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大西國:遺失在海底的外星人世界[10P](下)

2019-02-17 23:02:35
考古學家亨利·謝里曼發現了希臘古城特洛伊。他相信,在每一個神話傳說後面都有一部分事實依據。因此,他對傳說中的亞特蘭提斯發生了興趣,並著手進行了調查。
南美洲的一些偏僻山區里生活著一些純粹的亞洲長相的人。
法國地質學家泰爾米埃發現在大西洋海底有兩條縱向海溝,在兩條深溝之間,有一個中央火山區。其陸地痕跡為南北走向。其中明顯可見的是楊瑪廷島、冰島、維德角群島、阿森松島、特羅斯坦達庫尼亞群島。這些都是消失了的大陸火山的遺蹟。這個發現證明了在歐洲和美洲之間曾有一塊陸地的說法。
我們的祖先來自宇宙
在《我們的祖先來自宇宙》一書中,夏特蘭寫過這樣一段話:
“最近,人們發現約2900年前墨西哥東海岸就有一批種植麻和棉花的印度和腓尼基的農業移民,同時還發現了開採銅和錫的蘇美爾和腓尼基的礦業移民,這些移民也許還開採金和銀,不過年代要早一些,大約在4300多年以前,地點也不是墨西哥,而是秘魯和玻利維亞的山區。另外,在亞馬遜河流域的石崖上,人們還找到了古希臘克里特人的線狀文字,這表明那些移民越過大西洋,順亞馬遜河逆流而上。”
伯利茨是著名的國際語言學院創辦者的孫子,因此他最有條件研究新舊大陸居民之間所存在的語言共性。他在有關大西國的專著中寫道:
“極其明顯……在美洲印第安人的語言中很多辭彙的宗教含義同大西洋另一岸古代語言中的一些辭彙十分相似。”
此外,生物學、人類學和人種學也不斷提供新的證據,證明從前在舊大陸同新大陸之間確實存在著一座“橋樑”。今天,許多地質學家和史前史學者認為,大西國曾經存在是個歷史事實。地球物理學也從自己的角度告訴人們,很久以前曾發生過一系列冰川襲擊,結果造成了大西洋中一連串的下陷。這個下陷過程貫穿了整個冰川消退時期,也就是說,從公元前6500年一直持續到公元前1950年,這一年代同柏拉圖書中的年代是完全一致的。
然而,直至最近幾年,我們還缺乏一種科學的證據來確證大西國的曾經存在,而整個科學界都希望找到這樣的證據。現在我們可以說,當人們在1967年至1968年發現了比米尼大牆之後,考古學在大西國的問題上已經擺脫了從前默默無聞的狀態了……
南美洲的一些偏僻山區里生活著一些純粹的亞洲長相的人。有人說他們來自蒙古,然而在幾乎沒有交通工具的情況下繞半個地球,從蒙古來到南美洲這可能嗎?
比米尼大牆:古文明的遺蹟
羅伯特·布拉什是個飛機駕駛員,同時,他又是一個酷愛海底考古的人。1967年,他曾飛越過百慕達地區巴哈馬群島中的安德羅斯島和比米尼島。在飛行途中,他發現在水面下幾米深的地方有一個長方形的灰色物體,它的幾何圖形十分完整,布拉什立即意識到這是人類的建築物,於是他拍下了不少照片。
過不多久,他把這些照片送到了法國人迪米特里·勒彼科夫手裡。後者原籍為俄國,是專門研究海底攝影的大學者,他發明了許多攝影器材,其中有電子閃光燈。
布拉什的照片引起了勒彼科夫的極大興趣,但沒有使他感到過分的吃驚,因為他自己從飛機上也看到同一海域裡有一個約400米長的長方形的東西,另外,他還見到有一些筆直的線條以及圓形和形狀規則的物體。勒彼科夫帶著布拉什的照片找到了在邁阿密科學博物館工作的朋友曼森·瓦倫丁。
曼森·瓦倫丁曾是耶魯大學的教授,同時他又是研究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以前的美洲文化的專家。他看到照片後,毫不猶豫地當即組織了一支探險隊奔赴現場考察。探險隊乘一架水上飛機在安德羅斯島海域上空來回盤鏇搜尋。
在巴哈馬群島的大礁帶,水並不太深,因此水面下隱藏的東西比較容易看清。探測隊的隊員們果然找到了羅伯特·布拉什照片上的那個物體:一道30厘米厚的“牆”,周圍積滿了泥沙,看上去是一座長30米、寬25米的建築物的地基。為了仔細觀察這道 “牆”,迪米特里·勒彼科夫把自己設計的一個航行器交給了一支專門的小組使用。對比米尼島寫過一部材料十分豐富的著作的皮埃爾·卡納克把這個航行器稱做為 “M114E”,這是一架名副其實的潛水飛機,配備有廣角鏡自動攝影機。
有了這樣的裝備,探索工作才能夠真正順利地進行了。探測工作持續了好幾個月,不少著名人士參加了這項工作,其中有太空人埃德加·米切爾和法國潛水員雅克·馬約爾。
大西洋海底發現的一隻手的雕塑
在大西洋海底發現的一隻手的雕塑,由於年代久遠,已經折斷了兩根手指,表面也有些殘破。有人說,它來自亞特蘭提斯的那塊人類失落的伊甸園。如果這是真的,那么可見當時的技藝有多高超,這么高難度的手指動作竟被塑造的惟妙惟肖,如同真的一般。
大西國,外星人在地球上的基地?
