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常客·蟯蟲|一人感染,全家長蟲

2019-03-02 15:05:35

本文來源:光明網衛生頻道 廖俊林
原文連結:health.gmw.cn/2011-11/06/content_2916446_3.htm

來自離世隱地的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少俠,藝成下山,崛起於洪門,敢作敢當,不管不顧,既起於燈滅,蟄伏於晨曦,任你丐雄,還是豪俠,埋卵之處,奇癢無比,但凡是罩子,要被踢翻;再好的褲子,要被攪散。而且內力深長,瓟法明快,連番大戰,絕不落下風,一兩年間,名動江湖。居中高手,人人自危,都道“母蟯蟲來也”。

如果我們稱長蟲蛔蟲為大俠,那么它的表妹蟯蟲(Enterobius Vermiscularis,意腸蟲,俗語Pinworm,釘蟲)就是少俠,從外觀與結構上看,蟯蟲成蟲是蛔蟲的縮小版。蟯蟲之所以是少俠,還在於她有行俠江湖的習慣。在《諸病源候論》中,形容蟯蟲如“菜蟲”,“成痔、疥、癬、癩、癰、疽、諸瘡”,“無所不為”。在中學時代,有人到學校做學術報告,遍講諸蟲,我唯一能記住的,就是針對蟯蟲眉飛色舞的描述:“現在他睡著了,你拿起手電,掀開被子,拔下他的內褲,哇!好多白白的菜蟲!正在蠕動,還有的正從肛門往處爬……”

圖一、蟯蟲卵(55X25微米:左上)

及成蟲(8-10毫米:左下,右)

蟯蟲之所以讓中醫先祖們誤解,就在於她奇特的運動能力,她能一個小時爬10多厘米,聽起來不象很快,但對於蟯蟲來說,已經足夠她出山之後,把她的世界逛個遍了。她的運動能力與江湖遊蕩的習性,讓她在中醫眼中成了所有皮膚局部病變的禍首。

少俠出山之後,並不僅僅把活動範圍定為左右橫斷山脈。雄性蟯蟲天生短小,身體柔弱,在交配之後,往往不堪折磨,精盡蟲亡。雌蟯蟲新婚喪夫,花悲痛為力量,從隱居的盲腸順便而下,出肛門,扮少俠。沒有雄蟲的拖累,雌蟲閒逛完全不知疲倦,當然,也毫無禁忌。蟯蟲往往會逛進女性的陰道中,產生白帶。有時閒逛能力超強的,可以經尿道系統達到腎臟或者經子宮輸卵管達到腹腔。

蟯蟲如此強的體外週遊能力,還導致了寄生蟲學家對其生活史的誤解。在1855年,寄生蟲研究的先驅庫肯麥斯特(F. Küchenmeister)認為窮人傳染了蟯蟲,就是因為全家睡一張床,少俠出洪門,江湖遊逛腳軟的時候,就需要回家歇腳,由於蟯蟲沒長眼睛,黑燈瞎火地,跑到另外的人肚子裡去了——睡著了的人,上下通道都守得不緊,所以她暢行無阻。

蟯蟲爬出肛門,就會邊走邊做記號,仿佛還要重回舊居一樣,她在人的皮膚上產卵,卵會牢牢地粘在皮膚上,洗都洗不掉。她的蠕動及粘附的卵會引起騷癢,引起騷癢的機制尚不明確,有三分之一的感染不產生任何症狀,但卻有些人癢到疼痛,文獻記載一位貴族癢得暴跳如雷,抓起那些遊俠,個個咬成兩截!這就是蟯蟲如何在人體循環生長的:癢了人就會無意識地去抓,結果蟲卵粘上手或者藏進指甲縫,然後帶入嘴中,蟯蟲的生活史就完成了。這么簡單的生活史,就不需要太多的科學家吃蟯蟲,在1865年,盧卡特(R. Leuckart)帶著三個學生,吃一頓蟯蟲宴就把其生活史搞定了。

圖二、蟯蟲生活史

(源:Mahon & Mansuelis 2000)

一隻蟯蟲會產1.5萬隻卵,遠遠不能跟蛔蟲與絛蟲相比,但絛蟲一般一人只長一條,蛔蟲的紀錄是上千條,而蟯蟲的記錄則是上萬條。少俠稱雄江湖,靠的就是數量優勢,有作者戲謔道,“老婦人有時為在早晨向醫生炫耀她們收穫的紀念品,會通宵不眠以捉蟲為樂。”蟯蟲卵孵化的條件是氧氣,只需要6個小時就發育到感染期胚胎卵,此後蟲卵可被消化液激活,也可以自動激活,釋放出幼蟲來,這幼蟲如果在肛門周圍,它扭幾扭就又爬迴腸道里去了,這稱為返腸感染(Retroinfection)。

