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父母的年輪...... [23p]

2019-02-23 17:40:10

2004年春天,父母逛公園走累了,坐在路邊聊天。
當時母親還未生病,精神極佳.
2004年冬天,父母在家裡的陽台上曬太陽。
老人怕冷,冬日裡每逢晴天,常常能見到他們呆在陽台里。
這些場景至今歷歷在目,時間卻一晃眼十年已過。
2005年春節,父親抱著半歲的孫子,笑得合不攏嘴。
父母的晚年生活平淡,還好有孫輩們不時帶來一些歡樂。
父親特別疼愛孫子,有時甚至讓做父母的都覺得太過於溺愛了。
2007年秋天,父親慫恿母親到郊外的森林公園爬山,
這是我記憶里是母親最後一次走這么陡的路。
母親2005年中風后腿腳就不太靈便了,只能在父親的攙扶下吃力地走上台階。
母親一直抗拒使用拐杖,再長的路都寧願慢慢地走。
2009年冬天,兩老在戶外曬太陽,父親細心地幫母親剪指甲。
母親中風之後,父親一直無微不至地照顧著她。
2011年夏天,我們一家人到郊外的森林公園野餐,父親習慣了睡午覺,
吃完午飯就犯困的他,不一會兒就倒在吊床上呼呼大睡。
2011年冬天,父母在市場買菜。即使家裡有冰櫃,他們還是習慣只買當天的菜,
逛菜市場某種程度上是他們打發時間的一種方式。
2012年春天,兩老到香港看望女兒和外孫女。
對他們來說,每一次出門都是一件大事,即使是去更南邊的香港,他們還是帶上了足夠多的厚衣服。
而在捷運里,雖然有我的陪伴,他們還是時刻留意著輕軌的廣播,生怕坐過站。
2012年春天,父母在廣州坐觀光電梯,母親恐高,每次坐這種透明的電梯她就別過頭來不看外面。
2012年夏天,母親在打胰島素。
剛開始時都是由父親幫她打針,後來她嫌父親心急,眼神也不好,每次都打得比較疼,乾脆學會了自己打。
2012年夏天,母親在高鐵站送別回來看她的女兒和外孫女。
最近幾年,每一次和親人的分別,都讓他們依依不捨。
2012年夏天在郊外遊玩時,母親接到女兒打來的電話。
到了晚年,父親和母親最離不開的“現代化產品”就是電視和電話。
2012年冬天,父親在家裡的樓頂上準備晾曬自製臘腸,母親在一旁看著他,順便曬曬太陽。其
實他們不大喜歡吃腊味,這些都是給子孫們準備的。
2012年夏天,母親給觀音上香,雖然身體已經不太好,
但母親依舊堅持著上香的習慣,祈求神明保佑自己和家人平安。
2013年春節,父母逛公園時發現一塊專門給遊人拍照留念的布景板,排了一會兒隊後,
終於輪到了他們,我剛舉起相機,一個小朋友就好奇地闖進了鏡頭。
2013年春天,父母來廣州看我,剛住下就開始偷偷準備“紅包”,
他們總是有很多理由突然給你一個“驚喜”。
父親對我房子的門鎖不放心,非要換一把新的。
通常父親在幹活的時候,母親都喜歡在一旁“監督”。
2013年春天,母親在住院,此時的她已經成為了醫院的常客,
但她還記得那天是父親的生日,並給他包上一封“生日利是”。
2013年夏天,父母在公園乘涼,母親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不高興了,
放暑假回來看望她的外孫女試圖用樹葉哄她開心。
2013年夏天,外面還是大白天,母親卻在客廳里睡著了。
那段時間,她晚上失眠,白天卻隨時都有可能睡著。
2014年春天,母親再次入院,這一次她病得特別重,父親和子女們輪流在醫院陪護她。
4月29日,父親對母親說,再過幾天就是母親節,到時候給你過節吧。
母親卻說,我怕是等不到那天了,不想一語成讖。
2014年5月7日,母親離開我們的第5天,父親在房間裡借著燈光釘鈕扣。
再過4天就是母親節了,母親一直都是全家人的“精神核心”,她走後,家裡冷清了許多。
2014年5月11日,我接父親來廣州住一段時間,在火車上他有些困,撇過頭去睡著了。
那天剛好是母親節,以往都是我們仨一起出門的,可今天卻只剩下我們倆。
父母結婚幾十載,一直相濡以沫,攜手而行,如今只剩父親一人,
我想我所能做的,除了留下他在歲月中的影像,大概就是多陪陪他,讓他能更好的安享晚年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