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爾山:落單的朋友(12.5.15)

2019-02-22 20:48:18

有一種朋友,因為沒有跟上身邊其他朋友的步伐,在差不多的時間進入人生一些重要階段,比如結婚,比如生子,漸漸就落了單。

這在20幾歲的時候還不算明顯,畢竟晚婚晚育已經隨處可見,但過了30歲就很清楚了。

然後,他們的好處也顯露出來啦。

比如這天晚上她和先生在家裡吵架,她決定要給他一點顏色看看,表示自己是認真的,她會怎么做?我一個朋友的做法是打電話給單身的閨蜜,看對方是不是方便,接納她在家裡過夜。問她為什麼不回自己父母家,因為都在一個城市,交通方便,當然也是更舒適自在的住處。她說那樣會讓父母擔心,在她成為母親以後,她更理解為人父母不容易。

同樣是兩個人吵架,同樣是女方想要出走表示抗議,另一個朋友接到電話的反應是先跟對方講道理,說這樣根本是在懲罰自己,而不是讓她先生難過;若她真要教訓她先生,應該是自己留在家裡,把先生趕出去。

可是對方哪裡會聽,反而擔心這會給她先生理由,堂而皇之地要在外面過夜。

長話短說,這故事的結局是,為避免她繼續流落街頭(是的,她打電話的時候已經離開了家),這另一個朋友只好讓自己先生大半夜開車出去找她,把她接到自己家。

是的,這朋友是已婚的,還當了媽媽。我懷疑,她接到電話先想到要跟對方講道理,說服對方回家,而不是回答是不是方便收留對方過夜,大概跟她自己已婚已育的狀態有關。

換了我,很可能不會想到要跟對方講道理。畢竟,身為單身人士,人生歷練就比已婚人士低了一截,給她們講道理是很難讓人信服的,至少我那些已婚朋友都這么看。

這並不總是好事。

我聽過的一個例子很能說明這一點:已婚的朋友對自己的先生不滿,並且陷入冷戰狀態不是一天兩天了,剛好最近有人引起她的好感,她就欣然接受,還說是“兩情相悅”。後者剛剛問一句這樣是不是不太好,就被她搶白說,“人都有需要的呀,你沒有嗎?”

聽到這裡,我除了對無端被搶白的未婚朋友報以同情,還很好奇,為什麼已婚的這位要跟未婚的朋友說這事呢,是要從對方那兒求得認可么?

為表示同情,我講了自己一個差不多的遭遇跟她分享:有天一位已婚朋友跟我說起她家小孩多么不容易,主要是年紀很小就要遠距離轉學,不得不重新做各種適應,包括面對新的學習進度和新的學習環境,還都是小朋友一個人面對。我還沒來得及說話,她突然冒出一句,“其實啊,別人家的小孩都是這樣一路坎坷地長大的,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呃,我當時就給噎住了。

說實話,我對這小朋友是很佩服的,也很佩服這對父母,他們都很有勇氣。我估計是做不來的,無論是站在小朋友和父母的角度都一樣。

我並且打算非常坦率地承認這一點。

偏偏就聽到這么一句。

作為進度有些落後,依然單身的朋友,人生歷練被各位已婚的好友看低一線,我通常都表示理解。就只是如今說到小時候,唉,我就算沒有講過自己小時候的苦惱事,是我的疏忽,你也應該記得,我們終究是同一代人,從同一個教育體制出來,不說都是受害人,也不會差太多吧?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