有很多人懷疑,那些無法解釋的“古代超級文明”遺蹟是外星智慧的傑作,而大西國上的人就是外星人,那么,大西國就是外星人在地球上的基地。如果從這個假設出發,擺在我們面前的很多無法解釋的謎就更加耐人尋味了,比如,為什麼世界上各種文明中神話里的神,從天上下凡後都在某一天到海里?為什麼美洲大陸的神總是來自東方,而歐洲大陸的神總來自西方?這表明,也許有一個共同的大西洋起源。
古人類學家們推測,可能存在過一個大西種族,她包括愛爾蘭人、威爾斯人、布列塔尼人、巴斯克人、安達盧西亞人以及柏柏爾人等。這些人具有共同的倫理,講的是一種相似的喉音重的方言。方言中某些音在希臘-拉丁語系中沒有,然而可以在尤卡坦的瑪雅語中找到這些同樣的古怪的音。有些UFO學家認為,這些人的最初祖先來自外星,後來在海底洞內過穴居生活。
兩位英國人曾在1952年對5具在秘魯庫斯科發現的印加乾屍做了血液分析。其中一具屬於C— E—C型(即RH),這種血型的人在世界其他地方從未見過;另一具屬於D—C型,這種血型在美洲印第安人中極其稀少。由此可見,大西洋一側的印加人,另一側的巴斯克人和埃及人,血型都與周圍民族不同。這會不會就是假設中的來自外星的大西國人的血型呢?
大西國的存在是可以肯定的,但它是否是外星在地球上的基地,這恐怕還有待進一步的考證,然而從宇宙的觀點出發去解釋神秘莫測的世界,已成為當今時代的時髦之舉。

考古學家挖掘出的古生物化石
是真的在過去的幾千年之間曾有過生物來訪地球,那么我們今天可能還會面對來自太空的智慧生物新的來訪。
卡爾·薩根認為,地球在地質時期曾經有過上萬次銀河系文明來訪過。一位瑞士科學家曾在義大利北部地區找到了被掩埋的類人物骷髏的殘骸。他認為這已有1000萬年的歷史。
在澳大利亞的岩畫上有一些奇怪的生物圖案,那些生物好像不是來自地球上的,而且身上仿佛穿著酷似現代太空衣一樣的東西。難道在很久以前,就是地外生物穿著太空衣來到澳大利亞,在岩石上留下了它們的標記嗎?
在美國內華達州孔特利貝爾什深峽谷地層內,人們曾發現一個鞋底的痕跡,其清晰程度乃至粗線條紋路都看得十分清楚。估計這一鞋底的印跡已有1500萬年的歷史。
在智利的熱帶叢林中曾找到過一個金屬球,其直徑有1米,重量約有3噸。而且它的成分是誰也不知道的化合物。奇怪的是金屬球光滑的表面,無論用火燒,用酸液浸,還是用刀切削都毫無影響。智利科學院院長拉莫斯·泰爾傑茨博士認為,這一金屬球是地外文明代表有意留下的。他們在遠古的時代就可能到過我們星球,也可能在我們的時代也拜訪了我們的星球。
在法國和義大利的許多岩洞的壁上刻畫著許多奇怪的標記,樣子同飛碟的形狀相仿。專家們已知的類似岩洞有拉茲卡岩洞、阿爾塔米拉岩洞及埃比斯岩洞等。這些地方至今已發現有近2000多個類似的標記,都是石器時代(公元前30000~10000萬年)留下的。
最為知名的阿爾塔米拉岩洞中有字母形狀的地方長達200米。在此洞內能找到3種不同的標記,主要是在洞的頂壁。
澳大利亞發現的古怪岩畫
考古學家蓮高曾明確提出大西國居民是外星人。這是他根據在烏拉爾找到的金質圖表來認定的。這些金質圖表在美國保密局存放至今。在這些圖上刻有密碼符號並標有兩處位置。一處標出如何從上埃及到達大西洲帝王墳墓的方位。在圖上明顯地標出始帝和末代皇帝的陵墓,墓地的位置只能是大致的,它距尼羅河有20~30日的里程。這表明整個墓地位於亞斯文及西部沙漠綠洲之間。
在金質的圖表中還表明15000年前大西洲上曾有過宇宙飛船著陸,其上面有高度發達的類似地球人的生物。
在古代的日本畫上繪有稱之為“Kanno”的生物。據說公元700~800年前眾多日本人士在日本見到過此種生物。根據日本的古老傳說,此類生物在河床中、沼澤地帶活動。划行時不穿任何衣服,伸出長長的爪子。頭很小,有嘴,有長長的鼻子。大耳朵能自由活動,三角眼睛深深地凹陷。頭是圓盤,上面豎有4根刺,其中一隻耳朵有小小的耳甲。背上有類似貝殼的大東西,一直同嘴相連。嘴則與盤繞的繩子相似。
遊戲中的大西國人形象
日本的吉他母拉教授稱這正是對外星來客的描繪。外星人臉上的東西正是呼吸面罩,有軟管同背後的氣罐相接。所謂頭上圓盤狀的東西,看樣子是4根天線。日本古代所稱此物生活在大的殼裡面,不僅能在水中行走,同時還會升空,以高速飛行。
考古學家挖掘出的古生物化石。這些化石的樣子奇形怪狀,實在看不出它們是由什麼生物的骨骼演化而成的。難道是什麼外星的智慧生物?如果它們曾經在遠古時代造訪過地球,那么它們還會來的。我們期待著它們的光臨。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