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亮之錯

2019-02-24 11:56:54

諸葛亮大概是中國歷史上最聰明的男人吧。隆中對、草船借箭、空城計等策略計謀可謂奇妙無比,八陣圖、木馬流牛、連弩之法等發明創造讓人嘆為觀止。諸葛亮大概也是中國歷史上最忠誠的丞相吧。一句“鞠躬盡瘁,死而後己”感人至深,兩篇《出師表》流傳千古。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最聰明、最忠誠的巨星,最終卻“出師未捷身先死”,隕落於五丈塬。“亮粉”們每每念此唏噓不己,不禁恨蒼天之不公,哀時世之不平。其實,我們若拋開小說或傳說中的誇張成分,仔細分析不難發現,諸葛亮功成垂敗實由一系列決策失誤所致,更與其領導方式不當有關。
諸葛亮領導方式的最大特點是“事必躬親”。為報答劉備三顧茅屋之恩,完成先帝臨終託孤重任,諸葛亮嘔心瀝血,夙興夜寐。“諸葛一生惟謹慎”,任何事情他都要親自過問才敢放心。《三國志》裴松之註:“政事無巨細,鹹決於亮”。諸葛亮雖高居丞相之位,平時經常親自校對政府公文,六出祁山時二十軍棍以上的懲罰都親自審定。
這種近乎極至的事必躬親嚴重地破壞了蜀國的組織秩序。主簿楊顒曾經勸諫諸葛亮:“我常見丞相親自校對薄書,我認為沒有這個必要。治理軍國,自有體統,上下不可相互混淆。譬如治家之道,必然是僕人耕田,婢女做飯,這樣都有事情可做,也都有所收穫,一家之主則從容自在,高枕無憂。如果主人親自勞作,必然形神皆憊,終一事無成。難道主人的智力不如僕人、婢女嗎?當然不是,而是這樣做的話便失去了主人應有的身份。古人云:坐而論道,謂之三公;作而行之,謂之士大夫。”楊顒之言很有道理,也比喻得十分形象。上下有別,各有分工,各司其職,是一個組織良好運轉的基礎。居高位而司低職,不僅會從上而下破壞組織的分工體系與管理秩序,而且會使領導無法集中時間與精力關注組織的大政方略。在這一點的處理上,諸葛亮顯然不如西漢宰相陳平。漢文帝問陳平:全國一年刑事案件多少,國庫全年錢糧收入多少?陳平答:陛下若問刑事案件應問廷尉,若問錢糧收入應問治粟內史,而宰相者,“上佐天子理陰陽順四時,下育萬物之宜,外鎮撫四夷諸侯,內親附百姓,使卿大夫各任其職”。
更為重要的是,事必躬親還極大地損害了國家的育人機制。既然大小事情,諸葛亮一概包攬,屬下還能做什麼呢?屬下沒有作為的空間,其才能如何展現,如何為人所知呢?屬下沒有作為的機會,其才能如何在實踐中不斷鍛鍊與提高呢?諸葛亮太聰明了,大家都覺得他的決策絕對英明正確,不用多想,照著去做就行了,不照著做還是違抗命令。諸葛亮太謹慎了,總是擔心別人做得不好,非得親自過問不可,大家知道任何事丞相都會最後把關,不用細做,做得差不多就行了,做得再好丞相也會修正一番。如此一來,大家都沒有了做事的積極性與主動性,整個蜀國只有諸葛亮這個“超人”在瘋狂地工作,其餘的人只是在他身邊唯唯諾諾,碌碌無為。於是,“超人”死後蜀國出現空前的人才荒,文臣只有蔣琬、費褘等少數幾人勉強能用,武將更是落個“蜀中無大將,廖化做先鋒”的笑話,蜀國為司馬氏所滅就再自然不過了。諸葛亮也許忘了,“月明星則稀,日出月則隱”;他更沒有想到,自己操勞數十年的結果就是生前累至吐血,死後無人可繼,親自葬送了蜀國的未來。
其實諸葛亮並非絕對聰明,真正聰明的人是善於使用他人為自己工作的人。如美國著名企業家、鋼鐵大王卡內基自豪地在他的墓碑上刻著:“一個知道選用比自己更強的人來為他工作的人安息於此。”當然諸葛亮也不會成功,“成功的董事長有時間去釣魚”,而他沒有。
諸葛亮已經不在了,但今天中國機關、企事業單位中諸葛亮式的超人還有不少。如果你是領導,你的日程表總是排得滿滿的,以至於喝杯咖啡的時間也沒有;你總是覺得,招不到好的員工,下屬做事總令你不放心。你得想一想:我是不是事必躬親,犯了諸葛亮之錯呢?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