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成績“被調包”風波折射出什麼?

2019-03-10 08:26:00

高考成績“被調包”風波折射出什麼?

2013-08-15 13:55 閱讀(13447)評論(23)

這被看做是一場“戲”。

今年高考結束,福建考生楊婷婷8月1日網上求助,反映高考成績“被調包”,分數“縮水”200多分。隨後網路同情聲援“泛濫”。考生提出複查試卷,福建省教育考試院查卷後告知,楊婷婷語文答卷作文部分空白,得分為0。楊婷婷及家人不滿複查結論,堅稱有寫作文。迫於輿論,福建省考試院向媒體公開了楊婷婷高考答卷的掃描複印件和原件,結論如初。如今,沒親眼看到原卷的楊婷婷一家仍沒有放棄繼續蒐集證據,走法律程式。(《廣州日報》8月8日)

其實,就在福建省考試院公布複查結論,以及答卷掃描複印件、原件之後,還是有很多網友持懷疑態度,而導致輿論風向轉變的是對楊婷婷本人的質疑—楊婷婷在網上公布一篇作文,據她描述,是根據記憶複寫的高考當天的作文。然而有網友將楊婷婷的這篇作文進行了文本比對,指出多處抄襲,鑑定是通過搜尋引擎搜尋“腳踏實地”拼湊而成。南安一中的學生楊萬泉將自己的成績在網上公布,他是2013年福建文科考生,已被福州大學錄取。他的分數是585,排名671名。“而楊婷婷說自己586分,卻排684名。”—也就是說,如果這場風波就此平息,憑藉的也不是教育考試院的回應。

單從邏輯而言,高考成績“被調包”一事,是令人匪夷所思的。

假如教育考試院要對高考成績動手腳,會傻到在公布成績之後再對成績調包嗎?同樣,假如教育考試院可以對高考成績調包,為何不直接改高一名學生的分數,還用得著改低一名學生的分數,製造不必要的麻煩嗎?而且,如果一個人的權力可以達到改高考成績的地步,也就不需要改成績而是直接上某所大學了。可是,這“調包”的訊息,有如此多網友相信,其根源在於目前的考試組織、評價缺乏公信力。教育考試部門必須進行深思。

有網友不理解,為何教育考試部門不允許考生、家長直接參與複查試卷,而是通過紀檢部門、媒體進行見證。這是規則使然,按照教育部門的規定,考生對高考成績有懷疑,可以提出複查,但複查只查分不查卷,即看各項分數相加是否準確,而不會拿出試卷,允許考生、家長共同覆核試卷。

這一規定在不少網友看來不近情理,而之所以有這樣的規定,是因為如果學生可以參與複查試卷(並對試卷重閱),這將是極為龐大的工作量(以一省50萬考生計,僅5%考生提出複查,就將有2.5萬名考生的試卷複查),很難操作。另外,我國高考閱卷採取匿名方式,為防止作弊,甚至要求考生在答題時不得用不一樣顏色的鋼筆,不得在考卷上留下“記號”之類。如果允許拿出試卷複查,那整個閱卷將全部亂套—知道姓名後複查試卷,不創造新的作弊機會嗎?事實上,在以往高考成績複查過程中,就曾出現這樣的作弊事件。

很顯然,允許考生參與複查試卷,是不現實的。而這一風波暴露出的根本問題是,我國高考是由行政部門組織,由行政部門賦予權威,不像美國的SAT 、TOEFL等測試,是由社會中介機構組織,靠市場競爭獲得地位。由於考試被行政壟斷,缺乏市場競爭,近年來高考接連出現錯題事件,作弊醜聞也不斷。在這種情況下,有考生稱成績被調包,是很容易引起社會關注,並讓人信以為真的。

提高我國高考評價的公信力,必須打破行政壟斷,建立考試市場競爭機制。我國於2010年頒布的《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指出,高考改革要建立“政府巨觀管理,專業機構組織實施,學校依法自主招生,學生多次選擇”的新模式。按照這一改革思路,高考考試應不再由行政部門組織、評價,而應該由社會專業機構組織,高考成績也不能再作為唯一的高校選拔、錄取學生的依據,而只是提供給大學作為評價學生的一方面依據。實行這樣的高考改革,考試的公信力才會逐漸建立。

眼下,則要在高考閱卷的公正,高考招生的陽光、透明方面下功夫。

值得注意的是,福建這起風波中,考生聲稱自己在網上查到的分數發生了變化,但無論是教育考試院還是考生,都沒有提到“高考成績單”。通常而言,省教育考試院在提供網上查分服務的同時,還會把成績單列印出來,由學校交給學生,或者直接郵寄到學生家裡,以作為高考成績的最終憑證。這也是提高高考公正、透明的一方面工作。如果有成績單作為憑證,成績調包的風波會鬧得這么大嗎?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