖人之著作後,

王陽明邀請朋友一起到家中“格竹”。

兩人坐在院子一棵翠竹下,

目不轉睛地注視著竹子,

希望參透竹子的變化玄機,

掌握世間萬物的變化規律。

格了三天三夜,朋友砰一聲暈倒了。

格了七天七夜,王陽明也砰一聲暈倒了。

甦醒之後,王陽明長嘆:“聖人之說可疑也!”

這就是中國哲學史上著名的“守仁格竹”。

▲ 守仁格竹圖

後來,又發生了一件事,

讓王陽明開始全面懷疑朱熹之學。

一天,他遊覽杭州虎跑寺時,

看見一位僧人正在打坐,

據說其已不視不言三年。

王陽明繞著和尚走了幾圈,

冷不防一聲大喝:“這和尚終日口巴巴說甚么!終日眼睜睜看甚么!”

不知是禪機還是什麼觸動了和尚,

他竟然睜眼“啊呀”了一聲。

王陽明盯著他:“家裡還有何人?”

和尚答:“還有老母。”

王陽明問:“想念她嗎?”

和尚沒有即刻回答,良久之後,

才滿臉羞愧地說:“怎能不想啊!”

這句回答,讓王陽明陷入沉思。

朱熹把世界分成兩塊,

一塊叫“理”,一塊叫“欲”。

他認為“理”存於萬物中,

但“理”有一大敵,那就是“欲”。

所以“存天理”,就必須“去人慾”。

經歷此事後,王陽明意識到:人之欲望,永遠屹立於天地間,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泯滅。

朱聖人之學說不符合人性。

這兩事對王陽明打擊甚大,

其做聖賢的理想就此破滅。

從此,他開始沉迷於五件事:

“任俠、騎射、詞章、神仙、佛事。”

1499年,28歲的他考中進士,

當上了刑部雲南清吏司主事,從此步入仕途。

1505年,正德皇帝繼位。

其荒淫無道,整天與太監混在一起。

太監劉瑾狐假虎威,大壞朝政。

1506年,戴銑、薄彥徽等人上書皇帝,

要求嚴懲劉瑾一夥,

結果反被打入死牢。

任兵部主事的王陽明出於義憤,

冒死上書,請求釋放戴銑等人。

結果被劉瑾重打四十大板後,

貶去貴州龍場驛當一名沒品級的驛丞。

儘管這樣,劉瑾仍不想放過王陽明,

他暗中派人尾隨王陽明,

準備在其赴任途中將他害死。

王陽明發現有人暗中跟隨,

眼珠一轉,計上心來,

他把衣物留在錢塘江邊,

留下遺詩:“百年臣子悲何極,夜夜江濤泣子胥。”

製造了一幕投水自殺的假象,

追殺者方才終於放棄了追蹤。

貴州龍場驛,荊棘叢生、人煙稀少,

王陽明只好棲居山洞,親手種糧種菜。

經此一役,他對功名利祿不再掛懷。

惟有生死一念,橫亘於心。

他鑿了一副石槨,日夜端坐其中,

自誓:“吾惟俟命而巳!”

1508年的一天深夜,

一聲大笑破空而出,

擊破龍場山谷的寧靜。

王陽明從山洞狂奔而出,

大呼:“聖人之道,吾性自足,向之求理於事物者誤也。”

這就是著名的“龍場悟道”。

▲ 王陽明悟道石洞——陽明洞

王陽明頓悟的“道”,是吾心之道,

也就是,我們每一個人都具有“本心”,

這一本心實際也就是我們生命的本原。

我們之所以具有各種各樣的生命活動,

如感知外物、分辨善惡、判斷推理,

就在於我們具有這樣一個“本心”。

聖人之道原本就存於每個人的心中,

故不必向心外去求什麼,“吾心即道”。

求理於吾心,就是“聖人之道”。

王陽明就此開啟“心即理”的心學命題,

一門偉大的哲學——“心學”就此誕生。

這門學問,後成為無數豪傑的指明燈,

也使王陽明之名超越所有帝王,

與孔孟朱並列,而永垂不朽。

王陽明龍場悟道後,

困擾他20年的苦悶迎刃而解,

其之心境也頓時豁然開朗,

種菜之餘,王陽明便開始授課,

因俗化導,為民眾講解其心學。

心學境界闊大又很接地氣,

所以四方民眾及學子常來聽學,

王陽明之聲名便不脛而走,

很快,朝廷上下就無人不知王陽明了。

1510年,王陽明被任命為廬陵知縣。

一到廬陵,王陽明就抓獲了一個大盜。

大盜擺開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

“要殺要剮隨便,道德廉恥之話少說。”

