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學人生:佛教療傷心理學 所有過度期望,都是對他人的虐待

2019-03-03 17:50:00

禪學人生:佛教療傷心理學

為什麼要療傷?
其實世界上沒有壞人,只有心靈受傷後未得到治療的人。
如果他的心傷療治了,他就會自然成為一個有愛、有光的人。
一個人傷害別人,是因為他自己的心中沒有被愛感和安全感,而是充滿了無愛感和不安全感。
所以,從療傷心理學看每一個人,都是慈悲的,寬容的。不會用道德律評判他的是非對錯的。
過去,上一代人都在隱藏、隱忍自己的壓抑和創傷,在子女面前扮演一個“成人”形象,其實只是在掩蓋他們的創傷。
但這樣做,只是把他們的舊傷新痛強加在了下一代人身上。
而正在普遍覺醒的我們,不會再沿用他們的舊模式了。我們要成為新人類,要用內觀,全面療治地球和家族的創傷,覺照到舊人類五千年的集體無明、集體無意識。
2如果不療傷,會有什麼後果?
人類的情緒,都在潛意識中,有一個投射源,就是佛教說的“因”;種子。
人類的潛意識90%都是負面的,陰暗的,恐懼的,被創傷的,脆弱的,無安全感,無愛感。
人類的潛意識中,積壓了大量小時父母、親人、外人對我們的創傷,當時我們的心靈是不設防的,所以易極受到傷害。
一旦被傷害,都會對以後的人生形成“我是受害者”、別人會攻擊我,不能隨便信任人,我要變得強硬……等心理定勢。
這些原始的心靈程式,會形成小我的主要人格、與人互動的模式。影響我們一生。
比如:如果40歲後仍未療治小時的創傷,就可能在生理上積累壓抑,遲早會爆發疾病。創傷成為你生病的因子。
如果提前療傷,人就不會生大病。
如果在戀愛時期不療治小時的原始創傷,會導致在愛情中上演與親子關係的創傷模式。
如果在創業時不療傷,事業、人際都會出現不必要的麻煩。
療傷的原理是什麼?
小我總是在推卸責任。人類的心智都是一樣的。如果沒有小我 我們應該可以接納任何事物。
小我不接受發生在身上的因緣果報,就感召到更大的痛苦。這就是創傷產生的機制。
其實痛苦/創傷都並不是人們給你的。是你的小我製造的。小我才是罪魁禍首。
不要依賴任何外在的人或事、物,因為創傷是你的小我製造出來的幻覺。所以,也只有你自己能破除這個幻相。別人無法進入你的夢境。
只有當你覺察到這一切都是你的小我創造的夢幻,這個創傷才能徹底被療治。
依靠愛人、父母、子女、心理醫生、療傷課程的引導師、上師、師父、佛,催眠師……都無法根治創傷。
別人無法給你愛,只有你自己能給自己愛和全然接納。只有無條件的愛和接納你的創傷,才能療治創傷。
全然接納、無條件愛自己的法門,在佛法中,被稱為“內觀”、“正念”。
療傷是全靠自己的反觀內照的功夫。在內觀和正念的修持中,你才會開發出全然接納自己的能力,和無條件愛自己的智慧。
全然接納自己,愛自己,是一種內觀的能量和意識。它不是情緒,不是感情,而是基於對自己光與愛的本質有所體驗的洞見之上。
如果你體驗到你是和佛一樣完美、無限的愛的能量場,你自己就是愛的源泉,你就能對自己生起無限的、無條件的愛和接納。
小我在這種愛中就會得到終極的滿足而退出了。
初期首先是釋放掉小時候的壓抑。壓抑在
大腦、身體和脈輪中的負面能量,導致我們的各種不快樂的投射。
所以療傷的第一步是釋放療法。
佛法都可以在內觀的基礎上,成為釋放療法。
佛是大醫王,只要你在修佛法時,有足夠的內觀和正念力,能全然接納當下出現的每一個情緒、感受,全然接納每一種湧現在你的當下的心識中的能量流,那么任何修法,都會成為療傷的最有力的技巧。
其實,佛法的本質就是療治小我的顛倒、病態。
人類的小我都是病態的,瘋狂的。只有基於正念力和內觀力的佛法,能夠最究竟地療傷。
