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的西部往事

2018-09-07 08:35:09

文丨西部君

又一個“周一見”揭曉。

馬雲在教師節當天發出公開信:一年後的阿里巴巴20周年之際,即2019年9月10日,他將不再擔任集團董事局主席,屆時由現任集團CEO張勇接任。卸任後的他,將“回歸教育”,做他“熱愛的事情”。

與此同時,阿里巴巴官微發布了馬雲的新名片。

包括老師,名片上共有12個頭銜。在西部君看來,其中最顯眼的,既不是老師,也不是阿里巴巴001號員工,而是中國浙江杭州佬。

在中國企業界,一個大佬如此看重自己所在的城市,並原意把它印在自己的名片上,絕對不多見。這對杭州來說,也無疑是最好的廣告。

說到阿里巴巴,人們會立即聯想到杭州,一如說到杭州,必定少不了阿里巴巴。可以說,沒有人比馬雲更適合擔當杭州的城市代言人。

在杭州之外,在西部地區,馬雲又留下了哪些足跡?西部君根據公開報導資料,作一個粗放的梳理。

1.貴州打氣

頗為巧合的是,馬雲被曝即將發布傳承計畫的訊息時,他本人正在貴州茅台酒廠考察。

這是馬雲第四次造訪茅台,不出意外,也可能是他卸任前最後一次考察茅台。

馬雲曾透露,他以前是不喝酒的,至少不喝白酒,但現在卻愛喝茅台,同時希望為茅台做點事情。比如,這次行程的目的之一,據說就是要向茅台獻出區塊鏈技術協助茅台打假。

與茅台的交往,只是近幾年馬雲與貴州聯繫的一個縮影。近幾年,馬雲與貴州來往可謂頻密。最能體現這一點的是,2015到2018的連續四屆數博會,除2016年馬雲在國外未能出席外,都參加了。

他在會上演講中的一些金句,至今仍讓人回味,也算是對欠發達地區貴州的站台和打氣:

2015年數博會上,馬雲預言說:“如果大家錯過了三十年前廣東、浙江的機遇,今天一定不能錯過貴州。”

2017年數博會上,馬雲印證說:“十年前,你跟任何人說貴州有可能發展大數據,任何人都不會相信,但是今天,我們看到這裡正在發生著這樣的奇蹟,貴州大數據產業的發展,讓人震撼 !”

2018年數博會上,馬雲點讚說:“貴州和貴陽將是未來中國最有意義,最富有的地方之一,因為他們懂得未來,他們願意去努力,他們敢於挑戰別人不敢做的事情!”

除了鼓勵打氣,阿里巴巴也與貴州開展了實際的合作。如全國第一個本科層次的阿里巴巴大數據學院,就於去年成功落戶貴州理工大學。

2. 重慶製造建言

阿里巴巴和重慶,在西部地區,算是頗有淵源。值得一提的是,作為馬雲心腹的“螞蟻女王”彭蕾,就是重慶萬州人。

去年底,在“2017中國新金融高峰論壇”上,前重慶市長H講了一個細節:阿里小貸剛剛做的時候,馬雲就跟他說過,馬雲想註冊個小貸,但是批不出來,各個地方都沒有批。後來阿里小貸最終在重慶獲批註冊。

今年初,重慶市政府與阿里巴巴集團、螞蟻金服集團簽署戰略合作協定,共同推進大數據智慧型化創新發展。根據協定,阿里巴巴將在渝設立區域中心,打造基於“城市大腦”的“智慧型重慶”,並在經濟發展、社會治理和民生服務三大領域深入套用大數據、雲計算、物聯網、人工智慧等前沿技術。

最新訊息是,阿里巴巴(重慶)有限公司已於今年4月20日成立,位於兩江新區服務貿易產業園的阿里巴巴重慶總部正在加快建設中。預計整個項目建成後運營團隊的規模將達到1000人,目標是將重慶打造為亞洲最智慧型特大型城市。

另外,馬雲上個月參加了在重慶召開的首屆中國國際智慧型產業博覽會,其在演講中的一個觀點引發關註:

我希望所有製造業要保持高度的清醒認識,不能安於現狀,光靠網際網路的行銷今天帶動了銷售額,不代表自己的能力,必須思考未來製造業該如何做。

這對於正面臨製造業轉型的重慶而言,無疑極具啟示。

3. 放言“在成都再造一個阿里巴巴”

2009年,成都從廣東、上海等強勁對手手中搶下“馬雲”,曾引發媒體熱議。

當時的報導指出,馬雲打算在成都複製一個新的阿里巴巴。不僅阿里巴巴要來,淘寶要來,支付寶要來,阿里軟體要來,阿里投資也要來成都。“我相信我們在西部是綜合性的發展,我們希望到成都來,建立西部基地。”