王陽明說:“好熱,把外衣脫了,我們再聊。”

大盜說:“脫就脫!”

過了一會,王陽明說:

“實在是熱,把內衣也脫了吧!”

大盜說:“光膀子是常事,沒什麼大不了。”

又過了一會,王陽明說:

“把內褲也脫了吧,一絲不掛更自在。”

大盜趕緊搖頭:“使不得!使不得!”

王陽明說:“你死都不怕,卻怕一條內褲,說明有廉恥之心啊,我是可以跟你講道德廉恥的!”

大盜折服,乖乖認罪伏法。

王陽明以心學為本實施開導教化,

廬陵縣政風民風為之煥然一新。

“心學教化”加“善政輔佐”,

六年間,王陽明官位一路高升,

1516年,他竟然當上了三品大員——都察院左僉都御史,

奉命巡撫贛閩湘粵四省交界地。

為何讓他巡撫贛閩湘粵四省交界地?

因為這四省交界的山區,

盛產一種特產——土匪。

山民暴亂,占山為王,

擬官僭號,攻城掠地,

危及政權,成為一方大患。

上任後,王陽明並沒倉促出兵,

而是推出了三大舉措。

第一:“八府一州”立刻分析以往剿匪戰例,摸清山賊詳情。

這一分析,他發現一個驚人巧合:

每次官兵出擊,不是撲空就是遭遇伏擊。

王陽明由此斷定:官民之中,必有內賊。

第二:“八府一州”挑選驍勇之人擔任民兵,日夜操練。

“強化剿匪的武裝力量。”

第三:推行“十家牌法”。

“每十戶人家編為一牌,互相監督,知賊情而不報,將被治罪。”

三策一推,王陽明就準備出手了。

一天,王陽明發布訊息:

“各軍營做好準備,明日將出兵剿匪。”

第二天,大家束裝而待,

可是等到天黑也不見命令下來。

原來,這是王陽明設下的計謀,

佯裝剿匪,讓內賊去通風報信。

官兵與民眾中的內賊紛紛上當,

一一被王陽明秘密逮捕。

“要么殺頭,要么戴罪立功,你們選吧。”

這沒得選,只有戴罪立功。

於是,在內賊為土匪謊報軍情之下,

王陽明發起了“漳南戰役”“橫水桶岡戰役”“浰頭戰役”等平亂戰爭。

猖獗數十年的山民暴亂,

竟在兩年內被王陽明徹底平息。

“破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

確保一方長治久安,

必須注重教化,以正人心。

於是王陽明一邊剿匪,

一邊興辦學校和書院,講授心學,

所巡撫之地,民風遂煥然一新。

在剿匪與講學中,王陽明意識到:

懂得“理”很重要,但實際運用也很重要。

於是,他在“心即理”的基礎上,

提出了著名的“知行合一”理論——“未有知而不行者。知而不行,只是未知。”

不僅要認識“知”,更應當以“行”實踐“知”,

只有把“知”“行”統一起來,才稱得上“善”。

其實很簡單,就是說:

你明白了一個道理,

就應該去付諸實踐。

明白一個道理後不行動不實踐,

那就不算真正懂得了這個道理。

實踐若符合這個道理,那“知”才算真知。

實踐若與道理相悖,那“知”就不是真知。

“知行合一”理論,

後來影響了東亞無數豪傑。

▲ 王陽明書法

振聾發聵的“知行合一”,

就是強調要內聖外王,

將心性之學轉化為卓越的事功,

最終達到“此心不動,隨機而動”的境界:一切戰鬥都是心戰,內心的強大才是真正的強大。

很快,王陽明理論就有了實踐之地。

1519年,居住南昌的寧王朱宸濠舉兵叛亂。

剿匪之後,王陽明雖持有旗牌(兵符),

但民兵已散,他手上無兵可用。

一聽到朱宸濠舉兵造反了,

王陽明就開始推算他叛亂的三種路徑:

