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總是做些無用功?

2019-03-09 07:00:41

文:霧滿攔江

(01)

先來一輪智力輾壓:

1989年,日本北部一座小城市,春夜時份,發生了一起蹊蹺兇案。

一名單身絕色美貌女子,被發現死於自己寓所的客廳。死者頭部遭受重創,伏臥於地,頭部衝著臥室,腳部指向房門。

從倒地姿式上來推斷,應該是該女子回寓所時,被人盯梢,女子打開門正要進入,兇手從其背後趁勢撲至,迅速推其入門,對其多次毆擊致死。

衣物完好,沒有性侵的跡象。

不是劫色。

死者家裡的財物,分毫未動,身上的錢,完好無缺。不是劫財。

那是劫什麼呢?

警員仔細檢查,發現死者寓所客廳的電視機旁,有一個方方正正的積塵區。

就是說,電視機旁邊,應該有個東西,被人拿走了。

警員入神的盯著那塊積塵區,突然間恍然大悟:

我知道兇手是誰了,也知道兇手為什麼犯案!

馬上去抓捕他!

——你知道兇手是誰,為何犯案嗎?

現在我們插播與此案相關的原理及問題,你會發現世界超奇妙的。這些問題,很快就會和此案的偵破相會合。

(02)

曾有位畢業於台灣大學的黃姓人士,回憶學校生活時說:

讀書時,有次學校請來了個叫郭台銘的,來給大家演講。學生們一聽就炸了,誰是郭台銘呀?他是乾什麼的呀?計算機連線器?不過是計算機周邊的零碎部件罷了,屁大一點的小企業,就憑他,也配給我們大學生演講?我呸!

大家都不去聽,郭台銘一個人對著空空的座位慷慨激昂,狀若瘋癲,好不尷尬。

校方也很難堪,對郭台銘解釋說:其實吧,我們學校的學生們……你懂得,他們其實很聰明的,要不咱們再來一場,下次肯定爆滿。

郭台銘臊得跟什麼似的,說:要不……還是算吧。

校方急了:別呀,我們學校的學生非常謙和,非常懂禮貌的,說定了再來一場,人多到肯定會叫你大吃一驚。

然後校方就無恥的做手腳,要求學生們都要去聽,還要現場點名。

學生們無奈,只好硬著頭皮去,可行至半路,咦,忽然發現有家超大企業,來了個部門小經理校園演講,頓時大家就忘了郭台銘,轟的一聲全都湧進去了。

結果,到了郭台銘演講時,發現下面只有校方強行從食堂扭來的大媽大嬸,手拿飯勺傻傻的看著他。學生們寧肯讓校方記過,也堅決不聽。

不聽就算了,校方徹底認輸了。

事隔多年,台大的畢業生聚會,見郭台銘在電視裡侃侃而談,不由得嘆息道:唉,看走眼了,那時候怎么會那么蠢?錯過了聆聽頂尖人物訓誨的機會。

再想想學校時期,大家拒聽郭台銘,去聽的是哪家企業部門小經理的演講呢?才注意到那家企業,早就灰飛煙滅了,連名字都想不起來了。

怪不得大家這些年來不好混,原來做的全是無用功。

(03)

幾年前,清華大學教育研究院,發布了一份研究報告,稱:

超過20%的中國大學生,在課堂上從未提問或是參與討論。而有這一做法的美國大學生,只有3%。

同時,只有10%的中國大學生,經常提問或很經常提問,而美國大學生則約有63%的經常提問或很經常提問。

為什麼中國大學生,上課時不吭氣呢?

原因可能有很多,但清華大學教育研究院給出一個解釋:

中國大學生認為,這世界一切都是規劃好的,都是固定的。答案是標準的,方法是現成的。既然是固定的,你說清,我記住,不就結了?考試我一答一個準,不就結了?有什麼好問的?萬一問出什麼麻煩,大家反倒都不愉快。

是這樣子的嗎?這世界,真的是一切都固定的嗎?

世界是不是固定的,暫時不下結論。但許多人的大腦,確是固化的——現在我們回到案發現場,去捕捉殺害美貌女子的疑兇。

(04)

警員衝出公寓樓,沖向距離最近的錄象帶出租店,厲聲質問老闆:這幢公寓樓中,有名單身男子,近日在你這裡租過黃色錄相帶。他是誰?

