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是愛你的

2019-03-10 00:01:41

摘自賈九峰《你若懂我,該有多好》

1

她三步兩步搶出門去,竟在門階上一腳踏空,狠狠地撲倒在門前的煤渣路上。報信兒的人顧不上她,跑到後面一排房裡呼叫起來。

出事啦,礦上出事啦——

她聽得真真切切,不會錯了。她看看自己的兩隻手掌,血已經透過麵粉洇了出來。這鮮紅的血仿佛是最有力的證明。礦上是真的出事了,而他不正是這一班嗎?

她爬起身來,兩隻膝蓋打不得半點彎兒。沒幾步,人便又摔倒在地。頭髮披散了下來,手心裡緊緊攥著的是兩把混了血的泥巴。她簡直搞不懂自己,滿腦子裡盛放著不著邊際的絢麗的煙花,是興奮、是激動、是害怕、是惶恐、是驚、是喜、是悲、是憂、是愧、是哀,她管不得這么多了。這些年裡她始終構想著的,她在心裡演示過的,她在夢裡所經歷的,就在她跑向礦上的這一段路里,從頭至尾統統地湧進她的腦子裡來了。

她望見人頭攢動的井口了。她看到好多像她一樣的女人滾倒在泥土裡,臉上哭得一道黑一道白的,都向天上仰著臉,一聲一聲地呼喊著一個名字。

她學著那些女人,張大了嘴,可是竟在那一瞬間,她居然把他的名字忘記了。

2

他只聽到一聲悶響,遠遠地,像是春雷滾過一道山樑。

當他回身打算向巷道外走走看時,才聽到在強大的氣流撞擊下,礦石像是隕石一樣從天而降。他返身逃了回來,在一片漆黑之中,漸漸失去了聽覺。憑他的經驗判斷,一定是三號巷道爆炸了。而他在四號巷裡,又深下了三十多米。同時他敢斷定,在巷口作業的兩位哥們怕是躲不過這一劫了。

他的眼前閃過了她的臉龐。他心中暗自慶幸,她又該為我流淚了。

五年前,那一次礦上的透水事故。因為有人臨時跟他換班,他躲過了一劫。就在他去交還礦燈的路上,礦下透水了。他不知道,他還坐在那裡與登記礦燈的工友聊著家常。當他正向人家誇讚自己老婆溫柔賢惠時,礦上的安全員火急火燎地闖了進來,問一份礦燈領取的名單。他從椅子上一彈而起,撒開兩條長腿往井口處跑。

他看見她了。她不似別的女人撒潑打滾樣地哭嚎,只是靜靜地站在角落裡,眼睛死死地盯著井口,好像她的眼光是一根繩索,可以把她想要的人從井裡捆綁了打撈上來。

他輕輕地拍了拍她肩膀。她轉回身來,先是驚詫萬分,繼而醒悟過來,不顧兩行長長的淚痕,一頭扎進了他寬厚的懷裡。

3

她止不住自己回頭的念想兒。她總感覺他還會像五年前那樣突然出現在她的身後,在她的肩上放上一隻手、一隻溫暖的大手。所以她還是那樣站著,不與那些呼天喊地的女人們攪在一起。她的嘴緊緊閉著,說不出一個字眼,更說不出他的名字。她在心裡堅守著一個信念,只要我不放棄,他就會回到我的身邊來,高高興興跟我回家接著包餃子。

她想,若他不夠愛她,一定會發現五年前在她滿臉的淚水中,竟然包含了一層得償所願的成分。她一頭扎進他的懷裡,除了短暫的欣喜,更多的是為了掩飾自己的情緒。她終於等到了這一天啊,卻被這個不該發生的意外又將她交還給了原來的生活軌道。

她的兒子即將升重點高中了,她真的是需要一筆錢啊。那次透水事故是多么好的一場及時雨。眼巴巴地看著那些鼻涕一把淚一把的女人們手裡攥著成捆成捆的鈔票,天天在礦上吃香喝辣,逍遙自在,不管天不管地只想自己瀟灑。她就眼氣,兩眼冒血,通紅通紅的。為什麼天上掉餡餅偏偏砸著的是她們,而這場及時雨卻沒有一個點兒落到我的身上啊。

夜裡,她睡不著,恨到失眠。聽著他平穩勻稱地呼吸,她的牙也不由地緊緊咬在一起。有時,她會在心裡暗自說,你還不去死,你真沒出息。

4

他記得,女人死死地摟著自己,那種感覺真得很好。在那一刻,他才明白,自己的這一條命究竟有多么重要。因此,五年來,他小心翼翼地保護好自己,他要對她母子二人負擔起一個男人的責任。

