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冰冰VS劉曉慶,哪個更騷

2018-10-04 00:59:54

作者:毒舌女

01

哪個更騷,指的是獨領風騷,想什麼呢,幾天不見,都還是那么不正經啊。

這幾天出去玩了兩天,因為范冰冰事件,劉曉慶又被提上了熱搜,在家裡看了一本劉曉慶《人生不怕重頭再來》。

她們兩個有很多相似之處,也有很多不同之處。

先解開大家最近的一個謎團,范冰冰為什麼不用坐牢的問題。

2009年《刑法》關於偷逃稅者,初次被查出來的,經稅務部門依法下達追款通知後,在規定的期限內補完所有的偷逃稅,處罰金以及滯納金,就不會追求其刑事責任,劉曉慶偷稅那會是1997的《刑法》當時是沒有首次違法免罪的規定的,所以,大家不要以為,她是范爺就可以免坐牢了。這個想法是幼稚的。

再一則,范爺最近改名了,改成了范姐。

另外一個李晨已經被罵的不敢露面,而當年解救劉曉慶的姜文又一度被提上日程,更覺姜文的見義勇為和俠肝義膽,姜文這樣的男人確實太少了,所以尤為珍貴,

網友們總結了李晨的種種“罪行”。

王思聰曾經在微博里罵范冰冰。

范冰冰回應:

李晨卻不出來替自己的女朋友說一句話。

要知道人家陳冠希當初為了自己的女朋友跟林志玲公然在微博開撕,為了自己的女朋友哪怕得罪半個娛樂圈,得罪冬粉也在所不惜。

人家姜文為了劉曉慶召集了京城四少為劉曉慶開庭辯護,也可謂男兒真性情了。

可李晨卻玩起了消失。當一切事態歸於平靜,李晨微博一句:有難關,咱們一起挺過。

媽蛋蛋,去你大爺吧。

看一個女人的人品,看她對待婆家的態度,看一個男人的人品看他對待前任的態度。分手見男人品。一點都不假。

李晨已經被罵的體無完膚了,真的感謝有了網際網路,能讓渣男露出原形。咱們也不多說渣男了。

最近幾天看了劉曉慶的《不怕重頭再來》當年,劉曉慶贈給范冰冰一本,范冰冰說:偉大的女人,劉曉慶就是我的偶像。

范冰冰這一棍子打下去,不知道能不能站起來,咱們拭目以待。但劉曉慶時代,她曾數次被人打到,卻傲然挺立在滄海間,是一個時代的標籤,是一代女人的不可企及的夢。

我言簡意賅整理了一下。

02

出道時,我隻身一人在北京,一夜之間名場天下,雄南中國影壇,開啟了“劉曉慶時代”。後來同代演員們紛紛出國,我感嘆“無敵最寂寞”。我有無數花邊新聞纏身:離婚啦,和記者吵架啦,打觀眾啦,賣獎盃啦,一切都在電影明星的頭銜下成幾何級數膨脹,我乾脆宣布息影,下海從商,翻雲覆雨,攪得驚濤駭浪,被稱為第一老闆。

一段時間,我的外號叫“大貓”,就是撲克牌里的大王;一段時間,我被稱為“大腕的搖籃”;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中國電影被稱為我的時代。

再後來,我哐當入獄,公司被查封,財產被沒收,房產被拍賣,我們一家都被抓進去,壞蛋聽到名字就顫抖的“秦城看守所”。

這就是轟動海內外的“劉曉慶秦城事件”。

我被捕前夕,有報紙用頭條大版寫標題“一副大廈的坍塌”。

我寫下了,做人難,做女人難,做名女人難上加難,做單身的名女人難乎其難,一時間成了街頭巷尾的名言。

但後來的路,怎么可以和今日的種種相比,後來的路更難。盤點我的人生,得到的多,失去的也太多,如今已經笑談往事,一般女人是承受不住的。

人生痛到極致反而不痛了。

從億萬富姐到“負婆”,我連從零開始的資格都沒有。你輝煌時人人捧你,你低谷時人人踩你,誰能承受這般人性的髒。

我不在乎“曉慶時代”,征服世界的不只有男人。我是女人嗎,當然,無論從相貌,身材和情感,我都是女人。我個性里除了有女人的細膩情懷,無私奉獻,我一直有馳騁疆土的氣度和力度,有鐵一般的手腕和果斷剛毅,我堅韌不拔,生命力強,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是崑崙山上的一顆草。

