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網紅被前男友割喉後,輿論的髒水又潑向了她

2018-07-31 10:08:14

8月1日,浙江慈谿發生了一件令人心痛的事。

在鬧市街超市的一處夾娃娃機前,一名女孩被人當眾割喉致死。

死者是一位舞蹈老師,年僅22歲,是一名在知名短視頻平台上有40多萬冬粉的“網紅”。兇手是其前男友。

因為在交往中女孩發現男生性格偏激,於是很害怕便提出了分手。

分手半個月以來,男方不停跟蹤、語言威脅、持刀威脅女孩身邊的人,還發虐狗視頻給她。

兇手(左)多次以虐待狗的方式威脅受害者(右)/紅星新聞

案發前,兇手給受害者發了很多言語過激的話。當晚,他帶著口罩和刀將女孩刺傷,女孩後經搶救無效死亡。

事發當天兇手發來的“要死一起死”的訊息/紅星新聞

慈谿市公安局官方8月1日晚11時微博通報,目前兇手已被警方控制,案件正在進一步偵查中。

慘案發生後,輿論譁然一片。

不過相較於惋惜,有網友開始對這位逝去的花季少女展開抨擊,只因受害者是一位網紅。

看到言語難堪之處,讓人心底發涼。

網友評論/微博

“女子出軌被抓所以才被前男友殺害”、“一個巴掌拍不響,肯定是這個女的有問題”、“乾的漂亮,網紅就該被殺!”

面對網友的惡意歪曲,終於,她的親人無法忍受。女孩的哥哥和嫂子崩潰大哭,一遍又一遍的澄清:

“妹妹不是那樣的人,希望流言不要傷害她。她早已經和前男友分手,卻多次遭到生命威脅。妹妹也不會花那個男的錢,就算不是大老闆,但自己家庭條件不比男的差”

明明是受害者,卻要大聲疾呼證明自己的清白,以此抵擋輿論的惡意攻擊。

這不是輿論第一次踐行“受害者有罪論”了。

3月28日,安徽蕪湖,女孩陳晨被前男友王某當街燒死。

陳晨母女曾先後9次報警,最後,陳晨被燒死在從派出所報警出來的路上,卻被人傳謠出軌,行為不檢點。

其母在哀痛之餘,還要在網上拿出各種證據澄清女兒的清白。

陳晨母親微博

4月25日,廣州,某男殺害妻子後,割下她的頭顱,淡定走到警局自首。但網友的熱評第一卻是:“女的偷人了?”

廣州割頭案現場錄像截圖

這個世界對女性的偏見苛責總是無處不在,每一次的傷害,都想要通過毫無根據的輿論讓傷害合理化:

“她活該!”

“誰叫她穿的那么少?”

“肯定是這個女的作風有問題!”

言無力,卻可殺人,輿論暴力真正可怕的地方就是那種觸底的絕望。

2

別再對受侵害的女孩說“你活該”了

沒有一種罪該怪到受害女性的身上。

在德國的留學女孩李洋潔,晚上照常出去跑步時,被一對德國情侶誘騙至一個空置公寓,殘忍實施強姦等暴行並將其殺害。

明明是罪犯的滔天惡行,卻有人提出質問:為什麼她要晚上出門?

穿著暴露、太晚出門、不懂拒絕、沒有安全意識……事實上,這些都不是被傷害的理由。

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小鎮上,辦過一場叫做“What were you wearing”的展覽,展廳陳列了 18 位無辜女性,在被性侵時穿著的衣服。

這些衣服包括運動服、款式普通的T恤、童裝,甚至是當地警察的制服。

每一件都非常普通,普通到看不出為什麼穿了這件衣服的人就“活該”受到侵害。

輿論使然,女性的身份,仿佛是一種罪。

離異的女性,即使是像王菲這種天后級別,也會被看作是相對弱勢的一方。

張馨予大婚,本該收到祝福,卻被網友不斷扒她的“黑歷史”,把歷任男友拉出來溜。

對女性來說,在這個男女平等的社會中,“平等”二字,似乎並未如期而至。

3

女性何時才能放心穿裙子

社會對女性的要求太高,對女性的尊重卻太少了。

女性通過數百年的努力才爭取到了不裹腳、不束腰和穿舒適喜歡的衣服的權利,卻在魔幻現實般的“女德班”現象面前功虧一簣。

《圓桌派》第二季有一期“女德大師”丁璇的視頻在網上走紅,她宣揚的觀點包括“女性就是要服從男性”,“忍受是大智慧,女人要忍受家暴,總挨揍的人,不容易生病。”

聽起來像是寫在什麼玄幻小說里,一個遙遠而古老的村落,流傳著的最荒唐的話。

但坐在台下的,以女性群體為主的觀眾仍然全神貫注,聆聽著“大師”的教誨。

丁璇開設了“女德培訓班”,並且常被邀請去一些講座。

在魔幻現實的相交點,甚至難以判斷到底是誰更荒誕。

讓人失望的是,這些“崇尚女德”的人可能就是你身邊朋友和家人。

多年前Sheryl Sandberg就在向全世界傳遞一個聲音:女性比男性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獲得有可能和他們一樣的職業高度。

Emma Watson曾經在聯合國演講,呼籲男女平等,並發起“HeForShe”活動。

那句“ifnot me, who ? ifnot now, when ?”(如果不是我,那是誰? 如果不是現在,那是什麼時候 ?) 讓無數女性獲得勇氣和力量。

但多年後的今天,女性甚至要比男性付出更多的小心和努力,只是為了獲得最基本的安全。

在BBC為紀念英國女性獲得選舉權100周年而推出的新劇《她說:女性人生瞬間》里,有這樣一段話。

“如果我將來有女兒,我希望能確保她,安全地走在街道上。她不會注意到,腳下那些混凝土裡的裂痕,因為她在昂著頭,感受這個世界。

我希望她的夜晚九點,是美麗的,而不是恐懼的。如果她都無法走出門去看星星,那該如何告訴她,追逐星辰的意義。”

女性想要的,是和男性一樣,在夜晚看星星的機會。

相關文章 更多類似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