一、出其不意直取京師,此上策。

二、攻下南京,再對決北京,此中策。

三、蹲在南昌不動,此下策。

王陽明決定發動“心戰”,

逼迫朱宸濠實施下策。

心戰一:空城計。

他找來幾個戲子扮成士兵,

把假造的公文縫在衣服里,

成心讓寧王府的內線看見。

寧王府捉到這幾個戲子後,

在其衣服內層發現了王陽明寫給皇帝的密函:

“已從兩廣和福建調兵16萬,不日進攻南昌。”

朱宸濠嚇得渾身一哆嗦。

心戰二:反間計。

王陽明寫信給朱宸濠的謀士,

讓他們勸寧王:“迅速離開南昌、去攻南京,配合我偷襲南昌。”

於是,朱宸濠遂懷疑謀士通敵,

不敢接受他們進攻南京的建議。

十幾天后,等朱宸濠醒悟過來時,

王陽明已經集結了七八萬兵力。

心戰三:調虎離山計。

王陽明派一隊人馬佯攻南昌,

然後遭遇朱宸濠大軍,

一陣猛攻後,假裝敗退,

朱宸濠遂率大軍追擊。

等叛軍傾巢而出後,

王陽明立派另一隊人馬突襲南昌,

不用吹灰之力,就拿下朱宸濠老巢。

心戰四:攻心計。

為收復南昌,朱宸濠決定與王陽明在鄱陽湖展開決戰。

王陽明下令製作了無數竹牌木牌,

上書:宸濠叛逆,罪不容誅。協從人等,有手持此板,棄暗投明者,既往不咎。

然後將這免死牌投入鄱陽湖中。

叛軍幾乎人手一塊,軍心譁變。

朱宸濠仰天長嘆:“好個王守仁,以我家事,何勞費心如此!”

就這樣,只用了短短一個多月,

一場危及江山社稷的叛亂,

在王陽明談笑之間灰飛煙滅。

王陽明獨自平息叛亂之時,

很多大臣都躲起來不吭聲。

但抓住朱宸濠後,

這些人一下蹦了出來,

開始大肆誹謗攻擊王陽明:

“王陽明與朱宸濠之間早有通謀勾結。”

“因慮事不成才迫起兵。”

這一切,早就在王陽明預料之中。

故謠言未起之前、上書捷報之時,

他就申明:平定叛亂乃奉旨行事,武宗皇帝乃最大功臣。

然後迅速把朱宸濠交給欽差總督張永。

所以謠言四起後,

皇帝自然不信王陽明會與朱宸濠勾結。

隨後,王陽明四次請求回家祭祖,

回家祭祖,其實就是想辭官回家。

武宗皇帝當然明白,所以不許,讓王陽明做江西巡撫,繼續討賊。

1521年,武宗皇帝病逝,

無嗣,立從弟為帝,是為世宗。

世宗即位後,追錄平叛之功,

遂升王陽明為南京兵部尚書,

王陽明不赴,欲告假省親。

但世宗皇帝不許他推辭。

友問王陽明:為何推辭皇上賞賜?

