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敗在瑞典

2019-02-25 14:17:53

2007-01-15 14:53:01.0 來源:法律教育網

文/勞劍

一個國家的首相,下班和外出居然都是步行的,沒有保鏢跟隨,也沒有道路管制,更沒有龐大車隊呼嘯而過。結果一天晚上,在他看完電影步行回家途中,不幸遇刺身亡。一個國家的副首相,僅僅因為使用了公務信用卡購買個人衣物,被媒體曝光引起非議被迫辭職。前者發生在1986年,首相名叫帕爾梅,後者發生在1995年,副首相名叫薩林。這兩件事,都發生在一個叫瑞典的北歐國家,典型地反映了瑞典的社會現實,特別是反腐敗和廉政建設那種“所向披靡”的巨大威力。

當然,瑞典不僅僅對中央政府高層人物嚴厲監督,對每一位政府官員都有嚴格的清廉要求和嚴密的監督。前不久,瑞典馬爾默市一名主要官員,就因一紙訴訟而焦頭爛額。其起因在我們看來,實在有點“拿雞毛當令箭”,僅僅是在今年年初,他應一位從商的好友邀請去南非度假,期間住在了好友的別墅內。就這么一件事,誰知回國後竟被控涉嫌收受商業賄賂。其實,檢方沒有什麼實質性的證據。但是檢察官認為,他的南非之旅有導致權錢交易的可能性,單憑這一點,即可提起公訴。這個案子讓很多外國人覺得難以理解,但瑞典人卻覺得理所當然。

確實,瑞典的清廉舉世公認。2006年11月7日,全球知名的反腐敗機構、總部設在柏林的“透明國際”組織,公布了2006年度清廉指數排行榜。該排行榜顯示,芬蘭、冰島、丹麥、瑞典等幾個北歐國家,延續了以往的清廉本色,繼續名列前茅。

瑞典一位女檢察長曾說,她當檢察官30多年來,從未受理過一起官員腐敗的案件。

公平誠信理念深入人心

在瑞典,因受歷史和文化的影響,腐敗行為被認為是天理難容,很少有人幻想通過貪污受賄來發財。一則,健全的制度和嚴密的監督,使得搞腐敗不太容易得逞;二則,腐敗行為一旦被發現和查處,涉案官員將為此付出慘重的代價;三是,貪污受賄等權錢交易更被認為是非常羞恥的事,誰要是背負腐敗臭名,整個家庭和家族都難以抬起頭來。

瑞典的公民都認為,公平正義和誠實守信是必須遵守的社會準則和個人操守。可以這么說,這樣的榮辱觀念,已經深入到了人們的骨髓。

正因為強調社會的公平正義,所以在瑞典,從一般公務人員到政府首腦,都決不允許搞特權。首相就居住在普通居民區,平時沒有保鏢,出入也不帶隨從,家裡沒有公務人員,更沒有廚師、保姆等政府配給的後勤服務人員,上下班必須乘坐公共汽車或開私家小車。平時除非履行國務,否則不允許使用公務車輛。因此在瑞典首都,經常可以看到首相一個人在街上行走或在商店購物,與一般百姓沒有什麼兩樣。周末,警察甚至可以截住任何公務車輛,包括首相的車輛進行檢查。

公民重視誠信的品質,政府也很重視公民的誠信建設。國家通過信息聯網,將每一位公民的誠信記錄在案。一個人如果有不良行為,就會作為污點被如實記錄下來,並在求學、就業、晉級時產生應有的影響。一位在瑞典取得博士學位的中國留學生,在申請一家著名跨國公司職位的考試中,筆試面試均拔得頭籌,其他條件也很優秀,但最後還是落選了。什麼原因?總裁告訴他,未被錄用的原因,是他在求學時有兩次乘車逃票的記錄——雖然時間相隔一年多,還是被照錄案底。這種不良行為,就成為其誠信記錄中的嚴重污點,如果他長期生活在瑞典,那么其負面影響將是終生的。

