閆紅 : 美人先要學會和自己戀愛

2019-03-05 13:47:04

一般說來,女星互撕大多是兩敗俱傷,觀眾哪管你是與非,只要看姿態好不好看。所以情商高一點的,大多懂得咬碎銀牙合血咽,吃點虧,就當是煌煌星途上必要的耗損。

在這個前提下,關之琳撕劉嘉玲就有點奇怪。不久前,關之琳主動曝光她和富豪陳泰銘不是分手是離婚,至於離婚的原因,一是陳泰銘不肯將她公之於眾(估計不久前那場AH世紀婚禮也多少刺激到了她);二是陳家人難相處,前妻孩子都不是吃素的;第三,則和另一個資深美人劉嘉玲有關,關之琳甚至不是含沙射影而是清晰明確地說,陳泰銘老是和劉嘉玲爬山,“他們都是成年人,怎么不注意別人的感受呢?”

劉嘉玲的回應很有趣,一臉“我有沒有聽錯”的表情,那種目瞪口呆加啼笑皆非真不是裝出來的。她說,我和周潤發也經常爬山呢。言下之意,陳泰銘不過是諸位“爬友”中的一個,關之琳這乾醋吃得太不必。

不知道關之琳信不信她這辯白,反正娛記們不信,自媒體上爭相爆料劉嘉玲與富豪們的前世今生。但是,劉嘉玲與陳泰銘爬山,是被記者記錄在案的,照片上兩人穿得十分專業,那心無旁騖的樣子,明擺著是衝著“山在那裡”而去。

有人說,為什麼劉嘉玲非要找別人的老公去爬山,這個嘛,梁朝偉喜靜不喜動,她要是找個未婚青年爬山,你們又說她玩弄小鮮肉,她要是跟女的一道爬山,前段時間不是還曾風傳她同性戀?反正跟誰爬山都是錯,乾脆愛誰誰。

如劉嘉玲所言,她異性朋友不少,和周潤發爬過山,和李亞鵬胡軍關係也不錯,一度也傳她和胡軍有染,但若是這樣,胡軍的妻子再大度,也不會讓兒子康康認她做乾媽吧?她們笑容燦爛的合影,似乎也在無形中試圖粉碎這傳言。

她的同性朋友更多,王菲、那英、趙薇……這幾年,不怎么拍戲的她,大多是在朋友的新聞里存在。看得出,她非常享受這友誼,當然,讓她享受的還有很多,比如收藏、品酒、運動……這種活法,終生“戀愛體質”(女作家毛利言)的關之琳大概不能懂,在關之琳眼中,爬山也好,聊天也罷,大概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劉嘉玲與關之琳,是兩種不同的人生樣本。

關之琳是范冰冰angelababy出道之前的標準美人,大眼睛小嘴巴精緻的小心形臉,將古典美人的每一項指標都做到極致。她一生被愛慕與稱羨,這令她心高氣傲,也使她產生依賴,她一次次戀愛,用各種細枝末節檢驗對方愛她有多深,宣布離婚不久,又通過友人之口發布,後面追她的億萬富翁排著隊呢,這注定她的快樂,來得很間接。

相形之下,劉嘉玲的快樂更直接一點。

劉嘉玲年輕時沒有關之琳標緻,艷得有點俗,倒是後來,漸漸生出了強大氣場,將那些許俗艷,點染成一種豐富。她說她曾經自卑,覺得自己來自大陸,是港人口中的“北妹”,這種自卑感後來居然通過一場災難治癒,就是眾所周知的她被黑幫綁架拍裸照事件。

獲釋之後,她驚魂未卜,梁朝偉以求婚的方式對她施以援手,這似乎暗示她的婚姻里,“義”大於“情”,也使得她能在事件曝光之時,勇敢地衝到抗議隊伍的前列,小女子的膽怯羞恥一掃而光,一個“義”字,幫她重新建立了自己。

所以她能與梁朝偉張曼玉一道牽手出場,也能面對周迅和梁朝偉的“緋聞”輕描淡寫地說一句,他們本來就是好朋友。她經歷了風波,見慣了風雲,看清了風月,港劇里常有的一句台詞是“做人,最重要的是開心”,她做到了,當關之琳一次次地尋找新的戀情時,劉嘉玲學會了與自己戀愛。

與自己戀愛,其實比和他人戀愛更難。虛榮心,荷爾蒙,都能夠為一樁和他人的戀情添磚加瓦。和自己戀愛,卻要摒棄這一切,建立取悅自己的能力。當美人遲暮,憑著天然資本被他人取悅的機會越來越少,懂得與自己戀愛,既能安妥自己,也能變成一種新的魅力。

唐代才女魚玄機和薛濤的不同命運,正由是否具有這種能力而決定。

唐代詩人多矣,但在八百六十七卷全唐詩里,魚玄機和薛濤各占一卷。兩人出道都早,魚玄機起點更高,十三歲時就已經聲名頗著,是文學泰斗溫庭筠蓋章的蘿莉才女。

十六歲那年,魚玄機嫁給狀元李億為妾,也算郎才女貌的一對,但不是所有的才女都能像董小宛那樣肯認低服小,曾寫下“自恨羅衣掩詩句,舉頭空羨榜中名”的魚玄機想來也不肯乖乖地在正室手裡討生活,她很快被大婦裴氏逐出家門,李億將她安置到一個道觀里。