他後悔不迭,若不是五年前那一個深情的生死擁抱,他哪裡能體會到這一份從未有過的真情?她來到礦上這些年,他怕是不知忽略了多少呢?借著那個擁抱,他把頭抵在她的肩膀上,看見了她稍有彎曲的後背。為了這個家,她的操勞不比自己少呀,為什麼原來竟然視而不見。他心中發誓,我要盡我所能,愛她寵她,不讓她受半點委屈,讓她唱歌,天天歡笑,給她最幸福的生活。

他記起了兩人見面的那一天,她微微低著頭,不敢看他,又帶出了半分害羞。她說,我有個五歲的孩子,調皮,不聽話,我管不了,我想找個人管著。

他說,礦上男孩子沒有不調皮的,你管我管,孩子長不了出息,不出大格沒事兒。

她問,你為什麼總也不結婚?條件又不賴,還是老高中,是不是挑得厲害?

他如實說,我不挑,我成分高,爹娘都死了,沒人給操心。我也是死心眼兒,喜歡鑽研個小技術,從來沒想過成家的事。一來二去,年齡就大了。

他問,你從小在城裡,你不怕礦上苦嗎?

她沒有正面回答。她說,我只想離開那個地方。聽那口氣,好像哪裡能夠收留她,她就可以去哪裡。本來她對男人是死了一百個心的,她害怕再一次被人無情地拋棄。可是她偶爾聽說有的女人專心致志地做一件事——嫁死。嫁死就是專門嫁給礦工,盼著他意外死亡,可以大撈一筆昧心錢。

也許是出於對男人的報復心理,她來到了他的面前。

5

她從他們相處的第一夜想起。他是童男,他很緊張,躺在她的身邊,有些不知所措。她也有些侷促,她曾經多么渴望男人的身體,而如今卻令她感到極度陌生。此刻,她只想拒絕,卻又不知如何拒絕。她還沒有絲毫的愛想要給他,她只要得到他換命的錢,根本不想與他產生任何情感的瓜葛。那不是她構想的生意。她摸到自己的皮膚冰涼,像一隻冬眠的青蛙。

他沒有貿然過來,只用眼神試探著她的意願。他的胸腔里像是燃燒著一隻地球,滾沸的岩漿左衝右突,卻找不到發泄的出口。

她略有猶豫,我該不該公平地對他?

他不像自己想像的礦工一般粗魯不堪。從當初見面時她就有了自己的判斷,儘管多年從事體力勞動,練就了一身堅硬的肌肉筋骨,可是在自己的女人面前,他都一點點化成了繞指柔情。

最起碼他是個好人。後半夜,聽著他輾轉難眠,她有些可憐他了。她把手輕輕地放在他的背上,不知不覺地臉上竟淌下淚來。

他驚訝地翻身過來,遲疑著將她摟進了懷裡,好像犯錯似地問,你怎么哭了?我欺負你了嗎?

聽了這一句話,她即刻決定把身體獻給他,只有這樣,她才能問心無愧地把那個不可告人的計畫實施。

而他剛一觸到她身體的隱秘,火山便沖天而出騰空萬里了。

6

他發現她偷偷地吃避孕藥。他明白,她不想再生小孩子了。

他沒有怪她,她的身體虛弱得厲害。除了這個原因,她自從在那一場感情危機里掙扎出來,一個人帶著孩子,牙齒上刮,牙縫裡省,兩個人相依為命,有一粒米她一定是餵進孩子嘴裡的。她對孩子的疼愛超出自己一萬倍。她已經不可能再會愛上別的孩子了。

他趁著歇長假的時候,一個人偷偷地來到礦區醫院做了男扎手術。回家後,他把手術單交到她的手上。她上前扶他上床的時候,聽到他囑咐說,你以後不用吃藥了,那樣藥對胃刺激太大了。

她從心裡感激這個男人,那么體貼她。只做,不喜歡說,更不會哄騙人的甜言蜜語。他本來對孩子就像親生的一樣,從前她的眼裡總覺得他做得假惺惺的,而現在她才發現他不曾虛假過。之所以她不敢相信,是因為她懷揣著一顆不能見他的心。

他果真是對孩子小事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但大事上他一點都不馬虎,釘是釘鉚是鉚,孩子不敢差錯半點分毫。孩子也真親他服他聽他的,從心裡對他是佩服敬重,從沒有因為他是一名普通的礦工而瞧不起他。在鄰居們眼裡,一家三口倒顯得疏遠了她。

