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看戰國從何而來

2019-03-11 21:07:55

Long long ago ,

有個姓周的父親姬妾成群,生了很多兒子,這些兒子雖然是同一個父親,卻同父不同母,彼此之間關係比較微妙。

兒子多了,養在家裡吃飯是個問題,這個聰明的父親就想到一個有效的方法,家裡不是地多嗎,把家裡這些地分塊,一個兒子分塊地,不管結婚還是沒結婚的,直接分出去,再分幾個僕人,讓他們到自己的封地上去種麥種稻、養雞養鴨、種桑養蠶,自給自足,管好自己和自己那群人的肚子和身上穿的衣裳。

可是這有一個問題,這些兒子都不捨得分家,分什麼家啊?家裡有吃有喝,還有錢拿,不分!我們大家都姓周,都是一個家的孩子,不走!父親一聽---不走?!急了,那好好,你們分到什麼地就姓什麼吧,別跟著姓周了,以後也別說是這個家裡的孩子,孩子多了真是管不過來!

好吧!既然父親執意要分,分吧!

接下來就是怎么個分法的問題了!

這個分家本來是個簡單的事,誰對家裡貢獻大就分到水土好、出產多的地,按年紀大小分面積也行,可是這個問題說著簡單,做起來複雜啊!父親不可能對所有孩子一樣喜愛,對不同姬妾生的孩子喜愛程度也不同,哎呀!這真是個頭痛的問題,不是說天底下最扯不清楚的事就是家務事嗎?簡單問題就複雜了。

最後呢父親就這樣把封地給封下去了。

老大是正房的兒子,分了最好的那塊地叫晉。

老二是嫣姬的兒子,這個嫣姬善於謀劃,最會哄老父親開心,深得父親喜愛,就把她的兒子分到齊,齊這個地方靠近大海,物產豐富,又方便做生意,二兒子去了這裡不久就豐衣足食,還穿起皮靴來。

老三的媽媽當初是因為跳舞好看才被父親看上,寵幸了幾次就懷孕生了三,可是她並不愛父親,也不想做妾,生了孩子沒多久就跳河死了,這個三沒媽疼就靠自己長大,父親也已經幾乎把他忘了,分家的時候看見他,才想起,喔,還有這個兒子,可是一見這兒子,就想起他那不聽話的媽,一生氣,就分了一小塊離家最遠的地給他,叫楚。

老四的媽本是家裡乾農活的,有一天,父親喝醉酒,碰見一女人,撲上去就生下了這個黑不溜秋的種來,父親甚是惱怒,就分了一塊最不出產的地給他,活該!誰叫他媽當初走路不走神,非往父親身體上撞呢,這個地和這個孩子一樣就姓秦了。

老五是賢姬的兒子,在家比較聽話,和父親最親近,但是又不愛爭,就分到魯,魯這個地方不是最好的,但是父親偷偷把立家之本給了他,這個立家之本是什麼呢,就是家譜禮儀,所以後來魯小弟把家譜禮儀發揚光大,讓所有人都知道了他們周家。

老六是平姬的兒子,這個平姬如她名字一樣平平常常,父親就把她兒子分到了燕地。

老七、老八。。。(鑒於今天我們是主講戰國,所以不把所有孩子一一舉全了)

分家以後的圖就是這樣

家分完了。兄弟間姓都改了,怎么還證明是一家人呢,這個時候,父親發話了,家裡不是有9口用來儲水的大水缸嗎?這9口大水缸,不是人人都有,就只有周家人用得起,以後大傢伙給別人介紹的時候記得提這9口大水缸就能證明自己是周家人了,將來呢,我要是乾不動了,就把這9口大水缸送到哪個兒子那裡,我就在那裡安享晚年了!

周家大水缸,其實呢,真正的大水缸是看不見了,只能拿個長得差不多的來給大傢伙瞧瞧

還是說說這個所謂的大水缸吧,它的名字叫西周大克鼎

下面是它的介紹:

大克鼎(Big Grams Tripod)又稱膳夫克鼎,西周晚期(孝王時期)一名叫克的大貴族為祭祀祖父而鑄造的青銅器。中國首批禁止出國(境)展覽文物,1890年(清光緒十六年)陝西扶風(今寶雞市扶風縣法門鎮任村)出土,收藏於上海博物館。

鼎腹內壁亦鑄有銘文2段,共28行,290字,主要記錄克依憑先祖功績,受到周王的策命和大量土地、奴隸的賞賜的內容。

就這樣,家分完了!