政務公開使腐敗難以得逞

瑞典是世界上第一個執行政務公開的國家。早在1766年,瑞典議會就確立了政務公開的原則。根據這項原則,任何一位瑞典公民都有權查閱任何一個政府部門的檔案(涉及國家安全的除外),包括財務檔案;公民還有權查閱任何公務人員乃至國家元首的財產與納稅情況。如果有人想知曉某一位官員的收入和納稅信息,可以到國家稅務署申請查詢;如果他懷疑某一名官員公款私用或揮霍公共資金,就可以向有關機關或媒體舉報,隨後就會有檢察官調查這名官員。

在這樣的制度面前,瑞典政府的政務運作和經濟運作都非常透明,被國際社會稱為“透明政府”和“透明經濟”。確實,瑞典建立了嚴格的招標投標制度,即使是私人出售財產,比如出售房屋、汽車等,也要招標。在其他國家,啤酒生產商用銷售提成鼓勵商家促銷他們的酒,或者出錢請商家把他們的酒擺放在顯著的位置,這都是很平常的銷售手段。但是,這些在瑞典都不被允許,而且瑞典很早就實行了政企分開,經濟資源配置充分市場化,所有流程都是透明的,這樣就杜絕了暗箱操作,從源頭上切斷了權錢交易等腐敗的可能。

健全的監督體系實現全民監督

瑞典首創了很多先進的制度,專門的檢察官制度就是瑞典人的首創。1809年,瑞典就設立了議會監察專員,他具有很強的獨立性。監察專員如何辦案,不僅上司不能命令或指示,就是首相也無權指揮或操縱。監察專員的產生來自議會選舉,監察機構的運作資金直接來自議會撥款,這就從根本上擺脫了政府的控制,保證了司法獨立。因此,監察專員可以在不受外界干擾的情況下,依照法律獨立行動。

同時,隨著形勢的發展,反腐敗制度也得到不斷的完善。比如,以前政府官員的消費如果是因公的,可以直接使用公務信用卡。但自從前副首相薩林利用信用卡為自己購置衣物的醜聞曝光後,政府馬上就改變了這一做法。現在,官員即使是因公消費,也必須自己先墊付,然後拿發票報銷,而所有的發票都必須經過嚴格的審核。這樣一來,即使想利用公務信用卡購買私人物品也不再可能。

當然,其他反腐敗方面的法規也非常健全。比如制度規定,公務人員和企業雇員接受禮品均構成受賄罪,只有一些小禮品,比如一束花、一盒朱古力或一瓶威士忌酒,可以免除處罰。儘管瑞典刑法只能適用於本土,但是如果外國的公務人員或企業雇員在瑞典行賄或受賄,瑞典刑法對他們同樣適用。

此外,屬於瑞典首創的還有官員財產申報制度。

除此之外,另一方面,他們還充分發揮媒體和民眾的監督作用,營造全民監督的氛圍。在瑞典,反腐敗決不僅僅是監察專員和檢察官、法官的事,而是全民關注的事情,媒體和民眾都有很強的監督意識。瑞典與其他西方國家一樣,奉行新聞自由,報紙和電視等媒體可以觸及經濟、社會、政治等各個領域,有權對任何現象發表言論,並進行揭露和曝光。可以這么說,報紙、電視等媒體可能會極盡猜測、窺探、曝光、揭露之能事。這就使得大大小小的官員始終處於眾目睽睽的監督之下,必須嚴格自律,一言一行都得十分謹慎,一不小心就會處境尷尬,甚至辭職下台。這也使得包括權錢交易在內的腐敗行為不可能“失控”。據瑞典國家反腐敗辦公室負責人稱,有很多賄賂案件的敗露,就源自媒體和民眾的監督、曝光和檢舉。

在瑞典,如今基本已不存在制度性的腐敗。雖然那裡腐敗醜聞還是時有披露,但是從總體上看,腐敗已經被遏制在了非常低的限度。這與瑞典反腐敗制度的健全和完善,監督體系的嚴密和嚴厲,具有相當大的關係。

摘自《檢察風雲》2007年第2期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