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名人聖賢》之第37、38集—《詞壇正宗—李清照》(文本稿)

2019-05-22 04:15:07

《中國古代名人聖賢》之第3738集—《詞壇正宗—李清照》(文本稿)

《詞壇正宗—李清照》(上)

“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雲中誰寄錦書來,燕子回時,月滿西樓,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閒愁。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不管是聽了這首詞,還是讀了這首詞,你的思緒都會隨著它飄揚而起。是誰將這種婉約,這種幽怨,這種粉粉而淡淡的相思,這種夢幻般的美和藍色情調帶給我們呢?她就是南宋女詞人李清照,一位有著獨特詞風而令人望塵莫及的女詞人。

李清照,自號易安居士,濟南章丘人,1084年出生在一個貴族的書香門第,她的父親李格非是宋朝一位非常有名的學者,母親王氏也善於寫文章。父母的薰陶,為她以後成為傑出的女詞人做了很好的鋪墊。她的一生有過快樂,也有過悲傷。又因為她的聰慧浪漫與多情善感的精神氣質,使得她的詞橫空出世,一開巾幗女紅婉約詞風的先河。

蹴罷鞦韆,起來慵整纖縴手。露濃花瘦,薄汗輕衣透。 見客入來,襪剗金釵溜。和羞走,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

這首詞寫的就是少女時代的李清照,天真活潑,爽朗美妙,少女的羞澀與純潔一覽無餘,這是李清照早期的詞,詞中充滿著明快與曼妙,稚嫩與清麗,她的抒情既委婉、含蓄,又極其自然,毫無矯揉造作之意。她的語言更是獨具特色,優美精巧,卻不雕琢求工。

公元1101年,十七歲的李清照與吏部伺郎趙挺之的兒子,太學生趙明誠結為伉儷。趙明誠,是宋朝有名的金石家,醉心於金石書畫的收集考證,十分愛好詩詞藝文。因為共同的愛好與生活情趣,小夫妻倆的感情更是如痴如醉,如膠如漆。每到晚飯後,夫妻雙雙對座,互相考試,飲茶取樂。曾經偶然有過的幾次短暫離別,對於專於情,深於情,十分珍惜愛情生活的李清照來說,卻生髮出了無限的哀怨和閒愁。

元朝伊世珍在《琅環記》中,就記載了這么一段,李清照新婚不久,趙明誠離家遠行,生活的缺憾使李清照創作出一首首略帶苦澀和憂怨的望夫詞,如《鳳凰台上憶吹簫》中寫到“香冷金猊,被翻紅浪,起來慵自梳頭。任寶奩塵滿,日上簾鉤。生怕離懷別苦,多少事、欲說還休。新來瘦,非乾病酒,不是悲秋。休休,者回去也,千萬遍陽關,也則難留。念武陵人遠,煙鎖秦樓。惟有樓前流水,應念我、終日凝眸。凝眸處,從今又添,一段新愁。”這輕盈精妙,婉轉曲折的相思曲,正是抒發了一位少婦對丈夫深深的感情,吐露了不忍離別的相思憂鬱。李清照這種纏綿婉約的閨怨讓人回味無窮,她的思想和她的詞,都有讓人揮之不去的情愫。

公元1107年,李清照夫妻在青州城居住了十四年。期間,李清照創作了大量膾炙人口的文學作品,趙明誠在李清照的協助下,完成了《金石錄》初稿。李清照對這一時期的鄉居生活非常滿意。她說,“甘心老是鄉矣,”她把自己的居室稱作“易安室”,自號“易安居士”。把他們存放書籍和研究學問的書房叫“歸來堂”。並且李清照請人為自己畫了一幅肖像掛在室內,趙明誠特為清照的畫像題詞“佳麗其詞,端莊其品,歸去來兮,甚堪偕隱”。李清照夫婦倆夫唱婦合,醉心於詩詞藝文,編織了一段令人羨慕的愛情佳話。

元朝伊世珍在《琅環記》中還記載了這樣一段故事,說李清照給趙明誠郵寄了一首《醉花陰.重陽》詞,趙明誠自愧不如妻子,於是閉門謝客,廢寢忘食,苦思冥想了三晝夜,填了五十首詞,無意間把李清照寄來的詞夾雜在裡面。之後,請朋友陸德夫點評,陸德夫反覆吟誦後說,這些詞中只有三句是絕妙佳句。趙明誠問是哪三句,陸德夫說,“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而這三句恰恰是李清照詞中的句子。顯然,趙明誠已被妻子的詞風之美,所感化,所征服。