這已經是太委屈,雪上加霜的是,李億對她的愛也逐漸減弱,幾年後,李億去揚州做官,帶著老婆裴氏,猶如黃鶴一去不復返,魚玄機這才明白,芳華正好的自己,就這么成了棄婦。

一不做二不休,她艷幟高張,貼出“魚玄機詩文候教”的告示,在道觀中打開了大門,開始迎來送往的生涯。她謀生,也謀愛,好在,她的青春美貌以及才名,使得她有挑選的餘地,她看不上前來獵艷的貴公子,卻對他們帶來樂師陳韙一見鍾情,陳韙的溫存體貼,慰藉了魚玄機的寥落生涯。

但又是好景不長,陳韙對魚玄機心生厭倦,和她的丫鬟綠翹眉來眼去起來,有天魚玄機外出歸來,發現了這兩人的隱情,將綠翹叫來審問,驚怒之下,將綠翹打死,埋在了院子裡。

此事終於曝光,魚玄機伏法。後人里有許多人不相信她是那個謀殺者,是因為她的才華嗎?卻不知,才華卓著者,大多性情犀利,眼高於頂,被辜負的憤怒,被欺騙的恥辱,都能讓一個多血質者瞬間濁血上頭。魚玄機曾有名句“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她是如此地看重愛情,屢屢失腳,積攢出的挫敗感,足以讓她痛下殺手。

愛情,當然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但並沒有重要到能覆蓋住人生的全部,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徐志摩這句話說得高蹈,他其實是做不到的,做到的那個人叫薛濤,比魚玄機早生幾十年,算作她的前輩,薛濤經歷了被辜負的一生,但她卻於不動聲色間化解,失戀可以,失態可不行。

關於薛濤的傳說很多,可以坐實的有兩件,一件是她和西川節度使韋皋的情緣,另一件是和大才子元稹的姐弟戀。和韋皋的戀情在前,十六七歲,她以官妓之身,進入韋皋的幕府。起初,韋皋也視她如掌上珠,解語花,一度還想上報朝廷,給她封個“校書”的職務——不要覺得像眼下某些官員把自己的情人弄成公務員,人家韋大人來得可是光明正大。

有心人開始想走薛濤的路子,送她金帛厚禮,托她辦事。雖然薛濤很聰明地每次都上交,依舊引起了韋皋的懷疑。老男人一旦起了疑,後果就很嚴重,他會覺得智商被侮辱,感情被傷害,報復起來手段也就格外毒辣,將薛濤發配到松州。

想薛濤姣花軟玉一般的人兒,如何能遠赴那偏遠之地,在一群軍士之中,強顏歡笑?那段日子她是怎樣度過的,於史無載,我們只知道,她寫下一組《十離詩》,將自己離開韋皋,比作犬離主,筆離手,馬離廄,燕離巢……其卑微淒切,讓人不忍卒讀。

她救了自己,韋皋被她打動,將她召回。數年後,韋皋去世,飄蓬般的生涯里,多是浮花浪蕊,直到,元稹在她的生命里出現,這個比她小九歲的男人,掀起了她人生中最為宏大的激情,將她半生情事終結。

就是那個在妻子死去後寫下“曾經滄海難為水”的元稹,他遇見薛濤時,他的妻子還活著,不過我不覺得與薛濤這一段,就是對他妻子的不忠,那個時代,允許一個男人對於不同身份的女人,有著不同的感情。

薛濤算是他的什麼人呢?情人?知己?同道?歸根結底,都是一個過客。情動時刻,他也許曾想過,與她永遠在一起,但是,有那么幾回,他明明有機會帶她走,一轉眼,卻被別的女人絆住了腳,誓言幻作煙雲字,他的生命里有了新的佳話。

薛濤沒有再言這段情事,卻也不像有人以為的那樣,“從此就只有萎謝了”,她後來換上道袍,怕也是因為官妓不能做一生,女道士於她也許是更好的歸宿。她的心並沒有封鎖上,從她研發薛濤箋,我們可以看出她是一個充滿創造力的人,晚年,她亦與當時的高僧詩人官員多有唱和,西川節度使李德裕建“籌邊樓”亦請她題詠,她寫下:“平臨雲鳥八窗秋,壯壓西川四十州。諸將莫貪羌族馬,最高層處見邊頭”的名作,愛情之外,賞心樂事還有更多。

葉芝那首詩,是許多女人最為旖旎的幻想:“多少人愛你青春歡樂的時辰,愛你的美貌,假意或是真心,只有一個人愛你那朝聖者的靈魂,愛你老去的臉上那痛苦的皺紋”。這樣的愛當然很美好,得到這樣的愛當然也很光榮,但藉助他人的愛得到的快樂,畢竟是間接得來,寵辱之間,進退失據,要說姿態好看,還得像薛濤以及劉嘉玲這樣,直接擁抱生活,學會與自己戀愛,把自己活敞亮了,沒有那么多需要介意的事,也就沒有那么多氣不順了。

作者:閆紅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