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頭下生與死的較量

2019-02-12 05:23:08

薩拉博·胡拉

人們相信恆河具有清滌罪惡的聖潔力量

生命與死亡

生命與死亡,一直是人們永遠探討的話題。每到清晨,恆河就開始變得熱鬧起來,人們一天的活動就從晨浴開始。印度人相信在恆河沐浴以後可以洗去罪孽,得到重生。所以在恆河,旁邊放著剛剛燒過的屍體,人們仍舊可以很淡定地一邊沐浴,一邊捧起水來喝。這樣的場景每天都在這裡真實地發生著。

薩拉博·胡拉

貝拿勒斯,印度城市,舊稱瓦拉納西,坐落在恆河中游新月形曲流段左岸,

靈魂的超脫,神話,幻覺,鬼魂,生命,死亡......這所有的一切都能在貝拿勒斯的石梯和巷子裡找到。

火葬場

薩拉博·胡拉

在乾季,退潮的河水吐出一片新的土地。這篇開闊的土地與地平線連線,跟老城貝拿勒斯形成強烈的對比。

傳說是迂迴曲折的恆河在5000年前的美索不達米亞時期造就了貝拿勒斯。傳說這曾是一片火葬場,是濕婆神和他的配偶帕爾瓦蒂女神居住的地方。濕婆神曾詛咒這片土地的祖先,他和他的子孫會永遠留在這片火葬場看著一批一批被送到這裡火化的屍體。

Berna

薩拉博·胡拉

薩拉博·胡拉

河邊炎熱的午後

人們從世界的角落匯聚於此,只為能在神靈沐浴過的恆河浸潤一下。於是一座城就這樣形成了。

薩拉博·胡拉

一個患有精神障礙的老人來到貝拿勒斯度過最後的時光,瑪尼卡尼卡石階旁的火堆邊取暖。當火化師開始計算上場火化所得來的收入時,火堆停止燃燒。

薩拉博·胡拉

薩拉博·胡拉

薩拉博·胡拉

矛盾的城市

薩拉博·胡拉

薩拉博·胡拉

Stephen Mc Grane

貝拿勒斯,是光之城,也是一個矛盾之地。這裡的火葬場與生命形成了強烈的反差。雨水一來,半個城市就被淹沒,而雨水一走,整個城市就“死寂”了。

薩拉博·胡拉

MARJA SCHWARTZ

結束也是開始

Serap Sabah

Fabrizio Volpi

高種姓的婆羅門跟達利特賤民住在一起。被拋棄的寡婦來到這裡侍奉神靈,開始了新生。老人來這度過餘生,等待死亡。死神無所不在,但它的來臨不是像在心口猛捅一刀般地帶來巨大悲痛,而是靜靜地籠罩了整個城市。

Paolo Centron

Alexandros Moridis

在黑暗中跳動的生命

薩拉博·胡拉

薩拉博·胡拉

人們帶著神聖的職責般地火化逝去的親友,因為他們相信這樣會讓他們的靈魂得到超脫。隨著日暮的來臨,另有一些生命開始在黑暗中活躍,這些奇怪的生命豐富著人們對貝拿勒斯的想像。

薩拉博·胡拉

Subhamoy Chakrabort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