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到底有沒有救?這幾個“社會現象”就能回答

2018-09-30 01:37:28

作者|我方團隊張嶔

《我們愛歷史》為頭條號簽約群媒體

字數:2006字,閱讀時間:約5分鐘

一、富人家的豪宅

清朝人錢泳有名言:前明富家甚多。那明朝的“富家”,究竟富到什麼地步?

以錢泳的記載,比如明末無錫的華家,每年單地租收入,就有四十八萬兩白銀。蘇州的錢家,每年的地租更高達九十八萬兩白銀。這類人名下的土地,保守都在三十萬畝以上。而如果算總資產的話,各個家產都在百萬兩白銀以上。對比一下明末時窮的叮噹響的財政收入,可以說這是真正的富可敵國。

這么有錢的人家,住宅自然也氣派。家中的住在動輒就在百畝以上,以《南陸志》的形容說,那真是“大樓居,高宏垣”。而且這么豪華的宅子,當然也不能一個人住。這類頂著“書香門第”頭銜的官僚富豪,也往往“收壯建為奴……多者百人,名曰家將”。實力十分強大。

在當時的明朝東南,特別是江南一帶,這一類的“富家”,可以說是十分常見。明朝最繁榮地區的社會財富,基本都在他們手裡。

二、跟不上的明朝時裝

同樣是在經濟高度繁榮的明朝東南地區,另一個叫後人“跟不上”的風氣,就是明朝人的穿著。

明末的時裝,從來以爭奇鬥豔著稱。比如萬曆年間時,還流行過“女裝”風。當時有個老學究李樂入城,發現滿城的秀才們,幾乎都是濃妝艷抹,穿著類似女裝的衣著到處招搖。氣的李樂老先生回家賦詩一首:遍身女衣者,儘是讀書人。

不過,若要認為明朝人,都只是穿這種搞怪衣服,那顯然是小瞧了。

明朝人的穿著,最大的特點不是濃妝艷抹,卻是變化快。所謂“女裝”風,基本都是短期里的流行時尚,沒多久就變了風潮。以《客座贅語》記載,明代衣服的式樣,經常是兩三年就大變。別說是袖子衣領,就連穿的鞋子,這兩年可能流行高跟的,過幾年可能流行低矮的。蘇州人的穿著,當時更是引領天下的潮流,號稱叫“蘇意”。發展到後來,“蘇意”甚至變成了一個流行詞,專指時髦。

而且在這風氣帶動下,明朝的衣著奢侈風也是大起。以顧炎武的回憶說,明末江南地區,再窮的秀才,也要穿上好綢緞的衣服。誰要是穿布衣招搖,肯定會被人笑。

三、藏冰廠不是藏兵廠

明末的東南地區,士大夫越發奢侈,就以喝酒來說,以《客座贅語》記載,當時的東南有錢人家,經常自己開工釀酒,南京一個城市各種自釀的酒,品種就有三十多種之多。市面上的酒水,更有幾百個牌子。南方一個城市每年釀酒,就要消耗掉米麥百萬石。

而比起這飲酒風來,很多富裕城市,日常高消費也火熱。比如蘇州,由於蘇州社會經濟發達,原先夏日屬於奢侈品的冰塊冷飲,都成了每年夏天的平民食品。在炎熱的夏天,蘇州城的冰塊消耗量往往激增,以至於不得不千里迢迢運冰。發展到明末清初時,整個蘇州城裡,湧來儲存冰塊的冷庫,竟高達十六處之多。這樣的冷庫,當時叫做“藏冰廠”。

結果,待到明朝山河變色,清軍打下蘇州後,一聽“藏冰廠”三個字,清軍立刻就變了臉,以為是“藏兵廠”,立刻全城展開大搜捕,一度見著倉庫就燒,直到看到滿倉庫的冰塊,才知道擺了大烏龍。

四、教育孩子像耍猴

明朝文化的一大特點,就是“神童”特別多。比如明代許多名臣,都是七八歲就展現驚人才學,二十多歲就科場登第。於是日久天長,對“神童”的崇拜,幾乎遍布明朝各地,以至於培養神童,都成了一種穩賺不賠的生意。

在當時明朝南方,就有這樣一種奇葩培訓:這些名師們挑選看上去聰明的孩子,卻幾年如一日只教書畫與背詩,把孩子培養的有點模樣了,就帶著孩子出去表演,特別是去官府賣弄,只要小朋友憑著紮實的詩詞書畫,博得官府的滿堂喝彩,一個神童就這么誕生了。

如此一來,後果就是名利雙收。有了神童名號的小孩,自然身價暴漲,至少幾年裡,一定是遠近聞名的童星。培養出神童的老師呢,也是迅速躥紅。可這樣做,真的就是靠譜的教育?

明朝學問家黃宗羲,對此就是一句怒罵:以教猢猻禽蟲之法,教其童子,使之作偽,將奚事而不偽。這算什麼培養神童啊,這就像很多人耍猴遛鳥一樣去培養孩子。孩子半點實在學問學不到,反而學會了弄虛作假。這樣的孩子長大了,會成為什麼樣的人?簡直就是毀一輩子。

這種明朝持續多年的,急功近利的教育,能夠給明朝帶來什麼樣的人才?基本可以想。

五、天價徭役

商品經濟空前發達的明王朝,為什麼會悲情滅亡?可以聽聽明朝一句民謠:南人困於糧,北人困於役。比起農業稅遠遠高於其他地方的江南來,明朝北方人的徭役,也是出名的高。

高到什麼地步?《過庵遺稿》記載,在河南地區,農民如果有一頃土地,那么以錢代役的話,最少也要出到七千錢。倘若再加上勞役中的額外盤剝,有時勞役錢出到一萬錢以上也是常事。再算上耕種一頃地的投入,哪怕風調雨順的年景,農民想落個溫飽,都要看運氣。

這還算是正常年景,放在腐敗嚴重的崇禎年間,以《崇禎八年》手札記載,是年大名府起運米豆,按理說,應該給負責運輸的腳夫們發放腳錢,誰知當地官府巧立名目,竟然給當地鄉民攤派運糧車,每家必須要額外出錢,才能免掉徭役。這樣的錢,那時都可以毫無壓力的貪。

如此一來,這繁重徭役,也就是大明朝動亂的導火索,所以在轟轟烈烈的農民大起義中,才會出現以火澆油的景象。繁榮一時的明王朝,終毀於農民起義的烈火里。

參考資料:《明史》、《明實錄》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