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0萬人上癮,這種比毒品更可怕的食物,中國人從小就吃!

2019-02-19 09:27:09

國館編輯部:

最近,一篇關於批評檳榔產業的文章刷爆了朋友圈。

其實,這並不是檳榔第一次被吊打,這么多年,罵它的聲音都是只增不減,其中還有不少檳榔受害者也加入宣傳隊伍,努力說服大眾不要吃檳榔。

但諷刺的卻是,檳榔產業非但沒有受到影響,反而種植面積在逐年擴大,銷量在也逐步提升。

據統計,檳榔消費人口已超6000萬,銷量也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長。

明知,作為一個小小的公眾號,力量太過渺小,但我們還是想要發聲,哪怕只能影響一小波人也行!

01

/在快樂中,把你推向深淵/

“第一次吃檳榔,你就會愛上這種刺激的感覺。”

檳榔,這種隨處可見的小果子,能讓無數人飄飄欲仙,獲得前所未有的快感。

但也正是這個黑色小果子,讓人在爽爽爽中,一步步走向痛苦的深淵。

跟湖南大多數男人一樣,朱澤特別愛吃檳榔,有時一天能吃四五包。

然而,在2013年,朱澤卻被確診為口腔癌,醫生建議要切除部分舌頭和喉嚨。

與其他癌症不同,如果一旦患了口腔癌,等待病人的不單單是化療、放療,還有無法正常進食,只能靠流食、營養液維繫生命的痛苦。

即使,手術成功了,癌細胞得到了控制,檳榔留給自己的也只有一張被毀的面容。

這種生理和心理的雙重打擊,對任何人來說,都是難以承受的痛苦。

因為實在沒法面對這樣的人生,最後,朱澤選擇了上吊自殺。(新聞來源:網易)

在湖南,有千千萬萬像朱澤一樣的人,他們因檳榔興奮著,也因檳榔痛苦著。

曾有數據統計,在長沙的5所醫院的2108名口腔癌患者中,其中有1803名患者,患癌原因都是因為嚼檳榔,占了總數的85%。

早在2003年,檳榔就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了一類致癌物,跟砒霜齊名,危害比蘇丹紅、亞硝酸鹽都強。

因為,檳榔經過口腔咀嚼後,會形成化合物亞硝基,這是一種強致癌物。除此之外,咀嚼造成的長期物理刺激,也是引起癌變的重要因素。

即使如此,人們對檳榔依舊愛不釋手,無聊的時候嚼一嚼、熬夜加班的時候嚼一嚼、朋友聚會嚼一嚼。

02

/檳榔從不放過任何愛吃它的人/

嚼檳榔患口腔癌,是一個由量變到質變的過程。

雖然,不是愛吃檳榔的人都會患癌,但檳榔絕對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愛吃它的人。

2015年,微博上有一個新聞上了熱搜:

一個逃了13年的殺人犯,因為殺人後愛上了嚼檳榔,竟然意外發現,自己的嘴巴變小了,臉變大了。

因此,他就重新捏造了身份,成功逃過了警方的通緝。

這個還真不是瞎編的新聞,因為愛嚼檳榔的人,都會越嚼越醜。

在湖南,當地人能一眼看出誰愛檳榔這一口,因為愛吃檳榔的人,面部都很相似——太陽穴鼓起、腮幫子特別大、牙齒特別黑。

當地,有不少男男女女,就是因為從小愛吃檳榔,最後就讓自己長殘了。

長期嚼檳榔,咬肌變得格外發達,原本秀氣的瓜子臉,硬是嚼檳榔嚼成了大氣的國字臉。

牙齒也被嚼出的汁液,染得特別黑的,一笑就露出了兩排黢黑黢黑的牙齒。

要多醜,就有多醜!

當然,這只是一個小小的影響,在沒有患癌之前,檳榔給人最大的傷害就是口腔。

首先,牙齒會變得特別敏感,辣的、酸的、甜的、凍的……很多食物都吃不了,吃進去牙齒就酸得受不了了,甚至就連香蕉都不行。

其次,人的味覺會慢慢減退,吃什麼都沒有味道,最後只能靠吃更多的檳榔來刺激味覺了。

如果,在這時還不及時剎車,趕緊戒掉檳榔,它會讓你的口腔黏膜變硬,嘴巴都沒法張大。

甚至,到最後,你都沒辦法吹滅自己的生日蠟燭。

雖然,不是100%愛吃檳榔的人都會患癌,但100%的人,都會因為愛吃檳榔,而變醜、牙口變差、生活質量急劇下降!

03

/上癮的檳榔,想要戒掉不容易/

也許,你想問,既然檳榔危害這么大,怎么還有6000萬人在嚼呢?