還真有這事,老闆很驚訝的告訴了警員,租借黃色錄相帶的男人房間號。

警員火速申請搜查令,沖入租借黃色錄相帶的男子家中,發現那廝正悠然坐在踏踏米上,蹺腳觀賞著黃色錄相。用來放映毛片錄相的那台錄影機,正是他從被害女子家裡拿來的。

也就是說,女子家裡電視機旁,不見了的東西,正是這台錄影機。

疑兇總是捉住了。可他為什麼殺人呢?

(05)

原來,這名男子性格保守而自閉,發現樓中有名絕美單身女子之後,就偷偷觀察,不知怎么獲知了女子家裡有錄影機的事情。於是每天想入非非。這天他從錄相帶租借處借到黃片,拿回家時卻發現錄影機制式不對,自家的錄影機播放不了。於是他就琢磨,去把單身女子寓所里的那台錄影機拿來。

案發當天,他窺視在公寓樓外,見單身女子回來,就悄悄跟上。女子一開門,他就衝過去重力一擊,將女子打倒,然後迅速衝過去搶錄影機……

——你或者會問:咦,這房間裡有個活色生香的現成美女呀,還看什麼黃色錄相呢?

提出這個問題的人,絕對成不了一名優秀的犯罪分子。犯罪分子的腦子就是這樣,異常的專注與固執,要看黃色錄相那就堅決看,哪怕旁邊有一萬名赤裸美女,也攔不住他觀看毛片的堅定信念。

而警員能夠迅速破案,不是警員比別人更聰明。只是因為警員知道犯罪人士的普遍特點——大腦封閉,思維固化。無論這世界如何變化,他的思維不動如山。

如果他的思維能夠應時而變,就很容易適應這個世界,沒必要犯罪了。

(06)

中國有一本神秘的《易經》。

易字的意思,是變化,迅速的變化,不斷的變化,有規律但超出了人類大腦運算能力的變化。

但是中國人拿這本書,做啥子呢?

算卦!

——易經易經,已經說明白了未來的一切,有多種可能,充滿了不確定性,處於時刻變化之中。可中國人偏要相信有一個固定的未來,居然還拿這本書說未來不確定的書當證據,這種思維,豈不是亂來胡扯?

這個奇特的現象,恰恰說明了:世界是變化的,但人的思維,卻固如頑石,不動如山。

——之所以認為未來是確定的,世界是固化的,只是因為自己的思維固化。

固化的思維,總是沿循同一條線路行進,並堅信世界也理當如此。

反命題:固化的思維,會認為這世界是固化的。思維固化的程度有多高,就會認為這世界固化程度有多高。

但因為這世界是迅速變化的,那些固化的大腦,都會因此付出代價。

(07)

日本小城公寓殺人事件,就是因為疑兇的大腦,嚴重固化了,牢牢鎖定在非毛片不看的奇怪頻道。縱然是眼前和活色生香的美女,大腦也拒絕因應外界變化而變化。

台大的學生們,拒聽郭台銘而聽那些迅速湮沒的無價值講話,就是因為這些熊孩子的思維,是完全固化的。儘管,你跟他們講這世界是迅速變化中的,他們也會點頭,但點頭歸點頭,固化歸固化。最終他們的選擇,仍然是否定變化,認為現存格局會永恆不變。

固化的思維和大腦,無視變化。一個人如果固執的堅持些什麼,就需要冷靜了。

哲學家羅素說:我才不會為自己的信仰而死——萬一我信錯了怎么辦?

同樣的道理,一個人也決不應以信仰的名義,傷害別人——萬一你信錯了怎么辦?

