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絹上的大宋風華

2019-03-13 16:59:45

即便兩宋時的畫師有著優厚的待遇,付出仍不可謂不艱辛。皇帝的眼睛太過敏銳,畫師們必須要體察實物、入微觀摩,才可能讓花卉蟲鳥躍然紙上。這些後無來者的小品光靠寫生自然難以追摹;唐代王維並非有意識地將詩與畫結合,是蘇軾點出了其“詩中有畫”“畫中有詩”的旨趣。而這,也是宣和畫院的畫師們力求無限接近的境界。花是鮮的,鳥是活的,一千多年後,我們仍能透過筆墨暈染和敷色,一覽絲絹上的大宋風華。

枇杷季節剛過不久,看宋朝的枇杷渾圓玉潤,可能比較甜。枇杷是少數在冬天開花的植物,因此枇杷蜜也是所有蜂蜜中最高昂的。開在冬天的花還有蠟梅、茶梅和水仙等,通常認為梅花也是開在冬天,其實,是在初春。來看下徽宗的梅花和同為皇族的趙夢堅的水仙。

山茶也在初春時盛放,雪裡山茶分外豔麗,獨具風骨。這種在當地被叫做“椿”的花卉,深受日本人喜愛——因為它不曾凋零,只會隕落。“椿”恰好也是此圖作者的名字。林椿是南宋畫院待詔,賜金帶。

海棠大概是中國園林裡最常見的植物之一,

有人說杏花最沒意思,不及梅花驕傲,又不比桃花嬌豔,更沒有櫻花的轟轟烈烈。夾在桃紅柳綠的春天裡,實在尷尬。看兩張杏花。

馬遠曾祖、祖父、伯父、父(馬世榮)、兄、子(馬麟)一門五代七人均曾供職畫院,尤以馬遠最為著名,有“獨步畫院”“院中人獨步”的美譽。

以下是出現頻率很高、非常眼熟的幾張圖。作者都佚名。

夏紫薇。

夜合花,木蘭科植物,與蘋果味(或香蕉味)的含笑是近親。

秋葵

芙蓉(荷花)

秋葵和芙蓉同為錦葵科植物,但不是荷花這個芙蓉,是木芙蓉。常見的錦葵科植物還有蜀葵、木槿、扶桑、棉花等。秋葵和蜀葵比較難區分,花朵都是淺黃色,一個稍大,一個稍小。這裡的芙蓉為木芙蓉,水芙蓉就是前圖中的荷花。看到這些花開,就說明秋天來了。當然,秋天更顯著的標誌除了菊花之外,還有就是芸香科的香櫞熟了。文人喜歡把成熟的它們放在自己的書房,其用類似佛手,觀色聞香。

兩張李嵩的花籃圖,聰明的你,能認出其中幾種花朵?歡迎答題,知識就是最好的獎勵。

還有一張,很有意思,圖名為無花果,可它無論是花還是葉,都與現實的無花果相去甚遠。對幅有乾隆的題詩一首,摘錄如下:果結必資花,卻有無花者。別名木饅頭,或因形弗雅。而木饅頭即是“薜荔”

最後奉送一張多子圖,見者多福,宜子孫。

國學精粹與生活藝術第408期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資訊,請長按本文標題下方賬號“國學精粹與生活藝術”並關注我們,還可以按右上角轉發給朋友。也可搜尋本平台唯一微信號:gxjhshys

【我們注重分享。文字美圖素材,來自網路。對原文作者,深表敬意。如有著作權異議,請告知,我們會立即處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