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滿攔江丨你的一隻新鉛筆盒,卻毀了我的一生!

2019-02-28 20:26:20
文:霧滿攔江
(01)
昨天,群里朋友們討論:假如你被同事誣陷性騷擾,如何解套?
我看了忍不住笑。
解套的辦法是有的——但如果,你有這個本事,人家也不會用如此拙劣之招術。
如果人家用了這招,那一定是出你不意,攻你不備。在你意識到所發生的事情之前,就先行刪除了你。
人生是江湖,和氣走四方,刀光劍影什麼的,在你還是只三腳貓時,總是難免的。等你修練成高手,發現自己就沒多少操刀舞劍的機會了——已經沒多少人有資格在你面前撥劍。此外,你總會找到成本更低的解決方略,不值得為點雞毛蒜皮大動干戈。
這個道理,是我的一個老友,用他血淋淋滴的經歷,告訴我的。
(02)
老友早年在部隊,團級幹部,後進了家企業銷售部門。
老友很認真,人在陣地在,必須好好乾,先露一手。
於是聯絡各地戰友,軟磨硬泡,威脅利誘,把業績直線拉了上去。
他還記得,當時經理震驚的看著他弄出來的業績增長直線,說:人才呀,咱公司的行銷老總,鐵定是你了,以後多多照顧咱。
別別別……他還保持理性,急忙給經理奉茶,擔心這廝別因嫉恨使暗招。
但暗招還是來了。
忽然有段時間,辦公室里出現許多其它部門的人,個個神態詭異,找各種不是藉口的藉口進來,用意味深長的餘光偷偷掃描著他,那種掩飾不住的惡意,讓他凜然心寒。
出啥子事了?
過了很久他才知道,公司里紛紛在傳,說他某天下班後,送一位漂亮女同事回家,到了人家強行進屋,獸性大發意欲施暴。卻不知人家老公正在裡屋,急忙出來阻止,結果反倒被他打傷。事後他還踩著人家老公,威脅說必須要把老婆讓給他,否則就叫兄弟們滅了你,諸如此類。
咋聞此事,他當時就震驚了。第一個想法是辨解。然後發現他根本無從辨解,公司傳說漂亮女同事心靈受損,公司保護性的把她送走,以免被他蹂躪。而其它人……跟其它人好象說不著這事。
他還想成為行銷老總呢,不願意背這個黑鍋。為此親自去了派出所,嘿,派出所里竟然真的有這么個案子,當事人是個地痞,犯案在逃而且跟他連根毛線的關係都沒有。
明明白白事兒,偏偏就是說不清。
他說,他憤然辭職。
真的受不了正經女同事見他驚恐逃竄,不正經女同事引他為同類的模樣。他可是個軍人啊,這對他來說羞辱太大了。
辭職後,他苦熬血拚,居然做成了大老闆。
有朋友說:你得感謝當初害你的人,不是他,你現在還是個打工仔呢。
他說:我是真心的——想掐死他!
不掐死他,無足以回報他的一番深情厚意。
他說:你以為我成了老闆,是憑自己的本事嗎?
不,完全是運氣!
如果不是因為好運氣,而我被徹底毀掉,我還有資格感激他嗎?
