艱險的登基之路——說說唐代宗的權力遊戲 【藤枝投稿】

2019-05-21 05:04:46

···

按照王夫之的研究,唐代宗的廟號本來是世宗,因為避李世民的諱,而稱為代宗,世與代同一個意思。守業有成謂之世。

1.艱險的登極之路

代宗李豫的登基路途十分艱險,安祿山叛變之後,代宗與建寧王李倓一起隨從玄宗入蜀,後又隨肅宗北上。北上路上建功最多的是李倓,因此“軍士屬目於倓”。

在肅宗的眼裡肯定是有意於李倓的,但是很多人有不同的傾向,這就要看誰能拉攏大臣了。大臣的勢力是任何欲成為儲君的人不得不認真對待的,但這又是把雙刃劍,用不好,會刺傷自己。

舊唐書·李倓傳 記載,李倓曾借和肅宗交流之際,請求誅殺張良娣和李輔臣。但後來被二者反咬一口,被肅宗賜死,主要的關鍵在於天下兵馬大元帥一職的安排。起初肅宗想讓李倓擔任,在李泌、李揆等人的運作下,最終讓李代宗擔任,而其中的關鍵在於李輔國,這位娶妻的宦官。

李輔國的進言,對於肅宗很有煽動,他說李倓不滿、有反心,肅宗就信了。即便肅宗十分昏庸,也不至於傻到家。我們推測,當時李倓的勢力肯定很強。肅宗就是被軍人擁立的,李倓的勢力讓肅宗的擔憂肯定是深刻的。

李輔國是肅宗身邊的寵宦,而不聲不響的代宗,只是長子,而不是嫡子,最終能夠上位,與他利用李輔國的策略大有關係。代宗平常表現得十分忠厚,卻是一個權術大家。

寶應元年四月,肅宗已經油盡燈枯,奄奄一息了。皇帝彌留之際是最容易發生政變的時候,各派勢力都想奮手一搏。此時的張皇后也在謀劃。

張皇后與越王李係密謀,以皇帝的名義詔請已經身為太子的代宗,入宮後直接除之,旁立其他子嗣為帝。可是,重要的事情是保密,泄密導致謀劃破產,張皇后的謀劃就被泄密,而其中的關鍵又是一個宦官,程元振。

程元振掌握一部分禁軍,這是政變最值得考慮的分贓大戶,可是張皇后沒法抓住。

東漢靈帝之時,竇武與陳蕃密謀誅殺擅權的中常侍曹節、王甫之時,因為機要檔案被太監朱瑀看到,導致中常侍首先動手,引兵誅殺了竇武和陳蕃。可見保密一事,事關生死。

程元振知道了張皇后的秘密,聯合李輔國,伏兵凌霄門,阻止太子入宮。農曆四月丙寅的夜晚,禁軍入宮,將張皇后一黨收捕,而肅宗就在此時駕崩。據說肅宗是聽到政變,被嚇死的。

代宗登極,靠的就是這兩個大宦官。李輔國是肅宗身邊的人,透知幾乎所有機密。程元振則是英武軍的統帥,禁軍司令。英武軍因為入宮靖難,被賜名寶應軍。

立功的李輔國很是驕傲,代宗也很會潛伏,坐等機會。代宗尊稱李輔國為“尚父”,軍國大事必先咨之,並加封李輔國司空、中書令。

李輔國與程元振這兩個太監,關係自始至終並非鐵板一塊。二者的嫌隙便是代宗的突破口。李輔國權力欲望讓代宗十分不滿,他曾說讓代宗主內,自己主外。表面上是替代宗分憂,讓代宗在宮內享福。但代宗豈能忍受?

主內與主外,這種分工簡直就是胡亥與趙高的前車之鑑。代宗自己曾經跟隨老爹、爺爺入蜀逃難,親自看到了馬嵬坡政變,隨後跟隨肅宗北上,又擔任兵馬大元帥,帶著唐軍和蕃兵克復兩京。這樣的經歷,只要不是過於痴呆,不會同意。哪怕最弱智的皇帝司馬衷還知道自己衣服濺的血“忠臣血”。代宗就是先放縱李輔國胡來,然後蓄勢待發。

五月份,代宗雷擊風行,剝奪了李輔國的元帥行軍事職務,其他的兼職由其他人擔任。自始至終,李輔國才立功一個月。

李輔國開始害怕了,但代宗的戲還沒有到高潮,為了表彰李輔國的功勞,升任他博陸王。但這些都是虛職,所謂“外示優寵,內則罷權”。

權力的遊戲,老手都是不想自己沾血的。

農曆十月十八的夜晚,“盜入輔國第,殺輔國,攜首、臂而去”。這一段表述很有意思,盜賊入室殺人。

無論現在,還是過去刺殺大臣,都是天大的事情。可是代宗,表現得十分平靜,“贈之太傅”。

這樣的處理方法,沒有大肆宣傳抓拿罪犯,而是褒揚輔國功勞。

2.各個擊破

李輔國死了,但程元振來了。

程元振因為功勞太大,進封為飛龍副使、右監門將軍、上柱國,並執掌內侍公文機要。隨後不久,代宗又任命程元振為元帥府行軍司馬,主管宮城禁兵。

程元振也是十分跋扈,主要是權力把握得讓代宗不舒服。

代宗不知道程元振的奸邪?肯定不是這樣的。程元振一直都掌握禁軍(前文的寶應軍就由程元振負責),宮城的治安保衛都由他負責,代宗是不好馬上和他翻臉的,否則自己的生命安全就難以保證。