於是,當年6月,成都高新區與阿里巴巴集團在成都簽署了《“阿里巴巴西部基地”項目投資合作協定》。根據協定,阿里巴巴將在成都投資1億美元建設“阿里巴巴西部基地”,其經營範圍將涵蓋阿里巴巴集團所有子公司的相關業務,具有研發、呼叫、後台運維、運營結算、災備以及培訓等功能。

不過就目前的現實來看,“在成都再造一個阿里巴巴”,似乎僅僅只是夢想。

另外,阿里巴巴(中國)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在2011年成立,公司經營範圍包括企業管理;計算機系統服務;電腦動畫設計;經濟信息諮詢服務(除商品中介)等。

去年初,四川省政府與阿里巴巴、螞蟻金服集團簽署了三方戰略合作協定。根據合作內容,三方將在雲計算與大數據、電子商務、物流骨幹網、旅遊推廣、信用建設等領域開展合作。

截至2016年,阿里巴巴和螞蟻金服共在川設立5家子公司、3家分公司,共有員工1000多人。

4.西安欲建西北總部

相比重慶、成都,阿里巴巴與西安的實質合作,稍微晚了一點。

2015年,阿里巴巴與陝西省政府簽署了戰略合作協定,共同推動數字西安、電子商務、各領域網際網路套用、陝西智慧型物流骨幹網和信用西安等領域建設。

在去年的首屆世界西商大會上,阿里巴巴集團與西安市政府簽署戰略合作協定,表示將在西安建設西北總部,助力'一帶一路'建設。

據官方的統計,在6400億人民幣的西商大會成果中,西安市僅與阿里巴巴集團就簽訂了預計1000億元的投資合作,涵蓋了智慧物流、製造業轉型升級等12個方面內容的戰略合作協定,並在“移動智慧城市”、共建“智慧學鎮”等方面達成合作協定。

今年初,阿里巴巴絲路總部揭牌儀式暨西安市政府與阿里巴巴集團第二批合作項目簽約在高新區舉行。據悉,阿里巴巴絲路總部將在西安打造八大功能板塊,包括金融西部中心、阿里雲西部數據中心、新零售研發中心等。

馬雲和西安,有一個值得說的小細節。在去年西商大會的演講中,馬雲曾透露,阿里巴巴在淘寶剛成立的一兩個月時,就把淘寶的團隊帶到了西安,在秦始皇的墓上面,開了三天的會。

重點討論的問題是,秦朝作為一個偏僻的小鎮,創始人是個養馬的人,沒有資源,什麼都沒有,他憑什麼能夠統一天下?他做了什麼對的事情?花了多少時間?

現在來看,即將功成身退的馬雲,在自己的領域恐怕也算得上“統一天下”。

5.公益,西部是重頭戲

相較於阿里巴巴的業務布局,馬雲與西部的接觸,在公益方面體現得更明顯。

就在前不久,阿里巴巴聯手西部主流媒體共同決議成立“天天正能量西部媒體公益聯盟”,搭建區域公益創想平台,期冀探索一條西部媒體公益的未來之路。

四川平武成為阿里在全國探索生態脫貧模式的首個試點縣……阿里的電商扶貧覆蓋多個西部縣市。

另外一個很重要的表現,是馬雲“鄉村教師獎評選”。其中,2015年首屆'馬雲鄉村教師獎',就是在陝西、甘肅、寧夏、雲南、貴州、四川六省區進行,參選教師全部來自西部省份。

2016年教師獎,除東部浙江省參加外,也主要是新疆、西藏、內蒙、青海、重慶、廣西六個西部省份。

馬雲明年卸任後,將有更多精力專注於公益與教育,這或許意味著與西部地區將有更多接觸。

小結:

以上所羅列的馬雲與西部幾個主要城市和地區的淵源,並不全面,難免掛一漏萬。不周全的地方,還請見諒,同時也歡迎更多知情的朋友在留言區繼續補充信息。

憑藉著今日阿里巴巴集團龐大的產業觸角,在中國恐怕已經很難找到一個,與馬雲沒有直接或間接聯繫的地方。

不過,雖然西部不少地區與阿里巴巴建立了這樣或那樣,或強或弱的聯繫,但整個梳理下來,西部君有個很明顯的觀感,那就是,除了在杭州等少數幾個設有總部的城市,阿里巴巴在一般城市的布局,對於一個城市的影響,並沒有想像中的那么大。對部分城市而言,阿里巴巴甚至更多只是起到裝點門面的作用。

這很現實的說明一點,一個城市誕生阿里巴巴這樣的企業,以及馬雲這樣的企業家,其帶來的IP紅利,確實顯得無可替代,也是其它城市所難以真正攀附的。

當然,阿里巴巴與馬雲,對於任何一個城市而言,都是可遇不可求。連上海也曾發出“為什麼出不了馬雲”的哀嘆。

但正因為難,它再次證明一點,一個城市培養出自己的傑出企業和企業家,太重要。

相關文章 更多類似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