其實,答案很簡單,嚼檳榔是會上癮的。

檳榔跟煙、酒、咖啡因一樣,屬於第四類精神活性類物質,在嚼檳榔的人群中,有一半人都已經上癮。

更可怕的是,這種癮比菸癮都難戒。

程昊是一個長沙人,因為發現自己越來越不能吃辣、吃涼、嘴巴張不開、話說多了就疼。

嚼了20年檳榔的他,決定要把檳榔戒了。

可是,想要戒掉真不容易,前前後後失敗了很多次,“不吃檳榔就覺得六神無主”、“只要有檳榔到嘴裡,就有種滿足感”。(新聞來源:新周刊)

在檳榔中含有檳榔鹼,它可以刺激內源性腎上腺皮質激素的分泌,讓腎上腺素產生更多腎上腺皮質激素。

簡單來說,就是它能讓人變得興奮。

所以,有人就說,吃過檳榔之後如同喝下“二鍋頭”,人會變得極其興奮。

當你吃一次嘗到這種甜頭後,就很容易剎不住車,多吃幾包後就已經上癮了。

知乎上,@呵呵呵 形容自己檳榔上癮的感覺:

“慢慢地覺得口中少了點什麼味,得放包檳榔才安心,一天一包、一天兩包、一天三包、一天四包,一嚼就停不下來。”

檳榔就是這樣,讓人在不知不覺中成癮,又加上價格便宜,三五塊錢就能買一包嚼一嚼。

在嚼檳榔的歡快時間中,人哪裡能意識到,這個小小的黑果子,正在一步步奴役著自己,讓你對它成癮。

很多人都是直到身體拉響警報,發現檳榔帶來的痛苦大過快樂時,才知道該剎車了,可是,這時口腔病早已潛伏多年,哪能說治就治好。

04

/最大的傷害,是精神控制/

在文章《檳榔王國中的“割臉人”》中,有一個故事特別戲謔:

43歲的劉桑果,因為常年嚼檳榔,他不幸患了口腔癌,他的左臉下頜、左牙床和淋巴都被切掉了,萎縮的臉皮都已經陷成了拳頭大小的深坑,左眼也因為神經被壓迫徹底瞎了。

誰都知道,曾經精壯的漢子變成這副模樣,完全都是因為檳榔惹的禍。

但讓人不可思議的是,在劉桑果的病床旁的柜子里,常備著檳榔,專門用來招待去醫院看望他的親友們。

所以,一幅很魔幻的畫面就產生了——劉桑果的親友們,一邊嚼著檳榔,一邊感慨檳榔的危害實在太大。

是的,檳榔危害實在太大,大到人們都已經沒法從它的魔爪中擺脫,大到都能對人進行精神操控了。

在湖南很多地區,檳榔不單單是一種食物,更是一種社交,人與人之間的溝通,都是先從遞一塊檳榔開始,熟人見面打招呼要遞檳榔、求人辦事要遞檳榔、老闆招攬生意要遞檳榔、婚喪嫁娶還是得遞檳榔。

在當地人看來,如果你見人不給檳榔,是很沒有面子的事情。

所以,哪怕檳榔讓劉桑果承受著如此沉重的痛苦,他還是會像給客人倒水一樣,從柜子里拿出幾袋檳榔來招待。

在這樣的文化氛圍中,嚼檳榔的風氣越來越瘋狂,以至於當地人都會覺得不抽菸正常,但不嚼檳榔,那就是純粹的異類。

說實在的,比起檳榔給身體實打實的傷害外,這荒謬的習俗,才是檳榔最大的傷害。

因為,這能讓人完全無視周圍人活生生的例子,讓人抱著僥倖心理,過著離不開檳榔的生活。

05

/虛假宣傳,欺騙了多少中國人/

自從檳榔被認為是一類致癌物後,很多國家都已經紛紛採取措施,減少嚼檳榔的人數。

印度是世界檳榔種植、消費大國,近幾年,在29個邦6個聯邦屬地中,已經有24個邦和3個聯邦屬地立法禁止銷售檳榔;

巴布亞紐幾內亞全國上下都愛嚼檳榔,但從2013年開始,就已經立法禁止銷售和使用檳榔;