清華大學教育研究院稱:那些大學時間從來不提問題,不參與討論問題,認為一切都已規劃好了的學生,當他們畢業後,就成為老實巴腳的無語族。膽小怕事,懦弱無能,也是人們常說的沉默大多數。

這些人,會以頑固到了不可理喻的堅忍,把他們固化的思維往現實上套,當然是一套一個錯。舟已行矣,而劍不行。每天反覆做大量的無用功,他們的生存現狀,就一天天向下滑,向下滑。當這種滑落突破他們的心理承受極限時,他們就會默默的流淚,自怨自艾,憎恨這個世界欺騙了他。嚴重點的,或是心理崩潰,或是挺而走險拚死一搏。

但這種人哪怕是搏到盡頭,也不過是本文中的疑案一個水平,就是因為他們的大腦拒絕改變,行事愚蠢到了讓人無法相信的地步。

人類的智慧,是逐漸積累的。那么現在我們的年輕人,是不是變得聰明了呢?

大概也許可能,但最好不要太樂觀。

(08)

越是大腦結板,思維固化之人,越是有著種把自己的觀念推廣開來的衝動。只因為他們心裡棲惶,需要更多人的認同,以強化他思維繼續固化的信心。

——有人說:放棄那些無用的社交!

放棄你妹!以你現在的智力和人生經驗,你能確定哪些交社是有用的,哪些社交是無用的?別忘了這世界是變化的,不確定的,今天那些你認為非常有用的社交,可能到明天一錢不值。今天你不屑一顧的,明天你才知道他才是唯一有價值的。昨天你對我愛理不理,今天我讓你高攀不起。台灣大學的學生們當年錯過郭台銘,選擇了一家迅速被湮沒的企業,這還不夠說明問題的嗎?

清同治十年,南洋商人張弼士,去參加一個絕對無用的社交,現場主人端上來一盞奇怪的飲品,說這東西叫葡萄酒,是當年英法聯軍於鹹豐年入侵煙臺時,發現山中有許多野葡萄,於是英法聯軍就採摘這種野生葡萄,釀製成別有風味的美酒,飲用自娛。

主人在講述這件往事時,客人們只是笑笑,對他們來說這是一次無用的社交,一個沒意思的故事——可對張弼士不一樣。

張弼士去了煙臺,經過周密的考察與研究,最後推出了一個你再也耳熟不過的品牌:張裕葡萄酒。

人的機遇與發展,也是充滿了不確定性的,有可能是一次偶然的場合,一句漫不經心的耳語,就觸動了你的神經,刺激了你的夢想,改變了你的未來人生。

——還有人說,不要看那些沒用的書,要看就看有用的。

你有什麼能力斷定一本書有用無用?即使今天真的派不上用場,又怎么能斷言未來也派不上用場?想當年《馬可波羅遊記》出版,就連出版商都不知道,這本純屬異域獵奇性質的書,能有什麼價值?可是一個熱那亞人哥倫布讀到了,卻激發了他大航海的夢想。

一本絕對無勝的書,竟爾是改變了這個世界。

我有位朋友,他有段時間遭遇職場危機,與大主管產生對立情緒,已經做好了撂挑子走人的準備。可有一天,在一個非正式場合,大主管提到一本很低端的小說,現場幾無人聽說,恰好他看過。一番交流之後,雙方竟成莫逆。而那本書,是當初父母處心積慮不想讓他看的,因為那本書沒用。

如果他當初只選擇有用的,關鍵時刻就會發現,所有有用的其實全都沒用,反倒是沒用的部分,不知哪朵花會悄然開放帶來生機。

說過了,這世界是不確定的。一件事,一個社交場合,一本書,一幅畫,一段美妙的樂曲,實際上對這世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來說,都可能毫無用處。但這種無用,只是思維爆發之前的累積。沒有累積就沒有量變,沒有量變,你的人生,憑什麼要實現質的突變?

你永遠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兒,不要用固化的大腦,輾壓變化的人生。不要太早把你的未來關閉,不要太早把你的心鎖死。你心裡固執的成念有多少,你就會失去多少機會。曾被你拒絕的事物有多少,你的未來就失色幾分。你思維中的固化程度有多高,對你智慧型的減損就有多嚴重。打開自我吧,釋放那些思維中封閉的區域,釋放出自己的機會與智慧型,這世界是不確定的,縱然是那些萬年永固的,也只不過是變化的機率略低一些。世界是海,人如游魚,且不可把自我封閉在觀念的玄冰之中,萬千年後淪為失敗的化石,供人憑弔。只有當你順應變化的風潮上下翻湧,你才能體會到與生命俱來的無限快感。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