她的心裡酸酸的,不好說是個什麼滋味。

7

她怎么會忘記呢?他知道她最愛吃餃子,只要他倒班在家,午飯一定是大餡水餃。他只會讓她在旁邊洗洗醋碟,其餘的不用她動一根手指頭。

幾年前,為了孩子能上重點高中,他央求礦上的經理為他打電話求人,他一個人騎著人力三輪車把一座落地鍾送到校長的樓上去。為了孩子的學費,他把工友們的錢幾乎借了個遍。人人湊個三百二百的,他像是銀行里坐檯的職員,天天把手裡的錢數來數去,數到最後總是一聲嘆息。

他對她說,若是那回不跟誰誰誰換班,二三十萬元賠償款早到手了,別說兒子上高中,就是出國留學也不成問題了吧。

她聽得凜然一驚,像是被人看穿了詭計。她真得擔心,他上來一把捉住她,不依不饒地審問她,我對你們母子這么好,你為什麼還生出這樣狼心狗肺的陰謀?她遮遮掩掩地說,你快得了吧,錢重要還是命重要?說些個不著邊際的傻話。明天我去城裡,找親戚再想想辦法吧。

她哪裡來的親戚,她是瞞過他到醫院賣血的。而她恰恰是看到了他,求著醫生給他開獻血單。醫生說,你都幾次了,獻血只能一個月一次,你為了兒子讀書也不能不要命啊。他只管嘿嘿地笑著,那么驕傲。站在門外她被他笑得淚水漣漣。

她揣著獻血的錢回到家裡來,他端著一碗糖水正在屋地上走著喝。他若無其事地從兜里掏出二百塊錢來,得意之情溢在臉上,這下總該夠了吧,不該讓你這么著急的,都怪我沒門路關係。

她再看兒子時,竟然覺得跟他越來越相像,那誠實熱情,那憨厚淳樸,那勇於承擔,那開朗幽默,不是他的兒子,還能是那個無情無義卑鄙無恥的小人的兒子嗎?

今早他出門時,她故意沒告訴他。她要一個人在家包餃子,讓他回來吃個現成飯。麵團在她手裡越揉越軟,她發現自己心上堅硬的傷痂不知何時消失了,暖乎乎地,像是心裡揣著一隻可愛的小貓兒。

8

他的身上一直揣有一封信,寫給她和兒子的。他何曾不知,在礦上做工離閻王爺很近,說不定哪天走個面對面,他一把扯住你,你就在深深的礦井裡永無天日了。

這封信他已經讀過無數遍了,他能夠從頭至尾背出每一行每一個字。雖說他不願意發生那樣的事,讓他再也回不到有她的那個家裡,但他還是抱著一絲幻想,真的有那么一天,她在收拾他的遺物時,還能讀到他的愛,撲倒在他的身上痛哭一場,他也就知足了。

兒子如願升入了大學,眼看著大三大四,說著話就要畢業了。不管是選擇出國留學還是就業工作,如果有一筆錢放在那裡,她就沒有大的癟子嘬了。還有成家啊買房啊,大城市裡消費高得很,我這個做父親的一點貢獻都不做,躲在地下享清靜,怎么說得過去呢?

他像是坐在地核里,周遭無邊無際的黑,無窮無盡的靜。看不見任何希望,聽不見半點救援的聲音。他試著說服自己,在幾百米深的豎井裡,如果堆滿了三十多米的碎石,這樣的工程量沒有二三十天,是根本不可能打通的。他現在已經虛弱得渾身打顫,還能有力氣撐到那一刻嗎?

他明顯地察覺出,巷道里氧氣不足了。他將信從身上摸出來,抖抖地展開,他想看一眼她的名字。

9

她滴水未進,嘴唇上燒起了兩個大泡。多少天了,她不知道。她的眼前總是有無數張重疊在一起的餃子皮兒,圓圓的,像這個深不見底的井口。

第二巷道里的十五名礦工獲救升井了。在她木然的目光里,有的女人一躍而起,死死地摟住了自家的男人。那重逢的哭聲里,她聽不出是失而復得的歡喜還是得而復失的絕望。有的女人還死活不依地守在那裡。她不敢斷定自己願意是哪一群人,是挽著男人的手臂呢,還是對自己的賠償做著最後的確認。