大傢伙坐著車,趕著馬,帶著隨從,紛紛到了自己的封地,開始為吃穿去親吻大地了,不久,在封地上的兄弟們不但解決了吃、穿的問題,還有了儲存的食物和衣物,男人們紛紛在腰間帶上了劍,女人們紛紛畫上了眉,搽上了粉,穿上了艷麗的服飾,佩戴了名貴的珠寶,花枝招展起來。

這個時候,老大家出事了,在奮鬥階段,老大家裡最齊心,僕人最賣力,收成也比較好,老大一高興,多分了點物產給僕人,這下好了,有三個僕人物產一多,有了底氣,把老大家底給搶了,搶了以後這幾個傢伙把老大晉家的地分成三分,分別命名為韓、魏、趙,自己坐著去當了老大去了,而且還去父親那裡鬧著要和晉的其它兄弟平起平坐,這個時候,父親也老了,乾不動活了,也管不住這些孩子,就睜隻眼閉隻眼的算默許了,這樣家裡的兄弟應該是多起來了。

可是,剛才給大家介紹過了,這些同父不同母的兄弟之間的關係呀只有天曉得!!!為了想去搶那9口缸,爭地盤、爭寶貝,這些兄弟呀,幾乎天天打架、搶東西,打著打著,搶著搶著,兄弟死的死,傷的傷,留下來的沒幾個了,打多了傷身啊,那些被打傷了的也不想打了,乾脆躲在後邊做牆頭草,誰都不去招惹,誰都不去得罪,只要能保住小命就行。這個時候,還敢搶來搶去,打來打去的就只剩了韓、魏、趙、齊、楚、燕、秦了。

老二齊呢,我們剛才說過,分的地最好,最有錢,荷包比較滿,有了錢自然就想當老大,對弟弟打的打,騙的騙,欺的欺,就是想撈好處,其中燕就是被欺負的最慘的一個,到最後,燕都不敢抬頭看老二齊了,只能低頭看地,二哥說啥是啥。可是這個燕也只是表面應承,背地裡憋足了勁想把齊給搞垮。

韓、魏、趙這三個不要臉的奴才,因為搶東家東西搶來也不容易,開始的時候空前團結,一起去對付老父親的那些親生兒子,撈了不少好處,可是好處撈多了,想法也變了,也開始去想那9口缸了。

老三楚呢,開始分的地小,可是為了生存,賣力開荒種地,竟默默開出許多荒地來,不知不覺竟成了兄弟間地盤最大的那一個了,而且家裡人都很聰明,弄了很多美食、花衣裳、手工藝品,難得的是自己還有了自己的那檔子文化,歌好聽,舞好看,要啥有啥,吃嘛嘛香,他才不去想那9口缸呢,他就想永遠這樣美下去。。。

其中,最是生氣、傷心的莫過於秦了,因為出生不好,老父親分的這個地呀,實在是不出產,家裡人過得呀那是一個慘,地偏不說,連家裡的文化都不知道,自己也沒摸索個啥名堂出來,害得大傢伙幹活累了,都沒個歌唱著解悶,穿的衣裳還是黑衣裳,你說說,你看看,人家三哥楚,穿的那個叫—花衣裳!!!四弟想了想,不行,得努力活出個人樣來,就叫全家人勒緊褲腰帶賣力乾,沒多久,老四秦也開始能吃飽飯了。有一天,在地里幹活的老四仰著頭休息一會,突然一陣大風過來吹過老四額頭,老四心裡散過一個念頭,我要是把其他兄弟的地都搶了,我不是就能吃飽了嗎,還用這么賣力幹活嗎?!這個想法不能有,一有了以後,就成了老四心裡的一個惡魔,揮之不去。沒法睡了幾天以後,老四想通了,就這么乾吧,都搶過來!!!說乾就乾,老四憑著老母親給的強壯身體,嚼著小麥殼也是一身力的魁梧身材,三下五除二就把其它兄弟的地都搶過來了,包括周家的那9口大水缸。可是,這個已經見過二哥齊家各式各樣小巧玲瓏花水缸和三哥楚家玉水缸的四弟,看著那9口大水缸怎么看怎么覺得土呢?!

看看二哥和四哥家的寶貝!

插播一下:

看了這些青銅器有沒有亮瞎眼!!有沒有心潮澎湃!思緒萬千!小主已經醉臥了,壯哉!我大中華!美哉!我先祖!

中華文明真是源遠流長,隨便一件物件,一本書,哪怕一句話拿出來都能讓小主迷醉!

確實是土,四弟一想,證明我是周家人還不簡單嗎,把四哥家玉拿來刻一個章,隨身帶在身上,不就能證明我身份了嗎,可是,周家人正眼都沒瞧過我,我還證明我是周家人幹嘛?我不是姓秦嗎,以後我就是秦了,大秦!!

嘿嘿,這也不是老秦家的玉璽,老秦家的找不著了,就把康熙爺的拿來看看過過癮,各位見諒!

當然,在老父親分家產,各兄弟成長及五弟打敗其它弟兄的之間發生了很多故事,有時間,我會給大家一一帶來,望喜歡!

一寸月光:業餘歷史愛好者。愛歷史,愛春秋,愛戰國,最愛楚!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