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些第一胎孩子對於第二胎孩子的牴觸來自於哪些方面?

2019-02-13 05:35:45

44歲的肖女士和丈夫努力一年之後,終於如願懷上二胎,但是13歲的女兒雯雯(化名)百般不願意,相繼以“逃學”、“離家出走”、“跳樓”相威脅。在女兒嘗試用刀片割手腕後,懷孕13周零5天的肖女士不得不含淚到醫院終止了妊娠。

肖女士家住徐州新村,是一名家庭主婦。由於丈夫王先生開公司,家裡經濟情況較好,國家“單獨二胎”政策放開後,自己也是獨生女的肖女士與丈夫備孕一年,終於成功懷孕。然而,面對家裡將新增一個成員的事實,13歲的女兒雯雯卻非常生氣。

“她是我們家的小公主,被寵壞了,從小就非常任性,說一不二。自從得知我懷孕,就常說如果生弟弟妹妹,她就跳樓。”肖女士說,“一開始,我們以為她就說說而已,但是隨著我懷孕時間越來越久,她脾氣越來越大,經常在家裡亂扔東西。”

除了扔東西發泄不滿,就讀於武漢市某重點國中初三的雯雯還威脅父母,要逃學、要拒絕參加中考、要離家出走。最近一個月,雯雯常常吵著要自殺,經常折騰到半夜也不肯睡。1周前,肖女士清理雯雯房間時發現刀片,她觀察雯雯手臂,有幾條清晰的刀痕。意識到情況嚴重後,夫妻倆與雯雯談心,但女兒態度強硬,一直堅持,只要生二胎,她就自殺。

經過反覆考慮,3天前,肖女士在丈夫的陪同下,來到市漢口醫院婦產科做了終止妊娠的手術。

“父母想生二胎,孩子有排他情緒都是正常反應。”市漢口醫院心理康復科主任胡紅濤說,現在的獨生子女從小被‘4+2’包圍,習慣了以自我為中心,所以,父母首先要和孩子溝通,告訴他(她)為什麼要再生一個孩子,並讓孩子明白,即使有了弟弟妹妹,對他(她)的愛不會減少。

胡紅濤認為,對像雯雯這些反應太過激烈的孩子,家長應該反思下平時的教育是不是存在問題,或是太溺愛了,如果結果如此,家長要及時糾正自己的行為。13歲女孩自殺逼父母放棄二胎 懷孕媽媽含淚打胎

當然這只是一個新聞,我想問的是,為什麼第一個孩子會對弟弟妹妹有所牴觸(而且這個案例這么極端)?家長應該如何做才能消除?