我進入男性社會,管理男人,培養男人,操縱男人,在福布斯榜上名列前茅。我做公司,橫跨房地產,化妝品,服裝,家用電器,影視,廣告,飲料等各個領域,手下全是清一色的男人。

古今中外的名女人,全是靠男人上位,獲得資源後再發展自己,改變以及創造歷史。我扮演過的武則天,慈禧和蕭後等等,可是我,從音樂學府中學生到普通農民,工人,士兵,電影明星,商界老闆,直接趟過男人河,不靠男人,全是個人奮鬥,並且慧眼識珠,發現男人,給他們平台,推廣他們,成就他們。就像助推器,將火箭發射到外太空,不沾他們一點星光。

我當然不是貞潔烈女,我從不接受潛規則,我也不用身體去達到目的。

我曾無數次被打到,但我絕不會被打敗。

在英國薩倫港的國家船舶博物館裡,陳列著這樣一艘船:它下水以來,遭遇了138次冰山,116次觸礁,27次被風暴扭斷桅桿,13次起火,但是,它一直沒有沉沒。

在人生的大海中航行,哪有不受傷的船?

沒有靠山,自己成為山。失去了天下,再打天下。

還是那句話:只有用自己雙手創造的未來,オ是唯一可以掌握的命運。

屈指算來,自己工農兵學商都經歷過,連去秦城都沒有被落下,生命的密度豈能丈量?從古到今,名女人幾乎全都演遍,歷史長卷語知幾何?

03

我成長的大背景,就是新中國的發展史。

自從息影到下海經商,磕磕碰碰,摔得七零八落,不知道喝了多少海水,交了多少學費。

演戲是感性思維,做生意是理性思維,所以有一種說法:在一定意義上,越是出色的藝術家越不是一個成功的商人。而我,卻用實際行動打破這個定律。

我連續兩年被美國福布斯雜誌列入“中國富人榜”;我被報紙頭版標題為第一老闆:我入選過世界五位傑出女性;我獲得了柯林頓總統親手頒發的亞美洲傑出成就獎。成了幾乎所有女性的偶像。她們佩服我,希望過上我這樣不靠男人、不仰他人鼻息的生活,成為自立自強的成功者。

而在男性世界,誰都認為我是一個不可小窺的人物。

可是現在,我被查,滿目蒼涼。

聽說監獄裡的犯人都要勞動,勞動我不怕。在農村、部隊已經吃苦吃慣了,拍電影也夠辛苦的。我有底子。聽說還糊火柴盒、做些手工勞動什麼的。那就更不怕了。我喜歡這些活兒。我出生在重慶涪陵,那是產馳名世界的涪陵榨菜的地方。

每次放學我都去剝青菜皮,10斤掙1分錢,我還掙了好幾角錢哩。好好好,手工活兒我喜歡乾。要是分配我做這些就行了。

可能還得跟“獄卒”搞好關係吧?肯定不能叫“獄卒”,叫什麼呢?同志?那也肯定不行。我是犯人,當不了他的同志。叫領導?叫上級?也不對!管他呢。去了自然就知道了。

他們會不會打我呢?可能不會,國家有規定。不過聽說監獄裡犯人打犯人。我肯定躲不了吧。只是別打臉,把臉打壞了就完蛋了。我可以抱著頭讓她們打別的地方,我還得拍電影呢。

拍電影?等我出來就老了吧!ニ年五年?ハ年十年?說不準。沒關係,我可以從頭來過。

演不了年輕的演老的,再不就演囚犯,肯定比別的演員理解角色深刻,我有親身體會。有的演員也蹲過監獄,他們也能演好犯人。不過,他們案情比我輕,我是偷稅犯,肯定比他們判刑重。坐牢就得坐大牢,不然就不坐,哪怕把牢底坐穿!