在同樣盛產檳榔的台灣,從1997年開始,就將每年的12月3日定為“檳榔防治日”,大力宣傳檳榔的危害,號召市民不再嚼檳榔……

除此之外,在檳榔的外包裝上,印度、台灣等地都會印有明顯不適的口腔癌圖片,以此來提醒消費者,檳榔嚼得越多,離口腔癌就越近。

但反觀國內,檳榔卻又是另一番盛況。

在湖南的捷運站、公車站、樓宇電梯,甚至就連當地電視台的黃金時段,都能看到看到檳榔的各式各樣的廣告,有的品牌甚至都會請明星來當代言人。

在花式夸檳榔的廣告語中,各個都不提檳榔的半點不好,有的甚至還做虛假宣傳,說檳榔是健康綠色食物,能讓人“返老還童”。

除此之外,在很多檳榔的外包裝上,最醒目的地方印的都是“耐嚼不傷口”、“健康檳榔”等字樣。

就算有的品牌已經做了“過量嚼食檳榔,有害口腔健康”的字樣,但也都在十分不起眼的地方,稍不注意就會被忽視。

而這些撲面而來的廣告,很容易給人一種錯覺,檳榔是一種健康的食物,它如此美好,我們不該錯過,否則就是浪費生命。

而這樣的虛假宣傳,帶來的結果就是,湖南檳榔產業總產值超過300億;口腔癌成為湖南省的特色腫瘤,因檳榔患癌人數激增。

06

/這種危害正在傳給下一代/

幾年前,有一個3歲小男孩吃檳榔的視頻,在網上火了。

當時家長就說,一開始只是拿檳榔哄哄小孩子,沒想到沒吃幾次就上癮了,最後已經發展到了,一天得吃一包檳榔的地步。

每次只要不給檳榔吃,小孩子就會又哭又鬧,實在是沒辦法。

嚼檳榔的習俗影響、兇猛廣告的攻勢,孩子也漸漸淪為了檳榔的受害者。

在新京報的採訪中,曾有人說,大人給小孩餵檳榔實在是一件極其常見的事情。

比如說,在各種棋牌室里,老闆常常會有檳榔來招呼打牌的客人,每當有孩子哭鬧時,家長就會順手拿一點檳榔,給孩子吃,只要孩子不哭就不管了。

誰都知道菸酒的危害大,可是比菸酒危害還要大的檳榔,卻成了很多孩子從小吃到大的零食。

記者走訪了很多個學校周邊的小商店,發現孩子們喜歡買檳榔的興致,並不比買辣條、雪糕的低。

很多孩子一下課,就湊到一起分檳榔,一邊嚼一邊討論最近看的卡通片。

知乎網友就曾說,在湖南老家,四五歲的小孩就跟著大人一起嚼檳榔了,就算不是家長特意給吃,孩子也會跟著模仿。

檳榔本身就是一種傷害大、易成癮的東西,對於身心還不成熟的孩子來說,身體更易受到傷害,對檳榔的依賴性也會更強。

事實上,如果孩子從小就吃檳榔,對於還在發育的孩子來說,身體受到的傷害會更大;對檳榔的依賴性也會更強。

都說孩子要贏在起跑線上,如果給孩子從小就吃檳榔,那就是讓孩子還沒有跑就已經輸了。

07

在《檳榔王國中的“割臉人”》一文中,寫道這樣一個故事:

凌建軍是一個檳榔受害者,因為多年嚼檳榔患口腔癌,他的臉也被切去了一半。

一開始,凌建軍想要上法庭起訴檳榔商家,甚至都已經準備好了各種材料,可是律師事務所的人告訴他,想要勝訴的可能性幾乎為零,朋友也都勸他,小心被檳榔公司反咬一口。

雖然,檳榔致癌已經成為了國際醫學界的共識,但消費者在維權的道路上還很漫長,想要拿到索賠幾乎不可能。

前幾年,有兩起狀告檳榔公司的案子,都以敗訴告終,理由是沒法證明這其中的因果關係。

最後,凌建軍還是放棄了抗訴的想法,他走上了另一條路,成為了一名檳榔危害宣傳員。

為了宣傳檳榔的危害,凌建軍甚至四處脫褲子展示自己的手術刀疤,每次宣傳一結束,垃圾桶里就會扔滿檳榔。

但是,對於凌建軍是不是能改變一些什麼,作者並不抱有期望,他認為這是一個沒法改變的結局。

因為,在國內檳榔一直都是一個備受爭議的話題。

儘管,早在16年前,國際上就已經證實了檳榔果的危害,但還是有很多聲音認為,檳榔致癌是在造謠。

堅信檳榔致癌是造謠的普通人,不減對檳榔的熱愛,閒著無聊的時候,就往嘴裡扔一顆黑色小果子,在恍惚間,再一次體驗那種如同喝了二鍋頭的興奮感;

堅信檳榔致癌是造謠的商家們,也在想盡辦法讓檳榔的產業繼續擴大,努力實現500億產業的銷售目標。

那么,到底檳榔致癌是不是造謠,相信你我心中都有數。

作為普通人的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告訴身邊人別再吃檳榔。

/今日作者/

圖片來源於網路,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文由國館原創,轉載請註明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