王陽明說了這么一段話:

“埋沒別人善舉,

偷占部下功勞,

忘掉自己恥辱,

這是造成災禍的重大原因。

我不接受賞賜,是為了避禍。”

其實,王陽明還有另一目的,

“傳授心學,才是我一生之宏願。”

1522年,王陽明父親王華逝世,

王陽明遂藉機回老家服喪,

開始在紹興、餘姚兩地講授心學。

講學期間,在“知行合一”基礎上,

王陽明提出了“致良知”理論。

陽明心學之理論體系就此完成——“心即理—知行合一—致良知”。

“天理”就在每一個人的心中,

人們應該“知行合一”地去提高內心的修養和智識,

去除自己的私慾與雜念,

從而達到社會的和諧運行,

即所謂的“致良知”。

“心即理”是起因,

“知行合一”是過程實踐,

“致良知”是根本目的。

三者形成一個整體,缺一不可。

世界雖然紛繁複雜,

但我們只要找到自己的人生理想,

在致良知的前提下,

去知行合一地實踐,

那么人人皆可以成為聖賢。

六年里,王陽明專注於講學授徒,

其心學理論很快風行整個東亞,

四方求學者雲集回響,

其勢如鏇風,震動朝野。

1527年,朝廷詔書數下,

命王陽明為兩廣總督,

前往廣西平息思田“叛亂”。

王陽明以撫代剿,

創新“土司與流官制度並用”制度,

三個月就平息了思田之亂。

然後,王陽明又運用奇謀,

5個月就剿滅了讓朝廷頭痛多年的斷藤峽及八寨之匪亂。

1528年,王陽明身體急劇惡化,

咳痢之疾(肺癆)日益加劇。

自知時日不多,他立即上書辭官返鄉。

1528年11月29日,

王陽明從一個美夢中醒來,

問弟子周積:“到哪裡了?”

周積回答:“青龍鋪。”

王陽明問:“到南康還有多遠?”

周積回答:“還有一大段距離。”

王陽明說:“恐怕來不及了。”

周積趕緊替他更換了衣冠,

然後流著淚問:“先生有何遺言?”

王守仁笑了笑,用手指向胸前,

留下了他在人世間的最後一句話:

“此心光明,亦復何言。”

1908年,一位留學日本的浙江青年,

目睹陽明心學在日本的盛行後,

在日記中這樣記載道:

“不論在火車上、電車上或渡輪上,

凡是旅行的時候,

總看到許多日本人在閱讀王陽明《傳習錄》,

許多人讀了之後,就閉目靜坐,

似乎是在聚精會神、思索精義。”

這位浙江青年,就是蔣介石。

蔣介石震撼不已,

他萬萬想不到:陽明心學在影響明清兩代無數豪雄後,竟然傳到了日本。

而讓他更想不到的是,

日本之崛起竟與陽明心學息息相關。

日本之所以能迅速崛起,

與歐美列強分庭抗禮,

一切都得歸功於明治維新。

而明治維新最重要的推手,

就是王陽明的陽明心學。

章太炎曾說:“日本維新,亦由王學為其先導。”

梁啓超說:“日本維新之治,心學之為用也。”

深入了解後,蔣介石慨然長嘆:

“中日兩國的差距就在於一個王陽明。”

▲ 陽明心學對日本影響甚深

而更讓蔣介石意想不到的是,

陽明心學後來還成為戰後日本崛起之重器。

日本經營之聖稻盛和夫,

三菱集團創始人岩崎彌太郎,

日本國立銀行創始人、實業巨擘澀澤榮一,

早稻田大學創始人、日本首相大隈重信,

…………

數之不盡的日本政治家、企業家,

都將王陽明及陽明心學奉若神明。

日本超過150年的企業現有2萬多家,而中國不足100家。

日本為何這么牛?

答案就是:無所不在的匠人精神。

而匠人精神之核心,就是陽明心學。

被中國人遺忘的王陽明,

被日本拾起,成為其崛起之引擎。

幸好,還有人記得王陽明。

2015年兩會期間,習近平說:

“王陽明的心學正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精華,

是增強中國人文化自信的切入點之一。”

作為中國人,我們不能忘了王陽明。

有一年,王陽明和朋友到山間遊玩。

朋友指著岩石間一朵花對王陽明說:

“你經常說,天下一切物都在人心中。

這花自開自落,與我心有何關係?”

王陽明回答說:

“你未看此花時,

此花與你心同歸於寂。

你來看此花時,

則此花顏色一時明白起來。

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

無論身處何種時代何種體制,

沒有人能替你看顧你的內心。

唯有此心光明了,

世界便一同光明起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