第三巷道里的屍體找到了,總共有十二具。她跟隨著礦上的人員一一辨認時,有的女人徑直撲上去,臉貼臉地和男人抱在了一起。沒有他,她一步步後退著,從人群里出來。此時她想清楚了,她真的是要他一個人,給自己要一個丈夫,給兒子要一個父親,傷了殘了不計較,只要有一口氣,也不怕。

她目光炯炯地望著上下不停的升降機,想著他曾經在相親相愛的夜裡,輕輕地吻過她,深情地呼喚著她的名字。

10

他安靜地躺了下來。礦燈耗盡了最後一絲電能。可他的眼前分明是她的名字在發光。在她的名字後面,一行行大字熊熊燃燒起來,然後閃著耀眼的光茫,從井口飛升上去……

親愛的,當這封信來到你的面前,我多么不忍心看到你傷心地哭泣。我再也不能撫住你顫抖的肩膀,為你擦乾臉上的淚滴,說一句安慰的話語。如果身邊沒有我,也請你別哭壞身體,好嗎?你的身體不只屬於自己,別忘了咱的好兒子,別忘了地下的我,我們都永永遠遠需要你。請你記住,如果你在笑,我們就在笑,如果你傷心,我們也會難過不已。你是那么善良的一個人,怎么可能狠心對我們置之不理?如果你在以後的某一天想起了我,請原諒我的粗心,好嗎?我沒能帶給你想要的生活,而是讓你拆東補西,過得拮据委屈。你想要的幸福我沒有,可你對我還是不離不棄。你把全世界的陽光給了我,你把全人類的親情給了我,讓我嘗到了為人夫為人父的樂趣,讓我懂得了家的意義。親愛的,我卻不能報答你。礦里的賠償款是我最後獻給你和兒子的心意,我沒有別的本事,但我知道今生我的全部只屬於你。從中拿出兩千塊錢來,其餘的都留給兒子吧。如果我還活著,這兩千塊錢,我會為你買一枚戒指,戴在你的手上,把你一輩子都緊緊圈在我的心裡……

他輕輕笑著,她應該會聽到的,這是他最後的希望。

11

她跪在了救援專家跟前。求求你們,別放棄啊,人還在井下。

整個礦上最後只剩下她一個人的哭求。專家可憐地望著她,勸導她,都整整過去二十天了,沒救了,真的沒救了。你又不是看不到,哪裡還有生命跡象嘛,報死亡,報失蹤,都是一樣的結果嘍。你不要胡攪蠻纏,快去辦正事吧。這口井都成廢井了,要填封的。

辦什麼正事?去結算賠償款嗎?她愣愣地站在工人們身前,不讓人們前去封井。她哪裡阻止得了,人們把她拖出去好遠好遠。她看到工人把一桶炸藥扔進了井裡,她感到像是扔掉了她的心。隨著一聲“轟”的震響,她的心碎成齏粉。腳下的土地搖晃著把洞隙填滿,而後恢復了原來的平靜。

這死一般的靜寂,吞噬了她的記憶。

那份撕裂生命的、錐心蝕骨的疼痛啊,穿透記憶的斷層,洪水一樣洶湧而來。

他的名字突然冒了出來,銘刻在了她記憶的斷岩之上。在她忘情的呼喚中,那疼痛在說,他的愛,她早已明了。她的愛,她這才發現。那么深,那么固執,那么不願承認。

絕望的淚水再一次淌落。喔,原來我是愛他的。

摘自賈九峰《你若懂我,該有多好》

【內容】

《你若懂我,該有多好:讓人心痛又感動的故事》由29則動人的感情故事組成。20篇唯美、悽美的短篇愛情故事,寫盡愛情的美好和痛苦,生動入心,催人淚下;10篇感人、動人的短篇親情故事,父愛母愛之偉大,讓人感傷,更給人希望。

戀人間的愛情,夫妻間的愛情,父母和子女間的親情,超越身份、國界和仇恨的特殊感情……悲歡離合、生死離別,令人纏綿悱惻,卻向讀者傳遞著一個個強烈的信號:愛,不知所起,但可以為之生,為之死。

滾燙的相思之苦、相戀之情,說不完、道不盡的至情至愛,令人傷感,更令人感嘆:世間有真情,人間有真愛……錯過了,相思了,痛苦了,就別再錯過啦。

【作者】

賈九峰,筆名天賦棋子,河北省作家協會會員,專欄作家。在幾十家報刊發表情感小說一百多萬字,被讀者譽為中國最會講故事的痴情大叔。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