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爸老媽(六、搬遷)

2019-03-15 06:43:14

沒有翻不過的山,沒有趟不過的河。備受飢餓之苦的人們終於熬過那段艱辛的歲月。

慢慢的,種小片荒不算違法了,父親便在工作之餘,在山腳下開了一小塊地。再也不用挨餓了,生活開始朝著美好的方向發展。1963----1965年,父親和母親的日子算是安穩了。這期間三姐和四姐相繼出生,母親外出幹活時,照顧妹妹們的活就落在年幼的大姐身上。七歲的大姐最怕母親離開時鎖上家門,每次都哀求母親別鎖門,可每次都會被鎖在家裡。天黑了,大姐就帶著妹妹們一起哭。到現在每每提起當年的經歷,大姐對母親鎖門一事仍不能釋懷。可我知道,母親當時的做法也是別無選擇。二姐五歲,三姐兩歲,四姐剛出生不久,在大山溝里,不鎖門怎么能放心。

1965年,柳河縣籌建水泥廠,要從各地抽調工人。父親被抽中,於是父親和母親又開始了兩地分居的生活。年幼的大姐過早的扛起生活的重任,幫著母親支撐這個家。母親常說,大姐跟著她受了不少苦。是啊,大姐這一生哪有什麼幸福可言。

父親不能常常回家,姐姐們時刻盼望父親回家。日子一天天流逝,四姐也一天天長大。等到四姐會說話時 ,每次父親離開她就會哭著喊:“不讓爹走,不讓爹走。”面對四姐的哭鬧,父親對母親說:“我回去找房子,搬家吧。”就這樣,搬離大北岔,來到水泥廠所在地大泉眼。此後,父母的大半生便在此度過。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