(03)
老友是位倖存者,但更多遭受不公的人,真的可能沒機會了。
尤其是在他們年輕時。
有個孩子——十年前他是個更小的孩子,正在讀國小。
有天他在路上撿了只口琴,開心的要命,一路唱奏來到學校。
進校門,就被老師叫了去。
老師說:我知道你買不起口琴,你同桌用來繳班費的30元,被人拿走了。是你拿的就勇敢的承認吧,才30元,學校不會因此讓你坐牢的。
啥子?他嚇傻了,鼻涕眼淚稀哩嘩啦,解釋說口琴是自己在路上撿的。
但老師根本不信,立即叫家長。
他媽媽來了,可是他仍然說不清,只是哭得更委屈了。媽媽當場扇了他幾個耳光,奪過口琴摔碎踩爛,然後賠償了人家30元錢。
但這事兒沒完。
偷同學的錢,是需要做全校做檢查的。年幼而委屈的他,悲傷逆流成河,眼淚淌個不停。
此後,他就成為老師眼裡的壞孩子。
他悲憤,他不服,多次衝撞老師,甚至和老師動起了手。
於是他成為遠近聞名的渣生,被記過,被警告,被威脅開除。
當然也無心學習。
聯考什麼的,跟他無關。
他成了個社會邊緣人,整天四處遊蕩,未來一片迷惘。
忽然有一天,他接到了國小時女班委的電話。
女班委在電話里說:請你原諒我。
女班委說:當年那30元錢,是我拿的。
你拿的……他的心情是震驚的,機械的問:你拿那錢乾什麼了?
女班委:買了個新鉛筆盒,老漂亮啦。
尼碼,你的一隻新鉛筆盒,卻毀了我的一生!
——沒人好意思勸說這孩子寬容。
讓被毀掉的一生,原諒一隻鉛筆盒?
這不是寬容。
是自虐。
(04)
朋友跟我說一個怪奇的電視節目,情感類的。
確且的說,是三姑六婆類的。
說是有位妻子,長期遭受丈夫的冷暴力,不搭理她。遂向節目組求助,希望喚醒丈夫的愛,終止對她的冷暴力。
丈夫出場,解釋自己何以對妻子冷暴力,起因是妻子與前夫一家走動太勤,不打招呼就把前婆婆帶回家裡居住,全當現任丈夫不存在。丈夫感覺自己好沒存在感,遂冷暴力之,希望妻子顧及自己的感受。
接下來,妻子前夫全家出場,再加上評審大隊人馬,向丈夫發起浩大攻勢,齊聲呼喚:寬容寬容,你要寬容。
這個,丈夫到底能否接受妻子的做法,這是他和妻子兩人的事兒。
接受有接受的道理,不接受強逼他也沒用。情感是個人化的,你之蜜糖,彼之砒霜,如魚飲水,冷暖自知,別人真的不好亂插手。
——但是,把寬容用在這類地方,明顯是表錯了情。
寬容,不是這么用的。
(05)
說到處世規則,孔子的態度是,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西方宗教也是這么個態度,《聖經》上說: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這裡說的是社會行為規範,你贈我玫瑰一朵,我送你香水一瓶。你捅我一刀,我咬到你懷疑人生。
善行善應,甘為孺子牛。
惡意橫眉。冷對千夫指。
言不二價,童叟無欺。
東西方都是這么個簡單道理。
可為什麼,有些人動輒扯什麼寬容呢?
(06)
寬容,見之於房龍的一本書。
在這本書中,房龍談及了現在已經是常識的社會規則認知。比如說,一個社會如果高壓管制,不容異見,這個社會就會陷入停滯與後退,大踏步的返回類人猿時代。因為人類文明的發展與推進,需要各種思想不斷的融併合匯。所以人類為了自己及子孫的福祉,對那些厭惡的的思維認知,一定要持寬容態度。
在思想領域,給別人以寬容,就意味著給自己以機會。
當寬容這個詞,進入公眾視野,就不再是原有的意思了。
(07)
郭德剛有段視頻。
提到了此前他陷入困境時的情形。
郭德剛說:其實我挺厭惡那種就是不明白任何情況就讓你大度的人,這種人你要離他遠一點。
郭德剛解釋離他遠一些的理由,說:因為雷劈到他時會連累到你。
……我擦,勸人寬容的人,居然這么招人恨啊。