就是當演藝界囚把的一號也行。用我們家多話說,“吃屎都要吃尖兒オ有意思。只要活著。”

1988年,我走穴時候,被查過一次,經歷過一次偷稅風波,36萬數字對於我來說是天文數字。《人民日報》和《經濟日報》都知道了我偷稅的事情,我冤枉啊,難道真的是搶打出頭鳥?

這一棍子打的我的團隊幾乎站不起來。從那以後我就小心翼翼每處都親自簽字。

我從人民公眾形象一落千丈,見記者的時候,我幾乎要掉下眼淚,從頭到尾把想到的都說了一遍。我怎么去演出,怎么第一次上稅,怎么有了教訓後再也不敢偷稅,怎么來的17萬,稅務局怎么裁定,這是文革以來最大的冤案,等。突然想起我忘了掉眼淚。

我得告誡自己要學韓信,能忍胯下之辱,小不忍則亂大謀。

這些年,我確實是被勝利沖昏了頭腦,認為自己不僅戲演得好,經商也是天オ,尤其是經營文化公司結合自己的本行,更是如魚得水,確實不知道天高地厚,時滿志得,指點江山,激揚文字,數風流人物捨我其誰?認為自己的企業已成氣候,夢山易,刻氏企業,有把危險拒殺在搖籃之中,オ成今日之大禍,現在說什麼都晩了!

我流亡過法國,中國的影后流亡到外地這算什麼事啊。

我的生活每天都是頭上懸著刀。

我名下17家公司被查抄,家人,公司員工都被查。

好比一隻雞,下了兩個蛋,規定上交一個半蛋,這隻雞隻交了一個,就要把雞殺了呀?為什麼不留著這隻雞,對它普及稅法,讓它多下蛋多交蛋呢?

再說了,一隻雞有疏漏,教育這一隻就行了,還要把這窩公雞母雞都斬盡殺絕呀?

我受到的多是白眼,他們都是說:你以為你還是大明星呢。我有很多公安的朋友,可我被查的時候,我就成了老鼠見了貓,我怕他們。

04

我在監獄裡那些日子,凌厲的喊叫聲在走廊里一遍一諞地震茘。我們都爬起來,輪流把碗伸到鐵門最底下的棚欄縫外,只看見局子給每個碗上兩勺玉米粥,這是每天的早飯。

我當然吃不下,端著碗愣神監室里每個人的心情都極為不好。其中個號友,已經進來八個多月了,案子直沒有結論,還在調查之中,來回想著自己到底會判幾年:七年?八年?還是十五年?平均幾秒就要說幾句煩死了,煩死了。滿滿的負能量。是瀰漫了整個房間的負能量。

白天的牢房顯得更加擁擠,由於監室太小,道鐵門,三面高牆特別狹窄,朝我壓過來,壓過來。我感覺我快要瘋了,我活不到重見天日的那一刻。出門就聽管教說:“蹲下!手抱頭!“我立即蹲下,雙手抱頭,和前面幾個也被提審的嫌遅人經勢一樣。

嘩!只看見手銬腳鐐從我面前蹣跚划過,後面是兩個管教的四隻皮鞋。

這種情況不是死刑犯就是殺人犯,只有他們才每分每秒都得戴著手銬腳鐐。戴著這些,不能自己洗澡不能自己吃飯,冬天穿不了棉衣,連長袖襯衫及外套長褲都不能穿,提審的時候,他們看著我冒著鼻涕泡痛訴自己沒有偷稅,他們眼睜睜看著我:想不到一個大名鼎鼎的明星也這么狼狽不堪啊。

姜文為我召集了四大京城律師,許蘭亭、錢列陽、李肖霖和張青松。

當年我跟陳國軍離婚,一時間我是忘恩負義的女人的謠言遍布全國各地,陳國軍在圈裡的名聲也臭名昭著,我找遍所有的關係,為他找事乾,帶他走穴,讓他當穴頭,他主唱二重唱。一切讓他打頭陣,可是在電影界,沒有任何作用。