李清照的詞尤如那散落的珠子,熠熠閃耀在他們夫妻之間,同樣,也閃耀在我們一代又一代的追隨者中。

《詞壇正宗—李清照》(下)

李清照的前半生,也就是在她的四十三歲以前,可以說生活得很是幸福美滿,是在一種優越濃厚的文藝書院中度過的。而她的後半生產,卻是在國破家亡,流離失所的難民隊伍中熬過的。

由於金兵的南侵,宋高宗趙構為了維持小朝廷的偏安局面,向金稱臣,把淮河以北的廣大國土拱手出讓給了金國,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國難當頭之時,李清照的婆婆病故,夫妻倆奔喪南下,留在青州的金石圖書,遭到一次兵變,全部被付之一炬。

這些國難和家禍,對於一個熱愛祖國,熱愛藝術的人來說,無疑是一次沉重的打擊。

公元1129年8月18日,趙明誠在混亂的局面中,接受了湖州太守的任命,在赴任途中中暑因病逝於建康,即現在的南京,享年僅僅只有四十九歲。這對於李清照來說,無疑是至命的打擊,他失去的不僅僅是一位終身伴侶,還是一位志同道合的藝術知音。

李清照在晚年的難民生活時期,受盡了磨難和折磨,大量書畫硯墨被盜,孤獨一生,各地漂泊,直到去逝。境況極其悲慘。因此,李清照的詞也以南渡為界,分為前後兩期。

前期的詞主要描寫傷春怨別和閨閣生活的題材,於輕快活潑的畫面中,表現了女詞人多情善感的個性,開朗歡樂的心情和輕鬆悠閒的生活。

她的後期詞則充滿了“物是人非事事休”的濃重傷感情調,表達了國破家亡後政治上的風險和個人生活的種種悲慘遭遇。她的詞一改早年的清麗明快,而充滿了淒涼低沉之音,流露出她對故國往事的深情眷戀。

如她的著名詞篇《聲聲慢》中寫道:“尋尋覓覓,冷泠清清,淒悽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雁過也,最傷心,卻是舊時相識。滿地黃花堆積,惟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從前輕盈曼妙的望夫詞,如今變成了沉重哀傷的生死戀歌,詞境由明亮輕快轉變成了灰冷凝重,這是李清照情感歷程的真實寫照,也是時代苦難的象徵。

李清照的詞獨具一家風貌,後被人稱為“易安體”。假如說,李清照晚年的詞作,由於受她“別是一家”的傳統觀念和“婉約”風格的束縛,而不能直接表達愛國主義思想感情的話,那么在她的詩和賦中,就能看到閃爍著愛國主義精神的強烈光芒。

她在《上樞密韓公 工部尚書胡公》的詩中寫道:

子孫南渡今幾年,飄流遂與流人伍。

欲將血淚寄山河,去灑東山一壞土。”

她詛咒金人,同情廣大流亡的無家可歸的人,期望南宋將領能夠早日驅逐金兵,收復失地,告慰死去的父老兄弟。

李清照晚年的這些詩和詞,能夠達到這樣高的思想境界,與她出生於名門深閨,流入難民行列的生活遭遇密不可分。

李清照的文學著作,在南宋時已經刊行,有包括詩、文在內的《李易安集》和詞集《漱玉詞》,可惜這些集子已經失傳。現行的各種版本有《李清照集》、《漱玉集注》、《李清照集校注》輯錄詞五十首左右。

李清照是中國文學史上創造了最強,藝術成就最高的女性作家。她能作詩、填詞、寫散文、駢文,又工於書法、繪畫,而且在金石古玩的獎賞上更是行家。

她最大的成就在於詞,她以女性的身份,真摯大膽地表現對愛情的熱烈追求,豐富生動地抒寫自我的情感世界,不僅比“男子作閨音”更為真切自然,而且改變了男子一統文壇的傳統格局,在中國文學史上占有不可替代的地位,被譽為“詞壇正宗”。

山東省濟南市百脈泉公園,不僅湧泉遍地,泉清水秀,而且歷代名人輩出,人傑地靈,這裡也是“一代詞宗”李清照的故里。

位於百脈泉公園西北處的清照園,占地18000平方米,為紀念絕代女詞人李清照而修建。建築有吟風榭、碑廊、漱玉堂、燕寢凝香、金石苑、易安樓。園內碧瓦飛甍,樓軒巍巍,秀竹翠柏,流水淙淙。鑲嵌林列著全國知名書法家的書法碑刻,琳琅滿目,風格迥異,美不勝收,是一座集中國南北園林風格於一體的園中之園。

(文本稿為本人根據視頻資料整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