擺在代宗面前,最好的辦法就是隱忍,不在宮內玩,和他在平原玩一下,那就是把鯊魚引上案。

吐蕃的禍害,從隋朝就開始了,煬帝滅了吐谷渾,吐蕃便把勢力伸向了青海、甘肅。唐太宗時,吐蕃邊和唐軍屢有衝突,只不過唐朝當時的重點不在這裡。太宗時文成公主和親一事,也是曲曲折折。

安史之亂前,唐軍還在青海和吐蕃大戰,吐蕃並不能直接威脅唐室安危。哥舒翰便負責對吐蕃方面的戰鬥。可是,安史之亂一爆發,邊境風雲突變,外患不如內憂。吐蕃不斷犯邊,甚至屢次攻破長安。

又是一年吐蕃入侵時,代宗帶領王公大臣去陝州避難,下詔各地節度使出兵勤王。可是中央的精神傳達下去,四十幾天都看不到一兵一卒入關勤王。吐蕃這次攻破長安,燒殺擄掠,還擁立李承宏稱帝。

好機會。

太常博士柳伉上書了。上書內容把代宗委婉又深刻地罵了一遍,最後得出的結論:必須斬殺程元振。這份上書由一博士上書,言語激烈。呂思勉研究認為這是代宗授意的結果。

在郭子儀等人的努力下,唐軍收復長安,代宗還都。程元振披麻戴孝地進入長安,聽候發落。代宗下詔:“長流溱州。”溱州,今天重慶綦江縣。

半路代宗念及其有擁立之功,下詔讓他在江陵安置,但程元振便很快死在了江陵。史載“為仇家所殺”。這個仇家也是一個意味兒深長的辭彙。

程元振死了,魚朝恩又來了。

筆者曾在《四評爭議皇帝唐代宗》(點擊進入)中介紹過魚朝恩。魚朝恩曾經在唐軍之中擔任觀軍容使,監視諸軍。

魚朝恩作為皇帝的抓手,是皇帝監視臣下的通道。宦官與地方官僚系統是對立的兩套班子,地方強,則中央弱,中央弱也皇權黯色,宦官便是依附皇權的產品。犯上作亂者,一旦成功也要拿宦官祭旗,以示名正言順。

魚朝恩統領神策軍,後來帶著這隻軍隊,屯兵苑中,權勢氣焰熏天。他的職位是天下觀軍容宣慰處置使,併兼任神策軍兵馬使。但他不知道約束自己,前兩個大宦官的命運猶在眼前,他卻十分放肆。為了提高自己的聲望,魚朝恩養了一群書生,自己還要講學、著書,在永泰年間還主管國子監。

魚朝恩的放蕩,一看就是小人得志,他喜歡在大臣們議事的時候放大炮,用用荒誕的語言讓在坐的人羞愧難當。更有意思的是,他和郭子儀的關係不好,就派人挖郭子儀的祖墳。(“與郭子儀不協,則遣盜發其先冢。”)

這些都能忍,畢竟都是奴才行為,但他最大的問題就是威脅皇權,這是代

宗不能忍的,即安排自己的部下擔任重要職務,樹立外援:

(1)部將皇甫溫擔任陝州刺史;

(2)神策都虞侯劉希暹、兵馬使王駕鶴統領禁軍;

(3)佞人周智光擔任華州刺史,後來又安排做同州、華州兩地的節度使。

而這幫人,都是一群胡作非為的人,劉希暹忽悠魚朝恩私設監獄,搶奪富人財產。周智光則在大路私設關卡,搶奪過路人的財物。周智光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對批評自己的張志斌,直接斬殺,割肉與手下人一起煮著吃。但是魚朝恩的手下人也並非始終忠於魚朝恩,而且內部也不和。

元載,這位能人便是代宗處置魚朝恩一黨的助手。元載確實有才,非常善於理財,如果放到現在做個財政部長也是不二人選。

元載知道了皇帝的意旨,便在下面安排人手,布置計畫。魚朝恩的突破口在於皇甫溫,元載用重金結識他,並收買了射生將周皓。射生軍便是寶應軍的前身,都是一群善於騎馬射箭的武人。

元載首先進行人事調動,此時劉希暹覺得皇帝有點不高興,告訴了魚朝恩,魚朝恩開始害怕,也開始安排不軌之事。

大曆五年,寒食節。

代宗舉行了宴會,會後,留下魚朝恩議事,周皓並與一幫人勒死了魚朝恩。

代宗的老辣就是,不聲不響,他封鎖魚朝恩死的訊息,而且下旨升魚朝恩的俸祿。與此同時,進行人事調動,罷免魚朝恩的觀軍容使一職。

王駕鶴一看大勢已去,立刻申請立功,檢舉劉希暹。

總之,懲治魚朝恩一黨,代宗只誅元兇與積極參與者。因為他怕反受禍害。(元載將誅殺魚朝恩的計謀告訴代宗,代宗的批示是:“善圖之,勿反受禍。”)

元載任用劉晏、第五琦幫助代宗整頓財稅,幫助國家收入了大大提升,但他後來又是貪贓枉法。最後又被代宗聯合自己的舅舅左金吾大將軍吳湊誅殺了元載。

為何代宗一朝這么多人一波上來又被搞下去?每個朝代都是正邪並存,只不過到底是正勝邪,還是邪勝正弄問題。就像漢武帝時,還有江充引發的巫蠱之禍。代宗之時,中央財稅睏乏,地方上安史餘孽還在山東、河南、河北之地割據一方,其他地方也是叛軍小起小伏。面對如此的爛攤子,皇帝必然是猜忌之心很重,於是宰相多不得善終。代宗很操心,但他是一個權術的高手是毋庸置疑的。

想投稿嗎?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