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篇| 如何與父母溝通,我希望自己選擇人生

2019-03-13 02:26:15

作者:小川叔

川叔Radio

今天說的是溝通方法的問題,川叔的建議是,在想溝通之前,先去做好了嘗試,內心有了一個譜,你再好好去闡述你的想法,告訴父母,你為了自己的想法做了什麼樣的準備,他們都是最愛你的人,但不能因為他們愛你,就誤認為,他們一定懂你。

工作、結婚、畢業,所有的選擇都通用此理,用什麼樣的方式對什麼樣的人,如果這點你在父母這兒都找不到方法,以後你面對陌生人,豈不是更容易失敗?

我是:最近臉瘦了的小川叔

今年四月我做演講,現場有一個女同學問我,要如何說服父母,讓自己可以去外地找工作。
這個問題上周六的活動現場也有人問起來。
一直以來,父母那些溫暖的碎碎念,是我們沒有成人之前的負擔,是我們懂事之後的牽掛,是他們離開之後溫暖的念想。
我們可以選擇朋友、愛人,卻唯獨不能選擇家庭和出身,於是很多子女和父母的溝通之道就成了代溝的成因。
很多父母覺得,我懂,所以我不希望你吃苦、走彎路。
很多子女覺得,我更懂,所以我才要自己去試試看,不撞南牆不回頭。
我年輕的時候也很喜歡強調自我,可能每個人都會有這樣一個階段。
就是非常刻意甚至彆扭地強調【自我】的存在,而且希望自己的意見被尊重和採納,自己不是父母的依附品。
所以那個時候媽媽說的嘮叨越多,反而越容易起到反作用。
讓你天冷多加點衣服,就不!哪怕凍成狗。
讓你不要早早談戀愛,你懂什麼!結果成績真的下滑……
我記得有一次我因為在飯桌上和老媽爭論到底學雷鋒對不對,最後賭氣不吃飯了,現在想想真的是傻的可笑。
我們認識的第一道現實的大門,是父母的提醒。
我們總是希望證明自己沒錯,於是率先傷他們最深。
怎么會這樣呢?
人生難免會遇到選擇,比如選擇專業、比如畢業選擇哪個城市,甚至未來選擇愛人。
有的父母習慣性地覺得你還小,不懂事,就越權幫你選了,你則往往以【我喜歡】為主,從不考慮實用性,你會覺得如果選的不喜歡,每天都是度日如年。
可日後的生活,卻一遍又一遍告訴你,原來那些原本你以為的【你喜歡】,並非你看到的那個樣子,而那些少年時代的意氣用事,在日後的生活里,我們總要學會著妥協與周鏇。
只可惜,那些生活教給你的事,你最後會感謝經歷,而那些父母帶來的挫折和彎路,卻往往會伴隨著恨意,我們卻忘了,其實他們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我第一次選擇是高考失利,我選擇了復讀一年。
當時拿到了一個師範專科學校的入取通知,老爸說當老師也不錯啊!我說,不!我要考本科。
那時候家裡經濟條件還不錯,於是老媽帶著我去辦理了復讀手續,結果接二連三的碰壁,名額有限、宿舍也住不下,甚至還不得不動用一些人際關係。
我記得當時為了找校長簽一個字前後跑了三四次,有一次等了半天校長,卻連一面都見不到,最後只得和老媽灰溜溜地去等公車回家。
那是我第一次想放棄,覺得自己做的這個決定是不是做錯了。
當時還是老媽鼓勵我,沒事!再試一次,也許下次就見到了呢?
於是我們就試驗了一次、又一次,終於把手續辦完,第二年我如願考上了一所本科學校。
我上大學那年家裡一直都不太支持我畫漫畫。
坦白說,我自己也內心很猶豫,自己到底是不是畫畫這塊料,但喜歡啊!喜歡這么多年,說放棄就放棄特別割捨不下。
所有的放棄都很艱難,但如何才能證明自己?只有不斷去嘗試著投稿。
我上大學的第一年,終於接到了第一張稿件刊登通知書,那一年年底,我獲得了全國科幻短篇漫畫大賽三等獎。
這些獎金、成績對我來說不僅僅是一種肯定,它還是一個向父母去證明、去溝通的一個籌碼。
那之後家人再也沒反對過我畫漫畫,哪怕之後的三年我都沒有任何作品發表過。
所以,當你希望獲得父母支持之前,先問問自己,有沒有去做過。
大四那年,我接連發表了兩個20多頁的漫畫故事,這兩筆稿費換得了我去南方的路費。
如果那時我要說我想去南方找工作,家裡肯定不同意,可這件事你不去,你也不知道結果會如何,它又不能像畫漫畫一樣去證明。
我沒走過那么遠,也不知道會遇到什麼困難和危險,但是至少有幾件事我能做:
比如先在網上投遞簡歷,之後接到了南方一個學校的面試通知。
