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細節解密》之 都監群體,為什麼草包多

2019-03-09 14:42:18

音頻正在趕來的路上,請各位客官隨後在【喜馬拉雅FM】APP中搜尋“大錘說史”關注收聽本期音頻節目。

友情提示

我們“BT歷史零售”公眾號正式更名“大錘說史”

《水滸細節解密》系列正在繼續,感謝各位讀者老爺的支持!本期第五十七回!

咱們最近的水滸細節解密,一直在談論古典小說《水滸傳》中的白道,也就是官道。我們上一期介紹的是北宋軍隊系統內部的一個旁支——管營和他所統領的牢城營是怎么回事,管營實際上是軍隊內部但是負責的地方刑事犯罪關押責任的這么一個跨界性質的職務,本期大錘就從此前的監獄系統就講一個《水滸傳》中非常重要的軍隊職務——都監

都監全稱叫做兵馬都監。小說《水滸傳》中,要說最有名的都監,當屬孟州兵馬都監張蒙方,其代表作就是夥同蔣鬥神、張團練陷害武松,其最高成就則是血濺鴛鴦樓,被武松殺全家。

其實在《水滸傳》里出現的都監有很多,只不過張都監這個人生的猥瑣死的慘烈,吸引了後世讀者的大部分眼球,導致更多的都監都無形中被忽略了。比如說,梁山好漢中就有幾位都監,包括五虎將之一的雙槍將董平,他就是東平府的兵馬都監,還有鎮三山黃信,他是青州兵馬都監。

這是梁山泊方面的。而朝廷方面出鏡最多的,其實不是張都監,他只是人品最差而且下場最慘而已,出鏡最多的都監是北京大名府的兩位兵馬都監——大刀聞達和天王李成。他二人在梁山好漢救援玉麒麟盧俊義前後多次出場與梁山好漢交戰(大部分都沒打贏)。

而在童貫率軍進攻梁山泊一役中,朝廷方面更是一次性出動了八位兵馬都監,分別是睢[suī]州兵馬都監段鵬舉、鄭州兵馬都監陳翥[zhù]、陳州兵馬都監吳秉彝、唐州兵馬都監韓天麟、許州兵馬都監李明、鄧州兵馬都監王義、洳[rù]州兵馬都監馬萬里和嵩州兵馬都監周信。

在《水滸傳》里,兵馬都監算是一州之中的軍事主官之一了,但是表現出來的戰鬥力之低下,簡直令人髮指。表現最差的是張都監,他在血濺鴛鴦樓時,武松撲上樓來,先突襲酒醉狀態的蔣鬥神,這裡大錘插一句,從這個情節就可以看出武松非常富有謀殺經驗。

人家雖然武藝高強,張都監蔣鬥神張團練三個人即便是在不酒駕的狀態下聯手,也是打不贏武松的。但是武松為了速戰速決,仍舊上來搶先偷襲並一招收拾掉戰鬥力最強的蔣鬥神,一舉解決戰鬥;隨後張都監仍舊沒有任何反應,估計是被嚇住了,張都監坐在那裡只是剛剛來得及動了動腿腳,就被武松當做添頭,隨手就給殺了。反倒是張團練還掄起椅子抵抗了幾下才送命。

大名府的聞達李成兩位都監,更是梁山泊戰鬥力的襯托和人肉布景,每次都是他倆出來跟梁山泊正面剛,然後被殺的雞飛狗跳狼狽逃竄。他倆的存在就是不斷用敗仗來襯托梁山好漢的勇武。至於最後跟著童貫出場的8位朝廷各地州郡兵馬都監,兩次戰鬥就全體死絕。

其中最優秀的戰績,也就是陳州兵馬都監吳秉彝和許州兵馬都監李明,他倆在對戰九紋龍史進和青面獸楊志的時候勉強撐到了三十回合才掛掉,算是死亡過程稍微長一些,其餘6位都監都是開局幾個回合之內就被梁山好漢林沖索超張清等人秒殺於馬下,或者被黑鏇風李逵這樣的步兵凶漢在亂軍之中先劈腦袋再剁脖子,兩斧KO。都監之中,唯一能打的只有東平府的雙槍將董平,他還投靠梁山了。

為什麼《水滸傳》中的一州軍事長官兵馬都監,草包比例如此之大呢?

這裡大錘需要從都監這個職務的源流說起。《水滸傳》中描述的都監,主要是州都監,也就是州兵馬都監的簡稱。這個都監,最初起源自唐代軍隊設定的監軍,這個職務是太監擔任的,那個時候泛指監軍就稱之為都監。

唐朝滅亡以後的五代十國時期,都監正式成為軍官職名,當時就出現了州兵馬都監等等。北宋沿襲了五代十國的都監製度,但是又做了很多變化,比如在北宋初年,就大面積擴大了都監的設定,在每一個州郡都設立了都監。起初,北宋派出的都監都是皇帝派到地方的,雖然職務不高,但是畢竟是皇帝親信出身,權力和威勢很大,即便是州府的最高長官知州也要被都監所壓制。

但是,第一批都監是外派出去的皇帝親信,派出去之後他們就變成常駐地方的軍官了,跟皇帝距離就沒那么近了,親信如果不隔三差五出現在皇帝身邊,那也就逐漸不那么親信了。再加上皇帝接連死上幾個,曾經的親信也就不再是親信了。

所以,到了北宋第三個皇帝宋真宗年間,州都監們權勢就徹底衰弱了,甚至於被各地的知府逆襲、騎到頭上了。到了北宋第六位皇帝宋神宗年間,州都監已經不在是封建王朝派駐地方的監督者,而徹底變成了州郡長官的下屬武官了,不僅要服從知州的管理,還有服從知州的副手通判的管理,主要負責治理軍械、抓捕盜賊。

關於都監的職能和權位,《水滸傳》的細節描寫是很準確的,比如都監主管的主要是州郡的廂軍,而牢城營正是在廂軍序列,所以《水滸傳》里施恩一家在張都監邀請武松前去時說這張都監是他們牢城營的上司,命令不好拒絕。

同時廂軍屬於宋軍戰鬥力非常差的輔助性部隊,所以各州兵馬都監在《水滸傳》里的表現也非常水。尤其是在北宋中後期,連最能打的禁軍部隊都垮掉了,之前就非常差的廂軍更是一瀉千里,州兵馬都監就更沒法審視了。

這裡大錘還要補充一句,《水滸傳》里有一處非常有趣的情節,恰恰反映了兵馬都監戰鬥力瓦解的這個北宋末年的歷史特徵,還是血濺鴛鴦樓一戰中,書中在描寫張團練掄著椅子困獸猶鬥時,專門提了這樣一句:“這張團練終是個武官出身,雖然酒醉,還有些氣力。”這句話從側面提醒讀者,那個坐著沒來得及反應就被武松砍死的張都監,很可能是個文官。否則張團練和張都監都是武官的話,作者並無必要在這裡添上一句。

而歷史上的北宋,正是從中後期開始,一些文官開始擔任州郡一級的兵馬都監職務,這可不是因為這個職務是武將、文官要抓兵權,而是因為隨著州兵馬都監的權力逐步歸於州郡行政長官,它自己越來越變成了一個沒什麼權力的冷衙門,越來越閒置化,沒什麼用了。那個跟武松成天飲酒作樂,最後又被武松一刀砍死的張都監,恰恰是這種兵馬都監成為歷史廢物的文學縮影。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