【知乎用戶】

我家裡四個小孩,我是老大,下面有兩個妹妹,一個弟弟。
別問為什麼,憑什麼,怎么可以,該罰的都罰了,事實就是這么個事實。
大妹生下來就送到別人家養了,幾年後弟弟出生。說我爸媽重男輕女也好,養兒防老也好,總之在我們那裡,家家戶戶都是這個樣子的,一定要有男丁,姑娘外嫁後,算不得家裡人的。
我比弟弟大八歲,弟弟的出生意味著我的童年,還沒怎么開始,就結束了。
平分爸媽的愛,轉移走爸媽大部分的關注,這些就不說了,很正常。
重點是,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就要承擔起對另一個孩子的照顧了。
爸媽忙,弟弟出生後,我放學回家再也不能四處跟小夥伴玩耍了,永遠是在炕上哄他玩,逗他開心,看著他別掉下床。
等他長大了一些,能出門了,要背著他去小賣部,背著他去曬太陽,背著他去看別的小夥伴玩耍。
再大了一些,會走了,能跑了,我能有些自由了,這時候不用背他了,但是去哪兒都得帶著他。弟弟從小就是我的拖油瓶,永遠都像個尾巴似的怎么甩也甩不掉。
家裡買了好吃的回來,弟弟先挑,因為我是姐姐,要讓著弟弟,弟弟吃剩了才能輪到我。
有好玩的玩具,弟弟先玩,因為我是姐姐,都這么大了,還玩什麼玩具。
說是爸媽偏心么,也不是,他們總覺得我提前出生了八年的時間,就是提前享了八年的福。
現在弟弟出生啦,理應當把這福讓給他來享。
我跟他起了爭執,爸媽從來都不問對錯,總是說,你是姐姐,要讓著弟弟,他那么小,打兩下能有多疼呢。
我不知道這是什麼邏輯,反正耳邊永遠都是,你是姐姐,要讓著弟弟。
我只有躲到一邊委屈地哭。
弟弟便會得意地笑,到後來,他摸透了爸媽的心思。但凡想要什麼,我不給他,他便做出要哭的架勢,喊著,媽,我姐打我,我姐不給我玩。
誰說孩子天性是純淨的,世界裡沒有詭譎呢。
弟弟四歲了,我十二歲,他慢慢有自己的小夥伴了,能自己玩了,我才算鬆了口氣。
結果一個春天的午後,我回家,突然被鄰居神神秘秘地告知,我又有了個妹妹了。
你.,們,能,明,白,我,當,時,的,心,情,么?
小妹出生那一年,也是我家最艱難的一年。
爸媽每天起早貪黑地幹活,日子還是捉襟見肘。
暑假到了,爸媽很早出去乾農活,我要起床,趁著弟弟妹妹還在睡覺把大盆里泡著的全家衣服洗乾淨,然後弟弟妹妹醒了,給弟弟盛飯,給妹妹沖奶粉。伺候他倆吃完了飯,弟弟跑出去玩,我要接著哄妹妹睡覺,因為我得洗碗,收拾屋子,做午飯。
妹妹剛醒,不願意睡,我就一直哄她,有時候她不樂意,哭,我眼看著爸媽要回家的時間到了,午飯還沒準備出來,急的哭。就這樣,妹妹也哭,我也哭,兩人抱著哭。
常常是妹妹哭著哭著便睡著了,我一邊哭一邊收拾飯菜。
有一次我鄰居看到說,別做飯啦,等你媽回來再做吧。
那天中午,爸媽幹活回來,看著冷鍋冷灶的,我媽當時沉了臉,一邊去廚房一邊說,幹了一上午活回來連個現成的飯也吃不上,要你有什麼用。
我是個有自尊的人,這些年這句話都記在心裡。
十二歲那年的暑假,我一個人便能炒菜烙饃做全家的飯了。
十二歲,有多大呢。有一年我回老家,看到鄰居蹦蹦跳跳的姑娘,扎著辮子挑皮筋,一問,也不過十二歲。我想起十二歲的自己,也不過是個半大的孩子啊,可是為什麼覺得,那時候的自己,已經很大很大了,是個大姑娘了呢。
事情已經過去很多年了,回憶起來,每一個場景,每一個細節,都還歷歷在目。
好在拉拉扯扯到今天,也都長大了,如今,我小妹,也已經十三歲了。
爸媽這些年一直試著一碗水端平,可是碗裡的水就那么多,誰先喝?
大妹妹半路回家算是半個客人,弟弟是男孩子,小妹又是最小的,只好,也只能委屈做大姐的了。
跟我在一起的朋友常說我會照顧人,不像90後,誰知道我八歲那年就已經被當成大人了呢。
到現在也沒明白爸媽為什麼要弟妹。
問過一次,我媽沒正面回答我,只是驚訝地反問我,你怎么這樣自私,活著你一個人撐天么?
要說,這些年,我對弟弟妹妹有過牴觸么?
當然有,尤其是小時候,剛剛有弟弟的時候。
莫名其妙地就要承擔起對另一個孩子的照顧,莫名其妙地被剝奪了一切,莫名其妙地就要把好吃的好玩的讓給另一個人,我又不是聖人,能沒有牴觸么?
何況又一直地被強行灌輸著,你是大姐,要讓著弟弟呀。
看《爸爸去哪兒2》的時候,Joe和Grace起了爭執,曹格也是說,你是哥哥,要讓著妹妹呀。然後哥哥便委屈隱忍地點頭,Grace便好得意好開心地笑。
心裡為Joe一直在喊,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呀。
後來,慢慢長大了,對自己無法改變的事情,也就默默接受了。
上了大學便開始做兼職,一直在努力,多為爸媽節省一些,多留給弟妹一些,很多時候奔波在兼職的路上,坐完車蹲在路邊吐,心裡會想,如果沒有弟弟妹妹,我又何必今日的辛苦。
一直都悄悄羨慕那些家庭條件好的孩子,無憂無慮的,想乾什麼就乾什麼,不被物質所累。
不像我,因為物質的原因,失去很多應有的眼界和判斷力,一度成為了一個畏手畏腳的人。
弟弟妹妹都在念書,成績也都好,爸媽一門心思要把我們供出來,一門裡全是大學生,說出去也驕傲。
家裡的條件也因此一直都沒好起來,我剛畢業不久,能給的支援有限,常常會覺得吃力,每次打電話回去,心裡都灌了鉛一樣沉重。希望爸媽不要那么累了,卻無能為力。
大妹聯考完的暑假,別的姑娘還在享受考上大學的福利,她便跟著同伴南下打工賺學費去了。
弟弟在高中,收斂了小時候的脾氣,變成了一個努力勤奮,節儉克制的男生。
小妹慢慢也大了,這些年我遠在外地,她也慢慢能夠做飯收拾家幫我照顧爸媽了。
有時候,想一想,也挺欣慰。
生命已經到來,再追問為什麼也已經毫無意義。
今生的路注定要一起走了,那就相親相愛地往下走吧,別回頭,也別想太多。
然而我知道有些東西是從童年就開始了的,是刻在骨子裡的,影響一生的。
比如我到現在都很排斥小孩,每當聽到朋友說哇baby好可愛的時候我都是在心裡冷冷一哼。
比如我常常跟男友說,不如我們將來不要孩子吧。他總以為我說的是玩笑話,可是我心裡真的是這樣想的。我知道這么想不對,有一些自私。可我真的就是這么想的,牴觸,很牴觸生命里再出現一個嬰兒。
也許時間長了會有所改變吧,但誰知道呢。
我在童年便已經完成了母親的角色扮演,餘生,我只想好好找回完完全全屬於我自己的,自由,沒有任何負擔的時光。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