詢問好要帶哪些資料,查找路線圖,買好車票,再和父母說我要去福建面試,我準備好了資料、車票、以及上路的路費。
當然當時為了讓父母安心,也給自己留了退路,那就是如果面試不成功,錢花完之前還找不到工作,我就回來。
我把這些和媽媽溝通之後,媽媽終於同意了。
有時候父母並不是不放心你如何去選,而是他們擔心你連想都沒想過,就冒然去,很可能會遇到陷阱。
人都說,吃一塹長一智,可父母更希望的是,你最好是跌一個小跟頭,領悟一個大道理。
少吃點苦,多一點幸福。天下父母,皆是如此。
我在南方跌跌撞撞心浮氣躁,折騰了一圈兒回了老家,沉澱之後最終來了北京。
我要特別謝謝那段被否定、被拒絕的日子,也要謝謝老家那段沒自信、很艱苦的歲月,因為如果不是提前先經歷了這些,我也一定會做一名北漂的逃兵。
因為經歷過了更辛苦,所以才不會覺得這有什麼。
因為自尊和玻璃心已經被粉碎,所以才會覺得再來一次也沒什麼。
從北漂的第一年開始,我每年春節回家都要買很多年貨,這可能和東北人喜歡顯擺有關,但更多的是我在不斷地給父母暗示,我已經長大了,在嘗試著獨立,以及開始負擔這個家。
第一次買年貨的時候我才突然間意識到,我並不知道父母缺什麼,我甚至都不知道媽媽穿幾碼的鞋子,爸爸的腰圍尺寸,我在每次的盤算、衡量當中,逐漸把自己曾是父母的一部分,變成了如今父母是自己的一部分。
我老爸是典型的農民,過去窮怕了,所以很怕我亂花錢,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來往學壞,所以他每每都很喜歡幫我算賬,你現在每個月開多少錢,吃飯多少錢,房租多少錢,那還可以存多少錢。
每次經他這么一算,我總覺得自己特別不懂事,好像本該一年存一萬塊,怎么就變成了五千呢?
後來才發現,你還需要買衣服吧?買零食吧?日常的心情消費、朋友應酬,這些都需要錢吧!
沒朋友,哪來的機會?這句話和花一塊錢坐車都要考慮半天的父親去解釋是很無力的。
所以我唯有不斷的證明自己還有其他可以賺錢的能力。
我可以寫稿子、畫畫、開工作室,我有很多可以賺外快的機會,我還會做電視節目,還能採訪明星。我要通過這一系列的努力去告訴他:別擔心我,你兒子不但能養活自己,還會活得很好,還會在未來把我們這個家也變得很好!
成熟,都是一步一步來的。
證明,也是一點一點做的。
在你職場緩慢積累的過程里,你還做了哪些?
在你不斷提升的過程里,你還可以做哪些?
現在很多人都說,父母太老了,不好溝通,可其實有時候他們會更實際地去看,到底你做了多少,而不是你說了多少。
我記得我對那位女生說,其實和父母生活在一起二十多年,沒有人比你更了解你的父母,包括他們的喜好,軟肋。
那么,在你認為你已經開始獨立之後,你有嘗試過去做點兒什麼去讓他們覺得安心,讓他們覺得你長大了么?
你可能不理解,為什麼父母就是不讓我去外地找工作呢?那你有沒有自問過,在這之前,可能你連一次單獨的遠行都沒做過,父母又憑什麼相信,這樣的一個你,去了外地就一定能不被騙,就一定能適應,就一定可以找得到機會?
也許你會說,凡事都有第一次啊!不讓我去做,怎么知道我做不好呢?
可你做之前到底有做過什麼準備?
你去找工作的那個城市,你曾經大學四年是否去過,你熟悉么?
你有在當地結交靠譜的朋友么?遇到了事情你有可以求助的人么?
你要去城市到底什麼時間舉辦人才招聘會?而你在這之前又是否參加過小型的招聘會,你是否知道在招聘會裡怎么表現?有沒有班上有經驗的同學可以你一起?
你大概給自己的預期是多久?如果招聘會你找不到工作,你的第二手準備是什麼?去那裡的第一個月吃住你是怎么打算的?你要待多久?什麼情況下你會決定要回來?
如果這些你從未考慮,或者自認為說,車到山前必有路,到時候再說嘛!
那其實你賭的不是你自己的運氣,你是帶著全家人的心在賭命嘛!
即便父母答應了讓你,也依舊是懸著心,放心不下,還可能會接收到你三天兩頭說錢花完了來要錢,工作不好找打電話求安慰,開始的時候不適應沒事兒就把家裡當傾訴垃圾桶。
這些你都想過么?
做決定之前多想想是否還有紕漏,帶著你認為最完整的想法去和家人溝通,這才是讓他們看到你長大的證明。
你只有能夠為自己著想,為自己負責,才有可能將父母的擔心放在心上。
是的,你選的是你的人生,可當你明白這選擇背後的責任和承擔,才是真正長大的第一步。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