療傷的根本是“內觀”和正念。在佛教中,稱為“正念(減壓)療法”、“內觀療法”、靜心療法……
只要你帶著內觀和正念,所有的佛教法門都可以成為一種心靈療傷技術。
佛法就是療法。最究竟的療法,就是覺照到小我的根本無明和潛意識中的根本恐懼。
療傷的過程,就是內觀的過程、就是修習正念和覺照的過程,也就是開悟的過程。
也許你覺得開悟不開悟,是可遇不可求的事。也是可開悟、可不開悟的事。
但療傷則絕對不是可以療傷、也可以逃避的事。
因為這是無法逃避的。你越是逃避,受苦就越深,製造的新業也更多。只要創傷在潛意識中未被覺察到,它就會一直在那裡投射到你的生活中,投射到你的身體上,投射在你每一個情緒和念頭中。
你根本無處可逃!
唯一的選擇,就是面對創傷,全然接納創傷,在每一個當下,讓自己充滿警覺,內觀、覺察自己的創傷和它的每一個投射。
你與家人的互動,與同事的互動,與所有人事物的互動,無不是你的潛意識創傷的無意識的投射。
外在的人事物,都只是返照你的潛意識的一面鏡子而已。
所有過度期望,都是對他人的虐待
一個被他人期望成為一個什麼人、取得什麼樣的成就、或處於什麼狀態,一般來說是件愉快的事。你就像被信任的原始股票一樣,被持有者期望著天天漲停板。
但,被過度期望,就不愉快了。過度期望本身,就是一種巨大的壓力,可以使你的身心都處於應激狀態。從本質上來說,給予他人過度期望,實際上是向他人傳遞焦慮的一種方式,簡單地說就是推卸責任。比如,你跟朋友在山裡碰見老虎,結果他對你說,我很看好你喔,你一定打得過老虎的。說完就躲到一邊去了。顯然,他在用對你的期望使自己置身事外。在這個極端的例子中,期望變成了謀殺。
日常生活中的過度期望當然不足以構成謀殺,卻足以成為施虐。父母期望孩子成才、妻子期望丈夫賺更多的錢、老師期望學生更有成就、老闆期望員工更加努力,無處不在的期望一旦過度,就變成了虐待。我們經常可以看到的是,很多親密的關係,最後被強烈的期望拆解得四分五裂。
在期望的背後,隱藏著不滿意。期望不太大的時候,不滿意的程度也較小,所以不易被察覺,也就不易造成傷害。但是,隨著期望的增加,不滿意也就增加了,到一定程度可以被察覺,就可能造成心理上的傷害。
從深層心理學上說,一切過度的期望,在潛意識層面都可能包含相反的內容和作用。例子:一對畢業於著名大學的夫妻,希望孩子成績好,能夠上他們上過的大學。從孩子很小的時候,他們就為實現這一理想作出很多努力。遺憾的是,孩子聯考成績本科線都沒達到。通過深入分析發現,這對夫妻潛意識裡有很多對墮落、失敗、無能的恐懼,這些恐懼以“期望”的名義傳遞到孩子身上,孩子被動地接受了,就如父母潛意識的願,把自己變成一個不成功的人。簡而言之,所有過度的期望,最後都會使事情朝相反的方向發展。
怎樣才能知道期望過度了呢?很簡單,問一問被期望的人的感受就知道了。但遺憾的是,如此簡單的事情,卻有很多人沒有去做。因為他們在過度期望他人的時候,並不知道、也許是不想知道,他人也是血肉之軀、也會有不能承受的期望之重。在這種情形下,我們鼓勵被過度期望者的覺醒,覺醒到可以對那些用期望施虐的人說:我也許永遠不會像你期望的那么好,但我希望我能夠做到像自己期望的就足夠了。
郭永霞老師說:願意自己承擔責任的人,不會對他人有過度期望,也自然不會用期望虐待他人。而一個人能夠承擔責任的基本前提,就是他/她有充分的自由——奴隸不必承擔責任,因為奴隸沒有人身自由。如果一個人被他人過度期望,他/她就變成了他人的期望的奴隸,他/她活著的目標,只不過是滿足他人的期望而已。過度期望直接抹殺了一個人活著的價值。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