我讓他當導演,我來演女一號,肯定火,我四處找投資,從不趨炎附勢的我開始賣笑。我的趨炎附勢不知道嚇退了多少愛慕我的男士。

只到我碰到蛇口招商局董事長袁庚。他給陳國軍投資了500萬。

後來碰到姜文。

與姜文的合作中,我感覺他是為電影而生的。儘管他畢業於戲劇學院並且熱愛舞台。

《大太監李英》之後,姜文在尋找他喜歡的角色。而我卻一次又ー次苦口婆心地動說他嘗試做導演。每次都被拒絕。拒絕的原因是他對自己目前的導演能力有懷疑。他是一個個性極強的演員,不能在哪裡跌倒從哪裡爬起來。要不就站著,要不就乾脆趴下。

我所知道的姜文每部影片都自覺或不自覺地加入導演創作,時常無意中令與他合作的導演難堪。他喜歡睡覺,攝製組時常在他到達之前將一切準備就緒。導演或是副導演替他走位打光。可當他到達現場的時候,會亳不留情地推翻已弄好的一切,提出新的方案。

而這新的方案儘管要造成道具、時間、人力的浪費,卻又使全組人都覺得非常高明,不得不重新來過。

每當這些時刻,我都覺得既然這么費事還不如自己導戲。像他這樣主觀意識這么強,只有做導演才會真正有天地去縱橫馳騁。

姜文十分動心,可又ー再猶豫。他說:不會有人給我投資的。"我點點頭說:“是比較難。也許非常困難。不過我可以去想辦法。事在人為。你現在就選題材。

我的人脈廣,很快就給姜文找到了投資人。

是我鼓吹姜文乾導演,我不能陷他與不仁不義。在後期的製作中,大量需要資金,我四處奔走,派出我手下的幹將四處遊說。

我把我自己的錢和親戚的錢全部拿來投資給姜文。我這輩子沒有發愁過錢的問題。

我一生光明磊落,靠自己的本事和努力獲得成功。儘管我和許多傑出人土世界精英有交往,甚至是好朋友,我男友的數量也不唯一,但從沒有什麼豬拉狗批之事,更從未在經濟上和政治上跟任何人有任何放不出台面的勾當。偉大的女人,是水一樣的女人。如果你在低谷,我便湧來,溫柔地圍繞你,擁抱你,給你溫暖;你在高處,我便退去,讓你獨自閃耀光芒。

我在名利場轉了一圈又兩手空空回來。

中國的納稅意識還不夠健全,需要有典範來警醒世人,我就是典範。

2010年,我出來之後,立馬接戲,他們讓我演蒙古族的老年婦女,要知道我可是武則天,慈禧的不二人選啊。但是,我的人生不怕重頭再來。我的形象與蒙古族的老年婦女完全不符,但我還是咬牙背劇本,演出來。

我主演的影片《神秘的大佛》不能參加評獎,《潛網》不能參加評獎,《火國明

園》《垂簾聽政》不能參加評獎,《一代妖后》不能參加評獎,《大太監李達英》不能參加評獎,還有,我寫的自傳《我的路》受批判,連我主持的電視節目《世界電影之林》也受批判。

我在橫店又開始了跑龍套,串戲,跑碼頭,從龍套到主角,我又重啟了我的人生。

如今,我誰也不恨了。即便他們最初把我搞得那么慘。他們更沒有想到劉曉慶會重現江湖。

現在我坐下來跟他們一起喝茶,笑談往事。

我的性格注定了我一生風波,優秀女性要做到100分,我卻要1000分。

在我被查賣掉房子後兩年,父親母親接連去世。

我幫助過很多人,從來不宣傳,我哪裡知道公眾人物還需要形象宣傳。

我時常想到大馬哈魚。為了產卵,它用自己的身體在水底的泥沙中拚命地翻滾,直到滾出一個洞穴。到最後,它遍體鱗傷,尾巴斷了,鰓也掉了,產了卵後,就死在洞穴旁邊,讓新生的小馬哈魚吃它的肉長大。

每當我想起這極具犧性精神的可敬的魚,我就深深感動。為了我所熱愛的電影事業,我原意做一條大馬哈魚。

正是我的波瀾壯闊的工作,注定了我的大起大落、驚心動魄的人生。

個性決定命運,我就是要傾情投入。對事業、對父母,對家庭、對朋友,對親愛的人,我不可能不投入。除非我什麼都不做,什麼都不想,什麼都沒有。除非我死了。

· end ·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