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低估人文學科的好處

2019-03-16 15:49:59

隨著科技進步,人文學科愈加搖搖欲墜

人文學科的退縮是全球現象

引發對人文學科擔心的兩則新聞都來自美國。一個是《華盛頓郵報》宣稱,“工程師成為編輯室里的重要成員”,目前該報共有47名工程師與記者協同工作,而在4年前,編輯部里只有4位工程師。這都為了滿足日益增長的數位化新聞體驗和移動閱讀的需要。另一個是高盛老闆宣稱“我們是一家科技公司”,高盛這家著名投資銀行所僱傭的程式設計師和技術工程師數量,甚至比臉書這樣的網際網路公司還要多——這似乎反映,在頂級企業連商科都越來越混不下去,更不要說人文學科了,技術類學科橫掃一切的趨勢不可避免。

人文學科越來越“混不下去”,這是早已有之的現象。2012年,哈佛人文學科畢業生占比降至20%,明顯低於1954年的36%。美國人文與科學院(AAAS)數據顯示,2010年,全美人文學科專業的大學畢業生佔畢業生總數的7.6%,相當於每十個畢業生里還未必能找到一個讀人文學科的學生。而1966年這一比例為14%。

喬治城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的報告則稱,2010年-2011年,英語專業的大學畢業生失業率為9.8%,哲學與宗教研究專業畢業生失業率為9.5%,歷史系也是9.5%。而同期化學系畢業生失業率為5.8%,基礎學科畢業生的失業率僅有5%。

佛羅里達州州長里克·斯科特甚至曾經這樣發問,“擁有更多人類學家是本州的關鍵利益所在嗎?”很多美國州長都認為,為公立大學提供的國家補貼應該集中用於STEM學科(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專業),減少向人文專業等“用處不大”的學科劃撥資金。

這不獨是美國的現象,全球很多地方都發生了人文學科的“退縮”。

在中國,人文學科也同樣越來越被輕視

人文學科的不吃香,在中國當然也是一樣的。教育部公布的2014屆高校畢業生就業情況,人文學科相關專業畢業生就業相對較難。而且與理科畢業生相比,人文學科畢業生的起薪顯著要低。

更矚目的跡象反映在富豪榜上面。一項針對胡潤富豪榜和福布斯富豪榜的研究顯示,在有大學學歷的中國富豪中,理工科占絕大多數(約60%),接下來是以經濟學和管理學為代表的社會科學,最後才是中文、哲學、外文、美術等人文學科。而且,這些人文學科的富豪沒有一個從事的事業跟自己的大學專業有關——這當然也是可以預見的。

人文學科不僅在經濟回報上看不到什麼前景,就這些學科到底有什麼用而言,現在也有越來越多的質疑聲音。據新加坡《海峽時報》報導,每年全世界有高達150萬份經過同行評審的論文發表。然而,其中許多甚至在學術圈中都很快被人遺忘:32%的社會科學和27%的自然科學論文從未被引用過一次——而人文學科的這一數字是82%。在中國,這一數字恐怕要更高。

研究的東西沒有人理睬,畢業找到工作困難重重,找到了工資也少,“讀人文學科到底圖什麼?”——這確實是很多人的想法。

然而,小看人文學科的“回報”,很大程度上是一種短視

從長期回報來看,人文學科並不差

人文學科之所以不吃香,關鍵原因在於被認為經濟回報差。但一些數據顯示並非如此。

2013年福布斯美國大學排行榜,史丹福大學高居第一,但位居第二,力壓哈佛等一眾常青藤名校的卻是一個叫波莫納學院的文理學院。這並不是偶然,其他頂尖文理學院的排名同樣亮眼——斯沃斯莫爾學院第六、威廉士學院第九;二十強中,文理學院占據七席。所謂文理學院,是指那些不以專業技能為培養目標、踐行通識教育傳統的大學,學習內容以人文學科為主。

堅持人文學科教育為主的波莫納文理學院

這是一個擁有奇葩評判標準的榜單嗎?恰恰相反,榜單的排法功利得不能再功利。福布斯榜單關注的核心是“學生投資回報率”。根據榜單排名計算方法,五項評價指標中,“畢業後成就”一項所占權重最高,達到35%。能在這張功利色彩濃厚的榜單上取得好成績,說明文理學院畢業生賺不到錢本身就是個偽命題。榜單顯示,哈維姆德學院的畢業生薪酬排在全美第三,波莫納學院畢業生起薪4.92萬美元,超出美國大學和僱主學會統計的2012屆大學畢業生收入中位數。