這是那些在日常生活中,動輒說寬容的人,絕對想不到的。
(08)
有些人說寬容,只是不會說人話。
有些人在勸解朋友時,實際上是在表演,試圖演出自己所認為的、高大上的、睿智且充滿靈性的自己。真實的自己有可能是個人渣,但在勸說時卻往往充盈著神聖感。配合這種表演的,最好的語言當然是寬容。你總不能說:哎呀我擦你咋這么倒霉涅?哈哈哈,給你刀拿著去剁了那孫子,不敢動手就管我叫爹……做人不能這樣陰,滿口寬容天下人。
就是大家不懂得如何勸慰朋友。
如此而已。
——比如第一個故事中的老友,當他向你敞開心扉,講述這段經歷時,就意味著他已經拿你當朋友,向你展示他心靈上最軟弱之地。你需要做的,只是屏緊呼吸,以同情的目光凝視著他,專注的傾聽。聽完之後或是輕輕拍幾下他的手背,或是擁抱他一下。因為這時候的他,已經退縮回嬰幼心理,最需要的是安慰。
如果關係不是太親近,不適合動手動腳又摟又抱,那就說一句:想不到威風凜凜的你,也有這么一段經歷。能夠走出苦難的,都是了不起的人,我要多多向你學習——這話雖然稍嫌生硬,但總是聊勝於無。
怕就怕你不知如何表達,根本不理解何謂寬容,當面給人家冒出來一句:你應該感謝他,是他成就了你……那你就慘了,這輩子甭想拿到他的訂單。因為在他眼裡,你就是那個郭德剛所曰:挨近了你,雷劈時會被連累的那種人。
(09)
第二個故事中的少年,已經被那段不堪的往事徹底毀掉了。
郭德剛說:人吃苦要趁早。
這話說得容易,但郭德剛只是倖存者,太多吃虧太早的人,都已經沒機會說這句話了。
我們的現在,是由昔往的經歷——無論這些經歷是快樂的、還是慘痛的——所構成。
每個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是不同的,許多人迷陷於不堪的往事中,嚴重者甚至會形成心理病變。對這些人說寬容,往往意味著嚴重的二次傷害——所以郭德剛憤怒的斥罵勸他大度的人當心遭雷劈,就是因為,在他需要安慰的時候,那些人又傷害了他。
我們都是心靈受傷的人兒。
該如何做,又該如何對待朋友呢?
(10)
郭德剛說,我拿專業有辦法,但拿人性沒辦法。
這個人性,是遵循刺蝟法則的。
寒冷冬天,刺蝟們扎堆取曖,距離太近,相互扎得滿身窟隆眼。距離太遠,又起不到禦寒作用。必須要不遠不近,但在找到最佳距離前,每隻刺蝟已經被紮成了篩子眼。
每個人都是屬刺蝟的,都曾被人性扎得鬼哭狼嚎——如果給大家機會痛說革命家史,每個人都能說上三天三夜。
所以做人一定要注意分寸距離,最重要的是,別說詞不達意的糊塗話。你以為勸人一句要寬容,顯得自己好高大上,實際上人家心裡已經恨你入骨,詛咒你被雷劈了。
許多人自詡善良無辜,卻不討人喜歡,為啥呢?
就是因為你淨說些自以為有智慧、實則令人切齒痛恨的糊塗話。
要想活得爽貼,首先不能稀哩糊塗的活。小時候,我們沒有對抗人性的能力,只能任人蹂躪。長大成人,就要知道你只是萌貨一隻,不是任何人的人生導師。當朋友對你訴說,無非不過是兩種情形,一是尋求安慰,二是讓你給個藉口。
對於前者,要善用肢體語言,別說話,吻他。差不多就OK了。
對於後者,最好轉移話題,不要表達。因為一個需要藉口的人,是不成熟的。一個需要別人給藉口的人,是靠不住的。
——無論是何種情形,萬不可對朋友講大道理,大道理留給自己,小道理送給朋友。當你真的能夠奉行大道理,就知道在每個大道理之後,隱藏著多么非凡的智慧。要切記善未易明,理未易察。勤思勤考,才會讓自己不再停留於如寬容這類不解其意的空泛字眼中,才會在適當的時候,說出適當的話。
那時候,你就成熟了。
那時候,你才有可能擁有真正有價值的朋友,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