雖然無論幼蟲還是成蟲,都不可能翻山越嶺從一人的肛門爬出,又從另人一的肛門爬入。蟯蟲卵不耐旱,如果處於溫暖潮濕的環境,蟯蟲卵可以有數周的存活時間,而在乾燥環境中,只能存活數天。蟯蟲卵雖然不怕洗潔劑等化學藥品,但洗衣機攪一攪就爛了。燒蟲的生活史以人為唯一宿主,使得它看起來象一個容易消滅的目標,但現實卻恰恰相反,由於蟯蟲的活動能力,蟯蟲成了最難消滅的寄生蟲之一,這對不少患者來說,幾乎是刻骨銘心的教訓。

不象其它腸道寄生蟲,往往欺負的是窮人,而蟯蟲的確頗有俠義風格,專門欺負富人與城市人口。在西方國家,蟯蟲感染率可高達總人口的10%,有報導英國兒童一半被蟯蟲少俠光顧——現在你就知道為什麼英國人發明了緊身褲了:蟯蟲上身最為尷尬的事就是她會從褲里子往外掉,想想這一場景,當護士上夜班,忽然肛周奇癢,不敢當眾抓,只能屁股扭啊扭,希望癢過就算了,卻不料幾條白胖的蟲子從褲腿抖出來了!緊身褲不見得不往外掉,但起碼出來不為人注意,不象蟲了。

圖三、蟯蟲之偶像(源:OfDresses.com)

在國外的患者交流網站上,往往看到有十年二十年蟯蟲史的人為蟯蟲所困撓,而他們受教育水平高,收入不錯,鑒於蟯蟲感染跟人的清潔衛生習慣有關,這些人幾乎個個有潔癖,但仍然無法完全清除蟯蟲,以致於有專業人員認為不可能消除蟯蟲,只能儘量減少感染的量。

蟯蟲少俠逛出肛門就決定了其生命的終結,不管她最後到達哪裡,都是解體化塵的涅盤,所以蟯蟲成蟲的壽命極短,只有數周。在蟯蟲解體過程中,她釋放出蟲卵,蟯蟲的蟲卵可以粘在被套衣物上,也可以脫落隨塵飄浮,大面積地污染人的生活環境,其結果是一人長蟲,室內環境就全被污染,最後傳遍全家,由於多達1/3的人沒有症狀,導致了沒有症狀的得不到治療,成為隱藏庫,讓其他家庭成員多年不愈。因此,許多專家建議,治療蟯蟲感染得全家一起吃藥。

由於蟯蟲少俠環遊江湖的習性,讓蟯蟲卵極易於分布在聚居區,這是為什麼城市比農村更易發生蟯蟲感染的原因。巴西學者在2009年報導,在公共廁所中,每16箇中有一個被蟯蟲污染,而公共汽車則幾乎每五輛就有一輛被污染。更早的報導有稱在國小的餐廳里,牆面上每平方英尺就有119個蟲卵,到了教室里,就有305個,而在廁所則多達5000個!難怪偶爾看到國小教師報怨蟯蟲20年不愈。蟯蟲只有不到2個月的壽命,之所以難以治癒,就是因為循環感染,治療蟯蟲感染的藥物,要么麻痹要么殺死成蟲,但成蟲解體後蟲卵就有可能附著在肛周皮膚及破膚皺摺里,隨後被激活返迴腸道,造成返腸感染,讓治療失敗。

蟯蟲幼蟲不僅僅是返迴腸道造成反覆感染,最奇特的案例是它能在人的眼睛與鼻腔里發育成熟,在1976年印度報導了一例15歲女孩從眼睛裡爬出多達42條蟲,而今年又有報導在14歲子孩眼裡爬出6條蟲,另外還從鼻子裡爬出一條成蟲,這樣的報導也出現在長期感染蟯蟲不愈的人的討論中。這就是蟯蟲最古怪而又令人害怕的地方,否則,蟯蟲感染除了引起肛周奇癢,造成社交場合的尷尬外,並不引起嚴重的健康後果。

圖四、從眼睛裡爬出的蟯蟲樣本頭部

(源:Dutta & Kalita 1976)

舌尖上的寄生蟲|食源性寄生蟲科普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