這還只是畢業後的起薪,畢竟是名校,而長遠來看,這些本科階段主修人文學科的學生,在成長後的回報可能更可觀。理由來自薪酬網站的數據。美國一家薪酬網站曾發布了140萬人職業早期和中期平均薪酬的總體數據,為人們提供了各個大學專業的薪酬情況。這些數據以個人就讀的本科專業為準,而不是以就業行業為準,因此,一名在對沖基金工作並年入數百萬美元的歷史專業畢業生依然被計入歷史專業的範疇。而結果是什麼呢?結果顯示,人文專業在經濟層面上表現優異,這些專業的投資回報率相當高(介於300%到700%之間)。以歷史專業畢業生為例,其職業早期平均薪酬是39700美元,而職業中期平均年薪能達到71000美元,從整個職業生涯來算,換算成現值,他們比起只有高中學歷的人要多出 53.78萬美元的額外收入。這個數字雖然趕不上物理等特別拔尖的專業,但已經比很多其他專業要高,總體來說是“優異”的回報率。

這足以說明,學習人文學科並不是沒有意義,比起只有高中學歷,要好太多。在很多情況下,人文學科被輕視只是因為起薪低,但從成長的角度而言,人文學科畢業生要比往往吃“青春飯”的技術學科畢業生要來得好,將來的工作也更穩定,失業率較低。2014年,一份美國大學院校協會和國家高等教育管理中心的報告證實了上述說法。

原因很可能在於,通過人文學科學會的軟技能,在職場能夠大派用場

哈佛大學的勞動經濟學家勞倫斯·卡茨認為,“在21世紀的經濟體系中,寬泛的人文教育是通往成功的重要途徑。”。卡茨稱,純技術能力的經濟回報已經趨平,既具有軟能力——善於與他人交流和協同工作——又具有技術能力的人獲得的回報是最高的。

“因此我認為,一個人文專業的學生,如果對計算機科學、經濟學、心理學或者其他學科也頗有研究,就會很有價值,在職場是會有很大的靈活性的。”卡茨說,“但在我看來,你必須‘腳踏兩隻船’,才能最大限度地挖掘自己的潛能。一個經濟學專業的學生,或者是計算機專業、生物學專業、工程學專業、物理學專業的學生,如果正經八百地修過人文和歷史課程,也會成為一個更有價值的科學家、金融專業人士、經濟學家或者企業家。 ”

人文學科教育帶來的這種軟能力,目前已經越來越被重視。依然可以舉近期的熱門人物、亞投行臨時秘書長金立群作為代表。據報導,“金立群勤於讀書,知識淵博。他在財政部當司長時就要求司里的年輕同志認真學習,每年工作之餘必讀5000頁’嚴肅讀物’並做筆記,他本人至今讀書不倦,文,史,哲重要名著他都儘量閱讀,之外自然科學,天文,地理,生物等都廣泛涉獵”。金立群曾經在美國精彩地即時翻譯過“不折騰”,獲得廣泛稱讚。而他極強的工作能力、溝通能力,在亞投行籌備階段,備受各界好評。

亞投行臨時秘書長金立群,以博學和多才多藝著稱

在經濟回報外,學習人文學科還能帶來其他好處

在很多重要事務上,非得有人文素養才能決定不可

科技進步是時代的最大特徵,但不代表科技能解決一切問題。而且不如說,很多由科技進步帶來的問題,非得有良好的人文素養才能解決。《紐約時報》著名專欄作家紀思道在《為什麼人文學科不應被摒棄》中,總結得就很好——

“科技公司必須不斷對倫理決策進行權衡:Facebook的默認隱私設定應該是什麼樣的,該容忍些許裸體影像的存在嗎?Twitter該關停似乎對恐怖分子頗為同情的賬號嗎?谷歌(Google)該如何處理關於性與暴力的內容以及誹謗性文章?”

“在政策領域,我們人類必須做出的一個最為重要的決定:是否允許修正人類生殖細胞基因。人類生殖細胞基因修正或許可以消滅特定種類的疾病,減少痛苦,讓我們的後代更聰明、更美麗。但它同時也會改變我們這個物種,會讓富人有機會炮製出猶如超人的子女……要權衡這類問題,監管者不僅要具有一流的科學素質,還要具有一流的人文素質。”

人文素養顯然不是無關緊要的,即便很多人文學科的研究很冷門,沒有人引用,是孤獨的學問,但學習人文科學,依然能夠解決很多重要的問題。

人文學科還能給個人帶來豐富的非經濟回報

紀思道在他的文章中,還介紹了一個學習人文學科帶來的好處。“在《科學》雜誌上發表過的五項研究表明,比起閱讀非虛構類作品或者通俗小說的研究對象,閱讀文藝小說的研究對象能夠更好地評估照片上的人處於何種情緒之中。文學似乎提供了與人的本質有關的課程,幫助我們解讀周圍的世界,幫助我們更好地與人相處。”

中國這邊也有相關研究,顯示人文學科能給人們帶來更多的非經濟回報。例如,文學專業出身的人,容易獲得更高的工作滿意度,並且對生活狀態的評價也更高。結語隨著人文學科越來越不被受重視,其他學科學生的人文素養似乎也越來越值得懷疑。復旦投毒案主角林森浩曾表示,“在看守所里一直在看文學經典,因為讀理工科書太多,思維有點直。”希望這個教訓能引起更多人重視。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